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就在张毅然悠闲自得地抽着烟的时候,门外突然闯进来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年轻人。

    “老大,不好了,不好了!”年轻男子进门后就大呼小叫,弄的张毅然一脸无奈。

    “小吴,你怎么回事?平时我是怎么教导你的?不管发生什么时候都要保持一颗平静的心态,做事情切忌鲁莽!”

    “可是出大事了,门、门少庭和雷刚那两个臭小子被人劫走了!”年轻男子脸上惨败,说完之后就一直用袖口抹自己额头的汗珠。

    “你说什么?什么人干的?”刚才还嫌弃别人不够稳重的张毅然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眼珠子瞪得老大。

    “我们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就在今天下午我们按照您的吩咐,正打算把他俩给咔嚓了,已决后患。可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出手,他们就被人给救走了。那人的功夫极好,我们几乎都没看到具体营救动作,人就没了。”

    年轻男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竟带着一丝崇拜。不过很快他的脑袋就被人爆了一下。

    “你白痴啊,人都被劫走了,你赶快派人给我去查,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敢从老子身上劫人!”

    张毅然话音未落,那个被称作小吴的年轻小伙子连声说是屁滚尿流地滚开了。

    张毅然坐在椅子上,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得意和悠然自得。他是策划这次绑架谋杀事件的主谋,如果让门少庭和雷刚那两个混小子给跑掉了,对张毅然很不利。

    刚才客厅里的动静让张家的仆人以为张老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赶紧跑过来看。因为之前张毅然吩咐过不准他们进来,所以李妈只好在门口小心翼翼往里探头。她看见张毅然一脸死灰得坐在沙发上捏橘子,橘子的橙黄色汁液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

    李妈看的很是揪心,她真是替那只橘子感到惋惜啊!张毅然脾气就是这样,平时自己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不如意了,就会拿他们下人出气。要是身边没有下人,他就会拿桌子上的水果出气。遇到这种事情,你最好什么也别想,赶紧逃开为好。

    李妈一想到那个被捏烂了的橘子,心里有起来一层鸡皮疙瘩。眼不见为净,趁着张毅然还没有发现自己,赶紧猫腰溜走。

    “妈的!”张毅然把橘子里全部的汁水捏完之后,狠狠地摔在了地板上。还没有走远的李妈听到里边老爷的怒吼声,吓得差点尖叫出来。想都没想,撒腿就跑,还差点撞在迎面而来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上。

    他是张硕,张毅然的侄子,也是他最得力的助手。这次过来肯定是向张毅然汇报情况的。李妈吓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急忙说了声对不起,然后跑开了。

    夜色深沉。墨蓝色的夜幕低垂下来,如宝石般的星辰闪啊闪。夜风轻柔,没有了往日的凛冽。春天就要来了。

    桑枝和门边儿看着电视剧,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电视机却忘了关,上面还不停播放着各种画面。

    还好半夜醒来的门边儿摸着混沌不清的脑袋爬过去把它关掉了。要不然让它开一晚上,不知道半夜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一夜美梦。

    第二天清晨,桑枝早早地起了床。怀孕的人真是伤不起,睡觉都不能翻身,而且肚子里的宝宝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调皮地踢你一下,桑枝就是在皱着眉头的疼痛中清醒过来的。

    门边儿就不一样了,这个小妮子自从知道雷刚还活着的消息后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子好起来,话也变多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还不老实,来回地翻身,还不停往里面挤桑枝。桑枝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贴墙躺在了里面很小的一块区域。

    扶着额头轻叹一声,庆幸自己不是睡在了外面,要不然半夜非得被门边儿挤下来不可。自己摔了倒没关系,要是宝宝被摔坏了,桑枝还不得心疼死啊!

    “边儿,你给我起来!”桑枝穿好衣服之后,皱着眉头把门边儿摇醒。

    “嗯?人家不要嘛,再让人家睡会儿!”门边儿清秀的眉毛促成一团,小嘴撅得都能拴住驴了。

    “这都日上三竿了,你还睡什么睡啊?快点给我起来!”桑枝没好气地喊道。要是不把门边儿从床上弄醒她就不叫桑枝。

    “啊?真的吗?我怎么会睡到这么晚!”果然,门边儿还是很好骗的。以为自己真的起晚了,里面从床上‘嗖’地一声坐了起来。然后看到墙壁上钟表的时针,门边儿眨了眨眼睛,好像发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门边儿想了好一会,然后看着桑枝问道:“婶婶,墙壁上的钟表是不是坏了啊?”

    “怎么了?”

    “你不是告诉我日上三竿了吗?可是为什么时针还指在六点钟的方向?”

    门边儿此话一出,桑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边儿,你这么呆萌真的好吗?

    桑枝笑了足足有五分钟,肚子都笑疼了。

    门边儿愤怒地攥着拳头,一张清秀的小脸憋的通红。有亲婶婶这么欺负自己侄女的吗?有!

    在桑枝的欺骗咆哮加嘲笑中,门边儿不乐意地起床了。小嘴一直撅着也没说话。

    桑枝知道自己做的有点过分,可是她真不是故意的啊!她也不知道门边儿竟然这么相信自己,宁愿相信钟表坏了,都没怀疑自己的话。

    看看门边儿生自己气了,桑枝心里有些懊恼。小孩子有点脾气是在所难免的,可是自己要怎么做才能不让她生气呢。

    “边儿,今天我们去逛街吧?”桑枝追在门边儿身后讨好地问道。

    “不去!”冰凉地回答。

    “为什么啊?”不甘心失败,继续问。

    “没钱!”

    “可以刷我的卡啊!”继续努力。

    “不用!”

    “……为什么啊?”

    无视。

    桑枝囧。边儿真的生自己气了?好难过哦。要怎么办才能跟她和好呢?

    桑枝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有了!门边儿不是喜欢自己上次逛街时候买的那件打底裙吗?送给她好了!

    “边儿,我皮肤真好,粉粉嫩嫩的。我觉得你穿粉色的衣服很好看呢。”桑枝紧追其后,继续讨好。“你看,这不是你最喜欢的那件打底裙吗,我现在怀孕了穿不上,不如送给你吧!”

    门边儿听到桑枝送自己衣服,脸上的表情立刻缓解了好多。她看着那件粉嫩嫩的打底裙,眼睛里冒出几秒钟的亮光,随后眼神又暗淡下去,撇着嘴巴说道:“我现在不喜欢了!”

    额……还能不能好好交谈了!

    桑枝额头冒出一滴豆大的汗珠。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嘛,她也不知道门边儿的智商竟然这么低,啊不,这么单纯。

    “那你喜欢什么?”桑枝厚着脸皮问道。

    “跟你有关系吗?”门边儿冷漠地反问道。

    “……”好吧,桑枝彻底没招了。既然人家不愿意搭理自己了,那自己就先冷她一会儿。像门边儿这种性格的,桑枝保证冷她个一两天,她保准屁颠屁颠地跑回来主动搭理自己。

    事实上,桑枝真的太高估门边儿了。让她主动搭理自己哪需要一两天啊,根本就用不了一个小时。

    吃早饭的时候,林雅然说让门玥玮和门边儿她们出去玩玩,这几天因为地震的事情,把大家心里闹得很慌乱。如今不管怎么样,葬礼办了,这件事情也就算过去了。以后大家都要开开心心的,不要再去想那些让人难过的事情。

    刚吃饱早饭,门边儿就主动拉住了桑枝的胳膊,换了一张笑脸说道:“婶婶,你不是说想带我去逛街吗?不如我们四个一起去吧?”

    桑枝知道门边儿这是不生自己气了,自己也不能不给她台阶下,但是也不能这么容易就答应。

    “你不是不想跟我去吗?”桑枝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说过吗?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记得了?婶婶,你就陪我去嘛!你看玥玮姑姑跟雷明也去,我跟着他们不就是电灯泡嘛,到时候他俩在一块玩,都没人搭理我。你跟着去,咱俩不正好作伴吗?”

    门边儿撅着粉嫩的小嘴巴撒娇。

    桑枝笑。我看你是想拉着我给你刷卡吧?虽然内心明白,但桑枝并没有明说出来。

    “那好吧,我就舍命陪美女了!”

    见桑枝答应自己了,门边儿高兴地不得了。抱着桑枝狠狠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谢谢婶婶!”

    雷明说他去开车,一说到车,桑枝突然想到前几天左少华借自己车子的事情了。那辆车并不是自己的,而是门玥玮跟一个美女朋友借的,也不知道她那个朋友着不着急。

    “玥玮,借你那两甲壳虫的朋友有没有着急啊?这几天一忙活,我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

    被桑枝这么一提醒,门玥玮也才发现自己也把这事给忘了。不过林鸢一直没打电话催过自己这事儿,应该不着急。

    “你等下,我打电话问问。”门玥玮说道。车子是自己跟人家借的,就算人家车主不着急,自己也得主动联系人家。不能让人家觉得自己不在乎这件事儿。

    林鸢这人还挺好说话的,听见门玥玮问她着不着急车子的事情,她笑着说没事,她正好以车子丢了为理由让她家老头子再给自己买一辆呢!

    门玥玮开的是免提,她这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一时间屋子里很是尴尬。

    老头子这个词很能让人想入非非。也不知道林鸢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她那老头子竟然可以毫不吝啬地大手一挥给她买各种车。

    门玥玮急忙跟林鸢寒暄了几句,然后就挂了电话。看见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对劲儿,门玥玮只好跟大家解释:“你们不要误会,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林鸢说的老头子只不过是她男朋友,虽然年纪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