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就感觉越描越黑了。年纪比较大又有钱的男朋友,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

    一屋子的人呆呆地望了门玥玮几秒钟,然后齐刷刷地‘哦’了一声。门玥玮里面闭嘴,低着头不再说话。其实她也不知道林鸢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她们是在一个名媛聚会上认识的。不过能进名媛聚会的人可不是一般人,所以林鸢应该是哪家富家千金吧。虽然在帝都,门玥玮并不知道姓林的富豪,不过并不是只有帝都才有富豪啊,每个城市都有很多财不外露的有钱人,看林鸢的长相,精致小巧,说不定是南方某个富豪的千金。

    林鸢很热情,当初在聚会上还是她主动胳跟门玥玮聊天呢。之后有几次林鸢主动约自己逛街吃饭,谈论各自的男朋友。但林鸢始终都没有跟自己提及过她的家庭,门玥玮也不会主动去问。

    当初借车的时候,门玥玮第一个想到的人并不是她。是门玥玮给好多朋友打过电话被拒绝之后,她才试着给林鸢打电话的。没想到她一口就答应了,这让门玥玮很意外很惊喜。

    这么好的女孩子,肯定不会像大家想的那样。所以为了保护林鸢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门玥玮决定闭嘴不说话。

    “现在有很多女生都是大叔控啊,找个年龄大点的会疼自己的男朋友也没有不好嘛!”

    临上车前,门玥玮还想进最后一点努力,扭转大家对林鸢的印象。

    “嗯,对啊,我就喜欢大叔。俺家雷刚不就是大叔么?大叔没什么不好啊!”

    门边儿在一旁极力配合。雷刚比她要大上十几岁,可她真的很爱他。而且,她并不是那种不正经的女孩子啊!

    “……嗯,其实少庭也是老头子。”桑枝皱眉了好一会儿,才舒了口气说道。

    但是听着那个女孩子娇柔中带着得意的声音,她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雷明一直专注开车,没有理会大家的谈话。一般几个女孩子凑在一起谈笑的时候,男生进去插嘴是很不受欢迎的。雷明可不想惹大家讨厌。

    门正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看着一笔单子发呆,他的眉头一直紧皱着,还不时叹气。

    这几次自己一直在忙活门少庭的事情,没想到有人在声音上给自己下套,抢了自己的单子。这个手段跟当年他对付某人时一样。

    “董事长,有新的关于庭少的情报。”

    就在门正头皮快要炸开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样貌英俊的男子走了进来。

    “怎么说?”门正急忙合上手上的文件,看着男子问道。额头的皱纹也舒展开。他是不会轻易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内心的情绪的。

    年轻男主走过去,凑到门正耳朵小声嘀咕了几句,门正脸上的表情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查出他们是什么人了吗?”门正抬头问道。

    “对方做事很隐秘,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调查的线索。所以还没有。”男子小心翼翼地回答。

    “全力调查此时,一定要查清楚劫走少庭的人是谁。”门正吩咐道。

    “是!”年轻男子说完就走了出去。

    门正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如今事情变得更复杂了。之前门正就怀疑是张毅然绑架了门少庭和雷刚,只要自己把证据交到警察手里就能把这个老东西打垮。可是现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然把门少庭和雷刚劫走了。现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事情办起来有点麻烦。

    下车后,桑枝和门边儿走在一起,门玥玮和雷明走在一起。其实是桑枝和门边儿故意离他们俩远点,好让他们俩多一些单独在一起的机会。门玥玮小脸绯红,撅着嘴巴埋怨道:“我整天跟他在一块都待腻了,我才不想去哪里都有他呢!”

    门玥玮说完之后就感觉氛围有点不对,她怎么可以在两个失去了爱人的人面前说这样的话呢,这难免有秀恩爱的嫌疑,让桑枝和门边儿听了心里多难受啊!

    门玥玮微微张开口,想解释一下,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苦恼地皱着眉头。

    “嫂子,你现在怀孕需要人照顾。我身为这里唯一的男人,应该待在你身边照顾你。我们还是一起走吧!”雷明说道,完全没有理会门玥玮。

    不过,门玥玮也没有生气,立刻拉着桑枝的胳膊说道:“对啊,现在帝都有点乱,大家走散了不太好。你忘记上次你被人绑架的事情了?”

    桑枝当然没有忘记。只是。。不是已经自杀了嘛。自己在大帝都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怎么可能总是碰到绑架这种事情!

    桑枝把自己的理由说出来,力劝门玥玮和雷鸣两人一起走。其实桑枝心里还有自己的小算盘,她见不得别人双成对。眼下少庭虽然还活着,可毕竟不在自己身边,桑枝看见大街上那些幸福甜蜜的情侣,桑枝总觉得有种沧桑感。像是沙漠里的一粒种子,心里期盼着它总会发芽,可它终究不是那片绿洲。

    门玥玮和雷鸣被打发走了之后,桑枝就被门边儿扶着逛各种百货商店了。几天时间没出来,这里的衣服全部换了新的。原来厚厚的棉衣变成了轻便修身的春装,看得人眼花缭乱,每一件都想要,可是过不了多久这里全部都会被其他样式更新更潮的衣服换掉。

    门边儿在桑枝的参谋下选了一件白色欧根纱长裙,下摆蓬蓬的,看起来很仙很美,像是精致高贵的公主。门边儿还是头一次尝试这种风格的衣服,桑枝一开始建议她选这件其实她是拒绝的,可是桑枝说她长得很清秀很精致,配上这件衣服就像是芭比娃娃,真的很好看。而且雷刚也会喜欢。门边儿一听雷刚喜欢,立马点头答应。然后就迫不及待去更衣室试穿了。

    桑枝闲着无聊,就顺便看了看其他衣服。往前走了十几步,桑枝看到前面是童装区,里面的衣服都很可爱,桑枝心血来潮,一时间忘记了还在更衣室试衣服的桑枝,二话不说就朝童装区走去。

    之前他们家老爷子早就找人给自己看过了,说肚子里的宝宝很有可能是个男孩。桑枝想也没想就径直走过去挑选童男装。

    这里的服务人员态度都非常好,主动走上来问是多大的宝宝穿。桑枝笑着说肚子里的,还没出生呢。服务人员看着桑枝的肚子笑了笑,然后给桑枝拿过来一套衣服:“这套衣服最近买的挺好,来这里买衣服的妈妈大都是跟你一样快要生产的。你看看怎么样,这个衣服料子很软,松紧性好,宝宝穿上不会勒着血管,对孩子的发育比较好。”

    听服务人员说的一套一套的,弄得桑枝不买都不好意思了。她伸手摸了摸那套衣服的料子,确实如卖家所说,质地很软,弹性还好。看服务人员那热切期盼的眼神,桑枝只好买了一套。

    “看看还有其他需要的吗,辣妈美女?”服务人员见桑枝拿下了这套衣服,脸上笑出了花。

    桑枝想了下,决定再买一套女装。虽然医生说很有可能是男孩,但是万一医生的判断出了差错呢,所以自己最好再准备一套女装。桑枝心里是不在乎是男是女的,只要是自己生的,桑枝就会倍加疼爱。

    两套衣服买完付账之后,桑枝才发现自己把门边儿给忘记了。赶快拿着衣服出去找,来到刚才门边儿试衣服的那里,服务人员说刚才门边儿从更衣室里出来之后发现自己不见了,然后把衣服放下就跑去找自己了。

    桑枝一听,完了完了,自己把门边儿给弄丢了。她不知道去哪里找自己了呢。来不及多想,桑枝扭头就要去找门边儿。刚走出去没几步,就被服务人员叫住了。

    “美女,你可以给你朋友打个电话啊!”服务人员好心地提醒道。

    对啊,桑枝一拍脑门,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赶紧从兜里摸手机,可是把所有的口袋都摸光了,桑枝也没找到手机。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把手机落在家里了。

    还好服务人员把自己的手机借给桑枝打电话,可她拿着手机,却不记得门边儿的手机号是多少。桑枝晕啊!她平时根本就没有记别人手机号的习惯,她唯一知道的手机号就是自己的!

    这下麻烦了,这么大的百货商店,桑枝去哪里找到门边儿啊。在原地跳脚了好一会儿,桑枝把手机还给服务人员,就匆忙离开去寻找门边儿了。

    桑枝把整个二楼寻找了一遍都没找到门边儿的影子。一楼她们之前早就转过了,所以桑枝自动把一楼排除掉,打算去三楼找找看。

    桑枝打开电梯,里面站着两个西装革履的人。那两个人都带着墨镜,看起来怪怪的,桑枝不知道他们的眼镜片后面是什么样的眼神。但她也没多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门边儿。

    出于礼貌,桑枝冲两人微微一笑,然后走进了电梯。电梯门关掉,里面立马变得黑暗。桑枝刚要去按3楼的按键,后面的两个墨镜男对视一眼,冲桑枝努努嘴,然后两人像是早就商量好一样朝桑枝走过去。左边那个墨镜男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的编织袋,趁着桑枝还没发现,墨镜男拿着编织袋就往她的脑袋上扣。

    就在这时,电梯门再次打开了。是门边儿!

    桑枝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立马走出去抱着门边儿高兴地说道:“边儿,你跑哪里去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刚想坐电梯去三楼找你呢,没想到你立马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是天神吗,竟然算到我会在这里!”

    桑枝激动地有点语无伦次了。

    门边儿没有搭理她,而是看着电梯里的两个墨镜男。刚才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她明明看到左边那个墨镜男拿着编织袋往桑枝脑袋上扣的。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的话,恐怕桑枝已经被她们装起来不知道带到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