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发现事情败露,左边的墨镜男有些慌张。他傻乎乎地笑笑,摸着后脑勺说道:“我们是来买菜的……呵呵。”

    “买菜?”门边儿略带嘲讽地笑着,这么荒唐的理由鬼才会信。你见过哪个穿得西装革履的男人拿着编织袋来这么高档次的百货商店买菜的?更何况还是两个戴着墨镜一看就不怀好意的男人!

    “对啊对啊,我们是来买菜的。我们老总让我们过来买的。”另一个男人可怜兮兮地应和着。

    “哦,是吗?那你们老总有没有交代多长时间之内必须买回去啊?”门边儿咬着牙问道。

    “有有有,老板说了,半个小时必须回去。”那个拿着编织袋的墨镜男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那还不快去!”门边儿扯着嗓子吼道。两只手骨节掰得咔咔响,一副想要打架的架势。

    “哦,好好!”两个墨镜男点着头把电梯门关上上了三楼。

    桑枝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明白什么意思。“边儿,你和那两个人认识?”桑枝疑惑地问。

    “不认识啊。”门边儿摇头。

    “不认识你干嘛跟他们说话,而且语气还这么差?看你刚才的样子还以为你想找他们打架呢,你会跆拳道?”桑枝惊讶地看着门边儿问道。

    “不会啊。”门边儿继续摇头。

    桑枝晕。不会你干嘛找事儿!那两个人看起来身材很结实,我一个孕妇和你一个小姑妈能打得过两个大男人吗?

    “不过,他们已经成功地被我赶走了不是吗?”就在桑枝在心里埋怨的时候,门边儿得意地说道。

    桑枝刚想问些什么,就被门边儿拉走了。“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去哪儿?”

    “找雷明和玥玮姑姑!”

    门边儿来不及跟桑枝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她怕刚才那两个白痴反应过来之后会倒回来追。到时候他们再想跑就来不及了。

    门边儿一边拉着桑枝往前走,一边给雷明打电话,问他在哪儿。

    电梯到了三楼,两个墨镜男从电梯里走出来。他们走了没几步,其中一个墨镜男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另一个墨镜男也停下来,看着他问道。

    “小刘,俺怎么感觉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呀!”

    “哪里不对啊,小张?”被称作小刘的墨镜男问道。

    “我们好像被那个小妮子给耍了!当时她抓住了我们的作案动机,我们因为害怕所有就选择了说谎。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两个小妞都给抓回去啊!要是老板知道我们不但抓住了桑枝,还抓住了那个小妞,他一高兴说不定会给我们更多的奖励呢!”小张拍着脑门说道。

    “哇,对哦,说不定老板高兴了还给我两个妞玩玩!”

    “对啊对啊,好长时间没有妹子玩了,我好想我的小翠儿啊!”小张一脸花痴的笑道。

    “啪!”

    “想你妹!”小刘气愤地拍了一下小张的大脑袋,并且狠狠地骂道,“你是猪啊,整天就知道想妹子!现在人都给跑了,老板指不定怎么惩罚我们呢!”

    “俺不是猪,猪哪俺可爱呀。”小张摘下墨镜,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说道。

    小刘看着小张,一张脸气的惨白。如果他胡子没剃的话,他现在真的很想对白痴张吹胡子瞪眼!

    “小刘你不要生气嘛,让俺想想看还有什么办法。”小张傻乎乎地摸着后脑勺,漂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

    “想个屁!你以后给我少看《熊出没》,真是的,跟你这种白痴出来感觉掉了我的身价!”小刘气呼呼地鼓着眼睛骂道。

    小张委屈地撇撇嘴巴,小声嘀咕道:“俺本来就智商不高嘛,你刚才还拿猪蹄子打俺脑袋。”

    小刘瞪了他一眼,吓得小张立马闭嘴,不敢说话了。

    “还不快去追!”就在小张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嘛的时候,小刘怒喝道。

    “是!”小张立马站直了身体,跟在小刘后面跑。

    桑枝和雷明他们四人汇合后,坐上来时开的车就往家走。刚才在电话里说话很匆忙,雷明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坐上车了,雷明把这个疑问问了出来。

    门边儿把刚才在电梯里经历的事情说了出来,桑枝吃了一惊,看着门边儿说道:“你的意思是那两个墨镜男要绑架我?”

    “对啊,不然呢?你不会真的以为他们拿着编织袋是要去买菜吧?”门边儿有些鄙视地看着桑枝说道。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我啊?”桑枝问道。她跟那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是太穷了,想绑架你换点儿钱花呗!”门边儿撇撇嘴巴说道。

    这时,一直在听两人说话的雷明开口了。“不对。我总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或许并不是他们要绑架你,真正要绑架你们的另有其人。他们只是受人之托罢了。”

    听雷明这么一讲,桑枝的心里又开始扑通扑通乱跳了。如果只是想换点钱花花还好,只要给了钱就会放人。可是如果还有其他的目的,那可就太恐怖了。桑枝在帝都几乎没有仇人,可还是有人三番两次设计自己,这个幕后真凶到底是谁呢?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嫂子,你这马上就要临产了,以后就不要出门了。就算是想出门,也不要跟我们大家走散了。如果今天不是你执意要跟我和雷明分开走的话,也不会发生这么让人担心的事情啊!”

    门玥玮抓着桑枝的手,宠溺地责备道。

    这次雷明并没有跟门玥玮犟嘴,而是点头应和道:“小玮说得对。嫂子,你这几天就不要出来了。等孩子平安出生了再说吧!”

    桑枝囧,怎么大家都跟嘱咐小孩子似的叮嘱自己。不过今天逛百货商场确实挺累了,以后要是没什么事儿,她还真不想出来逛呢。

    “边儿,对不起,答应帮你买衣服的,可是后来我却自己去逛童装了,不但害得你找不到我,而且你的衣服也没买。”车子快开到军区大院的时候,桑枝拉着门边儿的手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反正那件衣服不是我喜欢的风格。”门边儿无所谓地说道,“倒是你,害得我都快担心死了。”

    听见她这么说,桑枝的心里很内疚。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桑枝联想到刚才门边儿主动站出来为自己出头的情景,桑枝感动的要死。边儿真是太威武了,当初救了落水的雷刚,现在救了差点被人绑架的自己。边儿简直就是女神级别的女汉子!

    “边儿,我好爱你哦!”桑枝感动地跟门边儿抱在一起,还象征性地抹了两把眼泪。

    门玥玮看得鸡皮疙瘩差点掉出来。

    车子开进军区大院,桑枝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停着的那辆甲壳虫,那不是自己借给左少华的车吗?这个家伙怎么都不跟自己打声招呼就一声不吭地把车子开到这里来了?

    下车后,桑枝跑到甲壳虫面前,仔细检查了车子,发现并没有破损。看来左少华对自己借给他的这辆车子还是很在意的,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还能让车子保持跟刚借到的时候一样,一点都没损坏。这让左少华在桑枝心里的印象值又加了一分。

    “桑枝,你回来了?”不知何时,左少华站在了桑植面前,差点没把桑枝吓一跳。

    “少华,你什么时候来的?”桑枝抬头问道。

    “我刚来没一会儿。之前给你打电话一直没打通,所以我就把车子直接送到这里了。你仔细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哪里损坏了,我拿去给你修好。”左少华笑着说道。

    “检查过了,都没事儿。”桑枝笑着回答。然后扭头看着门玥玮说道,“玥玮,麻烦你有时间把车子给那位美女送回去吧!”

    “恩,好啊。我先打电话和林鸢约个时间。”门玥玮说着就拿出手机,拨打林鸢的电话。

    那边,桑枝则和左少华寒暄起来。

    “你父母都怎么样了?”桑枝问道。

    “没事儿,都挺好的。地震的时候他们正好在路上。发现情况不对劲,就赶紧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了。”左少华笑着回答。

    “恩,那就好。”桑枝点点头。

    左少华突然想到自己前几天看新闻说门少庭的尸体已经下葬,脸色稍微变了一下,语气也变得非常小心。“枝枝,我听说你老公他……”

    桑枝一猜就知道他想说少庭已经去世了,那么自己就将计就计。桑枝立马变了一张苦闷脸,难过的说道:“少华,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的心好痛。”桑枝说着,立马用手捂住自己的心脏。

    左少华看见桑枝一脸难过的表情,心里有些自责。都怪自己这张破嘴,刚才桑枝还好好的,如果自己没有提起他老公的事情的话,桑枝现在也不会这么难过。

    “对不起,枝枝,我不是故意想让你伤心的。我只是想关心一下你。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提这件事了。”左少华赶忙道歉。

    “没事儿,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能怎么样?”桑枝苦笑一下说道,眼睛里蒙起一层雾气。左少华看得很心疼。

    他多想当初桑枝选择跟着自己啊,虽然自己的家庭没有门少庭那么好,自己长得也没有门少庭那么帅,但是起码自己做的工作不会这么危险,而且自己能给桑枝一个温暖的家。只可惜……哎!

    “枝枝,别太难过了。这不是还有我吗,以后你有什么事儿就尽管找我,能帮的我一定帮你!”左少华安慰道。

    外面没有门边儿的事儿,所以她就拉着雷明进客厅了。林雅然正在客厅里切水果呢,门边儿进去后,她就问门边儿吃不吃水果。被她这么一问,门边儿发现自己好像还真的有点渴呢,所以就拿了一块菠萝塞进嘴巴里。

    “边儿,你知道这个男人跟枝枝是什么关系吗?”林雅然趁着门边儿在这儿站着吃水果的空儿趁机问道。

    “那个男的曾经暗恋过枝枝婶婶。”门边儿毫不隐晦地回答。话音刚落,林雅然的脸色就有点儿不大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