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小张一脸委屈的表情,粉嫩的嘴巴撅起来,看着很可爱。“那俺们要怎么办呀?俺可不想被老板抓到!”话还没说完,小张就哭着在床上打滚,看的小刘很闹心。

    “你给我住口——”小刘冲着小张怒吼道。紧跟着整栋楼房都被这声音震得颤抖起来。小张也立马停止了哭声,可怜兮兮地看着小刘说道:“小刘,俺错了,你不要生气。”

    小刘气得脸都绿了,狠狠地看了小张好一会儿,才从嗓子眼里吼出几个字:“你给我闭嘴!”

    电话铃还在继续想,差点就要从墙上震下来了。小刘赶紧跑过去接电话:“喂,老板,你好!”

    小刘用十分讨好的语气说道。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模样,一瞬间就换了一张笑脸。

    “好什么好,我不好!”电话那边传来老板嘶哑的低吼声,难听得要死,小刘没忍住皱起了眉头。

    “我让你办的事儿办得怎么样了?”老板问道。

    小刘一只手摸了摸脑袋,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几圈,然后对着电话那边嘿嘿笑道:“嘿嘿,老板,事情出了一点儿……”

    小刘本来想说事情出了一点儿小意外的,但是还没说完,就被老板打断了。“小刘,我刚才给你打电话打了足足有十分五十九秒,你怎么接电话这么慢啊?不知道我有急事儿找你吗?当初咱们签的合同里有一条是我的电话秒接,违规罚款一百元。你这个月要是超过三次以上不秒接我电话,这个月的工资你就别想要了!!!”

    “是是是!老板,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小刘赶忙应和道。额头上冒出一滴冷汗。他这个老板脑袋也不怎么灵光,平常跟人说话的时候总是这个问题还没说完就扯上了下一个问题。不过要说这个老板缺心眼吧,他在发工资的时候却那么精明,总是想方设法地克扣员工的工资。

    “那个,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老板问。

    汗!

    小刘现在有些哭笑不得了。跟着这么个领导混有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利用自己的聪明来忽悠他。不好的地方就是,他整天跟白痴一样,跟他说话能费死劲了。

    “说到我为什么这么晚才接电话。”小刘叹了口气,十分虚弱地说道。

    “恩?不对不对,我们刚才说到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你还没回答我。”

    晕!

    小刘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人到底是真白痴还是装傻啊?当你觉得他傻很容易糊弄的时候他突然变聪明了,当你觉得他挺聪明的时候他又变傻了!

    “事情出了点儿小差错。”小刘斜倚在洁白的墙壁上,吐着气说道。

    “什么?这次又没成功!你们这群白痴,我养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怎么每次执行任务都会失败?!”

    小刘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裂开了。什么叫又没成功啊?我们明明是第一次执行任务好吧?

    “这个……我们失败也是有原因的。老板,你听我跟你解释嘛……”小刘还没说完,就被老板打断了:“我不想听你解释!小刘,还有小张,我告诉你们,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赶紧把桑枝那个死丫头给我抓回来!要是这次再失败了,你们就给我统统滚蛋——”

    小刘拿着电话的手不停颤抖。挂了电话好久,那个‘蛋’字还在小刘耳边萦绕。

    “小刘,刚才老板说什么滚蛋啊?”小张从床上坐起来,戳了一下正坐在床边叹气的小刘一下。刚才老板说话声音有点大,小张模模糊糊地听到了几个字。

    “这次任务再失败了,我们就得统统滚蛋——”小刘学着刚才老板说话的语气冲小张吼道,吓得小张立马往后躲出去好几米远。

    “滚蛋就滚蛋嘛,你吼什么吼呀!俺早就不想给他干了!”小张堵着耳朵大声吼道。

    “要滚你自己滚!”小刘气急败坏地说道。想想他们之前的遭遇,小刘眼睛里梦起一层雾水。

    他们从小山村里出来,本想在大城市里有一番作为,给村里人长长脸。可是没想到他们来到这个狗屁大帝都之后,什么钱都没挣到,身上带来的几百块钱还被人给偷走了。兄弟两个只好在街边乞讨为生。

    有一天,两人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招聘广告,说招两名杂工,学历不限,只要身强体壮就好。两人很兴奋就应聘了。可是来到应聘地点才发现,他们掉进了黑帮窝里。这些人每一个是好东西,专门干绑架勒索的勾当。

    两人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他们老板很快就给他们安排了绑架桑枝的任务。说事成之后给他们每人一千块钱。小刘说不想干,他不想当坏人,更不想与黑帮共舞。但是老板说了,他们不是黑帮,干的事光明正大的生意。就算警察来了也不敢抓他们。并且还威胁他们千万不要想逃跑,因为不管他们跑到哪里,都逃不出老板的手掌心。

    现在小刘只要一想到这些事情就觉得脊背发凉。如果上帝可以重新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一定不会去应聘这个狗屁工作!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温暖的阳光从蔚蓝的天空中洒落下来,将整个帝都包裹在一片暖洋洋的晴朗里。很少见的,没有雾霾的大晴天。

    桑枝早早地起了床,坐在窗前观赏着外面金灿灿的世界。自从上次睡觉被门边儿挤到了墙边上之后,桑枝就再也没跟她一起睡过觉。所以早晨起床之后,桑枝的屋子里也会变得很安静,没有了门边儿的吵闹声。

    随着预产期越来越接近,桑枝的肚子也越来越大。有时候桑枝躺在床上,甚至可以感觉到肚子里胎儿的呼吸,很微弱,像是刚出生的小花猫。

    桑枝开始幻想自己宝贝刚出生时候的样子。应该是很乖很乖的吧,脑袋跟苹果一样小,两只小手紧紧地攥着。他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安静地如同坠落凡间的天使。

    如果是男孩子,一定长得跟少庭一样帅气,长大了肯定是霸道总裁型。如果是女孩子,一定长得像自己一样漂亮,长大了应该是……气质淑女型。

    这两种类型桑枝都很想要啊!如果是双胞胎就好了!

    看到窗台上的那个淡淡的大脚印,桑枝突然想起雷刚来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跟少庭在一起。

    少庭,人家好想你哦!

    桑枝托着下巴,噘着粉嫩地小嘴想道。

    今天是星辰大厦开业的大好日子。大厦门口张灯结彩、鞭炮齐鸣。雷刚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份请帖,穿着西装戴着墨镜,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了。并且没有引起丝毫怀疑。

    星辰集团,在帝都这个繁华的国际性大都市,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可是今天来这里参加宴会的人都大有来头。宴会开始了好长时间都没见星辰集团董事长出来,这让雷刚很好奇这个大一个集团的背后,到底是谁掌控着一切。

    宴会大厅里,够筹交错,美女如云。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商业人士人手一个美女,凑在一起举杯碰酒,聊得不亦乐乎。

    雷刚对这些毫无兴趣,他只是想找出门少庭的下落。至少也要找出门少庭就被藏在这座大厦里的证据。

    因为今天的宴会,几乎所有到场的嘉宾都集中在一楼的大厅里,所以雷刚可以很放心地潜入楼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他的身手,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雷刚特意观察了一下,楼道口就在厕所的旁边,他假装要去上厕所,然后趁着没人注意,一溜烟爬上了楼梯。

    几秒钟之后,雷刚成功潜入了二楼。不过他并不觉得背后那个不知道是谁的老东西会把门少庭藏在这里。或者说,每一个容易被人发现的房间他都不会藏人。门少庭应该是被藏在了一个幽闭的空间里,而这个空间……

    地下室?

    雷刚脑袋里突然闪过这三个字。没错,或许门少庭就是被藏在了地下室!

    想到这些,雷刚赶紧下了楼。他脚上穿着一双底子非常软的布鞋,这种鞋踩在地上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非常方面雷刚查案。

    下到一楼的时候,雷刚见楼道里没有人,就一个闪身来到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上。下面很黑暗,几乎没有任何光线。还好雷刚的身上带着手机,他可以先摸索着下去,等落在地面上站稳了之后就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

    地下室的深度大概有三四米的样子,雷刚没多长时间就进入了地下室的地面。脚刚落地,雷刚就感觉被什么东西粘住了,不管雷刚怎么动都动不了。

    雷刚一下子着急了,看来这里事先已经有人下了埋伏,就等着自己这只小羊往里跳了。为今之计,只有把鞋子丢在这里,光着脚丫出去了。

    可是雷刚还是有一个顾忌,如果这里是有人专门设下的陷阱的话,那么必定是等着自己往里跳。他们此刻说不定正躲在某个地方观察自己呢。如果自己就这么光着脚丫出去了,他们肯定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自己重重包围起来的。到时候只要他们证明地下室的鞋子是自己的,就能以他擅闯地下室为由送进警察局。

    可是如果雷刚就待在这里不走,就相当于坐以待毙,后果也是一样的。与其在这里等着被抓,还不如抓紧时间想办法逃出去呢。

    雷刚来不及多想,脱掉脚上的鞋子就顺着楼梯往上走。可是回去的路上又发生了变化。原本那些看起来完全没有问题的楼梯上面竟然洒满了油,走上去很滑,雷刚几乎一走一个趔趄,每次都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

    不过还好他是特种兵出身,否则的话,他一定会重重的摔下去,然后整个人都会被下面那层胶体黏住的。

    好不容易通过了油路,在网上又出现了玻璃渣路。原本干净的楼梯上面洒满了碎玻璃渣。雷刚每走一步都得非常小心。要不然万一他的脚被割破了,那些人拿着他的血去医院做dna检测,他的身份很快就会被暴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