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还好雷刚的脚上有袜子,而且之前在特种部队的时候练过一种跟轻功类似的功夫,这些碎玻璃渣子对他来说简直是雕虫小技。

    来的路上肯定已经堵满了人,雷刚已经回不去了。一楼的窗子外面是用钢丝网挡住的,雷刚一时半会出不去,他只好快速爬上二楼,打开二楼的窗户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他一个后空翻落在地上,身体毫发无伤。然后以普通人无法看清楚的速度‘嗖’的一下消失在了空气里。

    几秒钟之后,窗口出现了一个大脑袋。他往下面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大伟,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后面探过来一个小脑袋,眼巴巴地看着楼下的地面问道。

    “没有。那人速度很快,我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他就消失不见了。”被称为大伟的大脑袋说道。

    “那怎么办?”小脑袋有些着急了。

    “先回去报告给宋董事长再说。”大伟一脸严肃地说道。说完就走开了,小脑袋在后面紧跟了几步才追上他。

    十几分钟之后,雷刚换了一套行头从街边的一家商店走出来。他身上穿着一套灰蓝色的制服,脑袋上带着一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那种深灰色带沿的帽子。脸上带着墨镜,嘴巴上还沾着假胡子。

    他这一身打扮仿佛一瞬间就回到了几十年前。他现在要去一个地方,或许自己也该跟他见一面了。

    中午吃过饭之后,桑枝和门边儿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碗筷都不用管,直接交给吴妈去收拾。

    门玥玮去见林鸢了,顺便把车子还给她。两个好朋友已经好长时间没见面了,一见面别提多高兴了。

    原本雷明想跟着一块过去的,但是被门玥玮以她们俩姐妹见面,你一个大男人去凑什么热闹给拒绝了。

    雷明有些忧伤,躲在二楼的房间里不出来了。

    雷明有一件事情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那就是为什么结婚之后门玥玮变化了这么多。

    之前这个小妮子可是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为了追自己吃了不少苦头。可是自从她跟自己结婚之后,门玥玮对自己就不及以前那般温柔体贴了,也没有那么黏自己了。而且门玥玮很多时候一个人出去跟闺蜜玩,也不带上自己。这让之前一直被门玥玮死缠烂打的雷明突然感觉有点不适应。

    雷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想不明白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了。最后他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桑枝。雷明嘿嘿一笑,心想,或许门玥玮跟桑枝一样也怀孕的话,就会乖乖留在自己身边了。

    自从桑枝上一次差点被人绑架之后,门边儿就再也不允许桑枝跟自己出去逛街了。桑枝也懒得动,怀孕这段时间身体越来越重,她现在每天都感觉腰酸背痛的,哪还有精力逛街啊。只是,不出去逛街的话,一直在家里闷着也挺无聊的。

    桑枝本来想玩手机,但是林雅然说手机有辐射对宝宝不好,于是把桑枝手机没收了。桑枝想玩电脑,又被林雅然以辐射为由给没收了。总之,最后林雅然把所有有辐射的东西都给没收了。

    可桑枝实在是闲的无聊,林雅然只好打开门正的书房,里面的书大都是关于经济学的,不过也有几本武侠小说。林雅然从里面挑了一本金庸的《笑傲江湖》拿给门边儿,让她读给桑枝听。

    门边儿是挺喜欢读小说的,可是像《笑傲江湖》这种不知道看了多少个版本电视剧的书,门边儿真是毫无兴趣。

    “二奶奶,你们家就没有别的书吗?能不能换一本?”门边儿皱着眉头问道。

    “有啊,这里还有好几本,你自己挑一本喜欢的看吧。”林雅然说着把几本武侠小说同时放在桌子上。

    门边儿看了一遍,发现全部都是金庸的小说。女孩子看个电视剧还行,让她们看原著谁能看的下去?而我这些故事大家都从电视上看过了,也不愿意再看小说了。

    “妈,你就让我穿上防辐射的衣服看会儿电视吧。”桑枝嘟嘴卖萌,对林雅然请求道。

    “不行,防辐射的衣服也不是百分之百管用。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这些书不爱看的话,你说几本爱看的,我去给你买回来。”林雅然说道。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眼前一亮,看着桑枝说道:“枝枝,你该给孩子进行胎教了吧?这些日子以来大家都很忙,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你们在家等着,我去买几本胎教的书回来啊!以后闲着无聊的时候,你就给宝宝进行胎教,这样不就不无聊了吗?”

    林雅然说完之后就让吴妈陪着去书店买胎教的书了。

    桑枝额头上冒出很多的黑线。她就是太无聊想看个电视而已,不给电视看自己就忍着不看嘛。没想到自己这个婆婆想法还挺先进的,都去书店给自己买胎教的书了。

    自己家宝宝还有十几天就要出生了,现在进行胎教会不会太晚了一些?

    可桑枝来不及发表自己的观点,林雅然就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门边儿看得一脸羡慕。等她怀孕的时候,雷刚的母亲是不是也自己这般疼爱。

    只可惜,自己的父母不在了。桑枝心里突然很难过。自己才刚和她们相认,他们就不在了。自己还没有跟他们做在一起好好吃顿团圆饭。他们还没有看到自己结婚时候的样子,更看不到自己未来宝宝的样子……

    他们看不到的太多太多。门边儿想想都很伤心。

    有人问,为什么人终究会死却还要出生。

    有人答,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而你这辈子的所有经历。

    可是门边儿的父母这辈子的时间也太短了吧!

    桑枝还在因为胎教的时间纠结,根本就没发现门边儿有什么不对劲,还是从二楼下来的雷明发现的。

    “嫂子,你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雷明坐在沙发上,皱眉问道。他下来是想找桑枝聊聊的。

    “我没事,只是想起了我爸妈。”门边儿哽咽着说道。原本她还没有哭,被雷明这么一问,她一下子就哭出来了。泪如泉涌。

    看门边儿哭得这么伤心,雷明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她父母是因为自己的双胞胎哥哥才死掉的。如果重来一次,门边儿的父母应该还是会这么做吧。

    雷明脸上的表情很痛苦,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门边儿。说人死不能复生想快点儿吗?

    这样的话显得不疼不痒。死的是人家的亲人,又不是你家的,你当然可以随口而出说出这种风凉话。

    可是不这样说,要说什么呢?节哀顺变?这样听起来很敷衍,因为随便是个人都能说出这样的话。

    雷明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自己要怎么说。

    桑枝也没说话,她只是紧紧地搂住门边儿,用自己的温暖去融化她悲伤的心。

    雷刚苦笑,顿时觉得还是桑枝聪明。一个拥抱比任何语言都更加有力量吧。

    “嫂子,你别哭了,眼睛哭肿就不好看了。你放心吧,如果雷刚回不来了,我会养你一辈子。”雷明想了好久才想出这么点话,再往后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门边儿因为太过伤心,根本就没有注意这句话。可是桑枝却注意到了重点。

    ‘如果雷刚回不来了’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是不是代表雷明已经知道雷刚还活着?他是怎么知道的?

    “雷明,你的意思是?”桑枝惊讶地看着雷明问道。

    雷明嘿嘿一笑,一脸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什么秘密?”被雷明这么一吊胃口,门边儿立刻停止哭声,睁大眼睛看着雷明问道。

    “我怀疑雷刚没死。”雷明很是神秘地说道。

    桑枝和门边儿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还记得葬礼那天我被人打晕的事情么?”雷明看着桑枝问道。

    “记得啊。”桑枝回答。

    “我怀疑这事儿是雷刚干的。”雷明一本正经地说道。

    桑枝眼珠子转了转,抓着头发问道:“你怎么知道是雷刚?他为什么要把你打晕?”

    雷明倒是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他确实不知道为什么雷刚要把自己打晕,可是他记得那天自己被打晕之前闻到得起味儿。那是雷刚身上特有的汗水味儿。

    以前雷刚和雷明经常一起去打篮球,身上总是出很多的汗。雷明记得很清楚,那个汗味就是雷刚的。因为雷明自己也有那样的汗味。

    “我确实不知道雷刚为什么要打晕我,但是我敢确定打晕我的一定是雷刚,也就他能有这么好的身手。”雷明很认真地说道。过了几秒钟,他又补充了一句,“哎?枝枝,当时你不是也在家吗?难道你没有见到他?”

    被雷明这么一问,桑枝喝到嘴巴里的茶水差点喷出来。他还在怀疑自己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桑枝的心里很慌乱,门边儿悄悄抓住了桑枝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意思是不要紧张。

    桑枝放下手中当然茶杯,深呼吸了几秒钟,然后对雷明说道:“那天我一直待在卧室里,你不是说你是在客厅被打晕的吗?我又不在客厅,怎么会看到呢?”

    雷明想了想,然后问道:“那你没有听到外面有动静吗?我还被他拖进二楼厕所呢,你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么?”

    “我……”桑枝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来应付雷明,还好门边儿把她打断了:“嗨,当时我和枝枝因为他们俩的事情都很伤心,哪有时间去观察外面的动静啊?”

    “对对对,我当时坐在卧室里痛哭呢,根本没有注意外面。”桑枝心虚地说道。

    “这就奇怪了!”雷明皱着眉头说道,“难道是我感觉错了?可是如果那个人不是雷刚的话,会是谁呢?他进来有什么目的?家里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