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雷明,你就别想这么多了。咱们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嘛?反正也没什么损失,想那么多干嘛。待会儿我妈可能就要回来,要给我肚子里的宝宝进行胎教,肯定很无聊的。不如现在你们俩陪我打会牌吧!”

    桑枝打着哈欠说道。春困秋乏,桑枝现在的状态就是困,但是大白天又不想睡觉,只能找点事情做打发时间。

    桑枝一说宝宝倒是让雷明想起自己下来的目的了。他想跟门玥玮要个孩子,可是门玥玮不答应。因为她听说生孩子很痛苦,而且生完之后身体会走样,所提这是就一直拖着。

    雷刚想让桑枝劝劝门玥玮要孩子的事情。

    “枝枝,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雷明问道。

    “啊?什么事儿?”桑枝问道,然后又对门边儿说道,“边儿,你去把牌拿来吧!”

    “我想……想跟玥玮要个孩子。可是,她不同意。”雷明说完这话脸红得跟桃花似的。

    桑枝看见他那副羞涩的模样,差点没笑喷出来。

    “她为什么不同意啊?”桑枝好奇地问道。门玥玮那么爱雷明,怎么会不愿意要孩子呢?

    桑枝想不明白。

    “因为,玥玮害怕生孩子的痛苦。而且生完孩子身体会走样。”雷明如实回答。

    “现在不都是剖腹产吗,打上麻药二十分钟就生出来了。不会感觉到疼的。”桑枝嘴上安慰着,心里咯噔了一下。

    想着那些穿着白大褂戴着手套和口罩的医生,手上拿着镊子和刀,像是杀猪一样在自己肚子上割一刀,桑枝的脊背冷不丁一寒。她的宝宝也要出生了,之前一直没有想过要怎么把他生出来的问题,只想着他出生后带给全家的欢乐了。现在桑枝突然感到十分恐惧,她不知道那一刀割在自己身上会有什么感觉。

    运气好的话可以选择顺产,可是听说第一次生孩子要生这么多个小时,那种疼痛更是不能忍受的。

    “是啊,可是我跟玥玮说过,她说肚子上会留下一条疤痕,多难看啊,所以一直不同意。”雷明很难为情地说道。

    雷明说的很对,桑枝很理解门玥玮的这种想法。

    “什么留疤啊,玥玮姑姑怎么了?”这时,门边儿从楼上下来了,听见两人在谈话,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说剖腹产肚子上会留疤。”桑枝还不避讳地回答。她自己没有尴尬,倒是雷明尴尬了。

    “没关系啊,你选择顺产不就好了?”门边儿坐在沙发上,将手中的牌往沙发上一扔,笑着对桑枝说道。

    她还以为刚才讨论的是桑枝呢。

    “可是顺产很疼。”桑枝无奈地说道。

    “也对哦。那怎么办啊?”门边儿也开始纠结了。

    然后两个女人凑到一起,讨论着生孩子的痛苦。

    雷明有些着急了,他下来不是听他们讨论生孩子的痛苦的,而是让她们帮忙想办法劝劝门玥玮,让她给自己生个宝宝。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快给我停下!”就在桑枝和门边儿聊得起劲儿的时候,雷明抓狂地吼道。

    桑枝和门边儿齐刷刷地看向雷明,眼睛瞪得很圆。“我们说错什么了吗?”桑枝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们没有说错。可是我不是来听你们说这个的。我是想让你们帮我劝劝玥玮,尤其是你,枝枝。你看你现在都要当妈妈了,如果你来劝她的话,她一定会听的。”雷刚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桑枝说道。他是真的希望桑枝可以帮自己啊。

    桑枝用一只手搔了搔头,然后笑嘻嘻地说道:“好啊,我试试看。不过,能不能成功就看她自己了。”过了一会儿,桑枝问道:“你们结婚时间也不短了,为什么你现在才来求我,以前怎么没来?”

    “这种事情说出来总会让人尴尬……”雷刚满脸黑线。

    门玥玮和林鸢约好了在帝都某家酒吧见面。两人已经好长时间没见面了,林鸢看起来比之前更加漂亮了。漂亮小巧的瓜子脸,白嫩的皮肤,精致的五官。身材凹凸有致,上身穿一件黑色蓬蓬裙,外面套着一个白色小皮草,下面是黑色丝袜和十厘米的黑色高跟鞋。

    她说话的时候,门玥玮可以从侧面清楚地看到她那被刷的根根分明的长睫毛。像是两把刷子,在空气中来回抖动。

    这假睫毛接的也太长了吧?门玥玮在心里惊叹道。不过林鸢看起来还是那么漂亮。

    两人走进酒吧,林鸢在吧台要了一杯香槟,门玥玮要了一杯鸡尾酒,然后两人就走到吧台一处看起来比较僻静的地方静静地坐了下来。

    “门美人,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在家里干嘛呢?”林鸢喝了一口香槟,眨着长长的睫毛问道。

    “没干什么,家里出了点事儿。”门玥玮放下手中的鸡尾酒,嘴巴微微嘟起,不愿意再提起那件事。

    “怎么了,你们家发生什么事了?”见门玥玮好像有心事的样子,林鸢也放下手中的酒杯,十分关心地问道。

    “是我哥哥的事。”门玥玮想了一下说道。她原本是不想再提这件事的,可是林鸢跟她是好朋友,好朋友关心自己,门玥玮也不想隐瞒。

    “你哥哥怎么了?”林鸢睁大眼睛好奇地问。

    门玥玮嘴巴微微张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可以不回答吗?”

    她真的很不想去触碰这件事。

    林鸢看得出门玥玮心情不好,也很识趣地不再多问。她轻轻地笑了笑,搂着门玥玮的肩膀说道:“没关系,不想回答就不要勉强自己。来,我们喝酒,喝醉了就会把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忘记。”

    林鸢笑着跟门玥玮干杯,门玥玮切了一声,说道:“我的是鸡尾酒,喝不醉的。”

    “你可以换香槟嘛!”林鸢笑着说道。一口气喝掉整杯香槟,林鸢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心里涌起一阵酸涩。

    “你呢,最近怎么样?”门玥玮喝掉杯中的鸡尾酒,把高脚杯立在桌子上问道。问完之后,门玥玮就笑了。林鸢最近一定过得很好吧,她有一个那么有钱的男朋友,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她能有什么不开心呢。

    “我……还好。”林鸢本来想说自己不好的,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他当时对自己说的话那么绝情,她一辈子都不想再想起他了!

    “好就好!”门玥玮微笑着说道。突然想到了什么,门玥玮看着林鸢,“你最近怎么喜欢画这种大浓妆了?而且睫毛也接的这么长,这不像是你的风格的。”

    林鸢看了门玥玮好一会儿,才笑着说道:“人就要不停地改变自己嘛。当这个风格的自己腻歪了,再换一种风格。”

    门玥玮想了一下,也对,或许换一种风格会让自己心情变好。

    “对了,借我车的人是谁?”林鸢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左少华。”

    “是帅哥吗?”林鸢眨巴着长长地睫毛问道。她的睫毛刷得实在是太长了,这让门玥玮偶尔从某个角度看过去的时候,会误以为林鸢根本没长眼睛。

    “当然。”门玥玮眨了下眼睛调皮地说道。

    “真的吗,真的吗?我最喜欢帅哥了,求介绍!”林鸢拉着门边儿的胳膊,咬着粉嫩的下嘴唇撒娇道。

    门玥玮汗!“你不是有你家老头子吗?”

    门玥玮话音刚落,林鸢的脸就有点变色了。“别提那个老头子了,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我喜欢帅哥。玥玮,我们是好朋友嘛,求求你给我介绍嘛!”林鸢使劲儿摇着门玥玮的胳膊撒娇道。

    门玥玮有点疑惑了。之前林鸢不是一直跟自己说她家老头子多好多好嘛,经常给她买这个买那个的,林鸢还说自己非常依赖老头子。怎么一段时间不见林鸢就嚷嚷着让自己给介绍帅哥了?难道他们之间出现问题了?

    “林鸢,你跟你家老头子之间不会闹什么矛盾了吧?”门玥玮疑惑地问道。

    “别跟我提那个死老头子!我不喜欢他!”林鸢生气地骂道。然后又拉着门玥玮的胳膊摇晃:“玥玮,你就帮帮我嘛,帮我介绍一个帅哥嘛!”

    门玥玮感觉自己很头疼,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不答应她吧,她就会一直这样跟自己闹,答应她吧,自己又做不到。她去哪里给林鸢整个帅哥来啊,人家左少华明明都有女朋友了好吧?

    就在门玥玮纠结的时候,从不远处的人群中走过来几个小混混般的人物。他们刚才一直站在吧台前喝酒,突然听见这边有动静,然后就看到林鸢一直拉着门玥玮让她给自己介绍帅哥。

    小样儿,不就是寂寞了,想找个男人陪么?哥哥陪你!

    林鸢还在摇着门玥玮的胳膊撒娇,几个小混混就已经走到她们面前了。

    “嗨,这位美女,是你要找帅哥吗?你觉得哥哥怎么样,够不够帅?要不哥哥陪你喝几杯?”为首的小混混猥琐地笑着说道,那双邪恶的眼睛还不时地往林鸢胸前的某个部位扫来扫去。

    林鸢吓得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拉着门玥玮的手更紧了。“你,你们想干什么?”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林鸢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哎呀,这位美女,看你长得这么漂亮,不过脑袋不太好使啊!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要陪你喝酒。怎么样,给不给哥哥这个面子?”为首的小混混说着就要伸手去摸林鸢的肩膀,吓得林鸢急忙往后倒退,一只手打开小混混差点抓住自己香肩的猪蹄子。

    “你!”小混混的手被打了一下,气的眉毛都皱起来了。他指着林鸢你了一会儿,然后猥琐地笑着说道,“你竟然敢占哥哥的便宜,臭流氓!”

    林鸢惊讶地睁大眼睛,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个人怎么看起来有点不太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