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鸢,我们快走吧,不要搭理他们!”门玥玮不想把事情闹大了,拉着林鸢就要走。

    “给我站住!”为首的小混混冲着两人吼道,很显然,他并不打算这么简单就把到了嘴边的肥羊给放掉。

    “你们想干什么?”门玥玮扭过头来,眼神凌厉地看着那个小痞子。她从小就在军区大院长大,不跟这些人计较就算他们走运了,没想到这群没长眼的竟然敢主动上来招惹她,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哟,这妞长得貌似比刚才那个还要漂亮。”小混混流着哈喇子笑道,一副要多猥琐由多猥琐的模样。门玥玮恨不得一脚踢过去,把他那张让人厌恶的脸踢肿。

    “那又怎样?”门玥玮双手抱拳,高傲地抬着下巴问道。她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打架的准备。

    “还能怎样,就是陪哥哥我喝喝酒,聊聊天呗!”小混混头头猥琐地笑着,伸手就去摸门玥玮的身体。就在他的手刚要触摸到门玥玮的胸部时,空气中突然发出‘咔嚓’一声,随后小混混头头倒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手!我的手……呜呜……”小混混头头躺在地上鬼哭狼嚎,他的手刚才差点被门玥玮给踹断。虽然不是女兵,但是从小在大院里长大,打架这种小事儿还是难不倒她的。

    林鸢一脸惊讶地看着门玥玮,老半天才说出一句话:“玥玮,你会武功?”

    门玥玮得意地笑笑:“算不上武功,就是没事儿的时候跟我爷爷学的几招,跟人家正式的练家子是不能比的,但是对付这种小混混绰绰有余!”说完,就对着躺在地上疼的打滚的小混混头头挑衅道:“怎么样啊?服不服?不服来战啊?”

    “服,服了!”小混混头头强忍着疼痛,皱着眉头说道。现在就算是心里不服气,嘴上也不能表现出来。这个姑奶奶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啊,表面上看起来弱不禁风,跟一般的姑娘没什么差别,谁想到她出手竟然这么狠。还好她手下留情,要不然这只手非得给她踢下来不可。

    “那以后还敢不敢再欺负我们啊?”门玥玮走过去,一只脚踩在小混混头头的胸膛上,狠狠地往下踩了一下,威胁道。

    “不敢不敢,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就算是在路上碰见了姑奶奶你,我就绕道走。”小混混带着哭腔求饶道。

    她这话门玥玮就不爱听了,皱着眉头说道:“谁是你姑奶奶啊,别跟我套近乎!就你这熊样儿,连给我提鞋你都不配!还姑奶奶,我呸!”

    门玥玮没好气地骂道。现在的人都是欺软怕硬,你对他客气点儿吧,他会以为你好欺负,就想方设法地欺负你。如果今天在这儿被欺负的只是一个不会功夫的女孩子,那么现在躺在地上的说不定就是那可怜的女孩。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这边的吵闹声引来了保安的到来。

    他们看见陈三躺在地上,唇边流着鲜血,虚弱的喘着粗气,眉头不由得一皱。

    这个陈三跟就把老板是亲戚,所以平常经常在酒吧胡作非为,欺负小女生。这些保安碍于老板的威严,也只能对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没想到陈三平常都是欺负别人的准儿,今天却被一个小姑娘给欺负了,几个保安光是想想都觉得很兴奋。

    虽然心里开心,但是他们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们还不想得罪老板。

    “这位姑娘,请您高台贵脚,放过这个兄弟吧,他也被你折腾的够可怜了。”保安队长李大勇走过去客客气气地对门玥玮说道。

    “凭什么?”门玥玮冷哼一声,冰冷地问道。刚才他们几个小混混欺负本姑奶奶的时候你们干嘛去了?

    “姑娘,你过来。”保安队长说着就把门玥玮拉到了一边去,往后看了一眼正躺在地上的陈三,确认他没有跟过来偷听,这才小心翼翼地对门玥玮说道,“姑娘,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刚才被你踹在地上的那个是我们老板的亲戚,平日里经常在酒吧浑天度日,专门欺负漂亮小女生。像你这样的姑娘,他不知道糟蹋过多少个了,不是你能得罪起的。还是赶紧带着你的朋友离开吧。”

    保安队长皱着眉头,好心地说道。

    “哦?那他平时都是怎么糟蹋那些姑娘的?”保安队队长这么一说,门玥玮倒是来了兴致。

    “嗨,你还是别问了,赶紧走吧!”李大勇并不想说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就告诉我嘛,说不定我可以帮忙除掉这个祸害啊!”门玥玮自信满满地说道。

    李大勇听了这话眼珠子瞪的差点掉在地上。这家酒吧的老板上面是有人的,据说在帝都也有很高的威望。这小姑娘不懂世面,净说些大话。

    “姑娘,你还是别瞎折腾了,你知道这家酒吧的老板是什么来头吗?我劝你还是别闹了,赶紧走吧!”李大勇说着就要往外推门玥玮。

    门玥玮有些不开心了。管他一个酒吧老板背后是什么来头呢,只要不是帝都最大的那位,就不能拿他们家怎么样!

    门玥玮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被小混混占过便宜,今天竟然被一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欺负自己,还让自己忍气吞声,门玥玮实在是受不了了!

    “那你告诉我这家老板上面的人是谁?”门玥玮一把抓住了李大勇的手腕,阻止他继续往后推自己。

    门玥玮只是稍微使了些力气,李大勇就被弄得嗷嗷直叫,急忙请求道:“大姐,你快放了我,好疼!只要你放了我,我就都告诉你。”

    “快说!”门玥玮松开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说道。

    “这家老板上面的人我们这些做保安的也不是特别清楚,据说是帝都的某个大官。这个陈三是老板的侄子,平日里不管在酒吧看上哪个姑娘都会主动过去请人家喝酒。他在酒里下了药,只要喝下去一点就会晕倒。然后这些姑娘就被陈三拖进宾馆里……”

    后面的话不用保安队长说,门玥玮也知道怎么回事儿。她气得牙根痒痒,这个小混混头头,平日里不知道糟蹋过多少姑娘,没想到今天给自己碰上了,那就只能怪你运气太差,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

    “上面有人是么?在帝都是大官是么?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本姑奶奶是怎么收拾这个狗仗人势的东西的!”门玥玮气的咬牙切齿。

    “哎,姑娘,我说你怎么就听不懂我的话呢?这个陈三不是什么好人,平常要是被别的姑娘碰到躲都来不及呢,你怎么还跟他硬碰上了?快跟你的朋友离开这里吧!”保安队长无奈地说道。

    门玥玮知道保安好心,但是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恐怕会吓得晕死过去。

    “这位大哥,谢谢你的好心。不过你不必太担心我。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的!”门玥玮说完就朝陈三走了过去。

    保安队长满头大汗,在心里猜测着门玥玮的来头。这女人看起来一点都不惧怕他们老板的背、景,想必也是有所倚仗。他就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平时陈三干过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也该受到惩罚了。

    门玥玮走到陈三面前,抬起一只脚重重得踩在他的胸腔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问道:“你现在还想让我陪你喝酒么?”

    “不敢了不敢了,大姐,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让你们陪我喝酒了!”陈三带着哭腔哀求道。这个女人太强悍了,陈三都有点儿怕他了。

    “那你以后还敢不敢糟蹋其他姑娘啊?”门玥玮说到‘其他’的时候,眼珠子瞪得很大,脚上的力气也加重了不少,踩得陈三不停叫唤。

    “哎哟,姑奶奶,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陈三痛苦地哀嚎道。

    “喊谁姑奶奶呢,我可不认你这个侄儿!少跟我攀亲戚,我们家的高枝可不是这么好攀的。”门玥玮撇着嘴巴一脸高傲地说道。

    “那大小姐,你要让我怎么做才肯放过我啊?”陈三一脸苦逼地问道。

    门玥玮托着下巴想了想,然后说道:“把你的命根、子割掉吧!”

    话音未落,张三脸上的表情一下子蔫了,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割掉命根、子他还怎么传宗接代啊,以后还怎么跟姑娘们亲热啊?

    “哎哟我的老祖宗,不要吧!姑娘我求求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敢糟蹋姑娘了,你就饶了我的命根、子吧!”张三一脸苦闷地说道。

    “嗯?”门玥玮再次加大了脚上的力气,弄得陈三差点疼死过去。

    “哎呦哎哟,姑奶奶饶命!你说你割了我那里不就是要了我的命吗?以后我哪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啊?”陈三连哭带喊地说道。

    “难道你不该死吗?!”门玥玮面无表情地说道,声音十分冰凉。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混球的。

    “可是我……呜呜呜……我虽然干过不少缺德事,可这应该交给警察局处理,姑娘你私自处理是犯法的!”陈三竟然开始跟门玥玮讲法律了,这让门玥玮心里一阵好笑。

    你早干嘛去了,当初糟蹋姑娘们的时候就没想到法律?

    “你给我闭嘴,废什么话!我告诉你,就是我现在把你一枪毙了,警察局连个屁也不敢放!阉了你算是便宜你了!”门玥玮翻着白眼说道。随后拿起手机,给林雅然播了个电话。

    “喂,玥玮,怎么了?车子还给人家了吗?”林雅然关心地问道。

    “还是还了,可是我现在遇到麻烦了,有流氓欺负我!呜呜……”门玥玮一脸委屈地说道。

    “什么?还有人能欺负你?他们不被你欺负就不错了!”林雅然不敢相信地问道。门玥玮一下子不开心了,自己被欺负了,这个老妈不说担心自己,反而还担心起别来了。

    “反正我就是被欺负了,我一个人势单力薄的,你自己看着办!”门玥玮说完就挂了电话。如果她没猜错,不出三分钟就会有一支军队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