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果然,不出门玥玮所料,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已经有一支声势浩荡的军队整整齐齐地赶了过来。个个手上拿着枪,弄得现场人员纷纷骚动起来。

    “公主,您没事儿吧?对不起,我们救驾来迟!”队长李延才走过来担心地问道。他们从小一起在军区大院长大,门玥玮长得漂亮,又是门光荣的孙女,所以这些同龄的孩子都喜欢尊称她为公主。

    “我没事儿。”门玥玮扶着额头说道。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喊自己公主,真是有点不太习惯。

    李延才上下打量了门玥玮一眼,看到她安然无恙这才点点头。

    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拿出枪杆子说道:“是哪个混球欺负我们家公主,真是活腻歪了,老子一枪毙了他!”

    门玥玮差点没吐血,从大院里出来的人都比较鲁莽,动不动就拿枪说话。

    “不用了,拖出去阉了就行。”门玥玮扶额说道。

    话音刚落,李延才的大脸刷得一下就红了。拖出去阉了……这么露骨的话,他们家公主竟然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来,也是醉了。

    但是他又不敢违抗公主的命令,只能点头说了声是,然后就召集了几个同志去办这件事情了。

    陈三在一阵惨叫声中被拖走,众人都在惊讶和震撼中没有回过神来。门玥玮因为刚才的备受关注的目光喘不过气来,赶紧拉着林鸢往外跑。

    “玥玮,你们家是干什么的?怎么随便一句话就调过来一支军队?”林鸢气喘吁吁地问道。就在门玥玮差点踢断陈三胳膊的时候,林鸢已经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原本她还以为她家里有人是警察呢,没想到自己远远低估了她强大的家族。

    门玥玮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继续拉着她往前跑。林鸢已经累的不行了,拽着门玥玮的手抱怨道:“我们为什么要跑啊?”

    两人跑到前面的一家咖啡店门口,门玥玮才停了下来。对着林鸢解释道:“因为我不想受到这么多关注的目光,感觉好难受。”

    门玥玮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和脖颈,火辣辣的,估计都能煮熟一个鸡蛋了。

    林鸢点点头,理解她的感受。同时被那么多双眼睛看着,确实会让人浑身不自在。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林鸢问道。

    门玥玮想了下说道:“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然后我自己再回家。”

    “这样好吗?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别让你妈担心你。”林鸢不放心地说道。

    “她担心我?”门玥玮不以为然地笑笑,“别闹了,我功夫这么好,要是真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我,她应该担心对方不会被我打成残废才对!”

    “好了,林鸢,我送你回家吧。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儿!”

    林鸢拗不过门玥玮,只能让她送自己回家。

    桑枝还在卧室里给肚子里的宝宝进行胎教,突然听跑进门的门边儿说门玥玮被人欺负了,吓得赶紧从床上下来,要去找门玥玮。

    可是她现在肚子太大,过不了几天就要生产了,门边儿怎么会让她去?

    “婶婶,你快回来,别胡闹了!二奶奶已经派人去救姑姑了,你就安心在家里等着,别着急,姑姑一定会没事的。”门边儿安慰道。

    可桑枝还是不放心,在门边儿的力劝之下还是坚持来到了客厅。门边儿没办法,只好让吴妈去喊林雅然,自己在客厅把桑枝给拖住。

    “婶婶,你先在沙发上坐会儿。我去找雷明,让他带着我们去找姑姑,你看怎么样?”门边儿说着就把桑枝按在了沙发上。

    桑枝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自己大着肚子走起路不方便,还是坐私家车舒服。

    “行,那你快点儿啊!外面的流氓小混混可坏着呢,我担心玥玮会有危险!”桑枝一脸焦急地说道。

    “哎,好嘞!”门边儿说完就上楼去找雷明了。

    桑枝坐在沙发上等了好一会儿,门边儿没下来,倒是林雅然匆匆忙忙地下来了。

    “枝枝,你在这里坐着干嘛,别着凉了,快回卧室休息去吧!”林雅然看着桑枝,宠溺地责备道。

    “妈,听说玥玮出事儿了,我哪里还有心思去休息啊!”桑枝一脸着急地说道。

    林雅然听了这话差点没忍住翻白眼。桑枝这孩子还真是不了解门玥玮啊,那个妮子从小在大院里长大,经常跟男生打架,从来都没输过。就凭外面的那几个小混混能打得过她?她不把人家打的鼻青脸肿就不错了。

    “枝枝,你放心吧,玥玮不会有事儿的,那孩子身手好着呢,大院里的男孩子都打不过她。”林雅然翻着白眼说道。

    “可边儿跟我说……”桑枝还是有些不放心。

    “嗨,那孩子从小被骄纵惯了,大院里的人哪有敢惹她的?在外面突然被小混混欺负了,她心里能服气吗?我要是不派军队过去处理这事儿,她说不定能把人家怎么样呢?玥玮虽然生性骄纵,但是也不是那种喜欢哗众取宠的人。众目睽睽之下,几十个军人对她唯命是从的,她肯定会受不了。到时候不用别人说,她自己就会溜走。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李延才处理了。我之前跟他交代过,怎么办他自有分寸。”

    林雅然耐心地解释道。对这个从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李延才,她还是很放心的。

    听林雅然这么一说,桑枝倒有些好奇了。自己这个小姑子竟然有这么厉害,能打得过男生?可是她从结婚到现在从来都没有见过门玥玮跟别人动武啊?而且她功夫这么好,怎么没去当特种兵啊?

    “枝枝,你一定感到很疑惑吧?不过,我说的是事实。玥玮小时候经常跟爷爷一起练太极,爷爷说她底子挺好,骨骼清奇,是练武的好料子。就算是少庭,如果不使出百分之百实力,恐怕也很难胜她。”林雅然一脸自豪地说道。

    “那玥玮为什么没有去当特种兵?”桑枝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太危险了。玥玮只是个女孩子,我们都希望她可以跟普通人一样幸福地生活,而不是每天生活在风口浪尖上。”林雅然说道。

    没过多久,她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少庭。桑枝坐在哪里,也一直没敢问。

    “吴妈,去给枝枝热杯牛奶吧。”大概过了五分钟,林雅然对吴妈吩咐道,“我先扶枝枝上楼休息,你热好之后送上来就好。”

    “哎,好!”吴妈说完就走了出去。

    自从自己嫁过来的这些日子,林雅然每天都很细心地照顾自己。尤其是怀孕之后,林雅然更是把自己当亲生闺女一样照顾,这让桑枝心里很过意不去。

    但是那些客气的话桑枝也不好意思说,说多了显得生分,也不好。

    桑枝只好什么都不说,心里记住婆婆对自己的好,等以后婆婆老了生病了,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她。

    “枝枝,胎教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有不明白的地方吗,要不我这就找个老师过来指导指导你。”走到桑枝卧室门口的时候,林雅然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桑枝嘿嘿一笑:“还好吧,不用找老师了,我觉得挺简单的。”

    “恩,那就好。”林雅然点点头,想了下嘱咐道,“也别累着自己。要是给孩子讲故事累了就休息一会儿,放点音乐给他听。”

    “恩,好,我也是这样想的。”桑枝笑着点头。刚开始她还以为胎教会很无聊呢,总想着要跟门边儿还有雷明打牌。谁知道当林雅然把从书店买来的胎教书拿给自己之后,她竟然喜欢上了胎教。

    那些童话故事都很好看,虽然小时候看过很多遍了,但是现在看还是觉得挺好玩的。桑枝每读完一个童话故事,都会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想象着那个童话所在的国度。那里一定很美,有很多蝴蝶和野玫瑰。还有可爱的人鱼公主和英俊的王子,美丽的睡美人和恶毒的巫婆……

    林雅然之前跟桑枝说过,给孩子讲故事的时候一定要经过大脑。并不是简单的把上面的字念出来就行了,而是要加入自己的理解和感情色彩。读完一个故事最好要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力,这样宝宝才能感受到你对这个故事的理解和感受,并且对他产生很大的影响。

    虽然这种事情说出来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桑枝目前的状态是非常好的。林雅然说的那些她都做到了,而且不是逼迫自己去做的,而是情不自禁去做的。这么好的状态,一定会对宝宝产生很好的影响的。

    林雅然把桑枝扶到房间的床上之后,交代了几句喝杯牛奶好好休息之类的,就离开了。

    桑枝一个人躺在床上,手不经意间摸到了那本童话故事书,拿起来随便翻了几页,桑枝心里感觉很满足。

    吴妈还没把牛奶送过来,桑枝想趁这段时间先给宝宝讲个故事,等牛奶送来之后喝完了再睡觉。

    桑枝翻了翻这本书,有的童话故事太长,估计一时半会儿也讲不完,桑枝只好挑了一个看起来还不算长的给宝宝讲起来。

    故事才讲了四分之一不到,吴妈就把热好的牛奶端进来了。

    “少奶奶,快起来喝点牛奶吧。”吴妈把牛奶放在桌子上,小声地提醒道。

    桑枝放下手中的书,对吴妈微笑着说道:“好的,辛苦你了,吴妈。”

    “不辛苦,不辛苦。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儿尽管叫我。”吴妈说完,就走出了卧室。

    桑枝小心地坐起来,伸手摸了摸桌上的牛奶,有些烫。于是桑枝又继续给宝宝讲了三分钟的故事,等牛奶稍微凉了些,才停下来把牛奶喝掉。

    其实桑枝不怎么喜欢喝纯牛奶的,总感觉喝了之后胃里难受。但是为了给宝宝增加营养,桑枝只能硬逼自己喝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