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杯牛奶下肚,桑枝感觉肚子里暖烘烘的。

    看了下墙壁上钟表的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桑枝感觉有些疲惫,就脱掉外套和毛衣,小心地躺在了床上。

    “宝宝,妈妈好累哦,我们先睡觉觉,待会儿再给你讲故事好不好?”桑枝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皮,微笑着对肚子里的孩子说道。

    “咚——”紧跟着毫无预兆的,桑枝感觉自己肚皮被人踢了一下,疼得她眉头不由得一皱。但同时也有些欣喜。

    宝宝踢了自己一下,是不是意味着他同意自己睡觉了?

    桑枝这样想着,继续对肚子里的宝贝说了一句:“宝宝真乖,妈妈给你放过音乐好不好?很好听的音乐,宝贝一定会喜欢的。”

    “咚——”桑枝话刚说完,肚子又被踢了一下。这次可把桑枝激动坏了,宝宝又回应自己了,意思是他听懂了自己说的话,太棒了!

    要是少庭也在就好了,自己就可以把这种喜悦告诉他,跟他一起分享了。

    桑枝突然想到门少庭,心里突然有些失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了,就连雷刚也没有露过面。

    放了一首《天鹅湖》,桑枝就躺在床上慢慢地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cd上的歌曲都不知道循环播放到哪里了。

    桑枝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勉强从床上坐起来,这一觉睡得好累啊,感觉身体四肢很酸痛。桑枝虚弱地吐着气息,就连已经在她卧室里站了有十几分钟的门玥玮都没发现。

    “嫂子,你醒了?”门玥玮见桑枝从床上坐了起来,赶紧过去扶住了她。

    “玥玮?”桑枝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着门玥玮,关心地问道,“你啥时候回来的?在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小混混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见桑枝这么关心自己,门玥玮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没啥事,我挺好的。”她才不敢把自己让李延才把人家命根割掉的事情说出来呢,不知道桑枝知道了这件事情会有什么反应。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儿啊?我妈说你让我回来后过来找你。刚才见你再睡觉,也没好意思把你吵醒。”

    被门玥玮这么一提醒,桑枝才想起来雷明拜托自己的那件事情。可是如果自己跟她明说,让她跟雷刚要个孩子,她肯定不会同意吧?要怎样才能潜移默化,让门玥玮自己产生想要孩子的想法呢?

    桑枝想了好久,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就是让她过来陪着自己给宝宝进行胎教。

    “有啊。玥玮,我一个人给宝宝做胎教好无聊啊,不如你在这边坐着陪我吧?”桑枝说着,指了指自己床边的位置,“快来,坐这儿吧!”

    “边儿呢,怎么没见着她?”门玥玮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床边。

    “她啊,刚陪我做完胎教,也是累坏了,我就让她回去休息了。这次换你的!”桑枝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道。不过说来也奇怪,自从门边儿那个小妮子说要去上楼找雷明开车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桑枝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门玥玮在床边坐下。看着桑枝高高隆起的肚皮,好奇地问道:“都做些什么呢?我听说有教孩子数数的,你轻轻拍一下肚皮,他就会在里面踢一下。你拍两下,他就踢两下。你也是教他数数吗?”

    “才不是呢!这小家伙很不老实,真怕他会把我肚皮踢破了从里面爬出来!”桑枝皱眉说道。

    “呵呵,瞧你说的,他哪有这么厉害啊!”门玥玮被桑枝的话逗乐了,过了会儿又问道,“那我们要做什么?我来的时候就听见你屋里放着音乐,是不是也和胎教有关?”

    “对啊,你真聪明!”桑枝眨巴着漆黑的大眼睛,看着门玥玮解释道,“那是胎教音乐,我刚才给宝宝讲故事讲累了,休息了一会,就趁这段时间放了点音乐。”

    “讲故事?宝宝能听懂吗?”门玥玮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应该能吧。”桑枝也不敢确定。她想了下又说道,“我之前还跟他讲话了来着,他都回应我了。”

    “是吗?你跟他说了些什么?”门玥玮睁大了漂亮的眼睛,一脸好奇地问道。

    “我说我累了,先睡会,待会儿再给他讲故事。”桑枝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皮,微笑着说道。

    “他是怎么回应的?”

    “她踢了我一下。”

    门玥玮听了这话,一下子泄气了。刚才还是满脸的欣喜和期待,这会一下子变成了满脸的失望。很显然,她对这个回答并不是很满意。

    宝宝踢妈妈肚子是很正常的事情嘛,说不定那只是碰巧了呢。

    “怎么了?你不相信?”看见门玥玮一脸的失落,桑枝有些不甘心。

    “嗯。”门玥玮撅着嘴巴点头道。

    “不信你可以试试啊。”桑枝拉着门玥玮的手放在自己的肚皮上,一副不让门玥玮相信自己说的话是真的就誓不罢休的模样。“你可以问他一个问题,看看他会不会踢我肚子。”

    “不要问太难哦!”过了会儿,桑枝提醒道。

    门玥玮想了下问道:“宝贝,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话音未落,桑枝就差点没吐血。这种问题,让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怎么回答……

    “换个简单的问题吧,最好是选择题。”桑枝皱着眉头说道。

    门玥玮点点头,想了下说道:“那我们晚上吃馒头还是米饭?”

    桑枝这次真的要吐血了。这么复杂的问题,有时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让一个没出生的孩子如何回答……

    “再换一个!”桑枝有些不开心了。

    门玥玮囧。她不是让自己问选择题吗,自己问了啊,可是宝宝不会回答,桑枝就把问题怪在自己身上。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宝宝,我要跟你抢牛奶喝好不好?”

    “咚咚——”

    话音未落,桑枝感觉自己的肚子被狠狠地踹了两下,疼的她嘴巴都歪了。这个小家伙,还没出生就这么大的力气,长大了还得了!等少庭来了,一定让他好好收拾你!

    桑枝使劲儿皱着眉头,强忍着没掉下眼泪来。

    门玥玮也很清楚地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在踢桑枝的肚子,她的手都跟着打颤了。

    脸上闪过一丝惊喜,门玥玮说道:“他回应了,他回应了!”

    桑枝一脸无奈:“这次你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了吧?”

    门玥玮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撅着嘴巴说道:“你们家这个小家伙也太小气了吧?我就说跟他抢牛奶喝就做出这么大的反应,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小气鬼。”

    桑枝囧。

    门玥玮说的挺有道理,他踢了自己两下肯定是不行的意思,这么小就小心眼是不对的。

    “小孩子不都这样嘛,你给他吃好吃的他们一点都不跟你客气。你要是吃他的东西,他非跟你打滚不可。长大了就会好些了,呵呵。”桑枝笑着说道。尽管心里知道这小家伙不对,但她嘴上也不好意思说些批评的话。

    门玥玮有些吃醋了:“哎,看来我就是比不上你家宝宝啊。还没出生就向着他说话了。”

    桑枝笑着调侃道:“你也可以生一个嘛,到时候你也向着他说话。”

    被桑枝这么一说,门玥玮的脸一下子红了。她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可是最终还是下不了决心。

    “可是我怕……”门玥玮低着头,眉毛皱成了一团。

    “怕什么?”桑枝赶紧追问。

    门玥玮嘟着嘴,好长时间才回答了一个字:“疼……”

    看来雷明说的没错,就是这个原因。可是桑枝就不明白了,门玥玮功夫这么好,经常跟人打架,应该也有受伤的时候吧?受伤了应该也会疼吧?可是为什么门玥玮不怕打架受伤,却怕生孩子呢?

    桑枝想了好一会儿也想不明白,最后只好得出一个结论: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你是说你怕生孩子疼吗?”桑枝顺着她的话往下问。

    门玥玮点点头:“恩。”

    桑枝唇角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假装若无其事地说道:“哦,那好吧。玥玮,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呢?”

    “什么事情?”门玥玮立刻抬起头,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

    桑枝轻轻一笑,拍了拍门玥玮的肩膀说道:“没关系,不是什么大事儿,别紧张。”

    “哦,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啊?”门玥玮可怜兮兮地看着桑枝。

    “其实也没什么,你还记得之前雷明喜欢过肖菲的事情吗?”桑枝问道。

    “知道啊,怎么了?”被桑枝这么一说,门玥玮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不会是雷明和肖菲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别紧张,别紧张。”桑枝拍着门玥玮的肩膀安慰道,“就是肖菲最近过的不是很好。我们今天刚通过电话,她说她最近过的不是很好。她突然很怀念雷明追她的那段时光……”

    桑枝话还没说完就被门玥玮打断了,她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义愤填膺地说道:“你说什么?那个女人竟然有脸说出这样的话?当初是她抛弃雷明的,如今我跟雷明都结婚了,她竟然说自己想念雷明,她到底什么意思?!”

    桑枝就知道门玥玮会是这种反应。很好,她已经中了自己的圈套。

    桑枝强忍着没有笑出来,拉着门玥玮的手说道:“玥玮,你先别着急,这不是还有我嘛,我来帮你出谋划策。”

    门玥玮眉毛一皱,赌气地说道:“你和她不是大学闺蜜吗?你舍得看着她难受而帮我?”

    桑枝宠溺地翻了翻白眼,说道:“傻孩子,你说的什么话啊?我们现在是亲戚关系,我当然会帮你了。再说了,肖菲跟雷明已经错过了,有些事情错过了是不可以重来的。而且,雷明真正喜欢的人是你。难道你就这么对自己没信心,怕人家肖菲回来会把他抢走?”

    门玥玮一听笑了,歪着脑袋说道:“我对自己当然有信心!我这么漂亮,家境又好,我哪点比不上那个肖菲了?真搞不明白当初为什么雷明会那么迷恋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