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使劲儿点点头表示赞同:“对!你很漂亮,而且很优秀,相信没有哪个男人不会被你迷倒。但是,你身上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你说什么?”门玥玮前一秒还在因为桑枝的赞扬洋洋得意,下一秒就眉头紧皱起来。她有缺陷?她这么优秀的女人怎么会有缺陷?

    “你不肯为雷明生孩子,这就是你的缺陷。”桑枝说道,“怎么才能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刚开始或许他喜欢你,所以可以无限纵容你。可是时间长了,感情会变淡,这个时候你就需要另外一件事情来牵制住你们之间的感情。那就是你们的孩子。只有你们有了共同的孩子,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你们两个才能更长久得在一起。”

    桑枝说话的表情很严肃,容不得门玥玮继续跟她撒娇胡闹。

    门玥玮站在原地想了好久,久到腿都酸了。她终于在内心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为了留住雷明的心,她决定为他生个宝宝。

    “嫂子,我想过了,我要为雷明生宝宝。”门玥玮拍打着自己酸痛的腿说道。

    桑枝紧皱的眉毛一下子舒展开,开怀大笑起来。刚才她还在心里提心吊胆呢,生怕被门玥玮识破自己的阴谋,可表面上还得硬撑着,假装在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还好自己努力坚持了下来,门玥玮终于同意了!

    “恩,这才对嘛!等你们有了宝宝,一定会比现在更幸福的!”桑枝笑着说道。同时在心里祈祷肖菲千万不要怪罪自己,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托她下水的。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让门玥玮跟雷刚要个孩子而已……

    吴妈准备的晚餐很丰盛,门正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回家吃饭了。一家六口坐在餐桌上围成一个圈,气氛很融洽。美中不足的是,门少庭和门光荣爷孙俩不在餐桌上。

    “妈,爷爷去哪里旅游了啊,怎么一直都没有消息啊?”桑枝终于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没有爷爷在的日子,桑枝感觉生活少了很多乐趣。

    林雅然似乎被桑枝问倒了,她也不知道门光荣究竟去了哪里,只好一脸无辜地向门正求助。

    可是门正并没有给出正面回答,而是冷冰冰地说道:“老爷子很快就会回来了。枝枝,你不要着急。”

    桑枝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对门正说道:“我生宝宝的时候,爷爷会回来的对吧?我还等着爷爷给他重孙子取个好听的名字呢!”

    提到孙子,门正眼前一亮。他抬起头看了桑枝一眼,微微张开的嘴巴又闭上了。他怎么能告诉桑枝孩子出生的时候可能门光荣来不了呢?他现在连门光荣在哪里都不知道,那个老爷子做事情也太神秘了,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告诉,他就不怕自己担心他啊!

    “会的,爷爷一定会在枝枝生宝宝的时候赶回来的。”林雅然看得出门正有些不对劲儿,又怕桑枝会担心老爷子,只好主动站出来安慰道。

    “真的吗?太好了,好久没见到爷爷了,我真的好想念他!”桑枝撅着小嘴撒娇道。如果门光荣此刻就在餐桌上,桑枝恐怕早就扑上去亲他一下了。他这个爷爷真是对自己太好了,桑枝真怕如果奶奶还在的话会嫉妒自己。

    “我也好想念爷爷啊,好久都没跟他一起打过太极拳了。”被桑枝这么一说,门玥玮的情绪立刻被感染了。

    要说这军区大院,恐怕没有谁比门玥玮跟爷爷更亲近了。虽说老爷子也十分宠溺桑枝,但是她毕竟是后来进门的儿媳妇,跟从小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门玥玮不同。

    他是亲眼见证她从一个穿开单裤的小屁孩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的。这期间老爷子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对门玥玮的关爱,是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了的。所以门玥玮很爱这个爷爷,比任何人都要爱。

    虽然门边儿跟老爷子接触的并不多,但是可以看得出门老爷子是个十分和蔼可亲的人,没有任何军人的架子,所以门边儿打心眼里也是十分喜欢这个太爷爷的。

    “我也好希望太爷爷能早点回来。要是能参加我跟雷刚的婚礼就好了。”门边儿自言自语道。

    虽然声音很小,可还是被林雅然听见了。她微微一愣,她好像不记得跟大家说过雷刚还活着的事情啊,门边儿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

    林雅然一脸茫然地看着门正,用一根手指偷偷指了指门边上,意思是是不是你告诉她的。

    门正摇摇头,眉毛皱的很紧,不知道在想什么。

    “边儿,你刚才说什么?你跟雷刚结婚?”门玥玮也听到了话里的端倪,放下手中的碗筷,一脸惊讶地看着门边儿。

    被她这么一问,门边儿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吐吐舌头。

    “没啥,我的意思是,等我结婚的时候,希望太爷爷可以参加……”门边儿心虚地说道。这个解释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

    门玥玮一脸狐疑的看着她,很显然她对门边儿的解释并不满意。

    门边儿心里直哆嗦,她害怕门玥玮会问自己一些其他的问题,万一说错了话,事情就要穿帮了。门边儿正提心吊胆呢,还好这个时候桑枝帮忙转移了话题。

    “大家都别说话了,赶快吃饭吧啊!饭菜都凉了。”

    桑枝说着给门玥玮夹了一块肉,让她赶紧吃。

    原本门玥玮还不是很确定大家有事情瞒着她,经过桑枝这么一掩护,门玥玮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边儿,枝枝,你们待会再吃,我有事情想跟你们讲。”门玥玮笑着对两人说道。

    “怎么了?”二人心虚地把脑袋从饭碗里抬起来,总觉得背后有阵冷风吹过。

    “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啊?”门玥玮唇角扯出一个高贵优雅的弧度,分别看了看两人好看的脸蛋,幽幽地说道,“我是指我哥和雷刚的事情。”

    话音未落,屋子里所有人的心都咯噔了一下。

    这个屋子里的人,好像除了门玥玮,大家都知道他们还活着。

    “没有没有,我们还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呢?”门边儿赶忙摆摆手。

    门玥玮冷哼一声,嘲弄的说道:“呵,是啊,你们是没有事情瞒着我,只是忘了告诉我我哥和雷刚还活着。”

    话音刚落,一桌子的人都有些坐立不安了。看着门玥玮凌厉的眼神,估计今晚整个客厅将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门玥玮的脾气,林雅然再清楚不过了。

    “你们大家的反应都很平静哈,你们一点都不震惊吗,我哥还活着?”门玥玮的目光分别在每个人的身上移过,那凌厉的眼神让人看了脊椎发寒。最后,她收敛起视线,望着空气中的某个角落讥讽道,“哎,我竟然忘记了,你们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不是么?”

    所有人心里再次咯噔一下。可是没有人能体会此刻门玥玮的心情。她真的好难受好难受。门少庭可是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啊,他俩出生前后只差了十五分钟。当所有人都知道他还活着,只有自己因为他的死陷入无限痛苦和绝望之中时,却没有人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恨,门玥玮心里非常怨恨。

    “雷明,你也知道这件事情,对吧?”门玥玮强忍着没掉眼泪,抬头看着雷明,冷冷地问道,“你爱我吗?”

    雷明使劲儿攥紧了拳头,因为紧张,全身出满了汗水。

    这件事情明明就是自己理亏在先,所以雷明并没有说些其他的什么,只是轻轻地点点头:“嗯。”

    “恩是什么意思?是在回复我你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还是再回复我你爱我?”门玥玮目光凛然地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雷明冷不丁打了个寒颤,眼神没敢去接触她的目光,只能低着头回答:“都有。”

    “你撒谎!”

    “如果你真的爱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你就这么忍心看着我因为我哥的死亡伤心难过吗?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当大家都进入梦乡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闭着眼睛却没有睡着!我在想我哥的事情,越想越难过。我怕打扰你休息,所以就没敢哭出来,我只能把头埋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

    “前几天你不是还问过我为什么眼睛肿肿的,还带着黑眼圈吗?我只是告诉你我没有睡好,但我没有告诉你我每个晚上想到我哥都会一个人痛哭!”

    “门少庭可是我亲哥啊,我亲哥死了,难道我不难过么?可是你们却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你们全都知道了,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门家人?!”

    门玥玮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嘶喊出来的。那撕心裂肺的程度,让人听了很是心疼。

    “对不起,玥玮。我也不能确定雷刚和你你哥就真的没死,那只是猜测而已。所以我没敢告诉你,因为我怕万一我弄错了,只会让你空欢喜一场。”看着她泛红的眼圈,雷明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门玥玮看着雷明那张俊逸的脸蛋,冷冷地笑了一下,目光凛然地说道:“我才不会相信你呢冠冕堂皇的解释呢!”

    说完,门玥玮扔下碗筷,起身跑出了客厅。

    这里的人太让她失望了。嫂子和侄女骗她也就算了,就连自己的丈夫和亲生父母都骗她。她不敢责怪父母,只好把所有责任都推卸到雷明身上。

    雷明现在一定很难过,可是她比他还要难过!

    门玥玮跑出军区大院就上了一辆出租车,雷明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努力往前跑,却怎么都追不到。最后只能累得摔倒在马路旁。

    雷明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早点把这件事说出来。就算只是猜测,让门玥玮暂时开心一下也好。

    原本是好好的一顿饭,没想到闹出了这样的僵局。一家子人再也无心吃饭。林雅然跟门正回了自己的卧室,客厅里只剩下桑枝和门边儿。

    桑枝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门边儿的心里充满了自责。

    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她闯出来的,如果不是她多嘴,让门玥玮产生了怀疑,现在事情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对不起,婶婶,我不是故意的。”门边儿撅着小嘴,可怜兮兮地祈求桑枝的原谅。

    桑枝摇摇头,叹息道:“这不是你的错。我们大家都做得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