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阿正,玥玮好像很生气,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卧室里,林雅然给门正倒了杯白开水,心神不宁地问道。

    “玥玮脾气就这样,不用管她。我现在更加好奇的是,桑枝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门正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林雅然点点头:“是啊,我们明明谁都没有泄露过半点消息的。”

    之后,两人就都不说话了。林雅然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但是始终都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门正则是倚在墙上闭目养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待会儿过去问问那俩孩子吧。”大概过了十分钟,门正睁开眼睛,对林雅然说道。

    “好,我这就去。”林雅热说完,就走出了房间。

    林雅然下来的时候,桑枝和门边儿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人看起来都有些疲惫。桑枝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门边儿趴在桑枝的大腿上,嘟着嘴巴,两只眼睛无神地看着地板。

    林雅然轻轻地走近两步,冲门边儿摆摆手,小声地说道:“边儿,你过来,二奶奶有话问你。”

    门边儿抬起头,恩了一声,然后就从桑枝的身上爬起来走了过去。

    “二奶奶怎么了?”门边儿问道。

    林雅然嘘了一声,看了一眼正躺在沙发上睡觉的桑枝,一把将门边儿拉到了靠墙角的楼梯下面。

    “边儿,你是怎么知道雷刚和少庭的事情的?”林雅然小声的问道。

    “婶婶告诉我的呀。”门边儿如实回答。

    “枝枝?”林雅然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想了下继续问道,“那她是怎么知道的?”

    “雷刚告诉她的。”

    雷刚?

    林雅然听到这里差点没晕死过去。桑枝和雷刚见过面?而且是在自己和门正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个孩子到底在搞什么啊,难道他不应该首先把他们没有死亡的消息告诉他们二老吗?

    “他什么时候告诉桑枝的?”林雅然继续问。

    “就在办葬礼的那天。”门边儿想了下说道。

    “你的意思是葬礼那天,雷刚来过这里?”林雅然睁大眼睛问。

    “是的。”门边儿点头回答。然后又把桑枝告诉自己的事情全部跟林雅然说了一遍。她这个话篓子,肚子里是藏不住事情的。

    林雅然听了之后恍然大悟。原来她还因为自己对大家隐瞒了少庭和雷刚还活着的消息而心生内疚呢,看来现在不需要了。

    “边儿,你先扶着枝枝回屋休息吧,我去找你二爷说点事儿。”林雅然把门边儿打发走,自己就上楼了。

    来到卧室,林雅然把刚才的事情跟门正说了一遍。门正听后心中大喜,这么说雷刚现在很有可能没有被绑架,说不定他此刻正在秘密地追查门少庭的下落呢。

    只是,也不知道这小子得到了什么情报,都不知道回来跟自己汇报一下。

    外面天色已晚,桑枝忙活了一整天,晚上又发生了那么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早早得上床睡觉了。

    门边儿闯了祸,心生内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直到天亮才晕晕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门正就接到了助理打来的电话,说他们之前想盘下的那块地皮出了问题,让他赶紧回去公司处理。门正匆匆忙忙穿好衣服,连吴妈给他热好的牛奶都没来得及拿上,就风风火火地跑去公司了。

    坐在董事长办公室里,看着手上的文件,门正眉头紧锁。张毅然这个老家伙真不是东西,竟然敢用阴谋跟自己抢狼山的地皮。

    狼山原本是帝都一个很有名的赛车场,来这里赛车的大都是有钱的富家公子或富家千金。这里地势险要,根本就不会有开发商看上这块地皮。不过门正还是看到了这块地皮的价值,所以就通过各种关系打算花钱买下这块地皮。

    本来这件事情马上就要成功了,谁想到半路杀出个张毅然,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自己要买这块地皮的消息,竟然愿意出比自己高出两倍的价格买下这块地皮。人见了钱都会眼红,关系再铁也比不过钱重要。

    那边已经发话了,说这块地皮很可能会落到其他买家手中。

    看来自己有必要去找张毅然谈谈了。

    门正放下手中的文件,目光锁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事情是时候需要解决了。

    给助理打了电话,交代了一下公司的事情,门正就整理好西装,提着自己的包开车出去了。

    现在已经早晨六点半了,外面的天色已经蒙蒙亮。虽然时间还早,可是帝都的街道上挤满了川流不息的人群。大家都早早得起了床,赶车去工作。

    门正开着自己的黑色宝马穿梭在涌动的人潮中,没一会儿功夫,车子便在一栋名为‘毅然集团’的大厦门口停下。

    这栋大厦是以张毅然的公司名字命名的,里面都是公司的高层人员。如果门正没有猜错的话,张毅然这个老东西现在应该还在公司,说不定他就等着自己上去找他呢。

    这样也好,到时候自己直接跟他摊牌,废话不多说。

    门正捏了捏自己的包,里面有一个很小的u盘,在u盘里有他掌握的张毅然绑架门少庭的证据。

    如果门正直接把这些证据交到警察局的话,张毅然早就被逮捕了。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并不是因为他怕张毅然,或者其他的原因,而是因为他怕打草惊蛇。现在门少庭下落不明,如果自己现在就把手上掌握的证据拿出来,肯定会让另外一伙儿人加强警惕,到时候要想查出门少庭的下落就难上加难了。

    走到大厦门口,门正被几个保安拦住了。

    “请出示证件!”那个稍微有点瘦的保安说道。

    门正皱眉。

    在他们公司几乎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那些在门口站岗的保安刚来的第一天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熟悉他们公司的高干领导,每个名字对应着的每个人都得记清楚,尤其是董事长的名字和那张脸。假如值班的时候不小心把董事长拦住了,他们就等着被解雇吧。

    “请出示证件!”见门正不说话,保安还以为他没有听懂自己的话呢,于是更大声的重复了一遍。

    门正苦笑一下,对他们解释道:“我不是你们公司的员工。我叫门正,门氏集团的创始人,以及最大的股东。我和你们董事长在生意上有往来,今天因为某些事情特意来登门拜访。还请二位给门某行个方便。”

    “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你来这干啥啊,给我滚!别耽误我们工作!”那个瘦保安根本就没有听门正接下来的话,直接摆摆手让他走人。这让门正心里很不爽,刚想张口反驳几句,就被旁边那个有点胖的保安打断了。

    “瘦子,他刚才说他叫什么来着?门正?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啊!”胖保安摘下帽子,摸着秃脑门说道。

    被称为瘦子的保安一只手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凑到胖保安的耳根前小声嘀咕了些什么。

    门正还以为自己有机会进去了呢,眼前一亮,对着两人说道:“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那我可以进去了?”

    门正说完就要往里面闯,却再次被两个保安拦住了。

    “不好意思,门先生,您不能进去。”瘦子的态度很明显比刚才好了些,但是语气还是那么冷硬。

    门正皱眉。他就不明白了,刚才这两个人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不让自己进去。现在他们都知道自己是谁了,为什么还不让进去?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门正有些生气了。

    “我们董事长现在不在公司,所以您请回吧。”瘦子客气地说道。

    门正原本还想发火,可是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这肯定是张毅然提前交代好的,要不然就凭自己的身份,几个小保安敢把自己挡在外面?

    “你进去告诉你们董事长,我手上有一份录音文件,看他想不想要。如果不想要的话,我就交给警察局了。”门正说完冷哼一声,翻着白眼就离开了。

    两个保安一时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可不在他们董事长的预料之内啊!张毅然只是吩咐他们拦住门正,不让他进去,好让他颜面扫地。但是他并没有告诉他们万一门正拿别的事情威胁他们该怎么办。

    “瘦子,你说那个老头手上到底有什么录音文件啊?不会是忽悠我们的吧?”胖保安扣上了帽子,虎头虎脑地看着瘦保安问道。

    “谁知道啊!看他那一脸气定神闲的模样,估计不像是在忽悠我们。”瘦子仔细地观察了门正好一会儿,得出这样的结论。

    “那我们要不要进去报告董事长?”胖保安问道。

    瘦子眯起眼睛,盯着门正看了好一会儿,也没下定主意。

    门正走到自己的黑色宝马车面前停了下来,看见两个保安还在交头接耳地讨论,有些不耐烦了。

    从包中拿出那个体积很小的u盘,对着两保安晃了晃。“我可不会给你们那么长时间考虑哦。再过三分钟,如果你们董事长再不出来的话,恐怕这个东西就要出现在警察局里了。到时候你们公司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敢保证呢!”

    话音刚落,那个瘦子就屁颠屁颠地跑进大厅了。胖子笑呵呵地赢了上来,一个劲儿地跟门正说好话。

    “门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董事长马上就会下来,您稍等片刻。不如我先带您去里面喝杯茶吧。”

    胖子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门正冷哼一声,也不搭理他,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了。

    在休息室招待了门正一杯茶水,刚喝到一半,张毅然就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

    “哎哟,门老弟,今儿个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张毅然玩弄着手里刚买不久的菩提,笑眯眯地说道。他那一脸猥琐的赘肉,让人一看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