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正不屑于搭理他,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努努嘴说道:“让他们几个先出去吧。有些事情,我想还是你我单独谈谈比较好。”

    张毅然知道门正的意思,立马收敛起玩世不恭的笑容,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他给门口那几个人使了个眼色,什么话都还没说,几个人便识趣的离开了。

    老板跟客人之间的谈话,打死他们都不敢去偷听。

    “门老弟,听说你手上抓着我的把柄?”约莫着几个人走远后,张毅然端起茶壶给门正倒了杯茶水,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道。

    “呵呵,把柄倒谈不上,也就是一些录音文件。”门正笑得云淡风轻,“是关于我们家少庭的。”

    被门正这么一说,张毅然心里咯噔一下,不过脸上的表情尽量装的若无其事一些。

    “怎么了?张老兄,你怎么不说话了?”门正见张毅然愣在那里没说话,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别害怕,我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和你没什么关系。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曾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你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绑架我们家少庭的事情的!”

    门正虽然是笑着说的,可张毅然听到绑架二字的时候还是觉得脊椎发寒。

    “呵呵呵呵,当然,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个卑鄙的事情呢。再怎么说,少庭也该喊我一声张大爷不是?”张毅然笑呵呵地说道,心里却开始发抖了。

    “呵呵,是啊,要不是亲耳所闻,打死我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是你做的呢。”门正和蔼可亲地笑着说道。张毅然却感觉一阵冷风从背后吹过。

    “呵呵,张老兄,你别紧张,别紧张!绑架少庭才多大的事儿啊,就算被警察局的人抓走了,大不了花点钱就能出来嘛!”门正拍拍张毅然的肩膀安慰道。然后叹了口气,“哎,你说我啊,也真是倒霉。儿子丢了不说,前不久打算盘下来的地皮也被人下了套。就在今天早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我就接到助理打来的电话,说这块地皮很可能另有其主。不知张老兄可知此事?”

    张毅然听得心凉了半截。这个老东西明明知道地皮是被自己抢过来了,还故意在这里卖关子。

    “呵呵,这么机密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呢?”张毅然笑着打马虎眼。

    “是吗?可据我所知,想要买下这块地皮的人姓张,我查阅了帝都所有干房地产生意的人,唯一一个跟我有过节的姓张的人就是你。”门正一本正经地说道。

    张毅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现在门正手上有自己的把柄,如果他拿门少庭的事情来威胁自己的话,他还真是没有一点办法。

    “可是就凭咱俩有过节,并且我姓张这么简单的依据来判定那个人就是我,也未免太草率了吧!”张毅然发扬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坚持否认道。

    “可你的嫌疑最大,不是吗?”门正眼眸中闪过一丝凛冽的寒光。拉开文包拉链,从里面拿出那个小u盘,在张毅然眼前晃了晃说道,“我不想跟你说那么多废话。你把这个u盘插进电脑里听一下就知道了。我给你半天的时间考虑,想清楚了给我打电话。拜拜!”

    门正说完把u盘往张毅然桌子上一摔就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张毅然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说道,“千万别以为把u盘销毁了就可以万事大吉了,我那边有备份!”

    门正说完,冲张毅然眨了下眼睛,然后潇洒地离开了。

    张毅然额头冒出一阵冷汗。

    桑枝从床上起来,在吴妈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林雅然已经给她准备好了早餐,一杯牛奶、一盘青菜和几个杂粮馒头。

    因为桑枝是孕妇,林雅然有点放心不下,所以早餐都是由她自己精心准备的。

    桑枝走到沙发前坐下,环顾四周,发现门正不在,便好奇地问道:“妈,爸呢?怎么没见他出来吃早饭?”

    林雅然给桑枝端过来一杯热牛奶放桌上,笑着说道:“一大早的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风风火火地赶去公司了,也没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就别管他了,快吃饭吧。”

    桑枝点点头,端起牛奶喝了一口,这才发现门边儿也不在。那个小妮子估计又在睡懒觉了。

    昨天晚上桑枝睡得早,也不知道雷明回来没有。他跟门玥玮之间到底怎么样了,真的很让人担心。

    “妈,昨天晚上玥玮回来没有?”桑枝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林雅然问道。

    林雅然看了桑枝一眼,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哎,这孩子就是任性,昨晚一夜没回来,也不知去哪里了。”林雅然说到这里,稍微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不过,雷明回来了。”

    “那他怎么说?”桑枝眼中闪过两道亮光。

    “什么都没说。”林雅然摇头,“现在还窝在房间里没出来呢。”

    桑枝一脸失落。肯定是雷明没有追上门玥玮,心情不好,所以不想出来跟大家说话。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桑枝一脸担心地问。要是门边儿生气了,她还能想出一些办法哄她开心。毕竟她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嘛。可是门玥玮就不一样了,从小就生活在军区大院,养尊处优的,性格高傲地跟公主一样,谁要是惹她生气了,就等着被冷落吧。

    “枝枝,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玥玮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就好。她很快就会消气回来的。”林雅然安慰道。她不想让桑枝因为这些事情担心。

    吃过早饭之后,桑枝回屋继续给宝宝做胎教去了。

    直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门边儿才揉着自己肿胀的双眼从楼上走下来。昨天晚上那么晚才睡着,眼睛不肿才怪呢。

    “边儿,你这眼睛怎么弄的?来,快过来坐下,我去给你拿热毛巾。你放在眼睛上敷十分钟,很快就好了哈。”林雅然十分心疼地拉着门边儿坐在沙发上,然后自己就上楼取热毛巾了。

    其实门边儿早就醒了,她一直躲在卧室里没敢出来,就是怕大家会责怪自己。好不容易躲到了吃午饭的时间,门边儿肚子饿得难受,只好从卧室里出来。原本以为这么晚起床会挨骂呢,没想到林雅然不但没有骂自己,反而还给自己拿热毛巾,门边儿的心里很是感动。

    “二奶奶,你对我真好!”拿着手机的热毛巾,门边儿感动得都要哭了。

    林雅然宠溺地翻翻白眼,撇着嘴说道:“快别说话了,把毛巾敷在眼睛上吧。”说完就去厨房了。

    这一家子人不是这个有事儿就是那个有事儿的,林雅然有时候就想,如果这个家里没有自己,会不会很乱套。

    一直到吃午饭的时候,雷明都没有从卧室里走出半步。昨天晚上一直没有追到门玥玮,给她打电话也一直关机。先后给她的几个好朋友打过电话,可是她们都说门玥玮没跟她们在一起。

    雷明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

    他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一个人,就是林鸢。之前门玥玮就是因为跟这个女孩子在一起玩,把自己都冷落了。她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很好吧,或许门玥玮现在就在她那里。

    雷明心中闪过一丝惊喜,翻开门玥玮的手机,在电话薄里找到林鸢的手机号然后拨了过去。

    林鸢正坐在床上跟门玥玮一起看韩剧,边看边吐槽狗血的剧情。突然听到手机铃声响了,林鸢吓了一跳。

    拿起手机,看上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通了。

    “喂,你好,请问你是谁?”林鸢问道。

    “喂,你好。我是雷明,玥玮的老公,请问玥玮现在跟你在一起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好听的男人的声音。

    林鸢看了门玥玮一眼,她还在沉浸在刚才狗血的剧情里没回过神来。昨天晚上她找到自己,什么都没说,就抱着自己一直哭。当时林鸢就猜想肯定是她跟对象吵架了,但是她不说,自己也不好意思问。

    现在好不容易雷明打来电话了,林鸢一定要把这件事情问清楚。

    “你们两个发生什么事情了?玥玮昨天晚上一直哭。”林鸢怕门玥玮听见自己说话,所以拿着手机走进了卫生间。

    雷明一听这话,立马明白了什么意思。看来门玥玮就是在林鸢家里没错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闹了点儿小别扭。玥玮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些?”

    “还能怎么样?反正心情不太好,大早晨起来到现在没说一句话!”林鸢说这话一点都不心虚,那语气还有点盛气凌人,“我说你怎么搞的啊?你到底怎么欺负我们家玥玮了?我问她什么都不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今天早晨我给她准备好了早餐,到现在都没吃一口呢!哎,前一阵子还告诉我她胃不好呢,现在又不吃早饭,啧啧啧……”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那个,你能让我跟玥玮说句话不?我亲自给她道歉。”从声音里可以听得出,雷明心里充满了歉疚。

    林鸢也不打算继续责怪他,而是好心地提醒道:“我看你还是别跟她说话了。她现在正生你气呢,要知道电话是你打来的,你觉得她还能在我家继续待下去?”

    “那我该怎么办?”雷明一下子懵了。

    “还能怎么办?你亲自来我家一趟负荆请罪呗!给玥玮一个惊喜,诚心地跟她道歉,我就不信她会不原谅你。”林鸢好心地说道。她也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好朋友难过。

    “好好好,那你告诉我你家地址,我马上就去!”雷明说完,欣喜地挂了电话。知道了门玥玮的下落,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