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雷明按照林鸢给自己的地址找到了她的住处。正好在楼下有一家花店,雷明想到林鸢的话,说给门玥玮制造一些惊喜,所以就跑进去买了一束蓝色妖姬。这是门玥玮最喜欢的花。

    轻轻按下了林鸢家的门铃,内心忐忑地等着有人开门。

    没过多大会,门就被打开了,里面站着一个非常可爱乖巧的女孩子。

    “你就是雷明?”女孩子眨巴着漆黑明亮的眸子问道。

    “嗯。”雷明点点头,眉毛上扬,看着可爱乖巧的女孩子问道,“林鸢?”

    “对,是我。快请进吧!”林鸢笑着把门拉开了,心想,玥玮的老公长得还挺英俊的嘛,而且人还挺浪漫的,买了那么大一束玫瑰花。

    “玥玮现在怎么样了?”雷明走进去问道。

    “我刚才安慰了她一下,现在精神好多了,在床上躺着呢。”林鸢回答,“跟我来吧!”

    林鸢把雷明带到了自己的卧室。刚才门玥玮说自己累了,林鸢就把她扶到自己卧室休息了。不过林鸢并没有告诉她雷明会来的事情。告诉了就不是惊喜了,不是么?

    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林鸢停住了脚步。对着身后的雷明说道:“她就在这里,你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把门给你们锁上。”

    林鸢说完,坏坏地笑了一下,就把一脸茫然的雷明推了进去。她早就在门玥玮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床头放了安全套。

    俗话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夫妻吵架嘛,不就那么点事儿,很快就会好的。

    林鸢锁上门,就笑着离开了。

    雷明的出现让门玥玮吓了一跳。她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呢,怎么就跟变魔术似的,雷明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房间里,而且事先毫无预兆。

    一定是林鸢那个死妮子,背着自己偷偷联系了雷明,并且给她出了讨好自己的主意。看见雷明手上拿着的那束蓝色妖姬,门玥玮的心情好了很多。看来他还不傻,知道买自己最喜欢的花讨好自己。

    “你怎么来了?”尽管林鸢心里有些得意,可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担心你啊,能不来嘛!”雷明走到床边,放下手中的蓝色妖姬,抓着门玥玮的手说道,“这是你最喜欢的花儿,喜欢吗?”

    门玥玮脸色微微一红,没有回答他。

    “来了就对人家动手动脚的,坏蛋!”假装不在意地说道。

    “既然你都骂我是坏蛋了,那我是不是要做一些坏蛋应该做的事情,总不能白白让你冤枉啊!”雷明坏坏地笑着,俯下身子就要亲吻门玥玮粉嫩的红唇。

    门玥玮有些着急了,立马推开雷明骂道:“混蛋,你干什么啊!又不是在自己家……”

    可是门玥玮的力气终究太小了,根本就没能把雷明推开。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巴就被雷明堵住了。

    雷明的大嘴放肆地吮吸着门玥玮柔软香甜的樱唇,她的身体一下子瘫软在床上,没有丝毫力气挣扎了。

    足足吻了有三分钟,雷明才恋恋不舍地把自己的嘴巴从门玥玮的小嘴上移开。

    门玥玮微微睁开眼睛,眼神迷离地看着雷明,用粉嫩的拳头在他胸膛上挠痒痒似的锤了几下,娇嗔地骂道:“你坏死了!”

    “我就是坏!”雷明也不再反驳,抓住了门玥玮的两只小手,用力压在了她的身上。

    自从门少庭和雷刚出事儿以后,两个人好久都没有亲热过了。反正林鸢已经在外面把门锁上了,他们也出不去,不如就趁现在……

    扯开两人中间隔着的被子,雷明和门玥玮之间就只隔着几层衣服。两人的脸挨得很近,雷明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门玥玮鼻腔里燥热的呼吸。

    用力扯开她身上的睡裙,雷明一只手揉捏着她身体的柔软。门玥玮没有拒绝,反而很配合地哼哼起来。

    “玥玮,想不想跟桑枝一样要个宝宝。”雷明凑到门玥玮耳边,轻轻吐纳着暧昧的气息。

    门玥玮脸一红,闭上眼睛点点头:“恩。”

    ……

    傍晚时分的时候,门正接到了张毅然打来的电话,他说愿意放弃狼山的那块地皮,不过门正要信守承诺,不能把录音交给警察局。

    门正答应了他的条件,但是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门少庭现在到底在哪里。

    “张老兄,你说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有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我!”门正十分严肃地对那边说道。

    “你问!”

    “门少庭现在到底在哪里?”

    “这个……我想不用问你也应该知道吧。之前我确实是绑架了门少庭和雷刚,可是后来这两人被其他人给劫走了。我也派人调查过那伙人的底细,可是一直没消息啊!”张毅然无奈地说道。

    “此话当真?”门正还是有些不放心。

    “当然当真!门老弟,你说我都把地皮让给你了,我还有必要骗你吗?社会上的事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咱们做生意的,哪有不得罪人的?跟你有过节的,不见得只有我一个人吧?”张毅然提醒道。

    门正想了下,也对,他确实得罪过不少人,能绑架门少庭的也不一定就是张毅然。而且之前自己调查过,那伙人很神秘,似乎跟张毅然并没有来往。

    “那好吧,我先相信你一次。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门正说完就挂了电话。

    趴在桌子上冥思苦想,始终都想不出来那些人会是谁。门正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开了。

    渐渐地,门正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些日子不是忙公司的事情,就是派人调查门少庭的下落,门正几乎都没睡过一次好觉。

    就在门正睡得正熟的时候,门外突然窜进来一个人影。门正嗖的一下坐了起来,眼睛还没睁开,就对着黑影问道:“是谁?”

    这是他做董事长以来养成的习惯。不管有多困,只要外面稍微有点动静,他就能马上醒过来。如果不是军人出身,是不会有这么高的警惕性的。

    “是我。”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门正微微睁开眼睛,才看清楚眼前的人。高大魁梧的身材,英俊的面孔,灿烂的笑容。是雷刚!

    “雷刚,你回来了?少庭呢?”门正一脸欣喜地问道。

    “我……对不起,我没能找到少庭的下落,而且受伤了。”雷刚捂着自己左边的胳膊说道。

    门正这才发现雷刚的胳膊上流了很多血。他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过去扶着雷刚,让他先坐在沙发上。然后自己给助理打了电话,让他拿着绷带和消毒水过来。

    雷刚是在军队里长大的,受了伤根本就不需要请医生,直接自己处理伤口就好。

    几分钟后,助理就把门正需要的东西送过来了。不过门正并没有允许他进门,而是在门口把东西拿过来就打发他走开了。

    拿着药棉蘸消毒水给自己消完毒之后,雷刚迅速给自己缠上绷带,血液很快就被止住了。

    “你是怎么跑出来的?”门正突然想到林雅然跟自己说过,雷刚很早之前就跟桑枝见过面,又补充了一句,“这些天在外面有没有打听到什么情况?”

    雷刚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我只知道少庭是被星辰集团的人绑架的。但是具体星辰集团的老板是谁,跟咱们有什么过节,我还没弄清楚。”

    “星辰集团?”门正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努力思考着什么。

    “对啊,是一家新上市的公司。不过看样子这家公司很强大,光是建设星辰大厦就投入了不少资金。”雷刚补充道。

    这让门正更加疑惑了。要说在帝都,他们门家的势力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他还真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得罪了哪家比他们家还要强大的人。

    “叔叔,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雷刚见门正一直皱着眉头不说话,还以为他心里有了什么想法呢。

    门正摇摇头,看着雷刚受伤的胳膊问道:“我刚才观察你胳膊上的伤口,好像是刀伤。跟你交手的都是什么人?”

    门正这才算注意到了事情的重点上。雷刚是什么人?那可是特种兵的大队长,他的功夫不在门少庭之下。能把他打伤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莫非……也是特种兵出身?

    门正想到这里,心里猛地一颤。门少庭的特种兵部队不会出现内讧了吧?这种情况之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特种兵部队一旦出现内讧,后果不堪设想。

    雷刚似乎猜到了门正心中所想,笑着说道:“事情还没有那么严重。他们不是部队上的人,但究竟是什么人,我还没有弄清楚。甚至连他们的长相,我现在都还不知道。因为他们跟我交手的时候,脸被遮住了。”

    “脸被遮住了?”门正突然感觉有点头晕目眩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打架把脸给遮住的,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是武侠小说?

    “是的。不过我倒是记住了其中一个人的口音,听起来不像是本地人。”雷刚仔细回忆着那天晚上跟那几个黑衣人交手的时候,其中一个黑衣人说话的声音。他说的具体是什么,雷刚没有听清楚。不过他说话的方式倒是很让人咂舌,听起来特别别扭,就跟舌头卷着似的,伸不直。

    “那你能不能想起来他说的是什么?”门正眼中闪过两道亮光,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雷刚摇摇头。当时他都没听清楚那人说的什么,更别说现在了,更想不起来。不过要是那个人再跟自己说话的话,他倒是能认出他来。

    门正明亮的眼神立刻变得灰暗下来。唯一的线索又断了。

    “雷刚,你先在我办公室里的休息休息吧。推开那扇门,里面有张床。”过了一会儿,门正指着里面一扇有些隐蔽的小门说道。

    像他们这种大公司,老总的办公室布置的都跟自己家里一样。前面是办公的地方,后面肯定有休息的地方,甚至还有厨房。累了就进去休息一会儿,饿了就去厨房自己做点吃的,方便得很。

    雷刚确实有些累了,也没跟门正客气,就直接进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