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正在网上搜了一下星辰集团,发现跟雷刚说的一样,这是一个刚成立不久的公司,除了一些简单的公司简介,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有用的消息。就算企业负责人的名字用的都不是真名,莫离,一看就是笔名。

    门正盯着网页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合上了电脑,拿起电话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吩咐那边去调查这个笔名为莫离的人。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门正打算叫上雷刚一起回家吃饭。可是当他走进后面的休息室后才发现雷刚已经不见了。床上留下一张纸条,是雷刚亲笔写的。上面说他突然接到一条有用的情报,所以先出去处理事情了,让门正不要担心。

    门正看了那张纸条足足有三分钟,这才把纸条揉碎了用打火机烧掉。

    ……

    雷明和门玥玮一直没回来,林雅然还以为两人出了什么事儿呢,担心地给两人打电话。可是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这让林雅然心里更加着急了。她正想给门正打电话,让他给自己出出主意呢,雷明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喂,雷明,你刚才在做什么,为什么我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林雅然责备地问道。

    “对不起,妈,我刚才在跟玥玮逛百货商场,怎么了,你有事吗?”电话里传来雷明的声音。他那边很乱,有很多噪音,林雅然需要仔细辨认才能听清楚。

    “跟谁?玥玮?她不生气了吗?”林雅然一下子就听出了话里的玄机。

    “是的,玥玮现在不生我气了。不过,她还不想回家。所以我们今天晚上有可能不会回去吃饭了。”

    林雅然一听这话就懵了。门玥玮不生雷刚的气了,难道还在生他们几个人的气不成?不过,话说回来,对她隐瞒事实真相,确实是大家不对。不过,林雅然不告诉她这些事情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门少庭啊!

    “哎!”林雅然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对雷明说道,“雷明,你能不能把电话拿给门玥玮,我有话要对她说。”

    几秒钟之后,电话里传来门玥玮的声音:“喂,妈。”

    “玥玮,对不起。是妈不对,妈不应该对你隐瞒你哥哥的事情,可妈真不是故意的啊!我也是没有办法……”

    林雅然话还没说完,就被门玥玮打断了。“妈,你说什么呢,我没有怪你。对了,我们今天晚上不回去吃饭了,不用做我们的饭就行。还有,我刚接到一个美国的朋友发来的消息,说想邀请我们去美国玩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时间我和雷明可能都不会回家了。”

    林雅然脸上一阵惊愕,对电话那边的门玥玮说道:“你说什么?这段时间都不回家?那你嫂子生宝宝的时候你不打算过来了吗……”

    林雅然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边就传来一阵嘟嘟的声音。她的心里有些失落。看来门玥玮还没有彻底从心底里原谅大家,要不然干嘛话还没说完就挂电话。

    桑枝看出了林雅然的异常,主动走上来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林雅然想了下,最后还是把门玥玮要去美国可能赶不上她生产的事情说了出来。林雅然内心很愧疚,桑枝倒不以为然,反而笑着安慰林雅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去自私地干扰别人。再说生孩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算我生宝宝的时候周围有一百个人伺候着,可最终还得靠我自己把孩子生出来。其他人在也只能是为我着急和担心,但并不能真正的帮到我什么。”

    “玥玮因为我们的欺骗,内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她一定以为我们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吧,她的内心一定在怨恨我们吧。妈,不要责怪她。她的心也是很脆弱的,她需要休息,需要一个可以放松自己的地方。去国外旅游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们不能阻止她,而是要叮嘱她路上小心。”

    桑枝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微笑,如果门玥玮在的话,一定会感动得哭了。或许桑枝才是真正了解门玥玮的人,因为只有她可以看到门玥玮坚韧的外表下那颗脆弱的心。

    林雅然没有说什么,她只是望着远方的空气发呆。或许,跟门玥玮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看透过她。

    “对了,跟爷爷打招呼了没有?他什么时候回来?”桑枝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扭头问道。前几天她也问过相同的问题,可是当时并没有得到准确的回答。桑枝有点不放心。

    “今天晚上我就跟你爸说让他联系老爷子。你放心吧,孩子出生的那天,他一定会赶到的。”林雅然回过神来,抓着桑枝的手安慰道,“这个老爷子,早就盼着早点抱上重孙子了。他要是知道重孙子马上就要出生了,肯定会快马加鞭赶过来的。”

    听到爷爷很快就会回来了,桑枝别提多开心了。

    “妈,明天雷明和玥玮就要离开了,我们去机场送送他们吧。”饭桌上,桑枝对林雅然说道。

    “枝枝,你现在肚子这么大,行动起来很不方便。明天你妈和边儿去机场送他们就行了,你就留在家里吧。”林雅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门正抢在了前面。

    林雅然眉毛一挑,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门正。他这个公公平常在饭桌上都不怎么说话,怎么今天突然关心起桑枝来了,还用这么严肃的表情说话。不过,这是好事儿,林雅然也没必要多想什么。而且她跟门正一个意思。

    “是啊,枝枝,你明天就别去了。留在家里吧。”林雅然随声附和着。

    “没关系,你们就让我去吧!我们开车去,又不是挤公交,怕什么啊?”桑枝坚持道。

    门正眉头微皱,语气坚定地说道:“那也不行。”

    “……”桑枝囧。自己这个公公说话一向不喜欢别人讨价还价,看来无论自己多么坚持,他今天都不会同意了。桑枝只好放弃,另想其他的办法。

    第二天。

    林雅然和门边儿前脚开车去了飞机场,桑枝后脚就打的跟着去了。跟出租车司机聊了几句之后,桑枝发现这个司机是熟人,正是那次从百货商店送他们回来的司机。

    “小姑娘,这次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啊,你的那几个朋友呢?”司机边开车边问道。

    桑枝晕。自己的肚子都这么大了,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这位大叔竟然还喊自己小姑娘。

    “去机场送我朋友。”桑枝也懒得跟她理论,直接答道。

    “哦哦,你朋友要出国?”司机眼神一亮,从后视镜里看着桑枝问。

    “是啊。去美国玩两天。”桑枝笑着回答。

    司机啧啧嘴巴,很是羡慕地说道:“你们这些贵族家庭里生长的孩子就是不一样,生活条件优越,不用为赚钱发愁,没事儿的时候还能到处去旅旅游,看看风景。真不错!”

    桑枝张开嘴巴,本来想解释一下自己不是贵族家庭出生的,可是转念一想,解释这么多没用,也就没解释。只好点头恩了一声。

    之后司机大叔又跟桑枝聊了一些其他的问题,她竟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车子已经逐渐偏离了去机场的轨道。

    “师傅,怎么还没到啊?”二十分钟以后,桑枝忍不住问道。她记得从他们军区大院到机场也不是很远啊。

    “快了,马上就到!”司机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猛地一踩脚上的油门,车子飞速前进,桑枝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

    “师傅,你干嘛开这么快,我们这是去哪里啊?”桑枝突然感觉到不太对劲儿,十分慌张地问道。

    “机场啊,别着急,一会儿就到了!”司机师傅嘿嘿一笑,从后视镜里看过去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桑枝突然有些害怕了,着急地喊道:“停车,我要下车!我不要往前走了!”

    “你不想送你朋友了吗?”司机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诡异。桑枝心里更加慌乱了,不停地喊叫:“停车,你快停车!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哪里,你要带我去哪儿?快停下……”

    无论桑枝怎么喊叫都于事无补,车子继续往前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不知道车子下面撞到了什么,突然发出咚的一声,车子差点飞起来。桑枝的脑袋撞到了前面的座位上,额头上汩汩的冒着鲜血。没过多久,她便失去了意识。

    昏迷前的最后一秒,桑枝听到出租车司机在打电话。

    “喂,张董,你让我找的人我已经帮你找到了……”

    ……

    桑枝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周围的空气里充满了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很难闻。

    桑枝伸出来一根手指,蹭了蹭鼻子。随后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医生,病人已经醒过来了。剖腹产要继续进行吗?还是先询问一下病人自己的意愿……”

    “她伤得很重,羊水已破,顺产会很危险。”

    “那我现在要给她打麻药吗?”

    “恩。病人家属已经在外面等着急了,快点吧!”

    一根纤细的针头扎进桑枝的血管,随后她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神经末梢都失去了知觉,就连刚清醒时候浑身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渐渐地,桑枝再次失去了意识,睡着了。

    手术室里,医生和护士拿着手术刀和镊子,汗流浃背地进行剖宫手术。

    手术室外,桑枝的家属凑成一团,焦急地等待着里面的结果。

    林雅然双手合十,向上天祈祷桑枝和孩子千万不要有事儿。门正对她的这种封建迷信的行为很是不屑一顾。

    莫青莲愁眉紧锁,一直抓着自己家老头子的手没说话。额头上冒出都大的汗珠,她的心里也十分着急。

    门边儿紧张地咬着自己的手指,一张小脸憋得通红。仿佛此刻躺在手术室里生孩子的不是桑枝,而是她。

    就在大家紧张到快要窒息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大家面前。

    “爸、妈、岳父、岳母,对不起,我来晚了!”门少庭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十分歉疚地对大家说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

    林雅然和门正看见自己儿子回来,惊喜地差点晕死过去。

    莫青莲和桑梓也差点晕死过去,不过不是因为惊喜,而是惊吓。他们的女婿不是早就去世了吗?尸体现在已经腐烂了。那么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是谁……

    “少庭,你……你不是已经……”莫青莲激动地差点说不出话来。

    门少庭笑了笑,说道:“我没死,我还活着!我来看桑枝和宝宝了!”

    “少庭,真的是你啊,你回来了!”桑梓走过来在门少庭的身上捏了好几把,终于确定这就是自己的好女婿没错。桑梓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只是有件事他不明白,之前新闻说少庭牺牲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桑梓问出了自己的疑问,门少庭轻轻一笑,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慢慢给你们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