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几十分钟以后,一个小生命从产房抱了出来,所有人都聚在了门口。

    门少庭看着医生手里抱着得一个软绵绵的小东西,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恭喜门先生,是个小公子。”医生将孩子递给了门少庭。

    门少庭的眼睛里闪着别样的光芒,他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在战场上,他的双手只有结束别的生命,却从来没有接过新生命。

    门少庭不知道该怎么去拥抱这个小生命,一直到林雅然干脆利索的接过孩子,他仍一直站在那里傻笑。

    突然想起什么,皱眉问道:“大夫,我妻子呢?她怎么没有出来?”

    大夫双手做了一个稳住的姿势:“没事没事,现在正在给她做缝合手术,二十分钟内就会出来。”

    门少庭这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林雅然将孩子抱到门少庭跟前,高兴的有些合不拢嘴了:“少庭,快来看,这就是你们的儿子,长得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门少庭看见一个跟自己拳头差不多大小的脸,闭着眼睛,脸因为在羊水里的原因,有些红肿。

    他的眼睛泛起一圈红润,不小心被门边儿看到了,指着他嘲笑道:“二叔好像要哭了呢……”

    门少庭狠狠地对门边儿翻了个白眼儿。

    林雅然小心翼翼地让门少庭抱起自己的孩子:“对对对,托住他的腰,还有颈椎,宝宝的骨头还很软。”

    门少庭的动作很是生疏,他终于抱住了这个孩子,欣喜地看着他说道:“喂,小家伙,欢迎来到地球哦!”

    门边儿眉头一皱,撇撇嘴说道:“叔叔,应该是欢迎来到这个美好的世界,宝宝又不是外星人……”

    林雅然没忍住笑出了声,她看着眼前的男人正在蹩脚的努力让自己开始扮演一个父亲的角色,心里有种复杂的感觉。

    门正悄然地看着眼前的门少庭,一脸严肃,可眼眶还是微微泛红,似乎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抱起两个孩子时候的情景。

    他走到了林雅然的身边,轻轻的搂住了妻子的肩膀,林雅然何尝不知道门正的意思,她微微的一笑,靠在了门正的肩膀上。

    门少庭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问道:“孩子有名字了吗?”

    门正摇头:“还没来得及取,枝枝本来想让老爷子回来给取个名字的,谁知他今天有事情来不了,要不,你自己看着取个吧……”

    门少庭眸光一敛,抱着儿子往窗外看了一会儿,外面的天气不算很好。

    “门宸安,如何?”门少庭扭头说道。

    门少庭希望自己的儿子平平安安的长大,不要像自己一样,每天活在风口浪尖上。

    “门宸安?嗯,名字不错哦!”门边儿细细的念了一遍婴儿的名字。

    林雅然点点头:“嗯,不错,少庭这个名字起得很好。”

    门边儿吐了吐舌头,笑了:“不知道的人,以为叔叔已经当过无数次爸爸了呢。”

    林雅然作势要敲一下门边儿的额头,被门边儿立刻躲开了。

    门少庭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让林雅然抱着孩子,他要迎接自己伟大的妻子从产房出来。

    桑枝被推了出来。

    门少庭立刻走近了她,饱含深情地说道:“老婆,你辛苦了。”

    桑枝本来微微闭上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少庭回来了吗?

    高大魁梧的身材,精致深邃的五官,笑容很明朗……

    真的是他,门少庭!少庭回来了!

    “老公……”桑枝激动地差点哭出来。

    刚才医生给自己做手术的时候,桑枝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见门少庭回来了,他握着自己的手,对自己说辛苦了。

    孩子的第一声哭声把桑枝从梦境里惊醒,她睁开眼睛,看见手术室里洁白的墙壁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心里一阵失落。

    还以为少庭不能见到刚出生的孩子呢,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

    桑枝真的好激动,她紧紧地握着门少庭的手,怎么都不肯松开,因为她怕这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到了病房,门少庭将桑枝从手术推床上抱下来,放在了病床上,宝宝则是安置在了桑枝的右手边上。

    医生在嘱咐着注意事项。

    桑枝一只手握着门少庭的手,眼睛却盯着婴儿床上的儿子。

    “快休息吧,孩子等你休息好了再看也可以的。”林雅然知道刚生产完的人是需要休息的。

    “这孩子……怎么这么丑啊?”桑枝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

    “……”

    “……”

    病房里所有的人都哑然了。

    这哪儿有嫌弃自己的孩子长得丑的娘亲啊!

    “没事儿,长长就好了,长长就好了。”林雅然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门少庭则是一脸郁闷的看着儿子,这孩子出生就被自己这个说话不太靠谱的娘亲掀嫌弃了,以后的路还很长啊。

    “哦,我还以为抱错了呢。”桑枝闷闷的说道。

    “你看这个鼻子,和叔叔很像的,那么高挺,你放心吧!没事的,绝对是货真价实的你的儿子。”门边儿看着在婴儿床上熟睡的小婴儿,并没有觉得难看。

    “好吧,我暂且原谅宝宝这么丑了,真是难为我了,还挨了一刀。”桑枝有些委屈。

    “少庭,你以后不许嫌弃我啊,我肚子上已经有一道疤了。”过了会儿,桑枝补充道。

    门少庭点点头,并没有松开桑枝的手。

    当麻药劲儿过去以后,桑枝的肚子火辣辣的疼,她使劲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喊出声音来。

    门少庭看到桑枝脸上开始出汗,她已经开始咬着嘴唇,尽力不出声,他心疼极了,问道:“是不是麻药劲过了?”

    桑枝点点头,真的好疼啊!

    门少庭将自己的手递给了桑枝:“咬我的手,狠狠的咬。你受的苦,让我陪你一起承受。”

    桑枝努力的扭过去头,她舍不得咬门少庭的手。

    医生嘱咐尽量不要用麻药,这样能恢复的好一些。

    桑枝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呻吟声充斥着整个病房。

    门边儿听到桑枝的声音,只知道很疼,却不知道有多疼。

    桑枝终于还是狠狠的咬在了门少庭的手掌上,鲜血淋淋。

    门少庭连眉头都没有皱。

    终于熬过了最难熬的那一夜。

    门少庭整整在桑枝的身边陪护了两天一夜,一直到医生拔掉了尿管,强迫桑枝必须下床走路,防止器官粘连。

    门少庭的眼睛已经熬红了。

    去包扎手掌上的牙印的时候,护士们都在夸门少庭是个好丈夫。

    别的产妇家里,生完了孩子,一般都是只看孩子,很少有人去关注产妇,可是门少庭却没有这样,他一直陪伴着桑枝,并且愿意为她分担痛苦。

    桑枝慢慢的在床边捧着自己的肚子缓缓的步行,门少庭走进来,扶着桑枝坐在了床上。

    桑枝心疼的看着门少庭:“你睡觉吧,已经很久没睡了,我已经没事了。”

    门少庭点点头,在桑枝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道:“谢谢老婆,你辛苦了。我睡一会。”

    说完躺在了另外一张病床上,闭上了眼睛。

    门少庭整整睡了十二个小时,动都没有动弹一下。

    “真好。”林雅然看到桑枝不用受罪就能下奶,心里很安慰。

    门少庭一睁眼就立刻坐了起来,把正在喂奶的桑枝惊吓了一下。

    门少庭闷闷的看了一眼桑枝,好像在回神儿。

    过了足足几分钟后,门少庭才开口说话:“老婆,我做梦梦见你了。”

    病房里除了桑枝,还有门边儿。

    门边儿假装自己在玩手指,头转向了窗户外面,说道:“我什么也没听到。”

    桑枝低头笑了。

    月嫂将婴儿放在了婴儿床里,门少庭已经洗脸刷牙完毕了。

    桑枝将自己不用开奶就可以喂奶的消息告诉了门少庭。

    门少庭显然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只要桑枝觉得是很好的事情,那一定就是好事情。

    门边儿伸了伸懒腰:“我去接二奶奶过来送饭啊,你们俩先在这里玩吧。”

    门边儿看见门少庭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刚刚生产完的桑枝,她有些羡慕,她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某一天这样,雷刚是不是也会如门少庭一般的照顾自己呢?

    眼前出现了雷刚的模样,门边儿居然自己脸红了,想什么呢?居然想到了和雷刚生一个孩子。

    病房里只剩下了桑枝和门少庭,还有一个熟睡的婴儿,月嫂知趣的去花园里休息了。

    桑枝看着比刚出生时候好看一些的婴儿说道:“我发现这孩子好像好看些了。”

    “我们的孩子,肯定好看。”门少庭将桑枝拥入了怀中,深深的呼吸着桑枝身上的气息。

    桑枝出了好几身的汗水,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一下门少庭:“我没洗澡,身上不好闻。”

    门少庭摇摇头,这是他这几天以来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抱着自己最亲爱的老婆,什么都不说,只是这样安静的抱着她,就可以了。

    桑枝突然觉得自己做出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少庭,你爱我吗?”桑枝突然很想听到门少庭的回答。

    “爱,很爱,深爱,你是我这一生的挚爱。”门少庭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深情的倾诉着自己的爱。

    “足够了,就是让我赴汤蹈火,我也愿意。”桑枝听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答案。

    “傻瓜老婆,怎么会呢,我不会让你赴汤蹈火的,即使有,也是我去那么做。”门少庭抚摸着桑枝的头发。

    “你离开那么久,受伤了没有?没事吧?我真的很担心你,以为你死了,以为我永远都看不到你了,我甚至……还想过你死了,我一定要追随你。”桑枝想起了那段让她彷徨的时光。

    “我没事,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很想念你,想念你的身体,你的一切。”门少庭清淡描绘。

    “记住,以后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要有那样的想法。我们有儿子了,老婆,门宸安,我们的孩子。”门少庭捧着桑枝的脸,认真的说道。

    “啊?原来我们家的宝宝有名字了啊?什么时候起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啊?”桑枝一脸的惊讶。

    “你当时还在做缝合手术,爸爸说让我起个名字,你喜欢这个名字吗?”门少庭这才想起来,是应该咨询将这个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的这个女人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