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喜欢,真的很喜欢,这个名字很好听呢。”对于门少庭,桑枝总是无条件的信任。

    医院住了五天,医生允许身体素质很好的桑枝出院了。

    到了家里,桑枝抱着孩子在卧室里转悠,好像孩子什么都能懂一样的解释:“宝宝啊,这是我们的家,这是卧室,这是你的小床,这是我们家的洗手间,这是爸爸的书房……”

    林雅然抱过来桑枝怀中的孩子,命令桑枝:“快去卧床休息,怎么还在家里跟散步一样?”

    晚上,门少庭安排完了工作回到家中,桑枝什么都没有说,就靠在了门少庭的胸前。

    门少庭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是不是难过了?还是?”

    “你离开的时间有些长,我真害怕你又不回来……”桑枝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门少庭忍不住笑了:“傻老婆,我不会的,你放心吧,我会在这段时间尽量在家里工作,可以吗?”

    桑枝抬起头,看着门少庭的脸,一脸的天真无邪:“真的吗?真的能做到吗?”

    “嗯,放心吧。”

    “老公,我妈明儿过来看外孙呢。”

    “嗯,可以。”

    莫青莲看到外孙,一脸的开心,她抱着外孙不停的观察着,试图想在孩子的脸上找到一点桑家的影子。

    “这孩子,将来长大了也是很帅的啊,和她爸爸一样呢。”莫青莲在亲家林雅然的面前不停的夸奖。

    林雅然微微笑着:“这还不是桑枝的功劳,要不是桑枝,宝宝怎么会生的如此好看呢。”

    莫青莲看着眼前的桑枝,心里有些疼,她是做过母亲的人,知道生孩子的痛楚。

    桑枝打了一个哈欠,毫不介意地说道:“妈,我没什么,也就第一晚上痛的要死,其他的时候都还好了,我去睡一会,你陪着婆婆看孩子吧。”

    莫青莲点点头,看着眼前出生了不到一个星期的宝宝。

    门少庭从外面回来,看到莫青莲并不意外,打了一个招呼,他就回到卧室,看见桑枝已经睡着了。

    呼吸声音很均匀,他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桑枝的身旁,这个女人,他怎么也看不腻。

    好像是梦见吃什么好吃的一样,桑枝的嘴巴还动了动,门少庭轻轻的咽了一口口水。

    他很想将这个红唇含在自己的嘴中,慢慢的品尝甘甜,他很想很想,想这个女人在自己身下。

    身体的某个部位,开始升温,门少庭立刻转身进了洗手间。

    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这样想呢,桑枝的身体还没有好起来呢,门少庭有些自责,他打开了水龙头,朝自己的脸上不停的扑水,必须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桑枝已经站在了洗手间的门口,看着门少庭在洗脸。

    “怎么了?”桑枝好奇的问道。

    门少庭闷闷的回答:“没事,我在冷静。”

    “为什么冷静?”|桑枝继续问道。

    “因为我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睡在我的身旁,我有些想念……”门少庭看着镜子里的桑枝。

    “……”

    “我今晚去书房睡觉。”门少庭真怕自己挺不住,在这个时刻伤害了桑枝。

    “怎么还分居了呢,不用吧。”桑枝自然是不知道男人的反应。

    门少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是啊,不用吧,自己不是最想回到这个女人的身边,拥抱这个女人吗?怎么这个时候居然想要逃离了,这样不对。

    莫青莲在离开的时候,将桑枝拉在了一边,小声的问道:“你们俩难道还在一个房间里睡觉?”

    “必须是啊,要不呢?”桑枝很坦然的回答。

    “还是暂时分居吧,你现在身体也没有恢复,门少庭他现在那么年轻……”莫青莲想告诉桑枝,男人不是那么容易熬过去的。

    桑枝突然好像明白了门少庭今天说自己要去书房睡觉的意见。

    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答应了莫青莲。

    晚上睡觉的时候,门少庭靠在床头,拿着笔记本正在翻看新闻。

    桑枝躺着看着门少庭的侧面,挺拔的鼻梁,脸上的每一个线条就好像是上帝的杰作,那么完美。

    “老公,是不是让你跟我睡在一起,你特别难受呢?”桑枝问道。

    “还好了,不想就可以了。”门少庭回答。

    “那我以后就不脱衣服睡觉了,这样你就会好受一些。”

    “不用,我又不是动物,什么忍不住,你还是该怎么睡就怎么睡觉。”门少庭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干脆关了灯,躺了下来。

    桑枝安静的在黑暗中呼吸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怎么说才合适。

    “老婆,不要想那么多,你好好康复就是了,其余的不用想了。”

    时间流逝,很快就过了一个月。

    门正决定好好的摆一次满月酒,要让所有人知道,他门家有后代,而且自己的儿子也回来了。

    门少庭也赞成门正的这个提议,这个时候,是正好可以找出到底是谁在他背后下手的人,或许有线索。

    门正在帝都最好的酒店摆了满月酒。

    桑枝并不知道门正和门少庭后面的意思。只是开心的来来回回迎接着所有的宾客。

    “啊呀,门老弟啊,恭喜啊,喜获一个这个白胖的孙子啊!”那个穿着一身金色的唐装的张毅然出现在了门正的面前。

    正在和别人说话的门正听到这个声音,有些刺耳,他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转身微笑着说道:“是啊,这可是我们门家的喜事啊,也不知道你这辈子有没有这样的福气看到自己的孙子出现呢?”

    说完觉得自己的刀子补得不是很疼,喊来了门少庭。

    张毅然正要得意洋洋的说门正的儿子都找不回来,却看见门少庭高大挺拔的身影。

    门少庭优雅的走到了张毅然的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欢迎张叔来参加我儿子的满月酒,请往这边走,我让服务员安排您的位置。”

    张毅然的表情就和吃了苍蝇一样。

    门少庭走回来,站在了门正的身边,唇角轻轻的一挑:“爸,他的表情好奇怪啊。”

    “哼,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想过来说电话刺激刺激我。”门正也一脸的不屑。

    “你觉得绑架我的这个事情,和他有关系吗?”门少庭问道。

    门正摇头:“绑架你的事情有些复杂,经过他的手,但最终软禁你的不是他。但是绑架桑枝,非他不可。”

    门少庭的心里突然闷了一下,什么?桑枝也被绑架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自己竟然都不知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门少庭问道。

    “没多久,没事了,这笔账,现在不算,早晚我都会算清楚的。”门正的脸上依然是礼貌性的微笑,毕竟为人处世很久,他早都习惯了隐藏自己的情绪。

    “少庭,快去门口接你爷爷,他也来了!”林雅然有些激动的跑过来,打断了正在交谈的父子。

    门少庭听说是门光荣来了,立刻飞一般的跑到了门口。

    酒店门口,站着精神烁烁的一个白发老爷子,腰挺得直直的,看见过来的门少庭,他在门少庭的胸膛打了一拳。

    “爷爷,你来了。”门少庭根本就没有觉得很疼。

    “我重孙子的满月酒,我能不来吗?”门光荣有些不满。门正早就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过来了,只是当时他在外面处理一些事情,来不及赶到。

    既然错过了重孙子的生日,总不能再错过满月酒吧。

    “必须要来啊,这不是请你过来了吗?”门少庭准备扶着门光荣进酒店,门光荣打开了门少庭的手,他表示自己可以一个人走。

    门少庭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门光荣从来都不服老。

    当林雅然将孩子抱给门光荣看的时候,门光荣居然也有些激动了:“好好好,这孩子好啊,这孩子真不错,真是我门家的孩子。”

    桑枝看见门老爷子过来了,心里很是激动。拉着门老爷子问长问短的,爷孙俩聊得不亦乐乎。

    门玥玮看到林鸢过来,惊喜的拉着林鸢一起帮忙应酬。

    门玥玮有些不胜酒力,林鸢也代替门玥玮喝了不少酒。

    迷迷糊糊中,林鸢走到了男洗手间门前,她使劲的拍打着门,感觉好像没有什么人,她就推门进去了。

    林鸢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女厕里居然还有男士小便器?不管了,酒喝多了,就是想上洗手间。

    林鸢推开了一个小门,进去方便完。

    站在了镜子前,镜子里的林鸢双面绯红,不用打胭脂都那么红扑扑的好看。

    林鸢忍不住想要亲一下镜子中的自己,门却在这一瞬间被推开了。

    林鸢看到眼前的男人,眼睛都没有眨过了,这个男人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吗?貌若潘安,是不是指的就是这样的男人呢?

    门少庭推开门,看到一个有些醉意的女人正要亲吻镜子里的自己,他也有些惊讶。

    “那个,小姐,这里是男洗手间。”门少庭指了指门口。

    “嗯……我现在知道了。”林鸢本来就红的脸,更加红了。

    她的步伐有些凌乱,走路几乎都成不了一条线了。走出去的时候,高跟鞋还差点崴了脚。

    门少庭一把扶住了这个醉酒的女子:“我把你送到大厅的沙发那里,你坐在那里休息一下,你是……”

    “我知道你是谁,门玥玮的哥哥,门少庭,对不对?”林鸢答非所问。

    门少庭点点头,也就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是门玥玮的朋友。

    门少庭扶着林鸢到了大厅,让她坐在了沙发上,然后打电话给了门玥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