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虽然喝得很多,但是意识还是很清醒的,看到已经在大厅沙发上熟睡的林鸢,有些歉意的朝门少庭说道:“哥哥,我给她在这里开个房间,你替我把她送进去吧。”

    门少庭不太喜欢接触别的女人,她看了看眼前的门玥玮,让她去抱一个喝醉的女人也确实不合适。

    硬着头皮,门少庭横抱起了已经睡着了林鸢,朝门玥玮下令:“快点,别让你嫂子看到了。”

    林鸢在迷迷糊糊中,好像有双结实的肩膀抱起了自己,将自己送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并且给她盖好了被子。

    意识中,她知晓那个人是门少庭。

    好踏实的感觉,她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门少庭。

    门边儿在大厅里四处寻找门少庭,桑枝说该回家了,可是前一秒还在这里的门少庭,这个时候居然消失了。

    看到门少庭从客房部走过来,门边儿调侃道:“叔叔,你这是去办事儿吗?怎么从客房部过来的啊?”

    门少庭在门边儿的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你胡说什么呢,我刚才把你姑姑喝醉的朋友送了过去,现在你姑姑在陪她。”

    门边儿摸摸鼻尖,笑嘻嘻:“那好吧,这次的事情我暂且不会告诉婶婶了。”

    林鸢不知道睡了多久,才醒来,看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有些惊讶,思索了一会,才想起昨晚上自己喝多了,好像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了,她去了男厕所,遇到了门玥玮的哥哥门少庭。

    即使断片了,仍然记得门少庭英俊的模样,她有些花痴的笑了。

    对面的床上传来了门玥玮的声音:“你醒了啊?”

    林鸢这才看到门玥玮揉着眼睛。

    “啊,是的,刚醒来,有些口渴了,昨晚上看来真是喝醉了。”林鸢摸着自己的后脑勺。

    门玥玮也坐起了身子,道歉:“昨晚上还真是抱歉,让你喝了那么多酒。”

    林鸢没有在意的摆摆手,如果不是昨晚上来参加这个酒席,自己怎么可能遇见门少庭呢?

    门玥玮才发现林鸢有些不对劲,问道:“没事吧?我就是怕你昨晚上有什么事情,所以也住在这里了。”

    林鸢站起了身子,伸了一个懒腰,笑了:“我能有什么事情,我都还好,放心吧。”

    门边儿大清早就开始在房间里咋呼了,桑枝听到门边儿的咋呼,也跑了过来:“你这大清早的,在喊什么呢?”

    门边儿气的将手中的平板重重的扔在了床上:“不知道是什么人说的话,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桑枝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门边儿发火:“怎么了啊,是谁惹了我们家的小姑奶奶啊。”

    门边儿从床上跳了下来,将扔在床上的平板递给了桑枝:“婶婶,你看。”

    桑枝拿起了平板,细细的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知道是谁将昨晚上儿子过满月酒的照片上传到了网上,在网络上用言语攻击门少庭,说他利用大家的同情心,用惨死的假态赚足了大家的眼泪等等等等。

    有很多网友跟帖表示赞同,认为门家这个事情做得很不光荣,让大家都难过伤心后,竟然无耻的,无所表示的在酒店里摆满月酒。

    桑枝的脸色几乎苍白的和纸张一样。

    门边儿气的不得了,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摩拳擦掌的说道:“我要是找到这个发帖的人,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门正在书房里表情也很严肃,他自然也看到了这样的新闻,不可能跟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门少庭看着门正一脸的表情,有点想笑。

    门正斜了一眼门少庭:“你要是想笑,你就笑吧,别这样憋着,怪难受的。”

    “哈哈哈哈,爸,原来你也在乎人家说什么啊?”门少庭终于开始笑了。

    “我自然在乎了,怎么可能不在乎,这事关我们家的名誉。”门正不觉得这个事情可笑。

    门少庭摇头,摸了摸鼻尖:“名誉和我,哪个更重要。”

    门正没有说话,是的,名誉和儿子,哪个更重要,对他来说,儿子当然是最重要的了。

    门少庭站起了身,往门口走去,回头看了一眼门正,好像安慰一般的说道:“爸,这也许是一件好事情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刚走出书房门,就被桑枝拦住了。

    桑枝眼泪汪汪的看着门少庭:“老公,他们说……”

    门少庭看到桑枝的模样,又忍不住想笑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他们说什么,没事的,你现在呢,什么都不要想,多吃点好吃的,照顾好咱们家的宝宝,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

    门边儿看到门少庭一脸的轻松,她有些质疑:“叔叔,你有把握啊?我怎么看你好像是在唱空城计啊?”

    门少庭斜了一眼门边儿,门边儿立刻做了一个拉链拉住嘴巴的动作。

    门正终于感受到了媒体的力量和记者的无孔不入。

    刚在公司门口下车,就被记者团团围住,所有的人将话筒和摄像机还有相机都对准备门正。

    “请问你们这些都是安排好的吗?”

    “你们这样做,是不是为了给公司做一个噱头啊?”

    “你当初怎么会做这样的一场戏呢?那个死了的,被埋的人到底是谁呢?难道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样的吗?”

    所有的问题都直接戳在门正的命门上。

    门正什么也没有回答,直直走进了公司的大门。

    其他的人都被保安拦在了外面。

    张毅然早上打开电视,看到了门正被很多人堵在公司门口,他忍不住笑了,这个门正,真是活该,自己昨晚上的那一番努力,看来还是有成效的。

    看见门正在电视里一脸的苍白,和面无表情,这让张毅然比吃了人参果都感觉舒畅。

    林雅然看到所有人都安静的吃饭,她有些奇怪,今天怎么那么爱说话的门边儿都不说话了。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我死了?你们那么难过?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坐在这里陪你们吃饭了……”林雅然也幽默了一把。

    所有人都被林雅然突如其来的幽默逗乐了。

    林雅然这才继续问道:“这是怎么了?有谁给我讲讲啊?”

    门边儿这才开口:“昨晚上我们的满月酒,被别人拍照上传到了网上,说叔叔诈死,说我们家骗取了大家的眼泪和同情。”

    林雅然这才释然,她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呢,以后谁得了不治之症呢。就这么个事情,大家就愁眉不展了啊?”

    门边儿和桑枝有些吃惊的看着林雅然,不是吧?就这样?

    门少庭也同意林雅然的态度,点点头。

    桑枝扭头看了看门少庭,看来门少庭还是遗传了一些林雅然的基因啊,这么淡定。

    林雅然夹着菜放在了桑枝的碗里:“快吃吧,吃饱了,宝宝才有奶吃,谁人背后无人说?想通了就让他们说去吧,反正我们家也不会掉一块肉,咱们家啊,该生孩子的生孩子,该准备嫁人的啊,赶紧准备嫁人啊。”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门边儿。

    门边儿立刻满面羞红,端起了饭碗,挡住了自己的脸。

    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今天,门边儿心里闷闷的,不想住在门府了。

    门边儿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她看着手机中雷刚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翻着看。

    林雅然的那句准备嫁人的赶紧嫁人,让她的内心起了涟漪。

    雷刚啊雷刚,你在哪里啊?知道你没有死,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出现,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婶婶已经等到了叔叔,你还要我等多久啊?

    翻着手机中的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门边儿睡着了。

    门边儿梦见了雷刚,雷刚刚从外面执行任务回来,看着她笑,她也看着雷刚笑:“你怎么会笑的那么好看呢?”

    雷刚不说话,只是将她拥入了怀中,和所有的情侣一样,那种温暖的感觉,在心底油然而生。

    门边儿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说道:“不要离开我……”

    门边儿根本不知道,雷刚这个时候,已经坐在了她的旁边,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听到了她说的那句话,雷刚纵然是铁打的,也几乎要掉泪了。

    看见睡梦中的门边儿还在掉泪,他多想亲手擦掉这个泪痕,多想一辈子都这样陪着她,多想她一醒来,就能看到自己。

    可是自己还没有找到门少庭,怎么能这样轻易放弃呢?

    纵然对眼前的女人有千百的不舍得,但是雷刚还是翻过了窗户,离开了。

    一股小风吹在了熟睡的门边儿的脸上,门边儿有些迷糊的醒来。

    看了一眼四周,没有人,可是自己明明关好的窗户,什么时候开的啊?

    门边儿一边关窗户,一边自言自语:“雷刚说过,女人一个人在家,一定要关上窗户,要不会有坏人的。”

    桑枝喂完了宝宝,回到卧室,看到门少庭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新上映的动作片,她靠在了门少庭的肩膀上,看着门少庭看的电影。

    一直等到电影结束,门少庭关了灯,桑枝才开口:“平时没觉得妈有什么魄力,今天才发现原来妈是个那么淡定的女人,我要向她学习。”

    门少庭想了想,想到桑枝假装自己很淡定的模样,确实有点搞笑,他摇摇头:“你还是算了吧,我想到你一脸严肃的说这些事情不是事情的模样,总感觉你的灵魂被人家换了一样,你还是就保持这样吧,我喜欢。”

    桑枝故意噘着嘴巴:“啊,你的意思是我很二啊?是不是?贤良淑德难道和我无缘吗?”

    门少庭哈哈笑出了声音:“我什么都没有说啊,我只是说,你保持好你的样子就可以了,不要去模仿任何人,我喜欢最原始的你了。”

    桑枝听到这番话,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本来以为自己嫁过来,就要变成深闺怨妇,没想到自己的性格居然从来没有被压抑过。

    听着外面的风雨敲打着玻璃窗,桑枝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安宁,她的幸福,和身边这个叫门少庭的男人息息相关,只要他在,她做什么都是幸福的。

    “晚安,老公。”

    “晚安,傻女人。”

    “啊……你居然不叫我老婆……”

    “晚安,老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