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雷刚并不知道门少庭回家的消息,他还在外面继续搜寻门少庭的下落。时间拖得越久,雷刚的心里就越沉重,即使他们是曾经身经百战的战士也好,终究不是铁打的身子,如果真的被拷问,他真担心门少庭坚持不住。

    坐在阳台上,雷刚有些无奈的取出一根烟,翻开手机,打开网页,尽是一些无营养的新闻。

    雷刚有些懊恼,一点线索就这样没有了。

    突然他看到一条新闻:门少庭回归,是一出闹剧还是真的有所企图?

    雷刚突然眼前一亮,门少庭回来了?!他立刻坐直了身子,将指尖的烟头狠狠的摁在了烟灰缸里,快速起身,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这个活生生的战友了!

    一路上,雷刚将车开的飞快,如果不是这一路的红绿灯阻挡了他,也许用不了十分钟他就会到门府了。

    门一开,雷刚就闪进了屋子里,有些激动的喊道:“少庭!”

    门少庭正在卧室里陪着桑枝看孩子睡觉,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声音,门少庭挠了挠头皮,说道:“雷刚来了。”

    桑枝体贴的将门少庭推了一下:“快下去看看去,雷刚为了找你,真的废了很大的功夫。”

    门少庭刚打开门,雷刚却已经站在了卧室的门口,一把抱住了门少庭,重重的在他的背上锤了两下:“你回来了!活着出来了!”

    门少庭也回报了一记重重的拳头:“我死不了,我还要抱我的儿子呢。”

    桑枝捂着嘴笑了:“去书房好好的聊一会吧。”

    雷刚的眼眶有些湿润,他转头擦了一下眼角,朝着卧室里面的桑枝带着歉意的笑了一笑:“抱歉,打扰你休息了。”

    桑枝摇头,她分明看到了雷刚眼眶里的泪花,她被雷刚和门少庭之间的友谊打动了。

    门少庭扭头朝桑枝点了点头,唇角轻轻的挑了一下,旋即关上了卧室的门,和雷刚走到了书房。

    雷刚有种如释重负的模样,安然的坐在了书房的沙发上,门少庭倒了一杯茶递给他,雷刚似乎渴了很久,几口就喝光了滚烫的茶水。

    “这阵子,辛苦你了。”门少庭带着有些歉意的笑容。

    “你没事儿就好了,别的都不重要,如果你真的出事了,我不知道我以后该怎么面对你的桑枝了。”雷刚向后靠在了沙发靠垫上。

    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最近真的有些疲乏,好像在看到门少庭的瞬间,就不需要再这样累了。

    门少庭并没有回话,只是安静的坐在了雷刚的对面,他悠然的倒了一杯茶,缓缓的喝了一口。

    “谁干的?”雷刚突然睁开了眼睛。

    门少庭摊开手掌,摇摇头。

    雷刚盯着门少庭的眼睛,想要找出答案,却发现门少庭似乎根本就不想说。

    也许,门少庭并不打算在真正的答案水落石出前打草惊蛇吧。

    桑枝看着在襁褓里熟睡的儿子,脸上不自觉的出现了一抹微笑,她轻轻的摸了摸孩子的脸,小声的说道:“爸爸是不是很帅啊?”

    熟睡中的婴儿哪里知道什么是很帅啊,只是呶呶嘴,仍然闭着眼睛睡得很香甜。

    有人在轻轻的敲门,桑枝小声的说道:“请进。”

    门边儿可爱的脸庞出现了半开的门缝里,她小声的说道:“我听说那个是谁谁来你们家了,是吗?”

    桑枝拍了拍自己的床边说道:“过来坐吧。”

    门边一溜烟的跑到了床边,立刻盘腿坐下,看着靠在床头的桑枝,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是不是那个人来了?”

    桑枝故意板着脸说:“你瞧,你以前来了都是问我伤口复原的怎么样,今儿来了可是先问一个男人,看来我俩的友情还是不如男人重要啊。”

    门边儿立刻撒娇一般的将头放在了桑枝的肩膀上,嘿嘿的笑着:“我哪儿有啊,我只是只是想问问那个人有没有来。”

    桑枝故作严肃的点点头。

    门边儿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现在在哪儿呢?”

    “书房,和少庭刚进去,估计在谈事情,你一会去吧。这时候不太方便。”桑枝是个很懂事的女人。

    门边儿点点头,换了个方向,看着睡着的宝贝。她轻轻的用指尖在宝贝的脸上划过。

    门边儿一边划过,一边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吹弹可破了,就婴儿这样的皮肤,真的爱不释手哦!”

    桑枝立刻挪开了门边儿的手指,小声的说道:“才睡着,你可不能再吵醒他哦。”

    门边儿吐了吐舌头。

    两个人小声的交谈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门开了,门少庭走了进来,看到盘腿坐在桑枝身旁的门边儿,愣了一下。

    门边儿一边是门少庭,立刻从床上跳下来,有些焦急的问道:“雷刚呢?”

    “走了,有事情。”门少庭有些茫然的指了指门外。

    门边儿立刻追了出去,下了楼,飞奔到了门口,她生生的看到了车从她的眼前飞驰而过。

    她甚至都没有招手喊停的机会。

    雷刚在后视镜里看到了门边儿,他突然很想停下车,他看到了这个小女人,除了寻找门少庭以外,自己最挂念的小女人。

    她的那一抹白色的连衣裙,倒影在后视镜中。

    雷刚狠了狠心,咬咬牙,就当自己根本没有看见门边儿。将车提速,很快让门边儿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门边儿看着红色的车飞驰离开,她的心里有些失落,等了那么久,从以为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想过自己要追随他而去,到现在,她甚至都没有时间去表达自己的心意。

    门边儿的眼眶红了,眼泪蓄满了眼眶,只需要眨一下眼睛,眼泪就会夺眶而出。

    门少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跟着下来了,看到门边儿一直看着雷刚驱车离开的方向,久久不动。

    他将手轻轻的放在了门边儿的肩膀上:“回去吧,人都走了。”

    门边儿的眼泪却在此刻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门少庭听桑枝的话,知道门边儿一定会难过,便跟着下来,果不其然,门边儿自己在这里红了眼眶。

    陪着门边儿回到了桑枝的卧室,看见门边儿的眼泪不停的掉落,桑枝的心都被抽疼了,她微微有些抱怨的说道:“少庭,你看雷刚怎么这样啊……”

    门少庭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桑枝不要再说下去,桑枝也就将剩下的话咽下去了。

    门边儿抱着桑枝哭的很伤心,她觉得雷刚看见了自己,只是偏偏无视她。

    桑枝只能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轻柔的用最温柔的语言哄着她。

    门边儿突然抬起了头:“雷刚是不是故意不理我的?是不是他在这个任务过程中遇见了别的女孩子?或者或者……”说着说着,眼泪不停的滚落,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真的害怕这些都是真的。

    桑枝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正要出门的门少庭,说道:“雷刚和少庭是一个类型的人,你觉得他会离开你么?”

    模棱两可的回答,反而让门边儿松了一口气。

    桑枝看着眼前患得患失的门边儿,很是心疼,爱情这个东西,简直把一个好好的人折磨的溃不成军。

    门边儿似乎是哭够了,终于从桑枝的身边挪开了,她准备去洗手间洗洗脸,扭头看见依然睡得香甜的宝宝,忍不住笑了:“这孩子,我这么大的动静,他居然还睡得那么香,果然是你桑枝的儿子。”

    桑枝小声的笑了几下,说道:“快去洗脸吧,都快成小花猫了。”

    门边儿洗了脸,看着镜子里清秀的脸庞,她努力的笑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脸:“没事的,门边儿,他是你的,只是他忙。”

    林雅然听到家里仆人们都在私下里纷纷议论着在网上看到的评论。她只是轻笑了一下,见过多少大风大浪,别人的嘴巴,自己是管不了的。

    不过她倒是好奇,网上到底是怎么评论他们门家的。

    看到了评论,林雅然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餐桌上,林雅然吃了几口饭,问道:“少庭,你看到了最近网上的风言风语了吗?”

    门正听到这句话,停下了筷子,,看着林雅然:“怎么了?网上说了什么?”

    “很多,都是不太好的。”林雅然依旧是云淡风轻。

    门少庭点了点头,他没法不去关注,只要打开电脑新闻版块,大屏幕上显示的都是关于他的新闻。

    林雅然“哦”了一声,继续说道:“没必要看,看了也没什么意思,自己还心情不好。”

    门少庭笑了一下:“知道的,放心吧。”

    桑枝看着门少庭的侧面,对她来说,什么都比不过门少庭的平安归来,谁爱说就说去吧,反正她的少庭在家,就好。这就足够了。

    门正点点头:“嗯,还是不要看了的好,要不给自己压力,我们不能左右别人,但是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门少庭忍不住轻轻的笑出了声音,似乎有些忍不住,他放下了碗筷,有些乐了:“好沉重的话题啊,我真的没事,人家只是网络攻击我,又不是真的人身攻击,你们放心吧。”

    说完又转身看了一眼痴痴的看着自己的桑枝,拿着纸巾擦了擦她的唇角,说道:“吃饭就吃饭,别花痴。”

    门正被门少庭的话呛了一下,咳嗽了两声。

    桑枝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门边儿正在埋头吃饭,今天哭的时间有些久了,好像有些饿了。

    听到门正的咳嗽声,她抬头看了一眼桌子旁的人,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不吃饭了?”

    桑枝立刻捡起了一筷子肉,塞在了门边儿的碗里:“吃饭都那么多为什么,吃饭吧。”

    门少庭看着桑枝脸红的模样,突然很想吻一下桑枝的脸。

    说到做到,门少庭突然在桑枝的脸上亲了一下。

    桑枝有些愕然的看着门少庭,摸着自己的脸,她不太相信这样的举动竟然是眼前的男人做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