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晚上哄完了孩子,桑枝拿起了平板开始翻看新闻,看到这些新闻,桑枝忍不住眉头越来越紧。

    “真是的,说什么的都有,这些人每天除了在网络上骂骂人,还能做什么?”桑枝有些生气的关上了平板。

    门少庭躺在了桑枝的身边,将桑枝拉入了怀中,揉着她的秀发问道:“你怎么还跟网上的人较真了呢?”

    桑枝有些不满的说道:“到底什么情况都没有弄明白,就胡说,我能不生气吗?奇怪了,你好像一点都不介意啊?”

    “我当然介意了,说我什么的都有。不过没有必要一直在惦记这个事情,不是吗?即使再大的风波,总会停歇的。”门少庭将爱妻搂在怀中。

    他太怀念这个感觉了,自己被关起来的时候,总是多么渴望将这个柔软的女人抱在怀中。

    “少庭,下次不要再这样失踪了,好吗?”桑枝突然小声的说道。

    门少庭微微一笑,在桑枝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傻瓜,我怎么会再失踪呢?不会的。”

    桑枝有些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她要的就是这样的岁月静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门边儿大清早的就开始敲门,门少庭转身起了床,有些不满的开了门:“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门边儿“嘿嘿”的一笑:“你今天有任务,要出门,我是被派来传递这个消息的。”

    门少庭看了看空旷的走廊,没有人,他点点头:“好的,我一会换好了衣服就过去。”

    门边儿准备挤进去看看正哭着要吃奶的宝宝,却被门少庭关在了门外。

    门边儿摸了摸鼻子:“我又不是坏人,真是的。”说完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林雅然已经剪了一些玫瑰花,插在了客厅的花瓶里,看见门少庭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在往门外走,她叫住了他。

    “还没吃早餐呢,吃过了再去。”林雅然准备去厨房端出来早餐。

    门少庭停顿了一下,挥了挥手:“我不吃了,记得让桑枝吃好,我走了。”

    雷厉风行的门少庭,几秒钟后,就听到了车被开走的声音。

    门边儿又偷偷的探进了半张脸问道:“婶婶,我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桑枝笑了:“当然可以啊,没什么不可以的啊。”

    门边儿这才挪进来,觉着嘴巴:“刚才那么凶,不知道的以为我要偷走你家的宝贝呢。”

    桑枝摇头:“哪里有凶啊?你看错了,他应该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男人了吧?”

    门边儿哈哈笑了:“门少庭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男人?你没发烧吧?对了,一孕傻三年,果然你是傻了。”

    桑枝拍了拍门儿的手背,脸红红的:“我哪里傻了?”

    “昨儿不是还被当事人说成犯花痴了,怎么转身,一夜你就忘记了?”门边儿取笑着桑枝。

    桑枝怀里的小宝宝似乎也听懂了门边儿的话语,也跟着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惹得桑枝和门边儿惊喜的叫着:“啊呀,宝宝能听懂我们的话呢?!”

    小宝贝天真无邪的笑着,好像他什么都能听懂一样。

    门边儿急忙拿起了手机,准备拍照,桑枝却挡住了门边儿:“你关了闪光灯了吗?”

    门边儿点头:“肯定关了,放心吧。”

    林雅然端着早餐轻轻的敲门,听到了房间内门边儿和桑枝的说说笑笑,她推开了门,有些埋怨的语气说道:“门边儿,你怎么不让她们多睡一会呢?”

    门边儿却根本不在乎林雅然的抱怨,拿起手机给林雅然看:“二奶奶,快看,快看,宝宝在笑哦!刚才我说宝宝妈妈是一孕傻三年,这孩子就开怀的笑了。”

    林雅然看到视频里的宝宝张开嘴巴笑的模样,也被逗乐了:“这孩子笑起来的模样,还真是像极了爸爸呢。”

    桑枝故意有些生气的说道:“妈咪啊,宝宝也很像我的,不是吗?”

    林雅然将早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抱起了宝宝,高兴的说:“像像像,都像,我家的这个孙儿是最帅气的哦!”

    门边儿噗嗤的笑出了声音:“二奶奶,你这是真的毫不掩饰的夸自家的孩子漂亮呢!”

    林雅然微笑了一下:“对于孩子,要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桑枝喂好了孩子后,便打了一个哈欠。

    门边儿很有眼色的离开了卧室。

    回到自己的卧室里,门边儿有些百无聊赖的盘腿坐在了地毯上。

    她一点都不瞌睡,而且她又开始想念那个男人了。

    “好闷啊!”门边儿狠狠的喊了一句,拿起了坤包立刻离开了卧室。

    匆匆忙忙的走向外面,林雅然在后面喊道:“你这是去哪儿啊?”

    门边儿一边关门一边回话:“出去散心!”

    林雅然摇头无奈:“这孩子,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门边儿出了门,根本就没有方向,没有目标。

    好像这个世界都没有能让她呼吸的空气,她闷得要死,一路上低着头步行,猛然的抬头,却发现到了她曾经和雷刚经常来吃饭的地方。

    门边儿走了进去,服务生微笑着迎接她:“门小姐,很久没有过来了,雷先生怎么也好久没见了?”

    门边儿听到别人问雷刚,顿时鼻子就酸了,她使劲的吸了吸鼻子,说道:“他有工作,所以不能陪我来了。”

    服务生将门边儿带到了他们经常坐的位置,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点了奶昔,牛排。看着对面空荡荡的位置,她还是犹豫了一下,点了一杯爱尔兰咖啡。

    细细的吃着眼前的牛排,门边儿的眼泪不停的掉落着,她很想念很想念雷刚,难道他不知道吗?

    面前雷刚每次来都要点的爱尔兰咖啡已经凉了,她终于和着眼泪,吃光了盘子里的牛排,端起了眼前的咖啡,一饮而尽。

    “结账。”门边儿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晃晃悠悠的,时间过得很快,已经是傍晚了。

    门边儿走到了公园的假山旁,她似乎看到了雷刚在昏黄的灯光下轻轻的吻自己的额头的样子。

    门边儿拼命的晃着自己的脑袋,怎么回事,为什么脑海里都是那个男人?那个明明看到了自己,却绝尘而去的男人?

    门边儿有些愤懑的离开了假山,她走进了公园附近的酒吧里,她想喝醉,也许这样就不会想念他了吧?

    门边儿一口气饮光了一扎啤酒。

    又要了一扎,依然是一口气喝光了。

    服务员有些担心的看着门边儿:“小姐,你是不是喝的有点猛了?慢慢喝可以吗?我看你是自己来的……”

    “我没喝醉,没事,我知道分寸。”说这话的时候,门边儿的眼睛明明已经开始有些看不清楚眼前的人了。

    “小姐,您家人电话号码……”服务员话音刚刚落下,门边儿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服务员有些举手无措的看着已经睡着了的门边儿。

    一双大手,扶起了门边儿,服务员很好心的准备阻挡这双大手的主人。

    “她是我对象,这是我的工作证。”来人亮出了自己的工作证,服务员仔仔细细的辨认了一番,并且努力的记下了来者的长相,才放走了来人。

    门边儿迷迷糊糊中,好像看见了雷刚,可是她又不确定是雷刚,摸了摸他的脸,笑了:“你……来啦?”说完又靠在来人的怀抱中睡着了。

    一直到半夜,门边儿有些尿憋,悠悠的醒来。

    她突然坐了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像很熟悉!

    坐在沙发上的一个黑影开口了:“边儿,你居然现在会独自买醉了。”

    “是你!”门边儿完全忽略了自己难受的感觉,几步都跳到了黑影的面前,一把抱住了黑影。

    黑影也环住了门边儿。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太想你了,很想念很想念!”门边儿一边说着,眼泪一边掉着。

    “傻丫头,怎么还哭了?我一直都在看着你……”黑影有些心疼的在黑暗中抹去了门边儿的眼泪。

    “明明知道我想你,为什么不出现?一直要等我喝醉了,你才出现?”门边儿有些不依不饶。

    黑影轻轻的捏着门边儿的下巴,将她的唇靠近了自己,狠狠的吻住。

    这样的时候,什么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唯有用行动才能解释一切。

    她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t恤,黑影的声音有些微微的低沉:“真美……”

    门边儿的手慢慢的解开黑影的扣子,露出了一个有着伤疤的精壮的胸膛。她的手缓缓的划过这些伤痕。

    她用自己的唇慢慢的划过所有的伤痕,突然,黑影有些忍不住了,一把抱起了门边儿。走向了不远处的床。

    这一夜,门边儿几乎都没有睡觉,他们彼此在怀念着对方,只能用身体去倾诉这份怀念。

    一直到天亮,门边儿才慢慢的醒来,看见了雷刚棱角分明的脸,她忍不住还是亲了亲他的脸。

    雷刚闭着眼睛露出了一抹笑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门边儿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

    门边儿突然想起来什么,立刻坐了起来,就开始寻找东西。

    雷刚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背对着自己在地上寻找物件的门边儿:“你在找什么?”

    “手机,糟了,昨晚上没有回家,也没有打电话给二奶奶。”

    “放心吧,我已经给门少庭打电话说了,你在我这里。”雷刚安然的靠在了床头。

    门边儿这才想起自己不着寸缕,立刻跳上了床,用丝被盖住了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了一个脑袋:“你怎么什么都能想到啊?”

    “谁让我昨晚看到了一个小酒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