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我没有,以前我的酒量也是很好的呢。”门边儿有些不服气的辩解道。

    “好了,这次这个事情就算了,以后不要自己喝酒了,昨晚上是我在,如果是别的坏人,我恐怕你都自身难保了。”雷刚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了。

    门边儿吐了吐舌头,赖在了雷刚的怀里:“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但是你以后不许对我视而不见。”

    雷刚点点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何尝不愿意时时刻刻都可以陪伴着你。只是……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工作性质……”

    门边儿立刻用食指挡在了雷刚的唇中间:“不许再说了,我懂,我什么都懂,我不会在那么幼稚了,我发誓。”

    说完,门边儿就准备竖起自己的右手的三个指头发誓。

    雷刚将门边儿的手收在了自己的手心中,他吻着她的手指,说道:“不用发誓,我知道。”

    雷刚将门边儿送到了门府,示意让门边儿自己进去,自己就不去了,门边儿点点头,和雷刚挥手道别。

    林雅然一看到门边儿进门,就有些不满的说道:“不回来也要提前说一声啊,昨晚上我们还打算出去找你呢。”

    “对不起,二奶奶,让你们操心了。”门边儿突然想起昨晚上和累港之间的缠绵,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红霞。

    林雅然也是从年轻人走过来的,自然什么都知晓,她笑了笑,说道:“快回去休息一下吧,中午饭的时候叫你。”

    门边儿脸红扑扑的点点头:“好的,二奶奶,我先上楼了。”

    刚准备进卧室,路过桑枝的门口的时候,桑枝突然打开了门,神秘兮兮的说道:“喂喂喂,你过来。”

    门边儿看见桑枝贱兮兮的笑容,刚刚褪去的红晕又浮了上来。

    “婶婶,有什么事情啊?”门边儿磨蹭着不太想去桑枝那里。

    “进来进来,我们聊一会,少庭已经出门了。”桑枝依然一脸坏笑的看着门边儿。

    门边儿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桑枝的房间里。

    桑枝却已经坐在了床上,然后拍着自己的床边,一脸的兴奋,好像昨晚上出去过夜的是她一样。

    “怎么样怎么样?雷刚怎么样?”桑枝一脸的是非表情。

    “什么……怎么样?”难不成桑枝还想听那个啥的那些事情?

    “雷刚给你解释了吗?”桑枝继续问道。原来是问这个啊,门边儿的心渐渐的放下了。

    “嗯,他说了是因为工作原因。”门边儿不像平时那样盘着腿坐着。

    桑枝完全不懂一样的,拿着手中的平板给门边儿看:“你看,网上终于有人在帮我们家少庭说话呢。”

    这事儿倒是让门边儿有些好奇,在那么多的骂声中,到底是谁有勇气,写下这样替门家申辩的文章呢?

    门边儿拿过来平板,一页一页的翻着看。原来一个佚名作者,写了一篇关于门少庭此次事件的推断,并且得到了很多网友的支持。

    门边儿的心情顿时也好了起来:“婶婶,这人是谁啊,找到这个人,一定要好好谢谢他呢。毕竟在这个风口浪尖,居然还能有人给叔叔说话。”

    桑枝的心情也格外的好,每天看到的都是很多负面和各种指责谩骂,第一次在网络上出现了两种声音,这让桑枝已经不能仅仅用开心来形容了。

    桑枝看到这种扭转后很开心。虽说她不在意网上那些留言,但是多少也会影响一些心情。现在情况好转,她很替门少庭开心。

    门边儿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婶婶,要不要我帮忙,找到那个发帖子的人呢?”

    桑枝坏笑:“你快去睡觉吧,没事了,其他的事情我自己来,我有认识专门学习计算机的人,由他来帮忙。”

    门边儿真的有些扛不住了,走出了桑枝的卧室门,朝着楼下正在看电视的林雅然说道:“二奶奶,中午不打算起来了,你们不要叫我起床了啊!”

    林雅然抬头看了看疲倦的门边儿:“你怎么还没休息啊?快去休息吧。”

    桑枝拿起了手机,想了想,拨打了她一个学计算机的朋友的电话:“毛毛,你好,我是桑枝。”

    “嗯……是的,我一会给你网址……你帮我查查出处……不是仇人,是恩人……是的……是的……好的,我一会发给你,谢谢你了。”

    挂了电话,桑枝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自从刀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她已经好像正常人一样走来走去了。

    好像自从门少庭回来后,桑枝的生活变得每天都阳光极了,只要想起身边有门少庭陪伴,即使是下雨天,心里也是暖暖的。

    当接到毛毛的电话,桑枝有些意外,这才不到一天的时间,居然已经找到了是谁。

    毛毛将发帖的人的地址用短信方式发给你了桑枝。

    桑枝叫来了睡了一天一夜的门边儿,将地址递给了她:“这是哪个发帖人的地址,你去登门拜谢一下,我现在还在月子中,不好出门。”

    门边儿做了一个遵命的动作,笑嘻嘻的搂住了桑枝的肩膀:“婶婶,我这么千辛万苦的跑去帮你做事儿,是不是……”

    桑枝摸着下巴冥思苦想了一下,坏笑:“好吧,为了奖励你,就让你洗洗宝宝的尿布,如何?”

    门边儿已经一溜烟的离开了桑枝的卧室:“保证完成任务。”

    林雅然正在送洗干净的宝宝的衣服上来,看见门边儿跑的飞快,她不由的皱眉:“这丫头,怎么什么时候都改不了这个性子呢,我看她以后嫁人了,生子都会这样疯疯癫癫的吧。”

    桑枝点点头,表示同意。

    门边儿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哎呀,有人在背后说我。”

    门边儿找到了地方,她犹疑的看了一眼手上的地址,还是按了一下门铃。

    过了好一会,才有人打开门,门边儿看到眼前的人,微微的有些愕然:“原来是你?!”

    眼前站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林鸢。

    当林鸢听说是桑枝让门边儿过来找到她的,她微微的一笑“没什么啊,我只是照实说话而已。而且我和门玥玮的关系那么好,帮帮她的哥哥,是我应该做的。”

    门边儿将林鸢的话带到了桑枝那里。

    桑枝觉得这个恩情必须要回报,便让门玥玮请林鸢回家吃饭。

    林鸢听到这个消息,已经兴奋不已了,想到自己能再次看到门少庭,她将家里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试了一遍,思考了许久,才套上了一件一字领的宝蓝色的短裙。涂上了红色的口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醒目,她微微的一笑,似乎都能想到也许这样可以让门少庭惊艳。

    门少庭只是听说桑枝邀请一个恩人来家里吃饭,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在书房里工作。

    桑枝看到林鸢来了,她开心的拉着林鸢的手:“真美,你怎么这么好看?”

    林鸢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烫,她笑了一下:“没有了,嫂子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桑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遗憾:“我看这个大肚子真是着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去。”

    林鸢的眼睛一直在四处看着,她想看到自己想念了好些天的那个人。

    一直到吃饭的时候,那个人才出现。

    林鸢的眼前突然一亮。

    不自觉的站了起来,走向前,伸出了自己的纤纤玉手:“你好,我是林鸢,你还记得我吗?”

    门少庭本来在想事情,突然一个人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让他有些愕然。他看到是林鸢,礼貌的握了握手:“你好,欢迎来我家做客,请坐。”

    林鸢有些掩饰不住的兴奋。

    门少庭一直在思考问题,吃饭的时候,也只是尽量让身边的妻子多吃点。

    林鸢看到门少庭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心里有一种别样的失落感。

    她努力的制造着自己的存在感:“那个,你这次回来,没有受伤吧?”

    门少庭只是礼貌的朝她摇了摇头。

    林鸢实在找不到话题了。

    幸好很快就吃饱了饭。

    门少庭起身离开了餐桌,就回到了书房。

    宝宝开始哭闹了,桑枝和门边儿还有门玥玮都回到了桑枝的卧室去哄孩子。

    林鸢慢慢的走到了书房的门口。

    这个时候,只剩下门少庭一个人在书房中。

    林鸢轻轻的敲门。

    门少庭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了:“请进。”

    林鸢顿时慌乱了心神。

    门少庭看到来者是林鸢,有些惊讶,但是当林鸢是自来熟,所以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怎么到书房来了?”

    “我想看看你这里有什么书……”林鸢找了一个很蹩脚的理由。

    门少庭哦了一声:“我这里都是打打杀杀的书本,要么就是武侠,估计没有你喜欢的书吧。”

    林鸢没有回话,只是慢慢的看着眼前的书本,她看到了金庸的小说,立刻惊喜的喊道:“鹿鼎记!笑傲江湖?!天呐,你还有这些书呢?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看这些书看的废寝忘食,后来让我妈咪把所有的书都烧毁了,真是好可惜呢。”

    门少庭将手中的工作停下了,颇有兴趣的看着林鸢:“没看出来,你居然还喜欢看这样的书本?”

    林鸢心里暗喜,终于找到了共同语言,她笑嘻嘻的说道:“那是自然了,你不知道,当初我看这些书的时候,总是拿着语文书的外皮或者数学书的外皮做掩护,老师们倒是看不出来。”

    “嗯,这样的事情,我也曾经做过的。”门少庭也陷入了高中时期的回忆。

    “我总觉得我母亲一定是克格勃,什么都能查出来,男生写的情书也能找到,我藏得好好的武侠书也能给我翻出来。”林鸢想起了自己曾经和母亲的斗智斗勇,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看来女孩子还是不像男孩子那样方便啊。”门少庭有些兴趣缺缺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