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鸢又在门少庭的书房里待了一会儿,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毕竟两人才刚认识不久,如果林鸢硬是没话找话,肯定会让门少庭觉得厌烦的。

    门少庭坐在椅子上继续看书,林鸢不主动说话,他也不主动搭理。

    大概过了五分钟,林鸢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红着脸对门少庭说了一句:“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出去了。”然后就离开了。

    门少庭没有挽留,只是说了一句‘慢走’,然后接着看书了。

    门边儿从桑枝的房间里出来,差点跟红着脸从门少庭书房里出来的林鸢撞了个正着。门边儿皱着眉头,刚想骂是谁这么不长眼呢,话还没出口,就发现对方是林鸢。门边儿脸上的表情立马转换为一个大笑脸。林鸢是谁啊,那可是救他们门家大少爷于水水火之中的大救星,他们门家的人现在都对林鸢很感激。

    “真不好意思,差点撞到你。你没事儿吧?”门边儿拉着林鸢四下看,生怕自己真的把她撞出伤口来似的。

    “恩,我没事儿。是我自己走路没抬头,这才差点撞到你。应该是我对你说对不起才是。”林鸢不好意思地说道。

    门边儿小手一挥,一副十分潇洒的模样:“嗨,说什么对不起啊!你跟我玥玮姑姑是好朋友,之前还借车给我婶婶的一个朋友,现在又站出来替我叔叔说话,让不少网友对我叔叔的看法有所改观,你就是我们门家的大恩人,我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如果你不嫌弃,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说什么对不起,多见外啊!”

    门边儿豪爽的性格让林鸢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一想到她说的我们是一家人,林鸢的小脸就更加红了。

    他们,具体一点就是她和门少庭,真的能成为一家人吗?

    “哎,林鸢,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咱们吃饭的时候也没见你喝酒啊?”门边儿发现了林鸢的异样,疑惑地问道。

    林鸢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言辞闪烁地说了句:“啊,有吗,没有吧?可能是太热了。”然后就心虚地猫腰溜走了。

    门边儿一脸狐疑地看着林鸢远去的身影,茫然地摸了摸后脑勺,然后摇着脑袋走开了。

    到了厨房,跟吴妈要了热牛奶,门边儿就上楼了。

    桑枝和门玥玮坐在房间里,一个月前那件不愉快的事情,还在两人心里留下了烙印。门边儿出去之后,两人就没太说几句话。

    桑枝躺在床上休息,门玥玮就在一旁帮忙照顾孩子。门宸安的眼睛很大,瞳孔漆黑明亮,睫毛尝尝的,小鼻子看起来很翘挺,小嘴巴一直撇着。就目前的模样来看,门宸安长得更像门少庭一点。

    见门玥玮一直抱着孩子玩也不说话,桑枝心里很平静。她知道门玥玮这是原谅她们了,要不然也不会在孩子满月酒的时候从国外赶过来赴宴。

    上次离开,自己因为发生意外,并没有及时赶到机场给他们两人送行,心里不免有些遗憾。

    “玥玮。”门玥玮正在抱着孩子在屋子里转悠,突然听见桑枝喊自己。她抬起头看着桑枝,眸光一敛,声音低沉地问道:“怎么了?”

    “关于你哥并没有去世的事情,我没有告诉你,你不会怪我吧?”桑枝想了好一会儿,才张口问道。她真的很怕触碰这个问题。

    “只要我哥活着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门玥玮皱眉说道。说实话,当她知道所有人都知道门少庭没有死,只有她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她真的很绝望。

    “你不怪我就好。”桑枝欣慰地笑着说道。

    门玥玮抱了门宸安好长时间,胳膊有些酸痛了,她把门宸安放在了婴儿床上,然后自己活动了一下筋骨,找了张椅子坐下了。

    桑枝躺在床上不能动,可是她又很想看看门宸安,只好麻烦门玥玮把他抱到自己床上来。话还没说出口,门边儿就推门进来了,手里捧着一杯热牛奶。

    “婶婶,你的牛奶来了。快点儿趁热喝吧,喝完了安安就有奶喝喽!”

    这句话不巧被正在路过的林雅然听到了。她是来给孙子换尿布的。虽然现在的小孩子大都用尿不湿了,但是那东西对皮肤不好,不透气,用的时间长了宝宝屁股上会长红疹。所以桑枝家的宝宝就不用尿不湿。

    林雅然把自己以前不穿的纯棉的衣服剪成一块块的,做成尿布。这东西垫在宝宝的屁股下面很舒服,脏了就直接扔掉。反正林雅然衣服多的是,就得用完了大不了直接去买白色纯棉布料现做。

    “怎么了,枝枝的不够喝的吗?”林雅然一边走向躺在婴儿床上的门宸安,一边关心地问道。

    桑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门边儿抢在了前面。“是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宝宝吃的太多了,反正就是不够喝的。”

    门边儿端着热牛奶来到桌前,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看着躺在婴儿床上的门宸安,眨巴眨巴眼睛问道:“对了,宝宝可以直接喝牛奶吗?”

    这个问题倒是让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傻眼了。门边儿手上的端着的牛奶是奶牛刚产下不久的,很新鲜,营养也比加工过的要丰富很多。大人喝着对身体当然好,可是婴儿就不知道了。

    “应该……可以吧。”桑枝猜测道。这些东西她也不是很懂。说完之后看了看林雅然,又看了看门玥玮。

    门玥玮耸耸肩,两手摊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林雅然给门宸安换完尿布,把湿了的尿布放在垃圾桶里,然后对三人说道:“还是别给他了。纯牛奶是营养丰富,可是不容易消化啊。大人喝多了有时候还会胀肚子呢,万一宸安喝坏了肚子怎么办?你们三个给我记住了啊,以后千万别给宸安喝热牛奶。小孩子饿着点儿也没事儿,千万别撑着了。”

    林雅然语重心长地嘱咐道,然后看了桑枝一眼,问道:“枝枝,我看你之前不是挺多的吗?怎么又不够喝的了?是不是这几天吃的饭有问题啊?”

    桑枝皱着眉,一脸委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宝宝喝几口就没了。”

    林雅然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我当时有少庭和玥玮的时候也是不够用。那个时候啊,玥玮吃的特别多,少庭都没得吃,整天饿得哇哇的哭。后来我记得我妈,也就是你姥姥告诉我吃猪蹄炖花生米管用。我吃了一个星期,结果真的多了!我同时给少庭和玥玮喝都没有问题!”

    林雅然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自豪的表情。完全没有注意到坐在一旁的门玥玮脸上那个纠结。这种事情就不要说了吧……

    “妈,既然你有法子就赶紧去吧,嫂子还等着下奶呢!”门玥玮没好气地催促道。

    桑枝皱眉,一脸无奈。下奶?当自己是奶牛吗?

    林雅然倒是没有在意这些,一想起年轻时候的事情,她看着门玥玮的表情就更加宠溺了。继而眉飞色舞地说道:“我还记得有一次少庭被他爸爸带出去玩了,家里就剩下我和玥玮。那天她把原本属于少庭的那份也喝了,结果当晚肚子胀得跟鼓似的,翘起来咚咚得响。当时请来医生,医生说小孩子吃药不好,让她饿几顿就好了。结果就饿了整整两天,玥玮的肚子才变软……”

    “妈——你真是的,这么丢人的事情干嘛老是拿出来说啊!”门玥玮这次真的受不了了,站起来推着林雅然说道,“去去去,快让吴妈给嫂子做猪蹄炖花生米去!”

    说完,门玥玮就推上门,把林雅然关在了门外。

    桑枝和门边儿互相看了一眼,十分无语。

    “姑姑,你身材这么好真是太棒了!”见门玥玮一直噘嘴坐在椅子上,门边儿主动走上来讨好道。

    门玥玮一脸茫然。抬头看着门边儿:“怎么突然把话题引到我身材上了?”

    看着门玥玮可爱的眉毛,门边儿噗嗤一笑。“我的意思是,你小时候这么能吃,长大了还能这么瘦,真是太了不起了!”

    “……”门玥玮很无语。其实她小时候长得挺胖的。林雅然带着她跟门少庭走亲戚的时候,人家还以为她是男生呢,还埋怨林雅然偏心,给自己吃了这么多好东西,却不管门少庭。

    每当这么时候林雅然就会宠溺地摸摸门玥玮胖乎乎的脸蛋,笑着跟人家解释这是个女娃娃,自己并没有偏心,两人吃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只是她吃的多一些而已。

    门玥玮至今都记得她小姨妈脸上那吃惊的表情……

    “哎呀,姑姑,你看看我,一个月没见,我是不是又长胖了一圈啊?”门边儿突然又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了。今天早晨起来照镜子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脸上的肉好多,而且好像是一夜之间突然变多的,昨天自己还不是这个样子。门边儿眨巴了两下眼睛,觉得很不可思议。

    “何止是一圈啊,起码也得两圈!”门玥玮突然变得神气起来,盘着腿说道。为了突出自己的好身材,她还故意挺了挺腰。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怎么回事儿,门玥玮突然感觉自己腰部很疼。她强忍着没叫出声,眉毛皱成一团。

    门边儿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顾着自己长胖的事情了,发疯地围着桑枝的卧室又叫又跳起来。

    桑枝一阵头晕。皱眉喊道:“三,二……一!!!门边儿,你给我停下来!”

    门边儿吓了一跳,赶快停止脚上的动作,嘴巴也赶紧闭上了。每当桑枝这个样子的时候,就证明她已经生气了。她现在是孕妇,不能轻易动怒,对身体不好,自己还是不要招惹她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