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婶婶,对不起,我不跳了,也不叫了,你别生气,千万别生气!”门边儿摆着手,小心翼翼地说道。

    桑枝没有搭理她。

    门边儿以为桑枝真生自己气了呢,眼珠子四处转了转,最后把目光停在了桌上的那杯热牛奶上,刚才大家只顾着说话,桑枝都没有喝掉它。

    “婶婶,你的牛奶。还热着呢,正好可以喝!”门边儿把牛奶递给桑枝。

    桑枝皱皱眉,还是没有搭理她。由于刚才情绪过于激动,牵扯到了桑枝肚皮刀口上的某根神经,这会儿正疼得厉害呢。她哪里还有心思喝牛奶啊!

    “婶婶,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门边儿注意到了桑枝的异样,走过去关心地问道。

    桑枝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就是不小心牵扯肚皮,正疼得厉害呢。你先把牛奶放在桌上,然后出去玩吧,别在我面前碍眼!”

    门边儿一听这话有些不开心了,自己哪里碍眼了?她可是好心好意过来帮忙呢,没想到却被桑枝说成是碍眼,心里很不舒服。

    但是碍于桑枝坐月子,门边儿表面上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好把牛奶放在桌上,然后就走开了。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桑枝和门玥玮。

    两人都没有说话,让门玥玮感觉气氛很压抑。自从上次被大家欺骗的事情之后,门玥玮就感觉这个家跟以前不一样了。她又在桑枝的卧室里坐了一会儿,大概有十五分钟,感觉浑身不自在,门玥玮就以出门看看林鸢为由出去了。

    桑枝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不远处躺在婴儿床上的门宸安,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林雅然说的果然是对的,过了一个月,门宸安的小脸越漂亮了。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皮肤白白嫩嫩的。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粉嫩的小舌头,嘴巴里没有一颗牙,可还是那么可爱。

    桑枝之前在商场里买的衣服有些大,现在还不能穿。不过林雅然说小孩子长得快,过几天就能穿了。

    桑枝很想让宝宝跟自己躺在一块睡觉,但是林雅然说她的刀口还没完全愈合,就别跟宝宝睡在一起瞎折腾了。等刀口愈合了,不疼了,就让他们抱在一块睡。

    林鸢心猿意马地在桑枝家里乱闯,刚才差点被门边儿看出什么破绽,她有些受到惊吓。想着先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一下,却不料在洗手间门口撞在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上。

    林鸢惊魂未定地抬起头,放大的瞳孔里映衬出一个熟悉的人影。高大魁梧的身材,俊美的脸颊,结实的肩膀。眉宇间透着一股威严的气息。

    “是你啊!”林鸢这才缓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自己又撞见什么鬼了呢。

    男人俊逸的面孔上闪过一丝惊讶和疑惑,瞳孔锁紧,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林鸢拉着往洗手间里面走去。

    “上次你跟玥玮咋回事啊?都不跟我打声招呼,说走就走了!怎么样,在美国玩的还开心吧?哦对了,那天被我锁在房间里之后,你们有没有……你懂得!”林鸢把男人拉到墙角里,撞了下他的肩膀,挤着眉毛笑道。

    那小模样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男人紧皱的眉毛舒展开,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原来他是把自己认为成是雷明了。

    “有什么?”雷刚眉毛上挑,略带玩味地笑着问道。

    林鸢小脸微红,皱眉责怪道:“哎呀,不就是男人和女人那点事儿嘛!我和玥玮是好朋友,在我面前就不要装纯洁啦!”

    林鸢说着,又坏坏地笑了起来。“你不说我也知道,检查检查床单不就什么都明白了么?你们离开的时候,床单可是没有换的哦!”

    林鸢越笑越开心。这回轮到雷刚脸红了。话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他要是还不懂什么意思,那就只能证明自己是傻逼了。只不过作为大哥,从另外一个女人空中听说自己的弟弟跟弟媳的事儿,着实让人有些难为情啊!

    雷刚闭着嘴不说话,脸却越来越红。

    林鸢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眉看着雷刚:“对了,我记得我当时不是在外面把门反锁了吗?你们是怎么出去的啊?而且门锁完好无损,真是太奇怪了……”

    雷刚撇撇嘴没有说话。如果一扇门就能轻而易举挡住他们的去路的话,那么他们就不配做特种兵了。

    林鸢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她很快就换了个话题。“你跟玥玮啥时候结婚的啊?你看少庭都有了个大胖小子了,为什么玥玮的肚子一点消息都没有?啊,对了,少庭家的那个小娃娃长得真好看,大眼睛双眼皮,皮肤白白嫩嫩的,长大了以后肯定很像他爸,帅得要死,迷倒万千女性。哈哈哈……”

    林鸢捂着嘴巴,喉咙里发出一阵夸张的笑声。过了一会儿,林鸢又补充了一句:“你也赶快跟玥玮生一个啊,也生个男孩,长大了也会像你这么帅!”

    雷刚刚想说这事儿恐怕不好办,门玥玮就踩着小皮鞋嘎达嘎达地走来了。雷刚脸上的表情那个复杂啊!来不及说声再见,雷刚就面红耳赤地离开了,连看门玥玮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门玥玮并没有听到刚才林鸢和雷刚的谈话。见雷刚一言不发,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急匆匆离开了,门玥玮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怎么了?”门玥玮好奇地看着林鸢。

    林鸢也还在奇怪呢。雷明见到自己老婆来了怎么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连个屁都没放就滚开了。

    “我还想问你呢。他怎么一句话都没和你说就离开了?你们是不是……”林鸢刚想问你们是不是发生什么矛盾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门玥玮打断了。

    “林鸢,走,我们一起找雷明吧!让他开车带我们去逛街,我还没给宸安买礼物呢,出去买个礼物,顺便买几套衣服。”

    林鸢的脑袋有点晕,瞳孔里冒出一圈圈阿尔卑斯棒棒糖。

    “刚才那个不是雷明?”

    “不是啊,那是我婆婆那边的大哥,雷刚。怎么了?”

    “……木事。”

    门边儿从桑枝的房间出来之后就到处找雷刚,找了好半天终于在客厅里见到他了。当时他正在抱着一大杯凉茶往嘴里喝,额头上冒出几滴豆大的汗珠。

    “怎么了?雷刚君,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门边儿走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

    雷刚的思绪突然被打断,吓得手一抖,差点把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

    “啊?没什么。”雷刚赶紧抓好茶杯,心虚地点点头说道。

    门边儿哦了一声,也懒得去思考,走过去坐在雷刚的旁边,伸出胳膊抱住了雷刚的脖子,脑袋慵懒地搭在他的胸膛上。

    桑枝坐月子的这个月里,雷刚一直没有离开门边儿,他们两个有很多相处的机会。可门边儿总是觉得和雷刚在一起待不够。她有时候会产生很天真的想法,就是可以这样和雷刚抱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分开。

    这样想着,眼眶有些灼热,眼圈不禁泛红起来。

    雷刚抱着门边儿的腰的手冷不丁一用力,把门边儿抱得更紧了。

    他们从相识相知到相恋,再到能够不顾世俗眼光勇敢在在一起,真的很不容易。

    门边儿年龄尚小,身边又无父无母。雷刚对她而言是最值得信赖,最值得依靠的人。可是他的特殊身份,让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

    雷刚感觉很自责。

    如果……如果他们也可以像桑枝和门少庭一样有个孩子就好了。那样,自己不在的时候,可以让宝宝陪着门边儿。

    林鸢的话突然在雷刚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的脸胀的通红。

    “你怎么了?”感觉到雷刚鼻孔里呼出的气息有些燥热,门边儿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边儿,对不起!”雷刚下意识把门边儿抱得更用力一些,使得她可以更紧地贴在自己的胸膛上。这样能让彼此更有安全感。

    门边儿睁大眼睛,不明所以地看着雷刚线条优美的下巴,问道:“发生什么事儿了?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雷刚喉结动了一下,咽了口唾沫润润干涩的喉,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因为我没能好好照顾你。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让你受了很多苦,脸都瘦了。”雷刚轻轻抚摸着门边儿的小脸,心疼地说道,“因为我太自私,没让桑枝告诉你我还活着的消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一定很痛苦吧。还因为,我欠你太多……”

    雷刚说着,眼泪差点掉下来。抓住门边儿纤细嫩白的小手,继续说道:“边儿,从今往后,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雷刚深情款款地看着门边儿,喉咙涌动两下,最终还是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来。因为,他还缺一样东西。

    门边儿一脸惊讶地看着雷刚,眼眶有些湿润了。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说这么好听的话了?之前不是一直冷冰冰的样子么?

    真讨厌,干嘛说这么多好听的话,弄得人家都快要哭出来了!

    门边儿摸了一把眼泪,将雷刚抱得更紧了。红润的小脸贴在他温热的胸膛上,感受着他强有力的心跳。

    雷刚还在说着什么,可门边儿已经听不清了。她只觉得自己抱着的是一个大火炉,灼灼的火焰吐纳妖娆的火苗,包裹着那颗鲜红的跳动着的心脏。一瞬间,所有的委屈和心酸都化作一缕青烟,飞到半空中,烟消云散。

    门少庭一直在书房里看书,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才端了一碗龙须面走进桑枝的房间。他不敢跟桑枝靠的太近,因为他怕自己控制不住。

    “哎,少庭啊,我已经吩咐吴妈给枝枝做了猪蹄炖花生米,以后龙须面就不要给枝枝吃了。前些日子估计就是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门少庭走到门口就听见林雅然在房间里叨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