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他看了桑枝一眼,然后点点头。自己把这碗面扒拉着吃完了。

    “妈,这屋子里是什么味儿啊?”把碗筷放在桌上,门少庭突然发现房间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紧接着林雅然就惊呼一声:“哎呀,不好,你儿子拉屎了!”

    掀开粉红色的小被子,一滩黄不拉几的东西显赫的摆在那里。

    门少庭差点没忍住吐出来,一只手捏着鼻子喊道:“妈,怎么办啊?我要做些什么?”

    林雅然没好气地翻翻白眼:“这是你自己儿子,你还嫌弃啊?赶快把你儿子从床上抱起来,把屁股擦干净!尿布就不要了!我让吴妈过来换了干净的褥子。然后你把这个脏了的褥子清洗干净,放在烘干机里烘干。”

    “什么?”门少庭的眼珠子差点鼓出来。帮儿子擦屁股还可以,可是把褥子清洗干净——这么困难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吧?

    “妈,我觉得这种事情我干不了……”底气不足地说道。

    “有啥干不了啊?你小的时候,你爹还帮你擦过屁股呢,现在轮到你自己有儿子了,你就想偷懒不管了?快点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去把吴妈叫来!”林雅然把门少庭推到婴儿床前,由于太过用力,门少庭那张英俊的脸差点趴在褥子的那块黄色的粘稠物上……

    门少庭闭紧嘴巴,屏住呼吸,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老妈,你也太狠了点儿吧!”门少庭愤怒的在心里怒吼道。

    可是当他抬起头,却发现林雅然早已不见了。

    躺在一旁床上的桑枝捂着肚皮笑的花枝乱颤。看见门少庭那一脸无辜的模样,她无奈地摊了摊手。没办法啊,谁让自己是剖腹产呢,不在床上躺上几个月,身体是恢复不了的。

    “枝枝,咱们家之前不是请了个月嫂吗?为什么我这几天一直没见到她?”门少庭一脸无辜地看着桑枝。

    桑枝撇撇嘴巴,皱眉说道:“别提了,那个月嫂又懒又馋,也不好好看孩子。刚过来的那几天看着倒是挺守规矩的,干活也勤快,可是过了一个星期,她好像对咱们这儿熟络了,总是偷偷摸摸地拿咱们家东西。妈早就把她打发走了。”

    门少庭点点头,这样的月嫂的确是不能留。他们家给的工资已经很高了,一个月一万,这么高的工资还不本本分分地干活,净想着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这种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有容身之地的。

    “快别愣着了,赶快把宸安抱起来,这里有卫生纸,帮他把屁股擦干净!”桑枝把自己床头的卫生纸拿出来,递给门少庭。

    “其实妈赶走那个月嫂也不只是简单的因为她偷东西的原因,还因为妈觉得自己家的孩子还是自己照顾得好。妈说了,谁生的孩子谁心疼,不是人家的孩子,你就是给再多钱,人家也不会把他当成自己家的孩子养。”桑枝继续说道,“啊对了,少庭,宸安可是咱俩的骨肉啊,你怎么可以嫌弃自己家的宝宝呢?你忘记你小的时候爸妈给你擦屁股了?”

    门少庭满脸黑线。那都是很小的时候的事情了,他当然不会记得。不过,这种事情就算不记得,想想也应该知道的吧?

    “恩,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宝贝儿的。”门少庭抿紧了嘴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加油。

    第一次给孩子擦屁股,门少庭心里有些彷徨和期待,还有些害怕。

    轻轻地抱起躺在床上的只有一只男人的棉鞋大小的门宸安,擦去他小脸上哭花了的泪痕。把卫生纸叠好,垫在他的屁股上。隔着几层薄纸,那片黏糊糊的东西触感很清晰。门少庭强忍着没吐出来,稍微用力,把那些东西抹在了纸上。

    赶紧把脏了的卫生纸扔在垃圾桶里,又拿了几张纸,重复刚才的动作。门少庭尽量让自己不要想起那摊黏糊糊的东西,他闭着眼睛,在没擦干净之前都不敢睁开。

    “眼不见为净,眼不见为净……”门少庭在心里默念道。

    吴妈很快就过来把干净的褥子换上,脏了的褥子拿下去打算清理干净。林雅然立马把她叫住了。

    “吴妈,褥子交给少庭来处理吧,你先下去歇会吧。对了,别忘了把枝枝的猪蹄炖花生米端上来。”

    “夫人,这些脏活还是让我来做吧。少爷身份高贵,做不了这些的。”吴妈抬起头坚持道。

    林雅然摇摇头,打断了她:“吴妈,你还要给我们全家人做饭呢,就不要干这个了吧!下去洗洗手吧,我刚换了瓶消毒液,好好洗洗。然后帮枝枝把猪蹄端上来,你也去吃饭吧!”

    吴妈一想也是。虽说自己身份卑微,什么脏话累活都可以干。可是门家的伙食也是由自己负责的。当自己干完了这些屎尿活儿,然后再去给大家做饭,就算手洗的再干净,大家也会有心里阴影的吧?

    不再坚持,点头恩了一声,就下去了。

    门少庭把门宸安放在干净的婴儿床上,看了眼丢在地板上的脏了的褥子,也没再说什么,拿起来就朝卫生间走去。

    “哎,少庭,你知道那个东西怎么清理么?”林雅然在后面喊住他。

    “就放在洗衣机里清洗呗!”门少庭头也不回。

    “不要——”林雅然快跑几步,一把拉住了他。“千万不要直接放在洗衣机里洗!你先拿卫生纸把上面的东西擦掉。然后把褥子外面的那层布料拆下来,放在盆子里用温水泡就可以。别忘了在温水里放上洗衣液。泡半个小时把布料洗出来,用清水冲干净就行了。”

    林雅然不厌其烦地叮嘱道,门少庭看似漫不经心,可心里却十分认真地把林雅然的每句话都记了下来。从现在开始,他要做一个好父亲!

    刚拉过没多久,门宸安就又开始咧着嘴哭了。林雅然一边哄一边摸着他的小肚子,空空的,应该是又饿了。

    “哎哟,我的宝贝孙子,你妈咪还没吃晚饭呢,你等等,妈咪吃饱了饭就有奶喂你了,好不好呀?”林雅然把门宸安从床上抱起来,一边颤着胳膊来回摇晃,一边哄道。

    桑枝看着桌上吴妈刚送来的猪蹄炖花生米,胃里一阵翻滚。这么油腻的东西,她还真的有点难以下咽啊!桑枝从小就不喜欢吃那些油腻的东西,她父亲又是中医,讲究养生。所以从小到大,桑枝吃的青菜要比肉类多得多,这口味也变得越来越淡。

    “妈,我可以不吃这个东西吗?”桑枝皱着眉头说道,那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怎么啦?吴妈做的不合口味吗?”林雅然抱着孙子走到床头问道。

    “不是,是我不爱吃这么油腻的东西。我光是看着都反胃,更别说吃了,我真怕自己会把中午吃的饭一块吐出来。”桑枝哭丧着脸说道。

    林雅然撇撇嘴巴,劝说道:“可是这东西大补啊,难道你想看着宝宝每天因为吃不饱哇哇大哭?”

    “……”桑枝无语了。

    她当然不希望宝贝因为吃不饱肚子而哇哇大哭了。可是……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啊?

    “快点吃吧,枝枝。你看宝宝一直哭,他还等着你喂奶呢!”林雅然说着把猪蹄拿到桑枝面前。

    这回桑枝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吃也不行,不吃也不行。

    就在桑枝犹豫不决的时候,门宸安哭得更凶了。桑枝一阵心疼,这才横下心来,硬着头皮把一个猪蹄吃完了。

    胃里那个难受啊!她费了好大劲儿才强忍住没让自己吐出来。

    林雅然很满意地点点头,把门宸安放在桑枝身旁,继续叮嘱着:“枝枝,你没事儿的时候就让安安多吃吃。这猪蹄你要是实在吃不下的话,明天我给你请个老中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听林雅然说到老中医,桑枝这才抬起头,看着她说道:“妈,我爸就是中医。要不晚上我打电话问问吧。”

    林雅然点点头。“那也行!瞧我这记性,这段时间一直忙孩子的事情,都把亲家公是中医的事情给忘了。要不晚上我打个电话问问吧,你就别碰手机了,有辐射,对孩子不好!”

    桑枝有些沮丧。从生孩子之前那个月到现在生出来孩子一个月,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碰过手机这种带有辐射的电子设备了。每天除了给宝宝喂奶,就是听宝宝半夜哭醒,这日子过得要多惨有多惨!

    “妈,你跟我妈说一声我想她了,让她有时间过来看看我。”林雅然出门前,桑枝嘱咐了道。

    不到晚上八点的时候,门少庭忙完了所有活儿,来到桑枝的房间里。他实在受不了一个人睡在书房了。就算不能碰,晚上跟老婆抱在一起睡也好啊。

    “老婆,我想你了!”门少庭趴在桑枝的身上,懒洋洋地说道。

    桑枝的伤口有些被碰到了,疼得直咧嘴。但她始终都没有叫出来。

    “老婆,我今晚要和你一起睡。”门少庭把自己那张俊逸的脸贴在桑枝软绵绵的胸口,嘟着嘴撒娇道。

    他都好长时间没有抚摸过桑枝光滑的身躯和软绵绵的肉了,手有些痒。内心突然滋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完全没注意到桑枝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了。

    “老婆,今天晚上可以……”门少庭本来想说今天晚上可以让宝宝跟妈去睡,给他们腾出一晚上的二人世界么?话还没说完就被桑枝打断了。

    “不可以!”桑枝瞪大眼睛说道。她的伤口还没愈合呢,他怎么可以那么流氓,净想那些龌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