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看着桑枝紧张的模样,唇角不禁泛起一个微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吹弹可破的脸颊,笑吟吟地问道:“我还没说是什么呢,你就这么否认了?”

    桑枝小脸一红,眉头微皱。难道你不是想说那个么……

    “呵呵。你真可爱。”看着桑枝粉嫩的脸颊,门少庭没忍住俯下身子吧唧亲了一口。如最上等的丝绸般丝滑,如剥了皮的鸡蛋般白嫩,口感香甜柔软。

    都说生了孩子的女人老得很快,皮肤会变粗糙,脸上会长斑。可是桑枝一点老的迹象都没有。

    这个女人,虽说五官没有那么精致迷人,可皮肤却是好的没话说。

    就在门少庭深情款款地看着桑枝的时候,旁边的小不点儿哇哇地哭了。桑枝一下子慌乱起来。

    之前一直是林雅然帮她带孩子的,哭了也是林雅然在哄。现在她老人家不在,面对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家伙,桑枝真是束手无策。

    “怎么办啊,少庭,咱儿子哭得这么厉害,我要怎么办?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桑枝手忙脚乱地推了门少庭几下,然后又把孩子的小脑袋托住,哦哦地哄着。

    “哦,宝贝不哭,妈妈给你唱歌好不好呀?”

    宝宝突然不哭了,睁大漆黑明亮的眼睛看着桑枝。

    桑枝转过头冲门少庭眨了眨眼睛,意思是看到了吧,我也是会哄孩子的人了!可是下一秒她又开始纠结了,要唱什么呢?宝宝喜欢听什么呢?

    桑枝挠着头想了好一会儿,啊有了,不如就唱摇篮曲吧!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

    “哇哇哇……”孩子哭得更凶了。

    桑枝傻眼了,立刻闭上嘴巴。心道,我唱歌有那么难听么,宝宝比之前哭得更凶了。

    身后传来门少庭猖狂的嘲笑声,把宝宝的哭声都给掩盖了。

    没好气地翻个白眼。门少庭的胳膊被狠狠地拧了一下,桑枝投来一个凌厉的眼神:“你再笑,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来不及叫痛,门少庭一个闪身从床上跳下去,抱住躺在床上乱哭的小家伙,摇晃着他的身体小身体。

    “宝贝不哭,爸爸给你唱歌好不好呀?”

    宝宝立刻停止哭声,眨巴着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门少庭精致绝美的面容。

    门少庭唇角扬起一个得意的微笑,歪着脑袋想了下,唱道:“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别怪我仍保持着冷俊脸庞。其实我既有铁骨,也有柔肠,但是那青春之火需要暂时冷藏。当兵的日子及短暂又漫长,别说我不懂风情只重阳刚,这世界虽有战火,但也有花香,我的明天也会浪漫的和你一样。”

    “当你的纤手搭上他的肩膀,我也会回过头泪流两行,也许我们的路不是同一方向,我仍衷心祝福你姑娘。当我脱下脱下这身军装,不怨你没多等我些时光,虽然那时你我已是天个一方,相信你还会看到我的爱,在海空飞扬……”

    这首歌桑枝在大学军训的时候听到过,名字叫做《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当时带他们的教练是一个年纪和他们相仿,长得很帅的兵哥哥。她们班上有很多小女生暗恋他呢。

    当时帅气的兵哥哥就教过他们这首歌。只不过,兵哥哥虽然长得帅,说话声音也很好听,但是一唱歌就跑掉,而且跑的很远……

    兵哥哥告诉他们这首歌是所有军歌中最好听的一首,没有之一。

    当时桑枝就一直皱着眉头纠结。因为她真的没有听出来这首歌哪里好听!

    时隔多年,当桑枝再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竟然被门少庭那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嗓音感动哭了。

    门少庭唱歌真好听!这里的好听不只是音色,还有感觉。他唱的歌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仿佛……仿佛他就是这首歌里的主人公。

    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如今孩子都出生了,桑枝突然想到自己还不了解门少庭的过去。

    一点一滴都不曾了解。

    不知何时,宝宝停止了哭声,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盯着门少庭那张俊逸的面孔,苹果大小的脸蛋上浮起一个浅浅的微笑。

    一首歌曲唱完,门少庭脸上闪过一丝忧伤。抬起头看着正听得入神的桑枝,唇角勾起一个微笑。

    把孩子送到床上,轻轻拍了下桑枝的肩膀,调皮地眨眨眼睛。“看吧,孩子还是跟他爹有默契。”

    说完鼻尖一酸,仿佛想起了被遗忘在内心深处的最忧伤的记忆。

    “可不是么,这么小的孩子就喜欢听这种情啊爱啊的歌,长大了肯定能招惹不少小姑娘。”桑枝嘟着嘴巴,酸酸地说道。

    门少庭浅浅一笑,轻轻捏了下宝宝的脸蛋,然后对桑枝说道:“枝枝,今天晚上我继续在书房睡吧。过几天等你身体恢复了,我再过来。”

    不等桑枝挽留,门少庭说完就离开了。

    好奇怪呢,少庭怎么了?

    桑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在心里暗想道。但她始终都没有把话问出来。

    门玥玮、林鸢还有雷明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了。他们逛了好多商场,最后选择了一串黑曜石手链,作为送给门宸安的礼物。

    黑曜石代表着健康。门少庭给门宸安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希望他可以平平安安地长大。现在门玥玮要送他一条代表着健康的手链,希望门宸安可以健健康康,无病无灾。

    当桑枝看到门玥玮送给门宸安的这条黑曜石手链的时候,开心得不得了。这黑曜石手链很是圆润精致,等宝贝长大了,戴着他一定很帅气。

    门玥玮三人在桑枝的房间里也没待多长时间,就回去休息了。林雅然白天的时候已经嘱咐过吴妈给林鸢收拾一间房出来。所以她根本不用担心住房问题。

    门宸安还算乖,桑枝给他喂过奶之后就不哭不闹了,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睁着大眼睛看天花板,脸上时而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没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桑枝这才抱着他,安心地入睡。

    门少庭躺在书房的小床上,手里玩弄着一个深灰色的看起来很破旧的钱包。轻轻扯开钱包的暗扣,里面放着一张已经泛黄了的照片。

    取出照片,上面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扎着两个小辫,一身军装,站在一棵桃花树下,笑容灿烂如春花。

    门少庭握着这张照片,回忆如洪水般汹涌而来。渐渐地,他的眼睛湿润了。良久,未睡去。

    天快亮的时候,桑枝突然从梦中惊醒,心里一阵失落。她好像做了一个很忧伤的梦,可是具体是什么,她又想不起来。闭上眼睛,使劲儿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大口地喘了几口粗气。

    桑枝抱紧了身边的人儿,轻轻抚摸他水嫩的脸蛋,粉嫩的樱唇凑上去吻着他娇小的脑袋。心情这才平复了些。

    到底是什么梦呢?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却又感觉那么忧伤,仿佛内心深处的灵魂缺失了一部分。

    门宸安仿佛被桑枝的动作惊扰了,张开嘴巴哇哇地大哭起来。桑枝立马慌乱起来。昨天自己就拿这小祖宗没办法,好心给他唱歌,谁料哭得更凶了。

    桑枝小心翼翼地从床上坐起来,把小家伙抱在怀里轻轻摇曳着。温柔地呼唤道:“宝贝不哭,妈妈给你唱歌好不好呀?”

    门宸安哭得更凶了。

    桑枝瞪大眼睛,不带这样的啊,昨天说给你唱歌听不是马上就不哭了吗?怎么今天这招又不管用了?

    “宝贝,你到底怎么了嘛?不哭不哭,宝贝乖!”桑枝继续摇着门宸安,突然她感觉手上一热,一股湿热的液体顺着自己的手指划过,滴落在被褥上。

    “啊——宝宝尿床了!”桑枝大声的呼喊道。由于太过激动,差点把孩子扔在地上。

    几分钟之后,门少庭出现在桑枝的房间。

    由于昨天刚刚经历了给孩子擦屁股,洗褥子的事情,门少庭积攒了一些经验。他不慌不忙地把门宸安接过来,拿了卫生纸给他擦干屁股。

    尿布湿了一片,就连门宸安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一些。门少庭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没有备用的尿布,只好让桑枝给他叠了一块卫生纸,先当尿布垫在门宸安的屁股下面。

    把他放在婴儿床上,小心地换了一身新衣服。

    桑枝的被子也被尿湿了一些。不过婴儿的尿跟水差不多,闻不到难闻的气味儿。桑枝说拿来吹风机吹干就好,门少庭不愿意,非得拿来一床新被子给她换上。

    桑枝笑。心想,要是下次再被尿湿可咋办,总不能再换一床吧?哪有这么多被子让她换啊!

    所有事情都处理好之后,门少庭就拿着门宸安的衣服和尿布进洗手间清洗去了。原本是很讨厌做这些事情的,可是慢慢地门少庭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做这些事情。给自己的儿子洗尿布,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桑枝发现,不管门宸安哭得有多凶,只要让门少庭抱一下,都会停止哭声。昨天是这样,今天也是这样。刚才门少庭并没有跟他说什么话,只是抱着他,帮他换了衣服,换了张床,这小家伙就美滋滋地躺在那里,瞪着大眼睛看天花板了。

    桑枝心里产生了些许醋意。这个小家伙到底是有多么嫌弃自己这个母亲啊,每次被自己抱着就哇哇大哭。

    哎!按道理说宝宝应该喜欢妈妈才对啊,因为妈妈是大美女嘛!可是桑枝家的宝宝就不一样,被妈妈抱着就大哭,被爸爸一抱就开心了。这小家伙长大之后不会喜欢男孩子吧?

    桑枝突然有些担忧起来。

    门少庭将门宸安的尿布已经桑枝的被罩清洗干净,放在烘干机里烘干。然后把这两样东西拿回来,别给门宸安和桑枝换上。

    期间,一言不发。

    桑枝看得出来门少庭有些心不在焉,突然联想到昨晚门少庭唱完军歌之后,脸上落寞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少庭,你怎么了?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