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看了桑枝一眼,她的脸色苍白,身体由于生孩子的缘故已经发福了。心中生出些许愧疚,门少庭走上前握住她的手说道:“枝枝,你一定要听妈的话,多吃一些补品。不要担心自己会长胖。”

    桑枝点点头,笑着问道:“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身体来了?放心吧,我现在已经很健康了不是吗?”

    桑枝说着,还抬了下另一只胳膊,示意自己很有力气,很健康。

    “呵呵。”门少庭轻笑两下。帮桑枝理了理额前凌乱的发丝,温柔地说道,“老婆,辛苦你了。”

    桑枝握紧门少庭的手,说了句不辛苦,然后就没话说了。她不知道门少庭今天怎么了,一大早就发神经,对自己这么温柔体贴。这让桑枝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电视上经常演男人犯错了,就会对自己的妻子特别好。因为他们心虚,怕被妻子发现自己在外面做的丑事。所以每当男人无缘无故突然对女人百般呵护和体贴的时候,都会让女人产生不安全感。

    不过桑枝相信,门少庭是跟那些男人不一样的。他对自己好是因为喜欢自己,绝对不是因为做错了事心虚怕被自己知道才刻意讨好自己。

    “少庭,没关系。只要有你在,再苦再累我都不怕。”桑枝抓着门少庭的手,语气坚定地说道。

    门少庭点点头,脸上的悲伤一闪而过。他看了下床头洁白的墙壁,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不如我找人在咱们家安上呼叫系统吧,这样不管宸安发生什么事情,你只要对着它呼唤我,我就会立马赶到。”

    桑枝点点头,这倒是个好办法。只不过听少庭的意思,他是下定决心不跟自己在一起住了?

    心里有些许失落,不过更多的是幸福。门少庭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会搬出去住的。

    “少庭,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桑枝突然觉得很对不起门少庭。

    女人怀孕坐月子的时候很麻烦,很多男人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问题。可是门少庭不会。不只是因为他爱自己,还因为他没有时间。他还有很多重要的任务去完成。

    “呵呵,我不委屈。只要你把身体养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门少庭勾了勾桑枝的鼻尖十分暧昧地说道。

    桑枝笑脸一红,她可以认为这句话有歧义吗?

    “少庭,我的肚子这几天已经好多了。估计再过一个星期就能痊愈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桑枝说到这里,声音突然变小了。把门少庭拉过来,对准他的耳朵说道,“要我了。”

    “你想让我要了?”门少庭唇角上扬,脸上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

    桑枝忍不住在他肩膀打了一下,翻着白眼骂道:“滚!不想要算了!”

    见老婆生气,门少庭赶紧求饶:“好吧好吧,是我想要了。每天都想要。”门少庭说话的时候,眼神不经意间扫了桑枝。

    大嘴覆盖住桑枝的樱唇……

    吴妈端着一碗猪蹄炖花生米慢慢走来,这可是她精心熬制的,里面加入了一些去油腻的蒜瓣,味道比起昨天来要好不少。少奶奶一定会喜欢的。

    吴妈开心地想着,忘记了敲门,直接闯入了桑枝的房间。然后她啊地尖叫一声,差点把碗掉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少爷,少奶奶,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吴妈慌张地说道,都不敢抬头看桑枝和门少庭一眼。

    桑枝慌张地推开正趴在自己身上热吻,完全没有离开自己嘴唇意思的门少庭,小脸憋得通红。

    门少庭缓缓睁开眼睛,长长地睫毛微颤着,狭长的茶褐色眸子深邃的凝望着桑枝红润的脸颊。

    桑枝咬了咬嘴唇,一只手指了指站在门边的吴妈,没有说话。

    门少庭扭头看了一眼,气定神闲地说道:“把东西放在桌上吧,下次记得敲门。”

    “是是!”吴妈连滚带爬把碗放在桌上,然后匆匆忙忙离开。其间,没敢抬头看过他们一眼。

    “你看看你,别把吴妈吓坏了!”葱白的小手在门少庭身上挠痒痒似的锤了一下,责怪道。

    “谁让她打扰了我们最美好的时光。”眉毛上挑,眉宇间带着不可一世的矜贵和骄傲。

    “……”桑枝无语。

    “哎,你这段时间怎么没有出任务啊?”桑枝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疑惑地看着他。

    “你说呢?”门少庭低下头,眼神闪烁地看着桑枝。

    “最近没有任务?”桑枝皱着眉,她只是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会懂他们的事情啊。

    门少庭差点没忍住一巴掌打在桑枝的脑门上。这个笨蛋,他们可是特种部队,国家每时每刻都需要他们,怎么可能没任务?

    “怎么了嘛?”看着某人一脸嫌弃的表情,桑枝可怜兮兮地问道。

    “因为……我为了某个猪头请假了。”门少庭把头扭到一边,不想再去看她。

    “你请假了?”桑枝又惊又喜地看着门少庭,完全没有注意到人家喊她猪头的事情。“你怎么能为了人家请假嘛?你的身份这么特殊,你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全中国人民都需要你。”某人又开始欲擒故纵了。

    “……”门少庭有些无语。看她那一脸娇羞的模样就知道她希望自己留下来,可嘴上嘴硬地逞强,真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傻。

    “那好吧,从明天开始我就跟取消假期,继续工作……”话音未落,就被打断了。“不可以!”

    “少庭,既然你都请假了,就留下来多陪人家一段时间嘛!你看人家的身体还很虚弱,宝宝有小,而且……而且宝宝哭起来的时候貌似只有你一个人能哄。我和妈都哄不了。”

    抓着某人胳膊讨好道。

    门少庭脸上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得意地撇撇嘴说道:“那当然了,我儿子嘛,当然只听我一个人的话了!”

    桑枝无语。难道只是你一个人的儿子,不是我儿子么?你一个人能生得出来儿子?

    “老公说的是。”桑枝假意配合,声音娇滴滴地说道,“敢问老公能否教我那首歌?”

    “哪首?”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啊!就是你昨晚给宝宝唱的那首。”眨巴着大眼睛,满脸都是期待。

    门少庭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了。那首歌,那个姑娘,那个春花烂漫的季节,那个哀婉凄凉的故事……

    “不可以。”面无表情地拒绝道。

    桑枝睁大眼睛,一脸惊愕地看着门少庭。不可以?他是在拒绝自己吗?为什么,只是一首歌而已……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收敛起哀怨的目光,温和地看着桑枝,“我以后再也不会唱那首歌了。”

    “恩?”桑枝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歪着脑袋看着门少庭。以后再也不会唱那首歌了是什么意思?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自己只不过想学会那首歌,以后宝宝再哭闹的时候唱给他听而已。

    “快点把猪蹄吃了吧,晚会儿就凉了。”端起桌上的碗,将炖烂了的猪蹄捣碎,一点点喂进桑枝的嘴巴里。

    看着她满嘴的油光,门少庭忍不住凑上去,伸出舌头帮她舔干净。

    “流氓!”桑枝别过脸去,如少女般娇羞。

    门少庭呵呵一笑,把吃得干干净净的碗放在桌上。“那你喜不喜欢流氓?”脸上带着戏谑地笑容。

    桑枝心里微微一荡,不知该如何回答。说喜欢吧,可是什么人才会喜欢流氓?说不喜欢吧,孩子都给人家生出来了。

    门少庭就喜欢桑枝那娇羞的模样,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样子,忍不住凑过去在白皙的脖颈上闻了闻。暧昧的气息打在桑枝的皮肤上,痒痒的,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呵呵。”两声轻柔的笑声,门少庭的脑袋从桑枝身上移开。看着那张娇艳如花的小脸说道,“好了,不逗你了。我先去下面吃点饭,晚会儿过来陪你。”

    说完,在桑枝脸颊上亲了一口,就离开了。

    桑枝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这个家伙真是的,都是做爹的人了,还这么不老实,整天对自己耍流氓。还好宝宝现在什么都不懂,要是以后宝宝懂事了,被他看到该有多尴尬啊!

    门少庭下到一楼的时候,大家已经坐在餐桌前了。包括门正和门光荣都在,现在就缺他一个人了。

    “孙儿,快过来!”门光荣冲门少庭摆摆手,一脸慈祥地喊道。

    门少庭点点头,径直朝着门光荣走去。来到他身边,不知是谁主动让出了位子,给门少庭坐下。

    “我重孙子呢?我这个老头子啊,也不方便去枝枝的房间,你们这群没孝心的家伙,也不知道拍张我重孙子的照片给我看看啊!”

    门光荣拉着门少庭的手责备道。

    “嗨,老爷子,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计较这些干啥啊!想看重孙子就上楼去看呗,有啥大不了的!”不等门少庭说话,林雅然就抢在了前头。

    门光荣责备地看了她一眼,正色道:“就因为我岁数大了,才更应该注重这些礼节啊!哪能随便乱闯孙媳妇的房间呢!少庭啊,记得回去之后给我多拍几张我重孙子的照片,晚上吃饭的时候拿下来给我看看!”

    “好的爷爷。”门少庭点头道,“不过,爷爷想看宸安的话,我现在就把他抱下来给您看好了,看照片多没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