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不不不!现在才三月份,天气还没完全好转,我怕把我重孙子给冻着了。你就拍几张照片给我看看就行了!等以后我孙媳妇做完月子,我就直接上楼去看我重孙子咯!”门老爷子开心地笑着说道。

    门少庭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只见门正冲他使了个眼色。门少庭会意地点点头,说道:“那好吧,我回去就给宸安拍照,晚饭的时候,爷爷就可以看见大胖孙子了!”

    门光荣笑得合不拢嘴,连声说好。

    林雅然给每人倒了一杯鲜牛奶,招呼大家快点吃饭。

    门光荣不喜欢吃饭的时候有人说话,所以饭桌上很安静。吃过饭之后,门光荣就把门正、门少庭和雷刚喊过去了。

    林雅然看了他们一眼,知道一定是老爷子发觉了某些事情,也没说破。打开门玥玮和门边儿他们离开,将收拾碗筷的事情交给吴妈,自己就上楼去照顾桑枝了。

    雷刚不在,门边儿只好找门玥玮他们一起玩。雷明一个大男人又有些无所事事了。他可不习惯跟三个女人窝在一起聊天,就跑出去找军区大院的其他兄弟玩耍了。

    门玥玮房间里。

    三个女人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剧,吃着零食,开心地聊天。

    “玥玮,你和你哥哥长得好像啊!”林鸢往嘴巴里塞了一个爆米花,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对啊,我们是龙凤胎!”门玥玮喝了口橙汁饮料,一脸自豪地说道。

    “哇哦,原来是龙凤胎啊,我说呢!”林鸢一脸惊喜地看着门玥玮,她发现自己更喜欢这个身材窈窕的女人了。“那你们小的时候会不会经常打架?”

    “会,经常打!我们早晨出去玩的时候穿的还是干干净净的衣服,回来的时候就弄得满身泥土,跟乞丐似的!妈妈经常喊我们两个小乞丐。”门玥玮说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个时候我特别讨厌他!因为他总是欺负我。不过,每次他欺负我的时候,雷明就会出现,大义凛然地保护我。从那以后,我就每天都故意找茬,然后又装委屈,造成门少庭欺负我的假象。因为这样,我就可以看到雷明哥哥了。”

    林鸢哈哈大笑。骂门玥玮是小花痴。

    “对了,你哥哥跟你嫂子是怎么认识的?我看你嫂子好像年纪不大,应该比你哥小好几岁吧?”

    “是啊,我嫂子比他小五六岁吧。他们的相遇,原本是一场闹剧呢!”门玥玮把门少庭和桑枝的事情详细地给林鸢讲了一遍,林鸢听后啼笑皆非,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好浪漫啊!如果我也可以有一场这么浪漫的婚姻就好了!”林鸢捧着小脸,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的憧憬和向往。

    “浪漫?你不觉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爱情更加美好吗?”门玥玮小脸一红,她指的当然是她跟雷明的爱情。虽然中间有一段不愉快的经历。

    “是啊,是很浪漫。可是中间没有一点冲突和波折,是不是有点平淡呢?”林鸢有点不太认同门玥玮的说法。她还是比较喜欢门少庭和门玥玮的故事。只是听到门少庭强吻桑枝这段的时候,她的心里产生了一股记恨。她多么希望故事中的女主角是自己啊!

    “不平淡啊,怎么可能会有一帆风顺的事情呢,总会遇到一些挫折和意外的。”门玥玮嘟着嘴说道。她有些累了,不想继续说话。

    这时,一直躺在一旁没有说话的门边儿开口了:“不管中间有什么困难和挫折,只要最终两人能走到一起,就是值得的。”

    林鸢这才注意到门边儿也在,点点头赞同道:“是啊。我也希望有一天,我能和我的白马王子走到一起。”

    门边儿听出了话里的端倪,眼神明亮地问道:“那你有白马王子了吗?”

    林鸢被这句话问住了。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最后,她无奈地挠挠头,尴尬地说道:“单相思算不算?”

    门边儿想了下,很认真地说道:“算!”

    “真的吗?”林鸢眼前一亮,可是想了一下,又开始纠结了,“如果我们之间,注定不会有结果呢?”

    门边儿不以为然。“你怎么就知道你们之间不会有结果?说不定,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

    门边儿想到了自己和雷刚。她原本也以为他们之间不会有结果,可是经过她的努力,他们终于在一起了。而且昨晚雷刚还对自己说了一大堆温柔好听的话,想想就觉得好幸福呢。

    林鸢脑海里闪过门少庭那张精致绝美的脸,不确定地说道:“他会喜欢我吗?”

    “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呢?林鸢,相信自己!加油吧,你一定可以的!”

    很长时间以后,门边儿才知道林鸢说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叔叔。如果当时她就知道是门少庭,绝对不会对林鸢说那些话的。

    桑枝躺在床上都快闷死了。一个多月没出过门,澡也不能洗,她躺在床上都不敢翻身了。因为她害怕只要自己稍微一动,身上的泥土就会哗啦啦下落。

    “妈,我还要在床上躺多久啊!什么时候能出去走走?”桑枝一脸委屈地看着林雅然。

    门少庭说他有事得出去一下,也不能留下来陪着自己。房间里只有林雅然在照顾她和孩子。这让桑枝感觉更加无聊了。

    “不要着急,再过二十来天,你就可以下床了。”林雅然拿着一块湿毛巾走过来,帮桑枝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房间里空调开得太热,两人身上都出了不少汗。

    “恩。”桑枝点点头,“妈,你给我爸妈打电话没有啊,他们怎么还不过来看我?”

    “打过了啊,可是今天才周四,你爸妈都要工作啊!他们说周末的时候就过来住两天。”

    “那他们有没有说催奶的其他方法?”虽然今天早晨吃的猪蹄不像之前那么油腻了,可桑枝觉得还是有些反胃。

    林雅然放下手中的湿毛巾,看着桑枝语重心长道:“有是有,不过猪蹄还是要吃的。”

    “为什么?”桑枝不明所以地睁大眼睛。

    “因为吃猪蹄美容啊!你刚生完孩子,身体里胶原蛋白流失很快。如果不及时补充的话,很容易就变老。难道你没听别人说过生完孩子的女人脸上会长斑,皮肤会变松弛?”

    桑枝想了下,好像是这样的。女人生完孩子大都变成黄脸婆了,还会被男人嫌弃。太可怕了,她可不要变成黄脸婆!

    “可是吃猪蹄会不会变胖,减不下肥啊?”桑枝还是有些担心。

    林雅然想了下,安慰道:“又不是让你每天都吃。坐月子这会儿一天吃三个,等做完月子,身体恢复了,就一个星期吃几次就行。我那边有张健身卡,别人送的,一直没用过。你要是想用的话,我可以借给你啊!”

    “真的吗?太棒了,谢谢妈咪!”桑枝激动地抱住林雅然狠狠地亲了一口。她终于可以出去玩了!

    林雅然嫌弃地推开桑枝的脸,指了指床铺说道:“快躺下,别激动。小心伤口裂开。”

    桑枝调皮地做了个鬼脸,开心地笑着。

    “对了,妈,改天能不能让人往我屋子里搬几盆鲜花啊?你看我屋里连个绿色的植物都没有,窗帘也一直拉着,阳光照不进来。再这样下去,我怕我会憋坏的!”桑枝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现在天气变暖了,外面早已是一片春意盎然了吧?可一直躺在屋子里的桑枝是看不到这些了。

    “你喜欢什么花?我这就让管家买回来。”林雅然说话间拉开了窗帘。一缕缕阳光照射进来,金灿灿的,桑枝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随便什么花吧,只要好看就行!”桑枝眯着眼睛说道。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最好是五颜六色的,摆在窗台上,让我也感受一下春天的烂漫。”

    “恩。”林雅然点点头,唇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门少庭和雷刚两个大老爷们行走在商场里,他们两个行走的姿势有些怪异,勾肩搭背的,吸引了不少诧异的目光。

    “哎,门少,你说他们不会误以为咱俩搞基吧?”雷刚凑到门少庭耳根前,小声说道。

    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这个动作有多暧昧,直到看到前面某个小姑娘惊讶地尖叫之后,幸福地摔倒在地上。昏迷前还不忘说一句:“做腐女这么多年,今天终于亲眼所见两个大帅哥搞基,就算是死也值了!”

    门少庭听到这话差点没晕倒。

    狠狠地瞪了雷刚一眼,说道:“快把你的驴蹄子从我身上拿开!离我远点儿,别再让人家误会!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门少庭说这话,雷刚就不开心了。怎么着,欺负自己还没有成家立业么?

    “少庭,你还别跟我得瑟,我现在就去买一个十克拉的钻戒,回去就跟边儿求婚!”雷刚努努鼻子,十分不服气地说道。

    门少庭一脸好笑地看着雷刚,十克拉?这孩子脑袋没被门挤吧?

    “好啊,你小子要是能在今天一天时间内买到十克拉的钻戒,我就立马以二叔的身份命令边儿嫁给你!”

    雷刚回过味儿来,立刻就傻眼了。刚才他完全是为了口舌之争才说下大话的。现在轮到人家门少庭给自己出难题了,他要怎么办嘛?!

    雷刚耷拉着脑袋,没有说话。

    门少庭就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轻轻笑道:“怎么了?特种兵的大队长难道这么容易就想认输不成?”

    雷刚没有抬头,背地里狠狠白了门少庭一眼。这家伙就会说风凉话。十克拉的钻戒哪是这么容易就能买得到的?现在市场上五克拉以上的都很难买到。

    见雷刚不说话,门少庭更加得意了,轻描淡写地说道:“那算了吧,反正边儿还小,也不着急出嫁。”

    雷刚真想一脚踹在门少庭身上。边儿是不着急出嫁,可是自己着急娶啊!他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跟他同龄的人孩子都上幼儿园了,他连个媳妇都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