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那个,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雷刚冲门少庭勾了勾手指,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

    门少庭疑惑地皱了皱眉,凑过来问道:“什么问题啊,赶快说,别磨磨唧唧的!”

    雷刚唇角上扬,诡异地笑了一下,小声说道:“我买五个两克拉的钻戒,加起来这事儿还算不算?”

    话音未落,雷刚的脑门就挨了一拳。这种骚主意这混小子也能想得出来,你到底想娶几个媳妇啊你!

    “哎哟,你打我干什么啊?”雷刚捂着自己的脑袋,一脸无辜地埋怨道。

    “我说你是猪脑袋啊?买五个钻戒是几个意思?你到底想娶几个媳妇?”门少庭没好气地吼道。

    “我当然是只娶边儿一个了。”雷刚揉着发痛的脑门,嘟着嘴说道,“我这不是一时半会儿买不到十克拉的钻戒么。”

    门少庭有些无语了。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低,这话一点也不假啊!

    “你非得买那么大的钻戒干嘛?买个小点的以表心意就好了。重要的不是钻戒,而是你对边儿的一片心意。我说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呢,以后出去千万别说自己是特种部队大队长!”

    门少庭一脸嫌弃地躲远几步。

    雷刚倒是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反而兴奋地自言自语道:“对啊,重要的是我对边儿的一片真心。戒指无所谓啦,小说里不是有这样的情节吗,两个人非常相爱,但是男的很穷,给女的买不起戒指,于是他用草编了一个戒指送给女的。女人很开心,答应嫁给他,并且发誓一辈子不离不弃。太感人了!”

    雷刚低头傻笑着,自顾自往前走,都没注意到前面有个36d的美女迎面而来。只听‘砰’的一声,雷刚不小心撞在了美女软绵绵的胸部。随后迎来一个大大的白眼。

    “流氓!”美女狠狠地踩了雷刚一脚,高傲地扬起下巴走开了。

    雷刚哀嚎了一声,整个人蹲在地上,抱着那只受伤的脚默哀三分钟。

    门少庭在后面笑得不行了。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同人不同命。门少庭记得有一次自己出门,他不小心撞在了一个美女的身上。那个美女不但没有打骂自己,还冲自己微微一笑,递过来一张纸条。

    上面是一连串的电话号码,估计是她本人的,希望自己可以联系她。只不过当时门少庭很忙,根本就没有心思结识美女。而且如果真的和人家在一起了,却不能天天陪着人家,门少庭也会觉得是一种罪过。

    “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赶紧起来去买戒指啊!”

    雷刚的哀嚎声引来了不少围观人群,大家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小声议论着什么。门少庭受不了这种场面,觉得很丢人,拖着雷刚就往前走。

    很快他们就买下了一个三克拉的钻戒,由于两人都长得太帅,店主还主动给打了八五折。雷刚一激动又给两人买了一款情侣手链,然后两人就兴高采烈地回家了。

    “少庭,你快看后面那辆深蓝色的车。”在街头的某个拐弯处,雷刚突然发现后面有辆出租车在跟踪他们。

    门少庭从后视镜里看去,那辆深蓝色的车正在徐徐靠近他们的车子,可是中间又刻意保持着那么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

    深蓝色的出租车是出租公司的,所以门少庭并不能确定坐在车子上的到底是什么人。

    “先别回家,把车子开到狼山,速度快点,甩掉后面的车子,绕个弯再转回来。”门少庭一脸镇定地说道。

    遇事不慌不忙,是他们特种兵最基本的素质。

    话音刚落,雷刚就调转车头,朝狼山开去。

    雷刚开得是门少庭那辆法拉利越野车。来的时候是门少庭开着来的,为了公平起见,回去的时候由雷刚开着回去。

    眼看着就要到家了,谁知后面突然跑出来一辆跟踪的出租车,他们只能在狼山绕一圈再回来。

    雷刚把车速加到了160迈,车子像是一条闪电一样穿梭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中。远远的甩掉了后面那里蓝色出租车。

    “师傅,你能不能快点!前面的车都快被你很丢了,你快点呀!”穿着深灰色西装的大伟气愤地叫嚣着。

    出租车主人不干了,猛的一刹车,停在了路边。

    大伟和小脑袋完全没有心里准备,脑袋一下撞在了前面的座位上。

    “哎哟,卧槽!你干嘛吃的,怎么不打声招呼就突然停车!”大伟摸着自己肿起来一个包的额头,愤愤不平地骂道。

    “下车!”司机师傅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打开车门,对两个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大伟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一个小出租车司机竟然脾气这么暴躁。知道小爷我是谁吗?知道我上面的老板是什么来头吗?竟然敢这么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是哪家出租公司的?快说!我现在就打电话投诉你!”大伟说着掏出来手机。

    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这个出租车司机,毕竟自己有任务在身,没时间浪费在这种小人物身上。可是没想到这个牛掰的出租车司机竟然跟自己较上劲了!

    “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是哪家公司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说你们威胁我跟踪前面那辆法拉利?”

    大伟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他还学会以牙还牙了?用自己话击败自己,行,你真行!

    大伟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由于太过气愤,脖颈上的青筋都突兀起来了。嗖的一下站起身,挥出去一拳就往司机脸上打去。

    就在大伟的拳头即将打在司机脸上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东西挡住了。司机吓得往后一躲,脑门磕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阿呆,你干嘛拦住我!”大伟回过神来之后,看着自己被小脑袋抓住的胳膊,气得脸红脖子粗。

    小脑袋放开他,嘿嘿一笑:“你看,我们没有打他,可他还是受伤了不是吗?”

    大伟顺着小脑袋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司机的额头后面是一片黏腥的血液,头发都被染红了。

    “你要是打了人,咱们还得负刑事责任,现在就不用了,是他自己撞上去的。”小脑袋摊开双手,笑着说道。眼睛里冒出两点狡黠的光。

    大伟眨了眨眼睛,看着小脑袋的眼神都跟以前不一样了。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

    桑枝躺在床上,翻看着生孩子之前林雅然给自己买的胎教书,上面的那些童话故事都已经被她背的滚瓜烂熟了。可是没办法,全家人都不允许自己玩手机电脑之类的,也不能看电视,她只能找点书看。

    “妈,你都照顾宸安大半天了,要不先回房休息一下吧。把他抱到我床上来,我给他读故事听吧。”桑枝看着林雅然忙前忙后的身影,一会给自己拿牛奶,一会给孩子换尿布擦屁股,一会又抱着孩子满屋子转悠,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

    说实话,林雅然真的是一个好婆婆,自从桑枝嫁进来之后从来没摆过架子,对桑枝关怀备至不说,现在还忙前忙后地照顾宝宝。桑枝心里对自己这个婆婆可是非常感激的。

    如果有一天林雅然老了,走不动了,桑枝一定会像她今天照顾自己和宝宝这般照顾她。或者,会比现在更好。

    林雅然停下手中的活儿,对桑枝微微一笑。“现在少庭不在家,你身上的伤口又没好,一个人照顾孩子多不方便啊?小孩子憋不住屎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拉了尿了呢,到时候人都不在,你一个人怎么处理这事儿?”

    林雅然这话说得掏心掏肺,桑枝心里很是感动。不过,林雅然越是这样,桑枝心里就越过意不去。

    “要不把边儿叫过来帮忙看会儿孩子,她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来呢,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桑枝这句话刚说完,躺在隔壁房间里睡觉的门边儿就打了个喷嚏。揉了揉瘙痒的鼻子,心道,刚才谁骂我了?

    “边儿也还是个孩子,做事比较莽撞,能照顾好孩子吗?”林雅然有些放心不下。

    “没关系的,我可以教她。妈,你就放心地去休息吧!”桑枝一脸自信地说道。

    林雅然确实有些累了,只好点点头。“那好吧,我去把边儿叫来。”

    离开没多久,门边儿就赶过来了。她一上来就给桑枝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躺在桑枝床上撒娇,被桑枝嫌弃地不行。

    “大小姐,你弟弟在婴儿床上躺着呢,你也不怕他笑话你!”桑枝翻着白眼说道。

    门边儿倒是不介意这些,走到婴儿床前捏可捏门宸安肉嘟嘟的小脸,歪着脑袋说道:“小宝贝长得越来越像二叔了。嗯,眼睛不太像。宝贝的眼睛圆圆的,二叔的好像是丹凤眼。”

    “圆眼睛是遗传我!”门边儿话音未落,桑枝就举手满脸骄傲地嚷道。

    门边儿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头自顾自地说道:“希望宝贝长大之后眼睛能变成二叔那样。丹凤眼才更有魅力嘛!”

    说完,门边儿脸上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桑枝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意思嘛?难道自己的圆眼被嫌弃了?

    “喂,边儿,你今天都在干嘛,怎么也没想着过来找我玩?”过了一会儿,桑枝问道。

    “你不是嫌我在你面前碍眼吗,所以我就没有过来了。”门边儿随口一答。

    桑枝气得嘴唇都发白了,如果她现在能动的话,她保证不打死门边儿。

    “玥玮呢,还有她那个朋友,还在我们家吗?走了没有?”桑枝接着问道。

    “你说林鸢啊,没走啊,在玥玮姑姑的房间里玩呢。”门边儿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桑枝,“今天早晨吃过饭之后,爷爷就把二爷,二叔和雷刚都叫过去了,也不知道什么事情,看起来神秘兮兮的。午饭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四个。对了,二叔后来有没有来看过你啊?”

    “有啊。他和你们家雷刚出去办事情去了,你不用太担心。有我们家少庭在呢,你们家雷刚保准跑不了。”桑枝又在拿门边儿寻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