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小脸一红,眉头微蹙,嘟着嘴说道:“二婶,你可真坏!就知道拿人家寻开心。”

    桑枝笑的喘不过气来,肚皮扯得生疼。门边儿骂她活该,谁让她为老不尊呢!

    “好啦,别生气啦,咱们说点正经的。”三分钟以后,桑枝收起那张笑靥如花的脸,一本正经地看着门边儿问道:“你们家雷刚也老大不小的了,跟少庭差不多岁数。之前是你们两个没确认关系,现在都确认关系了,他打算什么时候娶你啊?”

    桑枝说到这里,突然猥琐地笑了一下,凑到门边儿耳边小声问道:“你们两个那个没有啊?”

    “哪个?”门边儿脸更红了。

    “哎呀,你就别在这里装清纯了,快告诉婶婶,有没有啊?”桑枝一脸调侃的笑着。

    “恩。”门边儿头低得都快趴在床单上了,脸又红又烫。

    桑枝嘿嘿一笑,抓着门边儿的衣领,说道:“快给我起来!多大的人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既然事儿都办了,选好日子,准备跟雷刚结婚吧!这事儿婶婶给你做主了!”

    桑枝想了下,又补充道:“之前我上班攒了不少钱,嫁妆的问题就包在我身上吧!”

    门边儿无语。

    她这是要来真的啊?可是自己还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呢。再说了,结婚之前不是要先订婚的吗?

    “婶婶,人家都还没有订婚呢,就结婚啊?”门边儿一脸娇羞,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

    “行,那就先挑个日子给你订婚!我这就给少庭打个电话商量一下,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桑枝说完这句话之后才发现自己身上没有手机。尴尬地笑了笑,“那个,还是等少庭回来吧,呵呵。”

    门边儿那颗跳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吞回去了。还好桑枝没有手机,要不然门边儿肯定给她夺回来,不让打出去。

    “二婶,这事儿是不是太着急了啊?我和雷刚……我们才刚刚开始……”门边儿红着脸扭捏道。

    桑枝不耐烦地翻翻白眼:“刚刚开始你就把自己给人家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门边儿就更不自在了。低头坐在那里,眼珠子咕噜噜转来转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桑枝一阵好笑,接着调侃道:“当初是谁为了人家哭得死去活来,是谁为了人家绝食一个星期不吃饭,是谁为了人家差点跟我关系破裂来着?当初那个敢爱敢恨,面对爱情毫不退缩的小丫头哪里去了?”

    被桑枝这么一激,门边儿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婶婶,你别说了!嫁就嫁!反正我也成年了,嫁人也不犯法!”

    桑枝噗嗤一笑,也没说啥。

    可能是两人说话太大声了,吵醒了一旁躺在婴儿床上睡觉的门宸安。哇哇的哭声响彻整个房间,门边儿赶紧跑过去把他从床上抱起来。

    “哎呀不好!你们家宝贝尿床了!哎呀,我的衣服和手都被他的尿洗了一遍!”门边儿急躁的大呼小叫着。

    要是平时,桑枝早就又慌又乱了。不过看到门边儿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桑枝反而乐不可支了。

    在一旁跟姨太太似的指挥着:“把尿布扯下来丢在垃圾桶里。拿卫生纸给安安把屁股擦干净。看看褥子湿了没有,如果湿了就换一个新的……”

    门边儿跟小丫鬟似的,任凭桑枝使唤。手忙脚乱,不可开交中。

    半个小时以后,门边儿气喘吁吁地从洗手间走来,额头上满是汗珠。她刚把门宸安尿湿的褥子皮给洗干净放在烘干机里烘干,现在叠好了拿过来放在卧室的沙发上,等着林雅然把褥子缝好。

    桑枝看着门边儿那张皱巴成一团的小脸,着实有些不忍心。她才十九岁,也还是个孩子。

    “边儿,累了吗?快把这辈牛奶喝了吧。”刚才吴妈给自己端来的牛奶,桑枝还没来得及喝掉。

    门边儿举着小胳膊,擦干额头的汗珠,红扑扑的小脸蛋看起来香甜可口。“我确实有些口渴了呢。不过,那不是吴妈拿来给你喝的吗?”门边儿看着那杯牛奶,想喝,可又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你先喝了,补充能量。我回头再让吴妈送一杯过来。”桑枝心疼地看着门边儿说道。

    “恩。”门边儿点点头,也不再客气,走过去端起牛奶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门边儿就把喝光了的杯子放在桌上,伸出嫩白的小手把嘴巴抹干净。

    桑枝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招呼门边儿坐在自己的床边,看着她那张嫩白的小脸,桑枝竟有些嫉妒。在心里感慨道:年轻真好!

    门边儿坐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门老爷子想看门宸安的照片,自己那个大马哈二叔肯定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就跟着雷刚跑出去了吧?还好自己心思细腻,要不然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老爷爷看不见重孙子又要生气了。

    这样想着,门边儿从兜里掏出手机,走到门宸安的床前。犹豫了一下,看着桑枝问道:“婶婶,我可以给你们家宝贝拍几张照片吗?”

    “怎么了?”

    “老爷爷说他想看重孙子,可是婶婶在坐月子,他一个老头子不方便上来,所以就吩咐二叔给他儿子拍几张照片带过去的。可是二叔到现在还没回来,肯定早就把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了!”门边儿嘟着小嘴,桑枝看得忍不住眉开眼笑了。

    “好啊,多拍几张。吃晚饭的时候告诉老爷子,就说他要是想看重孙子尽管上来就行,不用忌讳这么多。我又不是没穿衣服,他老人家上来怕啥啊!要不就跟着少庭一块上来!”

    “哎,好!”

    门边儿开心地应着,打开相机咔嚓咔嚓给胖胖乎乎的小弟弟来了个十连拍。后来还录了一段非常可爱的视频。

    门宸安同学闭着眼睛,白白嫩嫩的小手一直放在小嘴巴里吮吸。门边儿轻轻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脸,小家伙一下子睁开眼睛,十分警惕地看着门边儿。小嘴巴张开,原本含着的小手一下子从小脸上滑了下去。小家伙仿佛受到了惊吓般,眼睛猛地眨了一下。

    看着自己放在床上的白白嫩嫩的小手,似乎反应过来什么,门宸安的脸上这才失去了惊慌失措。

    门边儿被逗得哈哈大笑。这就是传说中的萌蠢吗?又萌又蠢,真是太可爱了!

    “婶婶,小宝宝多大的时候就会说话了呀?”门边儿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好奇地看着桑枝。

    桑枝想了想,说道:“七八个月的时候吧。小孩子都是先学会说话,然后才学会走路的。大概一岁半的时候就会走路了。”

    门边儿看着门宸安,眨巴眨巴眼睛,心想,如果门宸安会说话了,自己一定要问他喜不喜欢自己。刚学会说话的小孩子应该还不能理解‘喜欢’这个动词是什么意思吧?那他会怎么回答自己呢?

    门边儿突然好期待门宸安能快点长大,快点会说话呢!

    天快黑的时候,门边儿接到了雷刚的电话,说自己在蓝玫瑰酒店等她呢,让她过去一趟,有惊喜。

    门边儿的电话声音有点大,尽管没开免提,还是被桑枝听到了。刚挂电话,桑枝就在一旁起哄。“哎呦哟,蓝玫瑰酒店……那可是大帝都最有名的情侣酒店哦!还有惊喜,雷刚那个木头脑袋什么开窍了?竟然提前预定了情侣酒店,还有惊喜要送你!该不会是……他要向你求婚吧?”

    门边儿挑了挑眉毛,小脸绯红。无奈地摇摇头,仍了句:“女人永远控制不住自己那颗八卦的心。”就面红耳赤地离开了。

    没过多久,门少庭就回来了。桑枝忍不住拉着他问雷刚的事情,门少庭眉毛上扬,凑到桑枝的耳边,一脸神秘兮兮地模样。

    “雷刚要向边儿求婚了。”门少庭暧昧的气息在桑枝耳边流淌。话音未落,房间里就传来桑枝‘啊’的一声尖叫。

    门少庭赶紧把自己的耳朵赌上,一脸嫌弃地看着她:“你叫什么啊?”

    “我叫桑枝。”

    “……”

    “我是说你叫那么大声干嘛?”某少一脸无奈。

    “哦,我是因为我激动啊!边儿终于能把自己嫁出去了!啊不,雷刚终于愿意娶边儿了,他们的爱情长跑终于要结束了,我感动啊!”桑枝差点没哭出来。

    门少庭嘿嘿一笑,坐下来抱住桑枝有些微微发福的身体,说道:“是啊,我的大侄女终于找到依靠了。”

    “我们要替他们开心。”

    “恩。”

    两人拥抱了好一会儿,桑枝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啊’地大叫一声,门少庭吓了一跳,惊魂未定中问了句,怎么了?

    桑枝把门边儿给宸安拍的照片带走的事情告诉他,门少庭微微一笑,宠溺地说了句,傻丫头,我重新给宸安拍照不就好了。

    门少庭拿出自己的肾六给自己儿子拍照片,一边拍一边说儿子长得真帅,像自己。桑枝一脸无语。哪有这么自恋的人,变着法子地夸自己。

    “对了,今天爷爷喊你们干嘛啊?是不是之前绑架你和雷刚的事情有什么线索了?”桑枝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门少庭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桑枝说道:“你还记得之前有人把我们的照片传到网上的事情吗?”

    “记得啊,这不是不久之前才发生的事嘛。这些日子我没看新闻,这件事怎么样了?”

    门少庭眸光一敛,说道:“我也是今天才看的新闻。这件事情现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有越闹越大的趋势。我们家的生意已经受到了影响。之前门正在狼山盘下一块地皮,今天我们不巧路过那里,看到有人在聚众闹事儿。”

    “发生什么事儿了?”桑枝一下子紧张起来。完全没注意到门少庭直呼自己老爸名字的事情。

    “狼山地势险要,原本是帝都富家公子赛车的地方。原本被门……我爸盘下也没什么,在照片被传到网上之前,是没人闹事儿的。在照片被上传之后最初的一段时间也只是在网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突然有人闹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