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挑拨?”桑枝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一圈,眼睛里闪过两道亮光。她的脑袋某些时候还是挺聪明的。

    门少庭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知道是谁干的吗?会不会是……张毅然?听公公说,绑架我的事情就是他干的。只是咱们家这段时间太忙,也没顾得上去警局揭发他。我之前在网上看过他的照片,长得可猥琐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桑枝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张毅然扑在地上撕个粉碎。

    门少庭想了下,点点头,又摇摇头。按道理讲,这件事情幕后的主谋很有可能就是张毅然。不过之前绑架自己的并不是张毅然那伙人,具体是什么人,门少庭到现在也没弄清楚。

    突然想到今天跟踪他们的那辆蓝色出租车,虽然没看到车上坐着的到底是什么人,不过门少庭有预感,他们应该跟绑架自己的那伙人有关。想到这里,门少庭给自己黑道上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让他去调查那辆出租车的来历。然后又给交通监控局的朋友打了电话,让他调出那辆蓝色出租车的监控录像。

    桑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门少庭挂了电话之后,就好奇地看着他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门少庭把自己被跟踪的事情,以及雷刚开车从狼山绕道而来的事情,全部跟桑枝讲了一遍。桑枝点点头,心里一阵恐慌。现在外面的世界真是太混乱了,出去买个戒指都能被人跟踪。桑枝还想等做完月子好好出去玩呢,看来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少庭,最近咱们家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现在出门逛街都会被人跟踪,咱们还有没有私人的自由空间了?如果下次再被跟踪的话,咱们直接报警吧!”

    门少庭摇摇头,一脸镇定地说道:“不行!枝枝,你不知道这件事情背后的危险性。现在敌暗我明,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必须把这件事情彻底地调查清楚才行。”门少庭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几秒钟之后,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定似的,开口缓缓说道:“必要时刻,或许我会主动站出来做诱饵,让那些人再抓我一次。”

    桑枝不明白门少庭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一直以来跟他们家作对的不就是张毅然吗?就算之前绑架少庭的人穿着一身黑衣,脸还被遮住了,或许那只是张毅然使的鬼把戏呢?难道,事情的主谋另有其人?

    “少庭,虽然我不知道你不在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躲在暗处一直跟我们作对。但是张毅然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个祸害。他还差点绑架我,要不是公公及时赶到,我恐怕就……”

    桑枝说到这里,委屈地差点哭出来。

    “你都想起来了?”门少庭靠近几步,眼神明亮地看着桑枝。

    “恩。”桑枝点点头。她中午午睡的时候经常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今天中午就梦到了自己被绑架的事情。她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昏迷前,那个出租车司机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说,张董,你让我找的人,我已经帮你找到了。

    他口中的张董,就是指张毅然吧。再往后,虽然桑枝已经昏迷,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意识的。她能感觉到有人把自己装进了麻袋,然后抬上车。就在车子即将开动的一刹那,出租车司机把他们拦住了。

    他问那伙人要钱,那伙人不但没给,还拿刀威胁他。出租车自己吓得不断后退,然后腿脚不利索地爬上车,掉头就跑了。

    没过多久,警车就到了。门正和警察同时从车上下来,逮捕了那帮人,把桑枝从车上救下来。只不过当时绑架自己的是张毅然从黑道上找的人,并不是他本人。所以张毅然交足了封口费,那些人是不会把他供出来的。这也是张毅然可以成功出席门宸安满月酒的原因。

    原本桑枝是不记得这些的。可能是最近太累了,桑枝一躺下就会做梦。今天正好梦到被绑架的事情,在加上脑袋里原来就存在的意识,她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大概就是上述的那样。

    至于门正跟警察为什么能及时赶到,桑枝没问过,门正也没主动提起。或许是怕桑枝想起这些事情,再次受到惊吓吧。

    不过,据桑枝自己猜测,大概是那些黑道上的人不给钱惹怒了出租车自己,他为了报复所以报了警。门正跟警察局的人应该都挺熟的吧,知道自己被绑架了,所以就主动联系了他。

    以上仅是桑枝的猜测而已。

    桑枝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门少庭。门少庭听后点点头:“你说的跟事情的真相基本吻合。你不是问我今天中午爷爷把我们叫过去说的什么吗?其实之前那段时间,爷爷出去并不只是单纯的旅游。他早就听说了我的事情,一直没回家,就是在外面搜集各种证据。”

    “那有什么发现吗?”

    “有。”

    “是什么?”

    “我现在还不能说。枝枝,对不起,因为我私人的原因,我现在还不想把那个爷爷认为最有可能陷害我们家的人说出去。请原谅我。如果有一天,我能亲眼看到是他一直在背后陷害我们家,我一定会把那个人的名字告诉你的。”门少庭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感伤。

    眼神里的悲伤一闪而过。还是被眼尖的桑枝察觉到了。门少庭是想到了什么吗?可看他的样子并不想告诉自己呢。或许是尘封在自己内心的非常不愉快的事情,他不想说,自己就不要问了吧。

    桑枝识趣地闭嘴,不去打扰他的思绪。

    晚饭时间到了。吴妈给桑枝送来一杯热牛奶和一碗热猪蹄,叮嘱她一定要全部吃下去。然后问门少庭是下去吃还是把饭送上来跟桑枝一起吃。

    门少庭想上来跟桑枝一起吃的,可桑枝说爷爷要看照片,让门少庭把照片下去跟大家一起吃就好。另外别忘了告诉爷爷,以后想看重孙子就直接上来看,什么都不要顾忌。

    门少庭走后,桑枝端起碗来自己吃饭。之前还挺不喜欢吃猪蹄的,可能是现在吃习惯了,也不觉得那么难吃了。吃几口猪蹄,喝几口纯牛奶,生活倒也挺滋润的。只是一想到自己肚皮上那些肉,桑枝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桑枝已经好多天没照过镜子了,也不知道自己的脸胖成什么样了,不过用手摸摸也能想象的出来,肯定大了不止一圈吧。

    桑枝想想着自己的大圆脸,就越来越没胃口了。猪蹄肉嘴巴里都嚼烂了,就是咽不下去。

    “不想长胖,不想长胖,我不想长胖……呜呜……”桑枝想着想着,差点哭出来。

    她本来就不属于那种很瘦的女生,没结婚的时候身材也属于中等,不胖不瘦,摸起来肉嘟嘟的。减肥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比要了她的命还要可怕。所以桑枝所能做到的就是控制住体重,不让自己长胖。一旦胖起来,就真的没有瘦下去的可能了。

    桑枝越想越觉得悲哀。

    门宸安不知道是不是尿裤子了,又哭闹个不停。桑枝放下手中的碗筷,什么都没想,就直接走下床去。抱起婴儿床上的门宸安,发现这小家伙也没尿裤子,也没拉屎。可就是哭个不停。

    难道是饿了吗?

    桑枝想着拉开了自己的衬衫,把咪咪露出来放在门宸安的小嘴巴里。门宸安立马停止了哭声,睁开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桑枝。过了一会儿,这小家伙脸上竟然露出一个很满足的微笑。可爱极了。

    桑枝忍不住俯下身子在小家伙的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小孩子的皮肤真软啊,水嫩嫩的,亲上去很舒服。要是人的皮肤能永远保持这样多好啊!

    给孩子喂完奶之后,桑枝才发现自己已经下床在地上站了好久了。这还是她坐月子以来,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地站着呢。可能是这些日子以来吃了太多的好东西,桑枝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所以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

    整理好被门宸安抓挠的都是褶皱的褥子,把小家伙放在上面,正要转身走开,却惊喜地发现小家伙眼睛里有种不一样的东西。他纯净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瞳孔里闪烁着晶亮的光芒。两只小手在半空中抓挠着。小嘴巴紧紧地抿起来,那可怜而又无辜的模样,仿佛自己只要走开一步,他就能哭出来。

    “小家伙是不想让妈妈走开吗?”桑枝微笑着俯下身子,嫩白的大手轻轻抚摸着门宸安的小脑袋。

    小家伙头顶上已经长出了三厘米长的黄色胎毛,摸起来很柔软。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一圈圈金色的光泽。

    桑枝没忍住多摸了几下。

    忽而,桑枝发现了一样奇特的东西。门宸安的头顶上长了一层厚厚的泥巴,一块一块的,覆盖在一起。看起来很丑陋,摸起来很坚硬。这样稍微有些强迫症的桑枝差点没忍住把那一块块的东西从门宸安小脑袋上掀下来。

    还好林雅然及时出现,制止了她。

    “哦,枝枝,你在做什么啊?快把手拿开!小孩子头顶上的那层保护泥是不能揭掉的,等宝宝长大之后会自然脱落。如果你擅自把它弄掉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林雅然一进门,看见桑枝正趴在床上研究门宸安小脑袋上的泥块,激动地大呼小叫起来。

    赶忙把孙子抱在自己怀里,离桑枝远远地。足足保持五米以上的距离,才会让林雅然觉得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