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跟林雅然道歉:“对不起,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如果我刚才没及时赶到,你是不是就把孩子头上的泥块给掀下来了?”林雅然没有看她,而是把门宸安当宝贝一样捧在自己怀里,心疼地不得了。

    “不不不——我怎么会呢!”桑枝赶忙摆手否认。虽然她觉得那些泥块看起来很丑陋,心里却是有想要掀下来的想法,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她并不敢真的这么去做。

    林雅然责怪地看了桑枝一眼,说道:“别在地上站着了,赶快躺床上休息去吧。”

    桑枝放下挠头的手,眼珠子左右转了转说道:“妈,我在床上躺了也有四十天了,整天憋在屋子里很难受。明天我可不可以出去走走啊,我是说在院子里走走,晒晒太阳。”桑枝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跳着尖叫道,“哦,对了,我的花儿!我的花儿什么时候能到?”

    林雅然捂着小宝贝的耳朵,用责怪的眼神看着桑枝,不耐烦地说道:“枝枝你小声点儿,要是把宝宝吓到了怎么办?真是的,都已经做妈的人了,怎么做事情还这么毛毛躁躁的,说话一惊一乍的,啥时候跟门边儿学会了。”

    把差点吓唬的门宸安安慰了一番,这才抬起头对桑枝说:“我下午让管家联系花田那边了,明天一早就能送过来。别着急啊!”

    桑枝调皮地吐了下舌头,然后爬床上乖乖躺着了。

    林雅然把门宸安哄睡着了,交给桑枝,然后就出去了。

    桑枝看着躺在自己身边安详入睡的小宝贝,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这是她跟少庭的孩子,她才不忍心做伤害他的事情呢。

    门光荣坐在一楼的沙发上,看着手机上自己孙子那张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开心的合不拢嘴了。老爷子高兴,一家人都跟着高兴。

    “爷爷,以后你要是想看宸安,就直接上去看就行。枝枝特意嘱咐我告诉你不要在乎那些细节,爷爷看自己的重孙子又没有错!你一个人要是不好意思进去,就跟我一起!”门少庭在一旁笑着说道。

    门光荣笑着点点头:“好好好,下次我一定亲自上去看我重孙子!”

    门光荣的目光在门少庭手机屏幕上看了好长时间,这才恋恋不舍地移开。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儿,看着门少庭问道:“雷刚和边儿怎么不在?”

    吃饭的时候看到重孙子的照片太过兴奋,一直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门少庭眼眸中闪过一丝神秘之色,凑到门光荣的耳朵边小声说了些什么,随后看到门光荣老爷子脸上露出一阵惊喜之色,笑呵呵地说道:“好好好!雷刚这孩子虽然不是我新孙子,却也从小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长大,跟我的亲孙子也没多大差别。把边儿交给他我放心!不如就在今年,选个良辰吉日,把两人的婚事给操办了吧!”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门光荣老爷子的身上。客厅里的大部分人还不知道雷刚今晚要跟门边儿求婚的事情呢。

    “爷爷,边儿和雷刚要结婚了吗?对了,怎么没见他们俩?”门玥玮左顾右盼,也没瞧见这俩人半个人影。原先她还以为俩人在桑枝房间里待着没出来呢。

    “是啊,今晚雷刚要向边儿求婚呢。地点就在蓝玫瑰大酒店。”门光荣乐呵呵地说着,完全没顾站在他旁边的门少庭脸上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一样。

    雷刚跟他说过这件事情要保密,先别让大家知道的。因为他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让门边儿愿意把终身大事交给自己。万一求婚没成功,自己回去之后多没面子啊!

    “这个雷刚,也太不够义气了吧?他在外面求婚,为什么不跟我们说啊?难道怕我们过去捣乱不成?”门玥玮有些不开心了。

    “是啊,不告诉你们也就算了,我怎么说也是他弟弟啊,竟然连我都不告诉。真是太可恶了!”这时,雷刚也站起来忿忿不平地说道。这夫妻俩果然是沆瀣一气的。

    蓝玫瑰大酒店。

    精致华美的水晶吊灯,洒下洁白柔美的灯光。雷刚拿着叉子,姿态优雅地切着面前一块精致美味的水果蛋糕。

    趁着门边儿没注意,手里的三克拉钻戒嗖的一下塞进某块切好的蛋糕里。正要把那块蛋糕推到门边儿面前给她尝尝的时候,鼻孔里突然一痒,一个喷嚏飞出来,正好打在那块蛋糕上。

    雷刚心里当时那个着急啊!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自己怎么就打了个喷嚏呢?到底是哪个无良的家伙在这种时刻诅咒自己?

    门边儿尴尬地笑了一下,接过雷刚手中被喷嚏打歪了的蛋糕,皱眉道:“没关系的,把这块蛋糕扔在垃圾桶里就好。”

    门边儿低下头四处找垃圾桶。

    雷刚急得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把门边儿手里的蛋糕夺过来。“别,别扔!这块蛋糕还可以吃的,不信……不信我吃给你看!”

    雷刚说着就把那块蛋糕往嘴里塞。门边儿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那上面可全部都是细菌病毒啊!他怎么能吃得下口?

    蛋糕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只要不想之前被自己打了喷嚏的事情。

    雷刚把整块蛋糕吃完,把里面的钻戒小心翼翼取出来。原本想玩一下浪漫,跟韩剧里男主角对女主角表白时候一样,把戒指放在蛋糕里,等着女主角自己去发现。现在浪漫玩不了了,还是直接把戒指送给门边儿吧。

    右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很快便有服务员走过来。其中一个拿着小提琴,另一个捧着一束很大的蓝色妖姬,后面还跟着几个人,应该是来凑热闹的。

    “小姐,这是您的玫瑰花,您看还喜欢吗?”手捧玫瑰花的服务员走过来,对门边儿恭谦地说道。

    门边儿看着那束大的都能把自己藏在后面的蓝色妖姬,惊讶地嘴巴张得好大。足足可以装下一个鸡蛋。

    悠扬的琴声响起,头顶不知何时换上了五颜六色的闪光灯。原本巨大的水晶吊灯熄灭了,周围陷入一片昏暗。只有门边儿头顶的地方,不停变幻着色彩。

    周围陆陆续续围满了人。大家纷纷看着这对幸福的新人,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雷刚握着钻戒的手都出汗了。他原本只是想安安静静地给门边儿一个浪漫的表白,哪知道会引起这么多人的围观。

    看着那么多双眼睛注视着自己,雷刚感觉亚历山大啊。原本在心里想好的情节都被打乱了,他就愣愣地站在那里,一直忘记了该做什么。

    门边儿内心忐忑地低着头,还时不时地看一眼雷刚。其实她的内心比雷刚更加紧张。他到底要干什么啊,为什么明明送了自己玫瑰花,却一句话也不说?愣愣地站在那里是啥意思?

    “表白,表白,表白……”不知何时,人群中响起一阵欢呼声。大家纷纷拍手鼓励雷刚。

    被好心的观众们提醒,雷刚心里有一丝感激。鼓足勇气,大步朝门边儿走去。在她面前半米远的距离处停下来,单漆跪地,举起手中还沾着奶油的钻戒,一脸虔诚地问道:“边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门边儿还没来得及回答,周围热心的观众们已经替她回答了。

    门边儿小脸一红,羞涩地低着头。脑袋有点晕眩的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

    紧闭着小嘴不说话,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人群中再次响起欢呼声。

    门边儿小嘴巴微微张开,看着雷刚,始终都没说出一句话。

    雷刚的心揪得紧紧的。门边儿怎么了,她一直闭着嘴不说话是什么意思?答不答应好歹说句话啊,膝盖都跪酸了。

    “边儿,嫁给我吧!我保证以后会对你很好的,我对天发誓!”雷刚明亮的眼神在闪光灯的照耀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由于紧张,舌头都有些打结了。

    门边儿眨了眨漆黑明亮的眼睛,看着雷刚问道:“那你能保证以后不再让我为你担心吗?能保证我们像普通恋人一样甜蜜幸福吗?”

    雷刚低头陷入一阵沉默。门边儿的担心是对的。她只是想像普通人一样拥有一份普通的爱情,可是自己的职业太特殊了……

    他不能给门边儿安全感,有时候还要让门边儿因为自己担心。他们两人在一起,门边儿要比自己付出的多得多。

    他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对得起所有人,可唯独对不起她!

    她把自己的青春交给他,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他。可他能做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雷刚心里一阵酸楚。或许,是自己该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边儿,我答应你,等我退役之后,会时时刻刻守在你身边,寸步不离地跟着你。”几分钟以后,雷刚抬起头,下定决心地说道。

    他已经28岁了,30岁的时候就可以申请退役了。

    门边儿眼眶一红,嘴巴紧紧抿起,激动地有些说不出话来。她等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了。

    “我愿意!”门边儿开心地扑向雷刚,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就在她的身体快要接触到雷刚的身体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慢着!”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不远处,六个熟悉的身影走来。雷明走在最前面,跳着跑了过来。拨开人群挤进去,指着雷刚忿忿不平地喊道:“好啊你,雷刚,我们还是不是亲兄弟了?你跟嫂子表白怎么不跟我说?还有爷爷,他老人家头发都白了,就盼着子孙喜结连理和和美美了,你怎么能连他老人家都不通知?”

    雷明说话期间,门光荣已经从人群中走了进来。

    后面还跟着门正、林雅然,门玥玮和林鸢。门正还是跟以前一样严肃认真,不过从他眼角的神韵里可以看得出他内心的喜悦。毕竟他跟门少轩之间也算是半个父子。

    “太爷爷,二爷,二奶奶……你们大家都来了啊!”门边儿害羞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喜悦。她的目光在雷明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不知该如何称呼他。辈分有点乱。

    门光荣看得出来门边儿的纠结,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边儿,以后如果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雷明的话,就直呼其名吧。反正你们都是年轻人,叫名字也没关系。还有雷明,以后要是觉得喊嫂子别扭,就直接喊边儿吧。”

    被门老爷子这么一提醒,大家都觉得好有道理。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那个,刚才的求婚我们都没看见,你们要不要重来一遍啊!”雷明的声音打破了围观人群的喧闹,大声喊道。

    “啊,不是吧?”雷刚一脸苦闷。他俩可是亲兄弟啊,从娘胎里出来只差了几分钟,有亲弟弟这么为难亲哥哥的吗?

    “什么不是,快点重来一遍!”雷明上去把雷刚按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