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因为要照顾桑枝,所以门少庭没有跟着大部队去蓝玫瑰酒店。门宸安还算乖,平时也不哭不闹,只有尿床了或者拉屎了才会哇哇的哭几声。他好像天生就很依恋门少庭这个父亲似的,不管哭得多凶,只要门少庭抱着他,轻轻哼军歌给他听,小家伙都会立刻停止哭声,睁大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有时候,桑枝会想,宝宝这么喜欢听军歌,长大以后不会也想跟门少庭一样做一名军人吧?

    他一定可以跟门少庭一样优秀。只是做特种兵真的很危险。作为一个母亲,桑枝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做这种危险的工作的。

    “在想什么呢?”看着坐在一旁发呆的桑枝,门少庭走过去在她面前晃了晃手指。

    思绪被打断,桑枝抬头看着门少庭说道:“在想宝宝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也跟你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

    桑枝说到这里,门少庭心里微微悸动了一下。当初给宝宝取门宸安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是希望宝宝长大之后可以平平安安的,不要跟自己一样总是出生入死。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门少庭跟桑枝想的一样,他也不希望他俩的孩子长大之后去当特种兵。

    尽管,在某种意义上,特种兵是一种无限的荣耀。

    “枝枝,别想这么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至少在宸安十岁之前,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一样快乐的玩耍。十五岁之后,他有了自己的判断力和选择道路的权利。到时候我们把权利交给他,让他自己去选择。”

    门少庭抓着桑枝的手,把她的脑袋揽在自己怀里。

    桑枝点点头。

    门宸安睡着的样子很可爱。可能是紧靠鼻息还不够,小嘴巴微微张开辅助呼吸。不知道是不是做了美梦,白嫩的小脸上不时露出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桑枝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身板,感觉很不可思议。这么一个可爱的小生命,让人忍不住想要用尽全力去保护他。

    “少庭,今天晚上要跟我一起睡吗?”快到九点的时候,桑枝看着门少庭问道。

    晚上一个人睡总是会做噩梦,桑枝觉得这是因为自己缺乏安全感造成的。如果门少庭跟自己睡在一起,肯定能睡得香甜。

    “不怕我对你做坏事吗?”门少庭坏坏一笑,暧昧的气息缠绕在整个房间。

    “难道你没有对我做过坏事吗?”桑枝莞尔一笑,又把问题抛给了他。

    “所以呢?你的伤口怎么样了?”门少庭说着,掀开了被子和桑枝身上的衣服。肚子上的拿到伤口已经完全愈合。

    伸出手去轻轻抚摸了两下,软中带硬,感觉很特别。

    “枝枝,我们军区疗养院的安医生医术很高明,或许能帮你把这道疤去掉。”门少庭看着桑枝说道。

    “怎么了,你嫌弃它丑吗?”桑枝情绪微微有些激动。

    “不是。”门少庭赶紧摇头。他怎么会嫌弃它丑呢。那可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给自己生孩子留下的伤疤啊!那是爱的印记。

    “我是怕你看见这道疤会难过,以后出门都不敢穿短衫。毕竟女孩子都是爱漂亮的。”良久,门少庭解释道。

    桑枝一阵欣喜。她就知道门少庭不是那个意思。抱着门少庭的脖子撒娇道:“我现在在你眼里是什么?还是女孩子吗?不是大婶吗?”

    门少庭微微一笑,摸着桑枝的胖嘟嘟的小脸说道:“少女。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少女。”

    桑枝一脸惊讶,然后开心地在门少庭脸上吧唧亲了一下。她没想到门少庭竟然能说出这么让人开心的话。

    “你今晚想不想跟本少女一起睡嘛?”桑枝突然想到门少庭还没有回答自己这个问题。

    “想,每天都想!”门少庭眸光一紧,抱着桑枝的腰,狠狠地吻了下去。

    突然,屋子里一片黑暗。

    第二天,桑枝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昨天门少庭可把她折腾的不清,直到晚上一两点才睡着。

    伸手摸了摸身边人儿,被子里空荡荡的,早已不见了门少庭的踪影。

    眉头紧锁,正要埋怨某人不喊自己起床,只见一道人影从门外走来。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和一碗热猪蹄。

    “你醒了?”门少庭微笑着把牛奶和猪蹄放在桌上,对桑枝说道。

    一阵皱眉。这家伙啥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

    “嗯。”把头扭到一边去,假装生气地说道,“怎么都不喊我起床?”

    微微一笑,宠你地说道:“看你睡得香,没忍心把你喊醒。快坐起来吃早餐吧。”

    桑枝眉毛皱成一团,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还没有刷牙吗?

    门少庭把猪蹄端过来递给桑枝,桑枝皱着眉头死活不吃。

    还以为她怎么了呢,放下猪蹄,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桑枝无奈地翻了翻白眼:“我还没有刷牙!”

    “咚——”

    门少庭想撞墙。没刷牙你早说嘛!

    桑枝撇撇嘴,我这不是等你来发现这个问题的么?

    洗刷完毕之后,桑枝坐在床上,享受了一下太后的待遇。

    有门少庭这样的大美男一口一口地喂自己吃东西,就算吃的是那啥也会觉得很香。

    “对了,少庭,雷刚和边儿回来没有啊?”吃过饭之后,桑枝问道。

    “回来了。”

    “昨晚的事情怎么样啊?求婚浪不浪漫啊?”桑枝有些激动。

    “……”门少庭有些无语,“构想很浪漫,可是中间出了点小意外。”

    “啊?出什么意外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反正结果很圆满。”门少庭又没亲眼见求婚现场,出小意外的事情也是听大家说的。他自己懒得解释。

    “哦哦!”桑枝因为门少庭的敷衍有些不开心,不过能听到雷刚和门边儿幸福美满的结局,她还是很开心的。

    吴妈抱着一盆漂亮的蝴蝶兰走了进来,一根根一尺长的径从嫩绿的叶子从中伸展出来,上面绽放着一朵朵洁白的蝴蝶状的花朵。在花瓣的中央是紫色的花蕊。从远处看去真的像是一只只蝴蝶停留在草丛中,美丽极了。

    “少奶奶,这是你要的花。”吴妈笑着说完,四下看了看,最后把花放在了窗台上。

    拉开窗帘,一束温暖的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正好洒在那盆美丽的蝴蝶兰上。金灿灿,晶晶亮。一朵朵花瓣迎着阳光灿烂开放,仿佛时刻都能放飞一般。

    “这是什么花,好美啊!”桑枝惊喜地嘴巴张得好大,足足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你看这花儿的形状像什么?”吴妈没有直接回答桑枝的问题,反而笑着问道。

    “蝴蝶。”桑枝不假思索地回答。

    吴妈脸上露出欣慰之色。“对,这种花儿的名字叫蝴蝶兰。”

    “少奶奶,您和少爷先慢慢欣赏着,我下去把其他花儿给您搬上来。”吴妈笑着走出了房门。

    桑枝不好意思地冲她点点头,意思是好的,去吧。之前就跟吴妈说过不要叫自己少奶奶,现在早就不是封建社会了,人人平等,被一个跟自己妈一个年纪的人叫少奶奶,她听着着实不习惯。

    不过吴妈已经叫习惯了,一时改不了口,也只能任由她这么叫了。

    门宸安躺在床上跟着桑枝玩,门少庭暂时没什么事儿,就被桑枝派下去帮着吴妈搬花去了。

    没一会儿功夫,所有花都被搬了进来,把桑枝卧室的窗台摆得满满的也没容下,只能把剩余的摆在阳台上了。

    桑枝从床上走下来,搬着一个小凳子坐在阳台上晒太阳。久违的阳光很明亮耀眼,照的桑枝有些睁不开眼了。

    阵阵微风吹来,空气里弥漫着好闻的花儿的芳香。

    门少庭忍不住把门宸安从房间里抱出来,小孩子晒晒太阳应该也是极好的。

    小家伙初次见到阳光,开心的不得了。没有牙齿的嘴巴裂开,笑得非常灿烂。小胳膊小腿竟然不自觉的舞动起来。

    门少庭和桑枝同时吓了一跳。这么小的孩子就会跳舞吗?可是他俩貌似都没有跳舞的基因啊?反正门少庭不会跳舞,至于桑枝,她嫁过来都有两年了,也没见她跳过舞。

    “你说这孩子随谁呢?怎么这么小就会跳舞,长大了不会想成为一名伟大的舞蹈家吧?”门少庭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惊讶的模样。

    桑枝想了想,说道:“可能随我妈。我妈是中学老师,年轻的时候学过舞蹈。她原本想把我培养成舞蹈家的,谁知我半路当了天地姻缘的金牌策划师。”桑枝说到这里,忍不住捂嘴笑了。

    门少庭揉揉鼻子,自言自语道:“这基因隔代遗传了?”

    桑枝听了这话,差点没噗嗤一声笑出来。这要真的是隔代遗传了,那他们家宸安长大之后可能就做不了舞蹈家了。因为他姥姥根本就没那天赋……

    当初是挺喜欢学舞蹈的,看到人家穿着漂亮衣服在舞台上跳舞,姿态很优雅。结果自己学了大半年,就彻底放弃了这个爱好。她的肢体实在是不够协调,跳舞跟划拳似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喝醉了呢。

    当然,这些事情桑枝只是在心里想想,她可没有说出来。在背后黑自己老妈总算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枝枝,少庭,你们看谁来了?”这时,卧室里传来了林雅然的声音。

    几秒钟之后,林雅然、桑耀祖、何爱芳就齐刷刷地出现在了桑枝家的阳台上。

    “爸妈,你们来了?”桑枝情绪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说曹操曹操就到。结果他们刚说到她妈,何爱芳就来到了。

    “傻闺女,你不是说想我们了吗,这不抽空来看看你了。最近怎么样啊,伤口恢复的差不多了吧?”何爱芳走过来,拉着桑枝的手嘘寒问暖。

    桑枝感动得眼眶有些湿润,连连点头:“伤口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当初用的线是韩国进口的,身体可以自动吸收,所以不用去医院拆线。妈每天都会给我做猪蹄吃,很充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