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说话期间,几个人已经走到了房间里。林雅然招呼大家坐下,桑枝给每人倒了一杯茶。

    何爱芳在一旁拉着桑枝的手千叮咛万嘱咐,有些话都叮嘱了好几遍了,还是不放心,说个不停。桑枝听得脑袋都大了,但还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林雅然不知何时走出了房门,到厨房叮嘱吴妈午饭多做两份去了。

    门少庭抱着门宸安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然后去找桑耀祖了。他的性格跟自己那个老爹一样,都不太爱说话。只不过,桑耀祖看起来要比自己老爹和蔼可亲的多。

    “爸,你要不要看看外孙子?”门少庭在桑耀祖身旁坐下,举着门宸安给他看。

    桑耀祖从门少庭手里接过外孙子,好久没抱过小孩子了,桑耀祖突然有种回到了二十几年前的第一次抱桑枝的感觉。

    “呵呵,这孩子长得挺漂亮,像我们家枝枝。”桑耀祖笑得合不拢嘴。

    用手轻轻拖了下门宸安的小脑袋,桑耀祖突然发现了什么,歪过头对门少庭说道:“这孩子脑袋睡偏了,往左偏。下次睡觉的时候在右边垫个东西,脑袋就能偏回去了。”

    门少庭心中一惊,这么多天了,他和桑枝竟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可不是吗,孩子的脑袋一半大一半小……如果是女孩子,长大了可以用头发遮住;可是男孩子,脑袋睡偏了会很难看。

    “好的,下次会注意的。”门少庭连忙点头说道。

    桑耀祖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干坐着也不是办法,门少庭作为晚辈只能主动找些话题跟老丈人聊聊。

    “爸,你是中医,你看看这孩子身体还健康吧?”门少庭想了好大会儿,终于想出了一个话题。

    桑耀祖眸光紧缩,抬头看着门少庭问道:“怎么了,孩子这几天出现什么异样了吗?”

    “这倒没有!挺好的,也不跟其他孩子一样爱哭爱闹,很乖。我就是问着玩的。”门少庭笑着说。

    “恩。”桑耀祖点点头,在孩子身上查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把头抬起来对门少庭说道:“这孩子很健康,不用担心。”

    门少庭脸上大喜,笑着点点头:“好。”

    不知不觉中午吃饭时间已经到了。林雅然把桑耀祖和何爱芳叫下去吃饭了。桑枝和门少庭留在上面照顾孩子。

    门边儿因为之前跟着桑枝去过她们家,而且还在何爱芳的劝说下努力追求雷刚并且成功获得了爱情,所以心里对何爱芳很感激。

    饭桌上新奇地发现何爱芳跟桑耀祖都来吃饭了,门边儿有些激动。

    “奶奶,你过来吃饭了。”门边儿热情地跑过去拉着何爱芳。自从上次见面,何爱芳也是喜欢上了这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被她这么搀扶着叫奶奶,心里乐呵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奶奶,今天吃饭你就跟我挨着坐吧!”门边儿拉着何爱芳在自己位子旁边坐下来。头顶的灯光正好照在她无名指的钻戒上,晃得何爱芳有些睁不开眼。

    “呀——边儿,你手上的钻戒好大颗哦!”何爱芳揉了揉眼睛,情绪激动地大叫着。

    门边儿小脸一红,伸出葱白的小手给何爱芳看。“嘻嘻,奶奶,这是某人送我的,你看好看吗?”

    何爱芳抓过来门边儿的小手,盯着无名指上的钻戒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好看,真是太好看了!这个钻的质量看起来很好,发出的光也很纯粹圣洁。”

    “这是他昨天晚上求婚送我的。”门边儿凑到何爱芳的耳边,开心地小声说道。

    何爱芳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笑着说道:“是吗?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这个还不确定呢,太爷爷说选个良辰吉日先订婚。”门边儿小脸更加红润了,像是两朵粉嫩的桃花。

    何爱芳忍不住笑着调侃道:“哟哟哟,啥时候订婚啊,到时候一定要给奶奶发请帖啊,我给你俩准备个大大的红包!”

    门边儿更加不好意思了,咬着下嘴唇说道:“红包什么的就免了,只要奶奶过来喝喜酒我就满足了!”

    何爱芳忍不住捏了捏门边儿可爱的小脸,宠溺地说道:“瞧瞧你说的,这家人啊,除了宸安之外,就是你最小了。你要订婚了,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哪有不拿红包的道理!”

    说到这里,何爱芳突然想起了某件事情,心情有些激动。“对了,边儿,之前新闻炒作少庭和雷刚牺牲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现在查清楚没有啊?是不是有人故意陷害咱们啊?”

    这件事情门边儿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有人陷害是肯定的了。只是幕后真凶是谁,他们确实还不知道。

    “奶奶,这事儿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你想知道真相的话,或许可以问问我二叔和二爷,他们应该比我知道的多。”门边儿如实回答。

    何爱芳点点头。不过她并没有问门少庭和门正真相的打算。他们爷们的事情或许并不想让女人家知道。

    没过多时,饭菜已经上来了。门玥玮和林鸢她们也从楼上下来,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

    何爱芳之前没见过林鸢,有些好奇,便扭过头去小声地问门边儿这是谁。

    门边儿给她解释道,这是他们门家的大救星,同时也是门玥玮的好朋友。为了感谢她,特意接过来在家里玩几天。

    何爱芳点点头,没有说话。

    吃饭期间,何爱芳看到那女孩很文静,饭桌上也不爱说话,还时不时回头往楼上看,仿佛有什么心事。不知是不是何爱芳多想了,总觉得这个女孩日后可能会对桑枝带来一定威胁。

    吃过饭之后,门老爷子特意把桑耀祖和何爱芳留在客厅里,他们好不容易来一趟,作为这里的主人,门老爷子当然要好好跟他们聊一聊。

    门正今天一早就去公司忙活事情了,中午并没有回家。林雅然帮着吴妈收拾饭桌上的残局。门边儿跟何爱芳告别后就拉着雷刚上楼玩去了。林鸢提议去看看桑枝的宝宝,因为她明天就要回家了。

    两人来到桑枝的卧室里,看到门少庭正抱着门宸安在屋子里转悠,嘴巴里哼着好听的军歌。桑枝则是躺在床上,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林鸢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妒意。

    “哥,嫂子,我们来看宸安来了!”门玥玮笑着跟两人打招呼,拉着林鸢的手来到门少庭面前。

    “嗨,小宝贝,姑姑来看你了哦!”门玥玮冲门宸安摆摆手打招呼。

    门宸安仿佛听懂了话似的,开心地笑起来,嘴巴里没有一颗牙齿,看起来有些有些滑稽。门玥玮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不要紧,门玥玮突然感觉自己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想吐却又吐不出来,难受的很。

    林鸢抓着门宸安的小手,轻轻握着,笑道:“宝贝儿,你好,我是林鸢,你叫什么名字呀?”

    门宸安依旧咧嘴笑着,漂亮的大眼睛眨啊眨。

    林鸢看得心生怜爱。但是一想到他是门少庭和桑枝的孩子,心里又有些失落。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幸运呢?

    “呕——”门玥玮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用手捂着嘴巴干呕起来。

    所有人眉头一皱,看着门玥玮担心地问道:“怎么了?吃坏肚子了吗?”

    门玥玮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几天也没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种想吐的感觉。

    门玥玮跑进卫生间吐了好一会儿,从里面出来后脸色都有些苍白了。门少庭和林鸢都以为她生病了,建议去看医生,抓点药吃就好了。

    门玥玮不以为然,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病。

    最后还是桑枝看出了门道。把门玥玮喊过去问道:“你这种情况有多长时间了?”

    门玥玮想了一下:“大概一个多星期了吧?”

    桑枝点点头:“待会儿让妈把安医生请过来吧。我怀疑你怀孕了。”

    “什么?!”

    桑枝此话一出,全场一阵哗然。门玥玮怀孕了,怀孕了?!

    “嫂子,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怀孕了?我有雷明的宝宝了?”门玥玮激动地差点跳起来。

    桑枝赶紧抓住她的胳膊,皱眉道:“淡定,淡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这样子的。我记得我刚怀孕的时候也是恶心想吐。还有你给我记住了,以后行动要小心,不可以像刚才那样又蹦又跳的了,万一不小心孩子有个闪失怎么办?”

    门玥玮光顾着开心了,哪还注意到这些。急忙在地上站稳了,拍着桑枝的手信誓旦旦地保证道:“嫂子,你放心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