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军区疗养院的安井然大夫就赶到了。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洒脱优雅。修长的骨节好看的手指搭在门玥玮的手腕上,几分钟之后,安井然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恭喜恭喜,是有喜了。”

    安井然话音刚落,全场人员一下子兴奋起来。

    “我今年年初刚刚当了奶奶,明面年初就要当上姥姥了。哈哈……”林雅然开心地笑了起来,然后就拉着安井然坐下喝杯茶,热情地招呼他中午留下来吃顿饭什么的。

    茶安井然倒是接受了,坐下来喝了几口,又给门玥玮讲解了一些应该注意的东西。至于留下来吃饭,安井然称自己还有事情要忙,下次吧。

    林雅然觉得有些遗憾,倒也没有多坚持。茶喝完之后,就送安井然离开了。

    门玥玮自从知道自己有了宝宝之后,整颗心脏跳动的厉害,太激动了。如果雷刚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一定会开心的不得了吧。不过,她并不打算现在就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雷明。

    “哎,我告诉你们,我怀孕的事情你们暂且给我保密啊,先不要让雷明知道。听到没?”门玥玮嘱咐大家。

    “为什么啊?这是好事儿啊,为什么不让雷明知道?”桑枝有些不解。

    门玥玮微微一笑,脸色有些潮红。“因为再过几天就是雷明的生日,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所以,你们一定要替我保密啊!”过了会儿,门玥玮又抬头补充了一句。

    “放心吧,玥玮,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门少庭走过来拍着门玥玮的肩膀信誓旦旦地说道。末了,还嘱咐了几句,“以后不要再跟以前一样大大咧咧了,多跟你嫂子学着点儿,安安静静的,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好了,我知道了,哥。”门玥玮皱着可爱的眉毛,略带撒娇地说道。

    桑枝看着门玥玮可爱的样子,不自觉地笑了。

    林鸢则是一直偷偷注视着门少庭发呆,看到门少庭对自己亲妹妹这么好,不自觉有些羡慕。可是一看到门少庭那么宠溺的看着桑枝的眼神,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淡淡的恨意。

    “枝枝,吃个苹果吧。”门少庭干净修长的手拿着销了皮的苹果递给桑枝,面带笑容地说道。

    桑枝毫不客气地从门少庭的手里接过来苹果,一脸幸福甜蜜的样子。“谢谢老公。”说完就张嘴在苹果上咬下一口。

    ‘老公’这两个字眼让林鸢心里微微一颤,一股酸水涌上心头。她不敢抬头去看桑枝和门少庭对视的眼神,怕灼伤自己的眼睛。

    “玥玮,小宝宝我们已经看过了,现在你也怀孕了,不如我送你回屋休息吧。”林鸢实在是受不了这屋子里的气氛,拉着门玥玮的胳膊说道。

    门玥玮会错了意,还以为林鸢提醒自己不要在这里做电灯泡呢,立马赞同地点点头。冲两人摆摆手说道:“哥,嫂子,那我们先回去了啊,你们两个继续。”

    门少庭看着门玥玮那满脸猥琐的笑容,心道:继续你妹。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打发两人走了之后,门少庭关上了卧室的门。

    走到桑枝面前忽然一下子抱住了她。

    门少庭的这个举动倒是吓了桑枝一跳,问道:“你怎了?”

    门少庭没有理会,而是紧紧地抱着她。由于力气太大,桑枝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轻轻推了推门少庭,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嘛?我都被你弄得喘不过气来了。”

    发觉桑枝憋红了小脸,急促的喘息声在自己耳边回荡,这才稍微放松了些。

    “没怎么,夫妻之间拥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难道你不想让我抱?”微微眯起眼睛,深邃狭长的眼神看着桑枝,仿佛瞬间就能把人融化在里面。

    心里微微荡了一下,仿佛整个身体都变得柔软了。“才没有呢。”软绵绵的声音,像是温柔的小花猫。伸开小胳膊抱住门少庭,脸蛋红扑扑的,心跳也在狂烈地跳动。

    门少庭感受着来自桑枝身体里的温暖,眼眶有些微红,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儿。只是桑枝的脑袋被搁在后面,根本看不到。

    “枝枝,过几天我可能有件事儿需要出去办,或许不能在家里陪你了。”十几分钟之后,门少庭放开桑枝,语气温和地说道。

    “怎么,上面又有任务了吗?”桑枝抓紧了门少庭的手,神情紧张地问道。

    门少庭这才刚刚死里逃生捡回来一条命啊!况且目前他们门家还陷入了危机,受人陷害,目前事情尚未解决,门少庭就又要出去执行任务了?

    门少庭摇摇头,看着桑枝说道:“是一些私人的事情,我很快就能办完了。”

    “是之前陷害我们的人找到了吗?是谁?”桑枝一脸紧张地问道,同时又有点兴奋。

    不过门少庭并没有桑枝表现得这么兴奋,而是十分冷静地抓着她的手,面无表情地说道:“这种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安心在家里想好身体便是。我办完事情就回来陪你。”

    说完在桑枝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就说自己有些事情要回书房研究研究,一会儿再过来陪她。不过她的这个一会儿有点长,桑枝等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等到。

    眼看着已经快十二点了,给门宸安喂了奶,换了尿布,桑枝也没有等门少庭,就抱着门宸安睡觉了。

    门少庭一个人呆在书房里,翻开那个有些年头的笔记本,看着那张有些泛黄的照片,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十年前雷刚的生日那天,林阳跟着自己去外面执行任务。为了保护自己,在关键时刻挡在了他的前面,敌军的子弹正好打在林阳的胸口上。她就那样倒在了自己的怀里。

    门少庭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问她为什么这么傻,林阳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她的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唇角有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出。

    她让门少庭抱紧自己,她说她好冷。门少庭一下子慌了,赶紧抱紧了林阳,想用自己全部的温暖来护着她。

    可惜最终她还是垂下了抓着自己的手。

    临终前,林阳问自己有没有喜欢过她。门少庭泪眼婆娑,咬着嘴唇重重地点点头。他们从十五岁那边就一起外出执行任务,早就配合出了默契,有些事情,尽管不说出来也都心知肚明。

    这个坚强永远,笑容永远都像阳光一样的女孩偷偷喜欢他,他怎么会不知道。

    他也同样喜欢她,自从十岁那年他把她从垃圾桶旁边捡回来,看见她笑容如阳光般灿烂,他的心里就已经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从此,她的笑容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任凭时光荏苒,任凭岁月流逝,那张笑脸始终如一。

    垂下手的前一刻,林阳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嘴型在空气里比划着:“我不后悔。”

    声音很小,几乎听不到。但门少庭的心已经感觉到了。

    痛。

    撕心裂肺的痛。

    门少庭抱着林阳残留着余温的尸体朝着天空大声嘶吼起来。内疚、悔恨、孤独、绝望……种种感情最终转发为愤怒。

    门少庭抱起怀里的林阳,拿着枪冲到前面,由于内心的怨恨和愤怒太过强烈,门少庭的爆发力超出平时水平的三四倍,很快就把所有敌军消灭殆尽了。

    抱着林阳冰冷的尸体回家,门少庭哭了一路。

    他还能清晰地记得出发前一天晚上林阳对自己说过的话,她说明天是雷刚的生日,所以这个任务就让自己代替她前去完成吧。她让自己不要告诉雷刚,因为她不想让别人欠自己的感情。

    其实门少庭心里也明白,林阳只是想要多一些跟自己单独相处的机会。而且这次的任务非常艰巨,她要跟着一起去,是因为她不放心自己。

    门少庭原本是拒绝的,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去也不想带着林阳,因为他知道任务的危险性。可林阳性子非常倔强,她硬是以死相逼,在门少庭的面前掏出枪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门少庭拗不过她,只好忍痛答应。

    林阳高兴地抱着自己,在自己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害羞地跑开了……

    明明前一天林阳还好好地活蹦乱跳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的声音仿佛还萦绕在耳边,香吻还缠绕在心田,可是如今……

    门少庭痛恨地捏了自己一把,他恨不得自己去死!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门少庭就算是让人拿绳子把林阳绑架了,或者给她灌安眠药,死都不会答应让她跟着自己上战场的。

    十年之后,门少庭拿着那张散发着淡黄色的温暖的照片,泪如雨下。

    他曾经发过誓,这辈子都不要再娶妻。他这辈子只认一个媳妇,那就是林阳。他也是这么做的。十几年如一日地洁身自好,不跟任何女人发生任何关系。所以外面才会有关于帝都少校的各种传闻。

    可是后来,局势发生了改变。

    爷爷生了一场大病,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看着自己的孙子快点结婚。对爱情的忠贞和对爷爷的亲情让门少庭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原本只是想假结婚,只是没想到从桑枝的身上看到了当年林阳的影子,笑容同样干净美丽大方,像是阳光一样灿烂。

    明知道不可能是她,可门少庭还是爱上了和她拥有一样天使笑容的桑枝。然后门少庭发现,自己慢慢地把林阳忘了,或者说把她埋在了自己的内心深处,只要不去想,就永远不会回忆起那段悲伤地往事。

    直到那天,门少庭在洗手间遇到了林鸢。不知为何,门少庭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还以为是林阳回来了呢。所以看到她喝醉了才会主动过去扶住她。

    冷静下来之后,门少庭清楚地明白林鸢就是林鸢,她只是长得跟林阳有几分相似而已,根本就不是林阳。

    尽管清楚地了解到这一点,门少庭看到林鸢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发怵。他不敢回忆起那段往事,所以每当距离林鸢太近的时候,门少庭都会变得十分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