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并且每次看到桑枝,看到他们现在幸福的家庭,门少庭心里都会有深深地愧疚。不知道林阳在天堂过得好吗?不知道她会不会恨自己没有坚守承诺?

    她这么善良的姑娘一定不会怨恨自己吧,她一定会祝福自己,希望看到自己幸福。

    可是林阳越是这样,门少庭的心里就越是难受。

    “林阳,如果你没死该多好,那我门少庭这辈子唯一的老婆就是你。”门少庭闭上眼睛,大拇指深深地插入自己的肉里,由于太过用力,食指的肉都被掐破了,汩汩的淌着鲜血。可是门少庭一点都不会觉得疼痛。因为和心里的痛相比,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

    桑枝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门少庭要离开自己,可是具体是什么原因,梦境里也说不清楚。总之他就是要抛弃自己,同时也抛弃他们的儿子。

    桑枝醒来哭得泪流满满,抱紧怀里的门宸安,睁大瞳孔恐惧地看着天花板,心里乱糟糟得。

    那只是一个梦,只是一个梦……

    桑枝一遍遍地提醒自己,梦境都是相反的,所以门少庭一定不会离开自己。

    可即便如此,桑枝的心里还是感觉空荡荡的,像是失去了什么,想要伸手去抓,却什么都抓不到。

    桑枝心神不宁地愣神好长时间,门少庭突然走了进来。

    “你醒了?”走过去看见桑枝望着天花板发呆,门少庭问道。

    桑枝回过神来,看着门少庭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少庭,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怎么一晚上都没有回来。我等了你好久,可是你一直都没来,我就睡着了。而且还做了噩梦,呜呜……”桑枝一下子扑进门少庭的怀里哭起来。

    门少庭因为心里还想着林阳的事情,所以不能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桑枝的身上。只是淡淡地关心了一句:“怎么了,做什么噩梦了?”

    门少庭不问还好,这一问桑枝就哭得更厉害了。“我梦见你不要我和宸安了。”桑枝抬起头看着门少庭,漆黑的眼睛里闪烁着动人的泪光,看得门少庭有些心疼。

    “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别多想。”门少庭抱着桑枝,轻声安慰道。

    桑枝点点头,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的鼻涕和眼泪都抹在了门少庭的运动装上。“你不要骗我。”桑枝一脸委屈地说道,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花猫。

    门少庭心里微微一颤,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点点头。

    “枝枝,你先在床上坐好,我下去给你拿饭吧。”过了会儿,门少庭推开腻歪在自己怀里的桑枝,说道。

    桑枝点点头又摇摇头,一脸委屈地说道:“少庭,我不想整天都是猪蹄。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吃过蔬菜了,水果也很少吃,你能不能跟妈说说,让她允许我吃点蔬菜啊?就算是喝一碗西红柿鸡蛋龙须面也行啊!啊,还要加点蘑菇……”

    桑枝的要求还真多。门少庭无奈地皱了皱眉头,桑枝知道自己话太多了,原本还想多说几样蔬菜的,只好立马改口说道:“那好吧,只要在里面加一些蘑菇就好了。是蘑菇,不是香菇,你可不要跟妈说错了啊!”

    桑枝不喜欢吃香菇,那个味道让她有些受不了。

    呲牙咧嘴地冲门少庭卖萌一笑,门少庭也拿她没办法,只好按照她说的去办了。

    “那你等着,我让吴妈炒几个青菜,外加一个鸡蛋汤给你。”门少庭说完就自顾自地离开了。

    桑枝有些无语。不是说好的西红柿鸡蛋面么?

    可爱的小鼻子皱了皱,不再理会门少庭。其实青菜和鸡蛋汤也都挺好的,桑枝在心里安慰自己。

    门宸安不知道做了什么梦,脸上的五官皱巴在一起,看起来既纠结又搞笑。桑枝一下子心疼起来,轻抚着门宸安的小脸,皱着可爱的眉毛尖叫道:“哎呀,小宝贝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啊?”

    她这一尖叫不要紧,门宸安立马被吵醒了。

    睁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桑枝,眼神纯净而明亮。可是眼角的余光,为何有种幽怨的感觉。

    是在埋怨自己这个老妈尖叫太大声了吗?

    桑枝额头冒出一阵冷汗。

    轻轻捏了捏门宸安肉嘟嘟的小脸,又在他脖子上挠了几下痒痒,门宸安一下子被逗乐了。脸上皱巴的表情一下子舒展开来,没长牙的嘴巴裂开,滑稽而搞笑。

    桑枝没忍住在门宸安的小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这一亲不要紧,门宸安立马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桑枝,那小白眼翻得,要多专业有多专业。

    桑枝额头冒出三道冷汗,这么小的孩子就会翻白眼,跟谁学的?

    就在桑枝郁闷的时候,门宸安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还发出非常童真的尖锐的声音。桑枝冷汗直流,这小家伙到底怎么了,总感觉有些不正常啊。

    桑枝把脑袋放得更低一些,更加近距离的观察门宸安。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伸出手在桑枝的脸上轻轻捏了一下,然后嘴巴里发出非常搞怪的笑声。

    桑枝郁闷的脸都黑了。这个家伙这么小就变得这么调皮,以后长大了还得了,肯定非常捣蛋的。

    大概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老妈正在生自己气,门宸安立马停止了笑声,眨巴着漆黑的眼睛看着桑枝,脸上的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小嘴巴紧紧抿在一起,看起来立马就要哭了。

    装可怜吗?

    桑枝冷哼一声,把脸扭到一边去,不去理会门宸安。

    过了一会儿,突然感觉有个热乎乎的东西在摸自己的手。桑枝回过头一看,门宸安正在用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真诚地看着自己,白白嫩嫩的小手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手。

    那样子仿佛是在跟自己道歉,或者是在安慰自己。

    桑枝转了几圈眼珠,难道刚才是自己错怪他了?这小家伙难道是在跟自己开玩笑?然后又捏自己脸蛋逗自己?虽然嘴巴里的笑声听起来有些难听,不过小孩子貌似都是这个声音的。

    桑枝感动得眼眶有些湿润了,摸了摸门宸安的小脑袋,忍不住把他抱进怀里。

    小男孩的身体非常温暖,像是一个小火炉。桑枝抱在怀里,感觉到一阵灼热。门宸安似乎也比刚才安静了许多,老老实实地在怀里待着,也不乱动。

    桑枝爱怜地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

    门少庭在厨房里忙活得热火朝天,额头上不停冒出滚烫的汗珠。站在一旁的吴妈有些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对门少庭说道:“少爷,让我来吧!您从小到大都没做过饭啊,这次为了少奶奶也是吃了不少苦。”

    门少庭冲吴妈微微一笑,说:“谁说我没做过饭啊,在家里是没做过,可是在外面我经常做饭呢。答应枝枝了要给她做,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吴妈哑口无言了。你什么时候答应给少奶奶做饭呢?明明说好的让我给做。

    门少庭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吴妈笑道:“没关系的,我保证做出来的味道不会比您差……太远。对了,千万不要告诉枝枝这是我亲手做的饭菜哦!”

    说完还得意洋洋地冲吴妈眨了眨眼睛。

    吴妈那个晕啊!这少爷长得真是太帅了,不管做什么动作都那么帅!原来觉得少爷出门开车的样子很帅,现在觉得少爷做饭炒菜的时候也很帅!她这个五六十岁的老妈子都有点神魂颠倒了。

    只可惜,她没有女儿啊!膝下只有两个儿子。要不然她一定会让自己女儿嫁给门少庭的!

    前提是,门少庭没有结婚。

    “好好好,那你先做着,我去把热牛奶和面包拿去客厅。”吴妈笑着说。

    门少庭冲她点点头,表示默许。随后更加认真地做菜。门少庭开始学做菜是在十年前林阳刚刚去世的时候。他一时接受不了林阳去世的事实,所以每天都会做林阳给自己做过的菜。摆在餐桌上,假装林阳还活着。

    林阳的厨艺很好,做菜很好吃,每次门少庭都会把盘子吃的底朝天。林阳总是会嘲笑他好吃懒做。那个时候的门少庭确实很懒,从来都不会自己做饭。甚至连碗都不会刷。

    可林阳一点都不会在意这些,虽然表面上装的好像很嫌弃门少庭似的,不过她心里一点都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林阳还经常开玩笑说要尝尝门少庭的手艺,可惜她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些,门少庭就会觉得很心痛。

    这次门少庭亲自做菜,一是为了让桑枝尝尝自己的手艺,二是他好久没动过厨了,想练练手。因为三天以后,门少庭要带着自己亲手做的菜,去墓地看望林阳。

    吴妈回到厨房之后,看见门少庭还在忙活,并且厨房里香气四溢,心里别提多羡慕了。少爷可真是好人啊,不但长得帅,而且还对媳妇这么温柔体贴。

    吴妈在心里感叹道。

    “都做好了!”门少庭把最后一个鸡蛋汤盛在白色的瓷盆里,唇角露出一个干净魅惑的微笑。可是当他拿起勺子,尝了一下味道之后,眉毛不由得皱了起来。

    虽然这个汤的色泽看起来跟十年前林阳做给自己的没差别,可是味道……还是差了那么一些。

    吴妈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一脸惊叹地走过去,看着满桌子的饭菜,忍不住啧啧嘴巴说道:“少爷,真没想到你这么会做饭。之前还说什么保证不会做的比我差太多,这不是活生生的笑话我吗?你的饭呀,比我这个老妈子做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被吴妈夸奖的有些不好意思了,门少庭低下头,微微红着脸笑道:“吴妈,你瞎说什么呢?您做饭都有几十年的经验了,我才做过几次饭啊,怎么能跟您的厨艺相比呢!”

    吴妈很显然没有想到门少庭竟然会这么夸奖自己,心里不由得乐呵起来。“我呀,也没学过什么厨艺。每次做饭都是用心去做。我寻思着,老爷夫人还有少爷和少奶奶,还有小姐,你们大家都对我这么好,我不能做对不起你们的事儿啊!所以我不管做什么事情,不管能不能做好,都会用心去做。只要用心了,事情就一定会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