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吴妈的话让门少庭陷入一阵思考。

    用心?

    不管什么事情,只要用心去做就能做好?

    门少庭眉头紧皱,思索着这句话的正确性。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十几分钟之后,吴妈在门少庭面前不停晃着双手。这个少爷到底怎么了,都站在这里发愣十几分钟了。

    “哦,没什么。吴妈,如果你喜欢这些菜的话,我随便那几份给枝枝送去,剩下的,你留着自己吃吧!”门少庭回过神来之后,笑着对吴妈说道。

    还没等吴妈开口,门少庭就端着两盘青菜和一盆鸡蛋汤跑出去了。

    或许吴妈说得对,只要自己用心去做菜,用心去回忆自己跟林阳之间的感情,就一定能做出之前的味道。

    桑枝的卧室里。

    只是吃了一口门少庭端过来的饭菜,桑枝就觉得味道有些不对劲儿。她看了门少庭好几眼,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老公,你刚才干嘛去了?”

    “我在客厅里坐着跟大家聊天啊!”门少庭麻溜地回答,一点都没感觉到心虚。

    “哦是吧?那吴妈呢?她不会也在客厅里坐着跟大家聊天吧?”桑枝笑着问道。

    “怎么会呢!吴妈每天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哪有时间跟大家聊天啊!”门少庭摇头说道。不知怎么回事儿,脸色有些微红。

    桑枝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指着门少庭笑道:“老公,你真是太可爱了!说谎话都会脸红!说吧,这些菜是谁做的?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吴妈做的哦,她的菜我可是吃了一年多了,是不是这个味道我可是很清楚的。”

    “可是你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吃猪蹄啊,根本就没有吃过青菜。”门少庭反驳道。

    “可我之前吃过啊!”桑枝不服气地说道,“吴妈做菜口味有点重,每次都会放很多盐。这或许跟她的年龄有关。人年纪越大,味觉就会越淡。所以就算放多了盐,也不会感觉到咸。可是这次的菜,很清淡,吃起来爽口可人。快说,这是不是你做的?”

    桑枝嘿嘿一笑,看着门少庭高大的身影和帅气的脸蛋,一颗心都要融化了。自己老公真是太好了,不但可以为自己遮风挡雨,还可以下厨房做饭。上得了战场,下得了厨房!男神中的男神!如神祗般完美的化身!

    既然被识破了,门少庭只好点点头:“恩。喜欢吃吗?”

    “嗯嗯嗯,当然喜欢啦!”桑枝疯狂的点头。美男老公做的,当然喜欢啦!况且味道还这么好。

    只是桑枝有些奇怪,平常并没见门少庭做过饭啊!

    “老公,你竟然会做饭,而且还这么好吃,为什么平常都不见你做啊?”桑枝往嘴巴里扒拉了两口菜,口齿不清地问道。

    门少庭有些无语。“你见过家里有佣人,还用自己做饭的吗?”

    桑枝想想也对,吐吐舌头,也没反驳什么。

    自从确认是门少庭亲手做的饭菜之后,桑枝的食欲大开,三下五除就把所有饭菜一扫而光,最后连一片菜叶都没有剩下。

    看着被吃的干干净净的碗,桑枝心满意足地打个饱嗝。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开心地在床上滚几圈。不知从何时开始,桑枝的肚皮已经完全愈合了,感觉不到疼痛了。

    门少庭有些无语地看着桑枝的动作,鄙视道:“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

    桑枝才不管他说什么呢,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说道:“怎么了嘛,人家今天开心不行吗?”

    桑枝白白嫩嫩的肚皮上晕染的一层层花纹,随着桑枝的滚动一层层翻滚着,像是浪花。门少庭没忍住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

    “好啦好啦,你玩吧,我去刷碗。”拿起桌上被吃光了的碗筷,走出门去。

    桑枝撇撇嘴,没有说话。

    吃过饭之后,门玥玮拉着雷明来到了他们的卧室里。自从得知自己怀孕之后,门玥玮就高兴地不得了。昨晚还差点没睡着觉呢,胡思乱想了一个晚上。

    雷明也发觉了她的不对劲儿,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门玥玮,想要问怎么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门玥玮有些不高兴了,这人是木头脑袋啊,难道就没看出来自己最近有啥不对劲儿?

    “喂,雷明,我说你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关上门,门玥玮就双手撑着腰盛气凌人地看着雷明问道。

    雷明有些委屈,自己到底做什么错事儿了,就没把门大小姐放在眼里。

    “我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雷明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没做错什么!但是你没发现我这几天有哪里不同吗?”门玥玮张开双臂在雷明的面前转了几圈。

    雷明想了下,然后点点头说道:“看出来了,的确跟以前不同。”

    门玥玮停止转圈,一脸惊喜地看着雷明:“那你说说,我哪里不同?”

    “脑袋进水了。”雷明似笑非笑地回答。

    门玥玮一愣,反应过来之后跑过去在雷明身上啪啪啪打了几下。真是太气人了!他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脑袋进水的!

    “哎哟,我错了,老婆大人不要打了!”雷明双手抱着脑袋求饶。

    门玥玮看打得差不多了,这才放手。双手抱拳,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地上的雷明说道:“重新给你一次机会,说吧,本姑奶奶有哪里不同?”

    雷明皱了皱眉头,想了下,很为难地说道:“我看我还是不要说了吧。”

    “为什么啊?”门玥玮一脸惊讶。

    “我不敢说。”雷明摇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门玥玮,“我怕被打。”

    门玥玮可爱的眉毛皱起来,十分无语地看着雷明。“你给我起来!”有些发火了。

    雷明乖乖地从地上站起来,一脸恐惧地看着门玥玮,那表情比见了鬼还可怕。

    原本以为门玥玮会跟刚才一样冲着自己大吼大叫,或者对自己动粗,雷明刚刚做好了防备的姿势,没想到门玥玮一下子跑过来挽住了自己的胳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说道:“老公,人家是有惊喜要送给你!”

    听着门玥玮软绵绵的话,雷明有些受宠若惊。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确定是惊喜,不是惊吓?”

    门玥玮不耐烦地翻翻白眼,宠溺地责备道:“当然了!我还能怎么吓你?”门玥玮说到这里,又突然卖起了关子,“哎呀,算了,我还是等三天后你生日再告诉你吧。”

    雷明额头上冒出一滴巨大的汗珠。

    想了下说道:“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给我准备了一个巨大的生日蛋糕?”

    雷明说话的时候在空气里用手比划着给门玥玮看。

    门玥玮摇摇头,拍着雷明的肩膀,一脸无奈地说道:“这算是什么惊喜啊,我是那么没创意的人吗?”

    雷明撇撇嘴没说话。难道你是很有创意的人?

    “那你是不是给我准备了一个大型的生日party?”雷明继续猜,但很快就被门玥玮否定了:“当然不是!这么没有创意的想法你就不要猜了好不好?”

    “那难道是你买了去菲律宾旅游的机票?”雷明有气无力地看着门玥玮。

    门玥玮并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既然他认为是机票那就让他这么认为好了。

    继续拍了拍雷明的肩膀,有些得意地说道:“你呀,就别乱猜了,等着你生日的时候我直接公布答案不就好了?”

    说完门玥玮就脱掉鞋子上床睡觉了。留下雷明站在那里干瞪眼。到底是什么事情嘛,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门光荣找人算好了日子,下个月的初八正好是黄道吉日,适合年轻人结婚或者订婚。老爷子在外行军打仗这么多年,虽然不迷信,但订婚这种喜庆的事情,还是找个好日子比较好。

    打了一通电话,把雷刚叫了过来。如今门边儿的父母不在,她的婚姻大事只能由自己操办了。

    “雷刚啊,你和边儿的事情有了打算了吗?”门老爷子问道。

    雷刚红着脸笑了笑,挠头说道:“爷爷,我们打算今年订婚。”

    门光荣点点头,恩了一声问道:“那具体是什么日子,决定了吗?”

    “尽快吧。”雷刚说道,“越开越好。”

    那晚在蓝玫瑰酒店的事情门家几位说话最有权威的人都在场,包括老爷子。自己既然对门边儿求婚了,还送了钻戒,订婚的事情最好就不要拖拖拉拉的,免得让人家怀疑那晚的事情会不会是作秀。

    门光荣对雷刚的回答还算满意,微笑着点点头。“好。我已经找人算好了日子,下个月初八就是很不错的日子,适合年轻人订婚。”

    门光荣并没有直接说明让雷刚和门边儿下个月就订婚。虽然自己是长辈,可是毕竟是女方这边的,哪有女方的家人逼着男方娶自己闺女的?

    他门老爷子可是及其爱面子的人物,凡事都得给自己留个台阶下。

    跟着老爷子这么多年,雷刚也不是吃素的。老爷子的话他自然能听明白。

    “那我明天就带着边儿跟我回家,把这事儿跟我爸妈说了。”雷刚说道。

    门光荣对雷刚的回答很满意,轻笑着点点头。给自己和雷刚各冲了一杯茶。这让雷刚有些受宠若惊。

    “爷爷,您是长辈,哪有长辈给晚辈倒茶的道理?来,我给您倒!”雷刚急忙站起来从老爷子手里接过茶壶。

    老爷子呵呵一笑,手上的茶壶并没有松开。

    “你放下,我来就好。”

    任凭雷刚怎么用力,老爷子都没有把手松开。最后雷刚只好投降。坐下来笑着对老爷子说道:“真没想到爷爷年纪这么大了,身体还这么强壮,力气一点都不小。我都没爷爷力气大呢!”

    门光荣笑了笑,只当这是雷刚在拍自己马屁,也没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