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爷孙俩坐在一起喝着茶,聊了聊生活中的事情,然后就不知不觉把话题引到了张毅然身上。

    最近这个老家伙倒是没有做出什么不利于门家的事情,反而像是消失了一般,显得异常风平浪静。可越是这么风平浪静,就越让人感到危险。就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安详的让人窒息。

    “爷爷,张毅然绑架桑枝嫂子的事情,咱们手上可有证据?”雷刚放下手中的茶杯,眉毛上挑着皱起来。

    门光荣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吐掉上面飘着的茶叶,正色看着雷刚说道:“上次我把你们三个召集过来,少庭不是说就是枝枝乘坐的那辆出租车的主人给张毅然打的电话,让他过来抓人的吗?所以那个出租车司机就是证人。”

    雷刚一想也对,现在只要找到那个出租车司机,事情就好办了。只是,除了桑枝以外,其他人都没有见过那个司机,所以要解决这个事情还需要桑枝把那个人的样貌描述出来。

    从门老爷子的房间里出来之后,雷刚就去找门少庭了。把张毅然的事情跟门少庭这么一说,门少庭就带着雷刚来到了桑枝的房间。

    桑枝把那个司机的样貌简单地描述了一下,大概是四五十岁的年纪,皮肤黝黑,长得像葫芦娃。脸很大,五官都扭在一起了。

    给两人描述完司机大叔的样貌,桑枝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那个大叔曾经给过自己一张名片,当时自己也没在意,随手一扔,也不知道那张名片现在跑到哪里去了。如果能找到那张名片的话,这个人就很容易找到了。

    想到这些,桑枝赶紧从床上滚了下来,在卧室的抽屉里翻来翻去。可是翻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都没有找到。

    那张名片,到底去了哪里?

    桑枝一时竟然想不起来了。

    “你在找什么?”看见桑枝皱着眉头翻来翻去,门少庭走上来问道。

    “名片,司机大叔的。”桑枝回答,“可是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门少庭抓住桑枝的手安慰道:“没关系,只要有了那个人的大概样貌,我回头找个画师按照你说的画下来,然后交给警察局或许就好办一些了。咱们家的势力你也不是不知道,在整个大帝都找个人还不算什么难事。”

    “但愿如此吧。”桑枝看着门少庭,点头道。

    雷刚看见这夫妻两个如胶似漆的样子,也不便在这里多打扰。跟两位告辞之后就离开了。他身上还有自己的任务,就是带着门边儿回家,把两人的婚姻大事解决掉。

    门少庭把桑枝扶上床,交代她好好休息。桑枝笑了,她的伤口早就好的差不多了,现在也该出来运动运动了,要不然身上的一身肥肉可就减不掉了。

    门少庭笑着弹了下她的额头,说就算她胖成杨贵妃那个样子,他也照样喜欢她。

    这话把桑枝给逗乐了。人家杨贵妃好歹是唐朝第一大美人啊,自己算哪门子葱啊!如果体型达到了杨贵妃的标准,恐怕脸蛋就变成芙蓉姐姐的模样了吧?

    两个人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像是回到了刚结婚那会儿的甜蜜样子。

    门宸安真的很乖,不像是其他孩子一样整天哭闹。他只有在饿了的时候,或者尿床拉屎的时候才会哭闹。这倒是让桑枝和门少庭两人省了不少心,只要门宸安同学一哭闹,不是饿了,就是拉了。

    所以门宸安的哭声成为了他需要照顾的标志。

    下午的时候,门少庭拿着画师根据桑枝的描述画出来的画像去了警察局。不知道是画师的画工了得还是桑枝的描述能力好,画出来的照片跟真人几乎没差。所以当桑枝看到那幅画像的时候,高兴地差点从地上蹦起来。

    拿着这么精准的画像去警察局,相信很快就能找到这个人吧。

    门少庭走了之后,桑枝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门边儿那个小妮子最近忙着跟雷刚谈恋爱,也很少来自己房间了。门玥玮沉浸在怀孕的喜悦里,也很少来这边看自己。林雅然作为婆婆倒是经常来照顾自己的,桑枝心里也很感激。

    有人说越是长大就越孤独。之前桑枝并没有体会到这一点,现在桑枝觉得这句话很正确。长大之后就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忙,一忙起来就顾不上身边的朋友和家人了。然后交往的圈子会越来越小,最后能陪自己走下去也就只有一个人。甚至到了最后的最后,能陪自己的就只有自己了。

    想到这些,桑枝的心里泛起一阵失落。看着窗台上鲜艳的花朵,想着几日之后它们便会凋落,心中的凄凉感更加浓郁。

    好长时间都没有跟肖菲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跟江北城怎么样了。还有小宝贝,现在应该都会叫爸爸妈妈了吧?

    桑枝突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肖菲的宝贝的时候,还跟肖菲开玩笑说自己孩子出生时她要过来送见面礼。

    可是门宸安满月酒的时候肖菲根本就没有到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桑枝倒不是在意见面礼,她只是很想念自己的好闺蜜。大学时候她们在一起度过了四年的美好时光,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在一起,就连上个厕所都会形影不离。可是现在,肖菲就跟消失在了自己的生命里一样。

    等门宸安再长大一些,或许桑枝会举办一个大型派对,到时候把所有的亲朋好久都叫过来大家好好地聚一聚。

    时光荏苒,要学会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傍晚的时候,门少庭就从警局回来了。事情果然办得很顺利。那个司机大叔的所有资料,包括喜欢在哪个烧烤摊吃饭这么详细的事情都查到了。

    那个司机大叔叫张广袤,广袤无垠的广袤。这名字叫的倒是挺大气的,可能是人并没有那么大的福气,所以这辈子也只能庸庸碌碌做一名司机。你碌碌无为不是你的错,可是你涉嫌绑架就是你的错了!

    门少庭说警察已经去张广袤的家门口蹲点了,这小子大概是知道自己犯错了,一直躲在外面不敢回来。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就不相信这个张广袤还能真的放弃自己的老婆孩子在外面躲一辈子?

    桑枝倒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毕竟这件事情背后的主谋是张毅然,而不是张广袤。他只是贪图钱财一时误入歧途罢了。

    “少庭,这个张毅然和张广袤两人都姓张,他俩不会有什么亲戚关系吧?”桑枝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门少庭皱了下眉头,在警局的时候他倒是没想这么多,警察给的资料里也没说这俩人的关系。

    “估计是碰巧了,天底下姓张的多的是,不能每个姓张的人都是亲戚吧?”门少庭说道。

    桑枝点了下头,她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其实是不是亲戚倒无所谓,反正张毅然绑架自己是事实,犯了错误就是要受到惩罚。

    三天之后。

    门玥玮在家里指挥着大大小小的佣人把整个客厅布置成一个奢侈的派对现场。今天是雷明的生日,原本打算去外面租个场地的,可是桑枝需要看孩子不太方便,所以门玥玮就突发奇想,叫佣人把客厅彻彻底底收拾了一遍。

    雷刚带着门边儿回家了,门少庭借口要去雷刚家里给他庆生,所以不能参加雷明的生日。所以他的那份蛋糕就由桑枝代劳了。雷明也不会介意这么多,毕竟门少庭本来就是跟雷刚的关系更加亲近一些。

    林鸢前几天就回家了,门玥玮打过电话说让她过来一起参加雷明的生日,但是被林鸢以自己有事情要忙脱不开身给拒绝了。门玥玮感觉有些遗憾,但还是尊重林鸢的选择。

    门正的公司出现了一些状况,所以不能及时赶来给雷明庆生。不过有门老爷子在这里撑场面,雷明的脸上也占足了面子。

    “大家安静一下!”生日派对开始前,门玥玮打断了大家,拿着话筒站在派对的最中央大声喊道。

    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闭上嘴巴一脸期待地看着她。他们知道,今天门玥玮要向雷明宣布一个很重大的消息。

    “玥玮,你要做什么?”雷明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门玥玮神秘一笑,努了努小鼻子说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今天是雷明26岁的生日,我数到三,让我们一起给我最亲爱的老公献上一曲生日歌。”门玥玮说完,对雷明笑了一下。

    “三,二,一!”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门玥玮话音刚落,大家齐声唱响生日歌。桑枝对门玥玮做了一个加油你最棒的手势,门玥玮嘿嘿一笑,给桑枝一个飞吻。

    生日歌唱完之后,就到了吹蜡烛的环节。桑枝帮忙把蜡烛插好,可是数来数去,桑枝发现少了一根蜡烛。这可怎么办啊?26岁的生日只有25根蜡烛,这样不太好吧?

    桑枝焦急地踱来踱去,突然她想到书房里好像有几根红烛,是桑枝买来打算跟门少庭吃烛光晚餐的。

    焦急地跑到书房,桑枝在抽屉洞里翻来翻去,也没有找到红烛。可是却发现了一本很奇怪的日记本。

    桑枝立马被日记本吸引了注意力,从抽屉洞里拿了出来。想打开,可是上了锁。虽然这个笔记本已经有些年头了,可是锁是全新的,似乎不久前刚被换过。

    桑枝对这本日记本很是好奇。这应该是门少庭的笔记本吧,自己之前从来没见过呢。这里面到底写的什么呢,门少庭为什么要上新锁?

    应该是一些军事上的机密吧?桑枝想了好久,告诉自己这个答案。她知道那些特种兵都是有很秘密的任务的,一般这些任务是不能向外透露的,就算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不行。

    或许这本笔记本里就是记载着门少庭在当特种兵期间的一些事情。他写下来只是为了怀念,但又怕被别人看到,所以就上锁了。

    这样想着,桑枝就打算把笔记本放回原处。不经意间,突然从笔记本里滑出一张照片。桑枝手忙脚乱地把笔记本放好,然后从地上捡起照片,心里还在祈祷千万不能让少庭知道自己动了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