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原本打算把照片放回去然后关上门走人的,可是桑枝还是好奇地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不看不要紧,一看桑枝就吓了一跳。

    并不是因为照片上的人长得有多么吓人,而是因为照片上是一个女生,而且还是一个笑容甜美灿烂的女生。

    美丽的樱花树下,这个女生穿着一身军装斜靠在樱花树上,阳光很灿烂,她半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照片背面看起来跟军区大院差不多。

    这个女生是谁?少庭为什么会把这个女生的照片夹在这本破旧的日记本里?

    桑枝的心里突然很慌乱,她一直以为门少庭是真心爱自己的,她从来没想过门少庭会背着自己留别的女人的照片。还是在那本上了锁的笔记本里。

    难道那本日记本里写的不是门少庭在特种部队的一些秘密,而是关于这个女生的吗?

    桑枝不敢想下去,她突然感到很恐慌,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联想到门少庭前几天的不正常表现,还有那首军歌,桑枝说想学,可是门少庭不答应,还说自己再也不会唱那首军歌。当时桑枝就感觉门少庭的表现有些不太正常。

    那首军歌到底有什么秘密?还有照片上这个女孩是谁?那本日记本里写的什么?

    桑枝感觉自己脑袋嗡嗡的,就要炸掉了。

    “嫂子,你蹲在这里干嘛呢?”桑枝清醒过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跟自己说话。

    她努力睁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门玥玮,嘴巴微微张开,却说不出一句话。

    门玥玮看着桑枝那张苍白的脸,赶紧把桑枝从地上扶起来,关心地问道:“嫂子,你怎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不会是生病了吧?”

    桑枝摇摇头,眼神呆滞地看着地面。“雷明的生日过的怎么样了?我没有找到红蜡烛。”

    “嗨,没事儿,少一根就少一根吧,就当雷明还是跟去年一样年轻不就行了!哎,嫂子,我刚才把我怀孕的事情告诉雷明了,你不知道他当时有多兴奋,抱着我在地上转了好几圈呢!”门玥玮一提到刚才的事情就激动地不得了。但是立马注意到桑枝的情况不太对劲儿,声音和情绪立马恢复了正常。

    “嫂子,你到底怎么了?刚才插蜡烛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进了一趟书房就这样了?”门玥玮扶着桑枝不敢松开,生怕只要自己稍微一松手桑枝就会摔在地上。

    桑枝摇摇头,把手里的照片递给门玥玮。“你知道这是谁么?”有气无力地问道。

    门玥玮看到照片吓了一跳,赶忙问道:“你这是从哪里找到的?”

    “日记本里掉出来的。”桑枝如实回答。

    门玥玮哦了一声,把桑枝扶到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脸色凝重的看着桑枝说道:“嫂子,不瞒你说,这个女生叫林阳,是我哥哥的初恋。”

    “初恋?”桑枝看了门玥玮一眼,心里慌乱的情绪稍微好了一些。

    “恩。”门玥玮点点头,然后拍着桑枝的肩膀安慰道,“不过你不用太担心,她是不会回来跟你抢我哥的。因为……”

    门玥玮说到这里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她的年纪跟门少庭一般大,所以当年的事情她知道的很清楚,而且林阳跟自己也是很好的闺蜜。她的离开,让门玥玮不知道痛苦了多少个晚上。

    “因为什么?”看到门玥玮不说话了,桑枝一下子着急起来。这件事情看起来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呢。

    “她不在了,因为她不在了。”门玥玮声音哽咽地说道。眼眶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不在了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她已经去世了?

    桑枝心里微微一颤,不敢再想下去。

    “那年,她和我哥一块去边疆出任务,为我哥当了一枪,然后就……呜呜呜……”门玥玮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

    林阳是多么好的女孩子啊,临行前她们还约好回来之后一起去逛街买衣服,买好看的首饰,可是门玥玮没想到这个诺言再也实现不了了。林阳再也不可能陪着她去逛街了……

    桑枝被门玥玮的情绪感染,心情也有些低落。她还以为门少庭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呢,没想到……

    哎,是自己多心了,是自己太小气了!

    桑枝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一巴掌。

    “玥玮,你不要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桑枝抱着门玥玮的肩膀安慰道。说完这些,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门玥玮抱住桑枝,在她肩膀上哇哇大哭。话谁都会说,道理谁都懂,可是真正做到却是十分困难的。

    林阳带给她的温暖和快乐,不是别人可以理解的,所以门玥玮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这个笑容如阳光般温暖的女孩子。

    门少庭带着自己在饭馆做的小炒,开车来到林阳的墓地里。两年了,他已经两年没来看过林阳了。她一定很想念自己吧?也一定在怨恨自己吧?

    从车上走下来,拿着自己做好的饭菜和鲜花,在林阳的墓地前摆好。墓碑的照片上,林阳正看着自己微笑。

    门少庭也对林阳微笑。跟她讲述自己这两年发生的故事。包括桑枝的事情,以及在大地震的现场自己差点死掉的事情。

    “林阳,你知道吗,那次在大地震现场,我被活埋,当时我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我在想如果我死了就可以见到你了,这样想着,我就觉得死其实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门少庭说到这里,呵呵笑了两声,似乎是在嘲笑自己。“可是后来,我还是畏缩了。我想到了枝枝,就是我现在的妻子,还有她肚子里我们的孩子。我怕我死了之后没有人照顾他们,所以我最后还是害怕了,拼命从废墟里爬了出来。你会嘲笑我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吗?”

    门少庭说到这里,喝了一杯白酒,辛辣的感觉刺激着身体,让门少庭稍微精神了一些。

    墓碑上的林阳只是静静地微笑着看他,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门少庭用筷子夹着碗里的饭菜给林阳吃。“这是当年我跟你学的饭菜,你快尝尝,看看我的手艺是不是比以前精进了不少?”

    “还有我给你带来了你最喜欢的花儿,你看看好看吗?味道很好闻吧?”

    门少庭一边说话一边喝酒,眼泪哗啦啦往外流。很快,他便喝醉了。倒在林阳的墓碑前。

    “林阳,你一定很恨我娶了别的女人吧?你当初离开的那会儿,我在心里发过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娶的。可是后来,爷爷病了。你还记得爷爷吗?当年就是他把你捡回来的,你肯定不会忘记吧。”

    “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是很好。我有时候真的很害怕老爷子一不小心就嗝屁了。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让我娶妻生子,给门家延续血脉。我不忍心看着他老人家白发苍苍了,还要对着我苦苦哀求,所以我只能答应他。”

    “原本我也只是想完成我的任务而已。但是枝枝对我很好,她人很温柔善良,跟你一样。她为了我吃了很多苦,我在外出任务的时候,她整日在家里为我提心吊胆。有这样一个对我好的女人,我实在不忍心负她。”

    “林阳,如果你恨我,就托梦给我,狠狠地骂我一顿或者打我一顿吧!但是不管怎样,我都想跟你说,你在我心里早就是我的妻子了。虽然我们并没有走法律程序,可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我这辈子要一起走下去的人。我记得这句话,在我当初给你刻墓碑的时候,也跟你说过。看得到我在你墓碑上面刻的字吗?上面刻的是爱妻林阳。不管你恨不恨我,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丽的天使。”

    门少庭说着说着就有些累了,竟然趴在林阳的墓碑上睡着了。

    这时,不远处的墓碑后面露出来一个小脑袋。林鸢看着躺在自己姐姐墓碑前睡着的门少庭,心情有些复杂。

    看来是自己误会他了。他的心里一直都有姐姐的。林鸢相信门少庭心里最爱的那个人还是林阳,如果林阳没有去世的话,他们现在一定会很幸福。

    这样想着,心里的怨恨就减轻了不少。

    不知何时,天空中下起了小雨。门少庭依旧趴在墓碑上没有醒来。林鸢身上没有带雨伞,雨下的还不小,很快就把她身上的衣服打湿了。

    林鸢赶紧跑过去把门少庭从地上摇醒,然后扶着他往车上跑。

    门少庭微微睁开眼睛,恍惚间以为自己看见了林阳。她正扶着自己拼命往车子的方向跑,眉头微微皱着,看起来有些急促。

    门少庭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一把将林鸢抱在怀里。“林阳,是你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你竟然活过来了,你活过来了!”门少庭激动地大叫起来。

    林鸢被他的这个动作吓了一跳。感受着门少庭的心跳,想要推开,却又不舍得推开。

    既然他把自己认成了姐姐,那自己就暂时代替一下姐姐吧。

    “是的,少庭,是我。我回来了,你还好吧?”林鸢尽量模仿着姐姐生前的语气对门少庭说道。

    门少庭惊喜地抬起头,对,就是这个声音,他终于再次听到了林阳久违的声音了!

    “林阳,真的是你!我……我太激动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请原谅我的愚钝……”门少庭再次把林鸢抱入怀里。明知道眼前的人不可能是林阳,可门少庭还是不顾一切地抱住她。

    他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她,来弥补自己对她的歉疚。

    “少庭,雨下大了,我们上车再说吧。”看到门少庭这个样子,林鸢突然感觉有些心疼。

    “恩,好,我们上车去说。我真是的,我怎么会这么笨呢,竟然忍心让你站在这里淋雨。”门少庭说着赶紧把林鸢拉上了车。

    门少庭的轿车里面是有空调的。刚才在外面淋浴,身上都湿透了。他赶紧打开空调给林鸢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