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鸢的身上湿哒哒的,衣服都贴在了身上,很难受。尽管车子里开着空调,可穿着湿衣服还是会生病的。

    “那个,你能不能转过身去?”林鸢羞涩地对着门少庭说道。

    “怎么了?”门少庭关切地问。

    “衣服都湿了,我想脱下来拧干了再穿上。还有你,也把衣服脱下来拧干吧,这样穿着很容易生病的。”林鸢说道。

    门少庭心里微微一荡。点点头,把脑袋扭过去。

    当年自己跟林阳一块出去做任务的时候,有一次衣服湿了,林阳也是这么跟自己说的。

    林鸢羞涩地脱掉了自己的裙子,打开车门把水分拧干,直到再也拧不出一滴水。她把衣服伸展开,放在空调前,应该很快就会干的。

    林鸢摸了下自己湿漉漉的衬衫,想脱又有些不好意思。就在林鸢左右为难的时候,门少庭扯掉了车子上的窗帘,递给林鸢。

    “先用它遮一下吧,昨天刚换的新的,不脏。”

    林鸢很感激地从门少庭手里接过来窗帘,小声地说了句谢谢,脸色绯红。

    脱掉衬衫,露出里面的白色内衣。小心翼翼地用窗帘包裹住自己的身体的重要部位,把衬衫上面的水分拧干,然后伸展开,搭在了车窗上。

    “该你了。”林鸢把自己的脑袋扭到窗外,脸上火辣辣的。

    门少庭倒是没有那么害羞。一本正经地脱掉自己的西装,领带白衬衫……

    把上面的水分宁干之后就直接穿上了。

    林鸢的衣服还没有干,可是身上一直裹着窗帘也不是办法,她只好把半干不干的衣服拿过来。

    “麻烦你再把脑袋转过去好不好?”羞红着脸说道。

    门少庭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再次把脑袋扭到了窗外。

    直到林鸢把衣服穿好这才扭过头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林鸢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没有从尴尬的氛围中解脱出来,门少庭就看着她问道。

    他清冷的目光,像是能把一切虚假都穿透一样。

    “你刚才不是叫我林阳么?还紧紧地拥抱了我,怎么,现在吃干抹净不想认账了?”林鸢笑靥如花,像是一朵带着剧毒的黑牡丹般妖冶美丽。

    门少庭并没有心思跟她开玩笑,瞳孔锁紧,一脸严肃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被他这么一问,林鸢脸上的表情僵硬了。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林鸢看着门少庭,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叫林鸢,是你妹妹门玥玮的朋友。我们不是很早就认识了吗?”

    门少庭摇摇头:“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你和林阳是什么关系?你们都姓林,而且还长得这么像,这应该不会是巧合吧?”

    林鸢唇角勾起一个妖冶的弧度。看着门少庭说道:“她是我姐姐。”

    “双胞胎?”

    “不是。她比我大五岁。”林鸢翻着白眼回答。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跟姐姐是双胞胎了,她长得有那么老吗?

    呸呸呸,她的意思才不是林阳比自己老呢,她只是想说自己还很年轻而已。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叫林阳。我爸爸妈妈抱着妹妹去买糖吃了,我在这里等她们回来。”

    门少庭突然想起十岁那年,爷爷带着自己第一次从路边捡到林阳时候的情景。她好像确实跟自己提起过她还有一个妹妹的事情。

    “那你爸妈为什么要把她抛弃?”门少庭捏紧了拳头,有些愤怒地问道。如果当时她的爸爸妈妈没有抛弃她,她也不会被爷爷捡走。如果没有被爷爷捡走,她也不会死。

    “我爸爸妈妈没有抛弃姐姐!都怪我不好,是因为我当时太调皮了,我嚷嚷着要买糖吃,一个人就跑丢了。爸爸先跑过去找我没找到,后来妈妈怕姐姐走路会累,就让她站在那里等着,自己也跑过去找我了。后来……后来我差点被人贩子拐跑。爸爸妈妈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把我救出来。等回去找姐姐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林鸢说到这里,眼泪无声的滚下来。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都怪她!林鸢恨不得当初丢掉的人是自己,她真的好像代替姐姐去下面受苦。

    “那你爸妈之后也没有找过吗?”门少庭还是有些生气。说怪谁有什么用,丢了为什么不好好找找。

    林鸢点点头,哭着说道:“找了,当时我爸妈到处托关系让别人帮忙找。可是根本就没找到。”

    门少庭这就感觉奇怪了。如果真如林鸢所说,当时她爸妈托关系四处查找的话,为什么他们脸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那你的爸妈呢?他们现在在哪里?还有,你是怎么知道你姐姐去世了的?”门少庭越来越感觉疑惑了。

    “我爸妈他们在南方做生意呢。不瞒你说,这些年我们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姐姐的下落。直到有一天,我们从电视上看到姐姐在边疆牺牲的消息。当时我们听到这个名字就下了一跳,刚开始也不敢确认那就是姐姐。直到我们看了姐姐的照片。她长大之后的模样跟小时候基本上没有很大变化,这才让我们更加确定她就是我姐姐的。”

    林鸢越说心里越自责。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自己,姐姐也不会这样。

    林鸢清楚地记得她三岁那年,一个人抱着洋娃娃出去买东西的情景。当时有几个小孩子把她围住,让她交出零花钱,林鸢死活都不肯。那几个小孩子就要打她。

    林鸢吓得哇哇哭起来。后来林阳出现了,把她保护在自己的身后。她依然记得,林阳瞪大眼睛,虎视眈眈地看着那几个小混球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发威的狮子,随时都有可能跳起来迎接对方的攻击。

    从那时开始,林鸢就深深爱上了这个姐姐。

    想着想着,林鸢忍不住再次大声哭起来。

    门少庭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儿。毕竟林阳是为了他才牺牲的,他才是罪魁祸首。

    “对不起,林鸢,你不要哭了,这都是我的错。林阳是因为我才死的。”门少庭心里满是愧疚。

    对于门少庭的话,林鸢并没有太过吃惊,因为她早就调查清楚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她当初跟门玥玮接近,就是为了查清楚这件事。

    “天色不早了,外面又下着大雨,不如你跟我回家吧。”

    门少庭情绪有些激动。这竟然是林阳的妹妹,怪不得第一次看见她就有莫名的熟悉感。

    林鸢瑶瑶头:“不用了。我已经在你们家住了好长时间了。要不,你送我回家吧。”

    林鸢说话的时候不敢去看门少庭的眼睛,生怕会陷入他深邃迷人的眼神里。

    门少庭点点头,轻声说了句好吧就调转车头离开了。

    送林鸢回家之后,门少庭亲切温柔地嘱咐了她好多东西,这才有些不放心地离开。

    他今天的心情真是太激动了。他甚至把林鸢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比对玥玮都要亲切温柔好多倍呢。

    桑枝坐在卧室的床上,听门玥玮给自己讲述了林阳和门少庭的事情。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郎情妾意了吧。只可惜……

    桑枝都为林阳的事情感到惋惜,眼眶一热,泪水忍不住流出来。

    那首歌是门少庭送林阳离开的最后一首歌,怪不得跟他提起那首歌的时候,门少庭脸上的表情会如此怪异。

    今天雷明的生日,又是门玥玮告诉他自己怀孕的日子,原本她是很开心的,可是一想到林阳,自己心情也不太好了。

    “嫂子,你不会介意我哥心里还装着林阳吧?”门玥玮怕桑枝心里不好受,试探性地问道。

    桑枝摇摇头:“怎么会呢?一个愿意为少庭付出生命的人,她是多么的勇敢和善良!这么好的女孩子,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等你哥回来了,我会让他带我去见林阳的,我要和她做最好的姐妹。”

    听到桑枝这么说,门玥玮就放心了。

    深吸一口气,说自己还有事儿,要出去一趟,然后就离开了。

    桑枝把门宸安抱过来,给他喂了奶,换了尿布。然后抱着他睡着了。

    桑枝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境,梦境里似乎她能触手摸到路边的樱花,周围散发着的香气也十分逼真,就好像在现实里一样。

    阳光很灿烂,照在樱花树上,在地面洒下一个小小的影子。

    樱花开得很繁盛,香气浓郁。地面上长满了嫩绿的小草。还有几只小白兔在地面上跳来跳去。

    桑枝开心极了,忍不住蹲在地上抱起一只小白兔。

    “你是谁?”这时,有人开口说话了。是一道很好听的声音,像是春风里鲜花盛开的声音,柔柔的,软软的,甜甜的。

    桑枝抬起头,看着阳光下,那个笑容满面的女孩子。她扎着两个麻花辫,身上穿着绿色军装。

    她笑起来真美!

    桑枝忍不住在心里惊叹道。

    “我叫桑枝,你是……林阳对吧?”桑枝从地上站起来,想了下说道。

    女孩子笑得更甜了,朝着桑枝走过来。“你认识我?”

    桑枝点点头:“听朋友讲过你的故事。”

    “是玥玮吗?这个臭丫头都说我什么了?”林阳有些笑出了声。

    桑枝歪了下脑袋,很认真地想了一会,说道:“她说你是一个很善良勇敢的女孩子,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愿意放弃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林阳渐渐收敛起脸上的表情,看着桑枝说道:“他还好吗?”

    他?还是她?

    桑枝有些疑惑了。不知道林阳口中的他指的是少庭还是玥玮。但很快,她就给出一个答案:“都很好。”

    林阳看了桑枝一眼,点点头。桑枝紧跟着问道:“你呢?现在过得怎么样?少庭很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