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就是少庭的妻子?”林阳眼神灼灼地看着桑枝问道。

    “是的。我知道你是少庭的初恋女友。”桑枝微笑着说道。

    林阳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她看着满树的樱花,眼睛微微眯起来。长长的睫毛挡住了漆黑的瞳孔,桑枝猜不出她内心的情绪。

    “谢谢你。”过了一会儿,桑枝突然说道。她也不知道要感谢林阳什么,感谢她为了救门少庭的生命牺牲了自己吗?还是感谢她没有怪罪自己得到了门少庭的真心?

    明明是真心诚意想要感谢别人,可是为什么话说出来连自己都觉得太过刺耳?自己真是太欠扁了!桑枝在心里想到。

    原以为林阳会因为自己的话不开心,甚至会冷漠地离开。没想到林阳并没有这么做,还对自己微微一笑。

    “谢我什么?”林阳的语气很温和,让桑枝感觉很温暖,很容易靠近。

    “我也不知道要谢你什么,可我总觉得应该好好地谢谢你。”桑枝想了下,笑着说道。

    林阳点点头,俏皮地撅了下小嘴巴。这时,桑枝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枝枝,我回来了!”门少庭轻轻摇晃着还在睡梦中的桑枝,现在都快晚上七点了,桑枝该吃饭了。

    缓缓地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张放大了的熟悉的脸。门少庭正满脸焦急睁大眼睛看着自己。

    桑枝舒服地伸个懒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一觉睡得很满足。

    “少庭,什么时候回来的?”桑枝从床上坐起来,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大概是刚才睡觉睡得太香了,桑枝感觉嘴巴上和脸上黏糊糊的。

    “我刚回来。已经快七点了,你吃饭没有啊?”门少庭坐在床边,拉着桑枝的手问道。

    桑枝摇摇头,表示还没有。从中午给雷明过生日的时候发现了门少庭的秘密,到现在桑枝都还没有吃饭呢。伸手摸了下肚子,扁扁的,却是应该起来吃点东西了。

    “我刚才经过厨房看见吴妈正好做好了饭菜,我给你拿点过来,等我哈。”门少庭说完就要往外走,却被桑枝叫住了。

    “少庭,等一下。”

    “怎么了?”门少庭转过头。

    “我知道她了。”桑枝小心翼翼地说道。

    门少庭眉头拧了一下,没有说话。桑枝还以为他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接着解释道:“我知道你初恋女友的事情了。今天进书房找蜡烛,不小心看到了她的照片。”

    门少庭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桑枝立马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不小心才看到的!我知道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所以我允许你的心里一直有她。”

    桑枝的话说完,门少庭脸上的表情好像轻松了不少,但他始终都没有给桑枝一个微笑。

    “我下楼给你拿饭。”面部表情地说完,就下楼了。

    桑枝有些郁闷。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或许自己根本就不应该跟他提起这件事,或许她假装不知道更好。

    正在心里提心吊胆门少庭会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生自己气,门宸安就哇哇的哭起来。桑枝赶紧下床将小家伙抱起来。原来是尿床了。屁股下面湿了一大片。

    经过这几天的练习,桑枝对于给孩子换尿布这件事情已经做得轻车熟路了。快速地给门宸安换了尿布,用纸巾把他的小屁股擦干净,在屁股下面垫了干净的卫生纸,把它的小身体重新放在婴儿床上。小家伙竟然立马不哭了,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桑枝,还开心地咧开嘴巴。

    桑枝觉得小宝宝的这种表现是一种很神奇的事情。

    没过多久,门少庭就端着一碗猪蹄和一盘青菜上来了。光吃猪蹄太油腻了,营养不均衡,所以必须吃点青菜调配一下。

    桑枝看得出门少庭好像不太喜欢别人提起他的初恋女友的事情,索性大口吃饭,其他的事情只字未提。

    大半天没吃饭,桑枝的肚子确实饿了,很快就把整盘青菜和两个猪蹄吃下了肚。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桑枝这才心满意足地擦擦嘴巴。

    想下床倒杯水喝,却被门少庭拦住了。

    “你坐着吧,我来帮你。”

    桑枝有些没反应过来,有些愣住了。随后便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门少庭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只顾着倒水了。卧室里很安静,安静地让桑枝好想逃走。

    “你怎么知道我初恋女友的事情的?”突然,门少庭开口说话了。

    桑枝吓了一跳,习惯性地用手捂住胸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玥玮告诉我的。”

    “她都跟你说什么了?”门少庭端着水杯走过来,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果然是门玥玮那个大嘴巴。

    “也没什么,就是讲你们的事情啊。我知道你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她了,你们都是特种部队了,经常一起出任务。也算是青梅竹马吧。”桑枝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有些酸涩。

    而后,桑枝又觉得自己太小气了。人家都为了门少庭做出了这么巨大的牺牲,她怎么可以对她有半点嫉妒心理。

    “可我宁愿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她。”门少庭把水杯递给桑枝,面色凝重地说道。

    “为什么?”桑枝来不及喝水,一脸疑惑地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是半眯着眼睛看着前方。良久,他才开口道:“如果我们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或许她还好好地活着。”

    桑枝水杯里的水已经喝掉了一大半。咽下嗓子眼里的最后一口水,抬头看着门少庭说道:“可我不这么认为,林阳也不会这么认为。”

    门少庭眯眼看着桑枝,漆黑的睫毛颤抖了几下。轻声问道:“为什么?”

    “如果我是林阳,我这辈子做的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桑枝看着门少庭,眼神很坚定。

    门少庭眨巴了两下眼睛,漆黑的瞳孔里闪耀着晶莹的光。他张了张嘴巴,又闭上了。

    “因为上帝让我遇到了我爱的人,并且他也爱我。我们两个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美好的事情,就连结局都是那么凄美。我为心爱的人挡下一颗子弹,用我的生命换来了他的生命。他抱着我痛哭流泪,我感受着他怀里的温暖,体温慢慢退去。我得到了他完整的爱,就算我走了,他也会永远记得我。所以我不后悔。”

    桑枝说着这些话,眼睛里蒙起一层雾气。这些话是她替林阳说的。她相信林阳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门少庭眼睛里闪过一道不可思议的光芒,嘴巴微微张开:“你真的这么想?”

    桑枝点点头:“不只是我,林阳也会这么想。甚至全天下的女孩子都会这么想。”

    门少庭收敛了眼神,看着地面的方向,心里犹如万千蛟龙游过一样热烈激荡。突然想起林阳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我不后悔。

    “我今天遇见林阳的妹妹了。”过了一会儿,门少庭眨巴着漆黑的眼睛说道。

    “是吗?在哪里?为什么不请家里来坐坐?”桑枝脸上闪过一丝惊喜。

    “你认识她的,之前还来我们家住过一段时间。”门少庭看着桑枝,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你是说林鸢?她竟然是林阳的妹妹?”桑枝一脸诧异地看着门少庭。怪不得自己当时看到林阳的照片时感觉这么熟悉呢。可是林鸢之前在他们家住了一段时间,为什么她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呢?

    “是的。”门少庭点头道。他想了一下,接着说道,“枝枝,我想认林鸢做干妹妹,以后她就是我们的亲人了。我们要好好待她,你不会介意吧?”

    桑枝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水,摆摆手说道:“不会,我怎么可能会介意呢?”

    门少庭欣慰地点点头,慵懒地抱住了桑枝。撒娇地说道:“谢谢老婆。”

    桑枝被他这个动作吓了一跳,什么时候门大少爷也学会撒娇了。狠狠地抱住门大少爷,咦?味道怎么有点不对?

    “上校,你身上怎么有股潮湿的味道?”桑枝怒着鼻子问道。门少庭这才想起来自己从墓地回来之后还没洗澡呢。

    “你是不是淋雨了啊?你身上的衣服摸起来也有点湿漉漉的。”过了会儿,桑枝摸着门少庭的西装说道。

    门少庭松开桑枝从地上站好,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二话没说就跑去浴室洗澡了。

    桑枝一脸奇怪地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撇撇嘴没有说话。

    几天之后警察局打来了电话,说司机大叔张广袤已经找到了。可是他好像被人买通了,死活都不肯说出那起绑架案件的幕后凶手。警察问急了,他自己就把这件事情扛下来了。还说他绑架桑枝是因为老婆生病了急需钱,他之前送桑枝回家过,之后她家住在军区大院,挺有钱的,这才对桑枝动了歪心思。

    他这个理由倒是合情合理。如果死活都不肯供出张毅然的话,那就只能让他顶罪了。因为绑架并没有给受害人带来多么大的伤害,所以惩罚也不会很严重,顶多在里面关上几年。

    门少庭对于这个结果很不满意,可是警察也没办法。现在是法治社会,也不能跟古代一样对犯人用刑,所以事情的结果只能是这样。

    “那我就这样白白被绑架了一次?”挂掉电话之后,桑枝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门少庭。她还不能接受犯罪人逃逸,被人顶罪的事实。

    门少庭把手机放桌上,双手插兜,摇摇头说道:“不要着急,这次就算张毅然走运,先放他一马。据我所知,这个老狐狸做生意这么多年以来,犯下的事儿可不少,只是没人揭穿而已。等我找到了他犯罪的证据,他还是要坐牢的。并且我保证,他会比这次更惨。”

    听了门少庭的话,桑枝心里才觉得好受一些。有句话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干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迟早会遭到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