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胖乞丐费了好大力气才把目光从红票票上面移开。看着桑枝那张笑靥如花的脸,胖乞丐吓得差点摔在地上。这个姑奶奶是什么时候盯上他们的?

    “这位姑娘,我们兄弟俩常年在外面乞讨,遇到过不少好心人给我们施舍,莫非你就是其中的哪位?我有些记不清了,不过还是要感谢你。”胖乞丐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啊,天色不早了,我和我兄弟早晨都没有吃饭,我们先去买点吃的……”

    胖乞丐说完就要拉着蹲在地上的瘦乞丐跑,但很快就被桑枝给叫住了。

    “站住!”桑枝吼道。想逃?没这么容易!

    胖瘦两个乞丐腿打了一下哆嗦,颤巍巍地扭过头看着桑枝。“姑娘还有什么事儿吗?”

    “这一百块钱,你们不想要了?”桑枝拿着手里的钱在两人眼前晃了晃,笑靥如花地问道。

    胖乞丐感觉身后飘过一阵凉风。现在躲着个姑奶奶都来不及了,哪还敢要钱啊!

    “下次吧!这次我们没时间!”胖乞丐说完拉着瘦乞丐就开溜,雷明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两人给拦住了。

    “两位兄弟想去吃饭?不如我请你们去宾豪吧,我们一边吃一边聊!”雷明说着两只手分别将两人提起来,朝着前面不远处的宾豪大酒店走去。

    胖瘦两乞丐顿时傻眼了,雷明力气太大,他们想挣脱又挣脱不开。

    瘦乞丐一下子哭了起来。“你不要抓俺们,俺们真不是故意的!上次绑架的事情是有人指使俺们的,呜呜呜……你放了俺们吧,俺们真不是坏人!”

    雷明一脸好笑地看着瘦乞丐,他说要抓他们了吗,只是说吃个饭顺便谈点事情而已,这么快就全招了,也太没劲了吧?

    “笨蛋,你是白痴么?人家什么都没问你呢,你什么都说出来了?你忘记咱们当初签的保密合同了?”胖乞丐愤怒地对着臭乞丐大骂道。

    “啊啊啊,小刘,你怎么每次都叫俺笨蛋白痴的,难道除了这两个词你不会其他词了?”瘦乞丐有些恼火了。

    “那是因为我看到你只能想到这两个词,笨蛋——”小刘气得脑袋都要炸了。

    “小刘,我告诉你,不许喊俺笨蛋!俺是有名字的,俺叫小张!”小张也气得够呛,牙都快上火了。

    “你个白痴,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谁是吧?”小刘愤恨地看着小张,眼珠子瞪得老大。

    “知道就知道呗,反正俺又没做过什么坏事儿。”小张理直气壮地抱着胳膊说道。

    “你还说你没做过坏事儿?你刚才不都自己承认绑架人家了吗?”小刘的肺要被气炸了。

    雷明有些受不了两人争吵了,眉头皱得老高。“好了好了,你俩先别吵了。咱们去酒店吃顿饭,我请客。顺便聊聊上次绑架的事情。”

    小刘和小张一听要聊绑架的事情,吓得直摇头。“我们可不可以只吃饭,不聊天啊?其实呢,聊天也可以,但是可不可以不聊绑架的事情呀?”小张眨巴着小眼睛一脸天真无邪地问道。

    还好经过刚才的相处雷明知道这家伙八成智商有问题,根本就没有那智商玩腹黑。要不然非得被这家伙气死不成。

    “为什么啊?”雷明也没生气,笑呵呵地问道。

    “因为俺们签了一份保密合同。如果这件事情泄露的话,俺们要赔违约金的。”小张一脸苦恼的模样,“俺们很穷滴,没有钱交违约金。”

    “这样啊。”雷明思索了片刻,说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还有我后面的那两个女人是什么人,你们知道吗?”

    “俺不知道。”小张一脸委屈的表情。

    “那我悄悄告诉你,我们都是大官,帝都里的大官哦。在这个大帝都里,几乎没有人敢招惹我们。所以呢,待会儿你只要实话实说就好了,我保证没有人敢让你们陪违约金。”雷明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还很温柔,但是下一秒眼神就凌厉起来,阴狠地说到,“但是,如果你们不老实交代的话,我立马就把你们送到警察局去!”

    “啊——不要,不要啊,俺不要紧警察局。这位小哥,到时候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俺就好了,俺保证如实回答。”小张被吓得不轻,可怜兮兮地看着雷明说道。

    雷明很满意地点点头,转头看向小刘,意思是该怎么做你知道了吧?

    小刘还是有点智商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转,笑着问道:“那个,大哥,你刚才说你们都是帝都里的大官,这个有什么证据啊?还有你要怎么保证我们兄弟两人的安全,不让我们赔偿违约金呢?”

    说话间三个人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口,酒店的服务员迎了上来,刚要说话就被雷明打断了。“给我来个包间吧。”

    “好的,先生,这边请。”服务员对着雷明笑笑,然后用诧异的眼神看了小张和小刘一眼,脸上写满了疑惑。

    后面桑枝跟门玥玮跟了上来,服务员主动热情地迎了上来。“二位美女,请问有什么需要帮您的吗?”

    “我们跟他们是一伙儿的。”桑枝微笑着回答。

    “哦,那好,一块跟我来吧!”

    服务员把五个人带到了二楼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包间,刚好能容纳五六个人。雷明把点菜的任务交给了桑枝和门玥玮,等服务员拿着菜单走掉之后,这才看着小刘说道:“我们都是军区大院的,我哥和这位美女的老公都是特种兵。所以待会儿我问的事情你们都要老实交代,不然,小心我一枪毙了你们!”

    雷明这话说的很硬气,吓得小张差点哇得一声哭出来。

    “你不要杀俺们呀!你有什么问题就问,俺们保证如实回答!”小张可怜兮兮地看着雷刚说道。

    雷刚很满意地点点头,问道:“是谁指使你们绑架这位美女的?”

    小张摸着脑袋想了下说道:“是我们老板。他是混黑社会的,人们都叫他狼哥。”

    “狼哥?”雷明小声在嘴里重复了一遍,这个人估计不是什么大人物,因为他都没有听说过。并且他应该也不知道桑枝是军人家属,如果知道的话也不会这么不知死活地上来找事儿。

    “怎么了,你认识这个人?”桑枝挑眉问道。

    “不认识。”雷明摇摇头。看着小张问道,“他为什么要让你们绑架桑枝?”

    “这个俺们就不知道了。他们帮内经济不景气,所以就在外面接一些任务。他们接一个任务能赚好多钱,可是对我们却特别黑,完成一个任务才奖励一千块。”小张说到这里又不开心了,眉毛皱起来,嘴巴也撅着,表情相当滑稽。

    雷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事情总算是有眉目了。要想弄清楚这件事,看来必须往黑帮窝里走一趟了。

    服务员把饭菜上来之后,雷明就带着桑枝和门玥玮离开了。

    小张和小刘很好奇地看着三人,问道:“你们不留下来一起吃饭吗?”

    “我们还有事情要办,这些饭菜都是你们的了。”雷明留下这句话就带着桑枝和门玥玮离开了。

    小张和小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菜,等三个人走了之后拿起筷子开心地开吃,竟然忘记问雷明要联系方式的事情了。

    “我先送你们两人回去吧,然后带几个兄弟去狼哥的地盘跑一趟。”上车之后,雷明对两人说道。

    桑枝和门玥玮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好,那我们回去吧。”

    雷明把两人送到家。

    桑枝一进卧室就把今天在大街上发生的事情告诉门少庭了。门少庭听了之后有些激动,把孩子交给桑枝,就跟着雷明出去了。

    拖了这么多天的事情终于有了些许进展,桑枝心里很开心。抱起门宸安,轻声哼着歌谣,桑枝觉得今天真的是很美好的一天。

    很久没玩过手机了,在桑枝的苦苦哀求下,林雅然终于同意把手机交给桑枝。

    拿起手机刷了微博,看了看娱乐圈里那些名人的动态,然后又打开浏览器浏览一些网页。突然,桑枝看到一条关于‘门氏集团豆腐渣工程,新建楼盘不到半月墙体倒塌’的新闻。

    快速浏览了网页之后,桑枝额头冒出很多冷汗。短短几天,门家又出问题了。前一阵子是狼山闹事儿,很多人集体闹事不同意门家在那边建楼房。后来门家人也都没有跟自己提起过这件事,所以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今天门家的楼盘又出现了倒塌的问题,桑枝隐约觉得这两件事情之间是有联系的。

    快速从网上搜索了一些新闻,桑枝用了大概一个小时,终于把整件事情了解透彻了。

    之前有人在狼山闹事儿,肯定是门少庭通过某种势力,把那些闹事儿的人给压制下去了。可藏在暗中想要陷害门家的人不死心,所以就处心积虑,策划了一出门家楼房倒塌的事故,让外面不知情的人看看门家的楼房到底有多垃圾,让那些想要买房子的人对门家的楼盘产生恐惧,从而直接影响门家的生意。

    但是他们的目的远远不止是这些,他们肯定是想把门家楼盘倒塌,人们不敢入住的现象反映给政府,然后通过社会的力量让政府收回门正对狼山地皮的使用权。

    这个人还真是老谋深算。只是他好像有点大意了,这么直白的陷害方式,很容易暴露自己身份的。

    放下手机,抱着门宸安出去走走。有几天没见着老爷子了,桑枝想去找老爷子玩玩。

    门光荣住的院子在桑枝家的隔壁,那边人少,比较清静。人老了就是喜欢清静。但是太清净的话也会寂寞。所以老人们需要人陪。

    穿过一条走廊,走进一个小院子,就来到了门光荣的住处。今天阳光不错,老爷子也没在屋子里憋着,搬了个小板凳在外面坐着晒太阳呢。看见桑枝来了,门光荣满脸笑容,笑呵呵地说道:“枝枝,你有空来看看爷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