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啊,爷爷不是很想念重孙子吗,我把他带来跟你玩玩!”桑枝笑着来到门光荣的面前蹲下,把门宸安递给他看。

    门光荣看见白白胖胖的重孙子,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伸出手将门宸安抱住。桑枝有些不放心,问道:“爷爷,你可以吗?”

    门光荣点点头:“放心吧,爷爷我身子板好着呢。抱着重孙子绝对没问题。我呀,就是摔了我这把老骨头,也不能把重孙子给摔了。”

    “那哪能啊,你俩都不能摔。这不是还有我吗,我在旁边做监护,保证你俩都不会摔。”桑枝拍着胸脯一脸自信地说道。

    门光荣听了这话笑得合不拢嘴,露出里面金灿灿的牙。阳光很灿烂,照在上面反射出耀眼的细碎光芒。

    门光荣长得很英俊,即便是年老了,头发白了,满脸皱纹,依然可以看得出骨骼的俊朗。桑枝想着他年轻的时候的样子,应该跟现在的门少庭很像吧。或者要比门少庭还要多几分英气。

    “爷爷你真帅,镶的金牙带在你嘴里都跟着变帅了!”桑枝忍不住赞叹道。她说这话可不是拍马屁,也不是花痴,而是由衷的赞叹。

    门光荣被说得竟然有些害羞了,脸上的桃红色晕染开来,笑呵呵地说道:“我都糟老头子了,哪里还帅不帅的啊!”从椅子上站起来,挺了挺身子,接着说道,“不过我年轻的时候确实挺帅。”

    门光荣抱着重孙子门宸安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沐浴着阳光,心情很舒畅。他走路时习惯性的嘴角上扬,给人一种高贵自信的感觉。

    老爷子今年都六七十岁了,可是走起路来肩膀还是比值,没有一点驼背的迹象。

    像门光荣这样成功的军人,骨子里都有属于自己的骄傲。这种骄傲让他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完美,就连走路都不允许自己驼背。

    “爷爷您累了吧,把安安交给我吧,您坐下来歇一会儿。”门光荣抱着重孙子在院子里转了大半个小时了,桑枝担心他会累着,所以从他怀里接过门宸安,然后扶着老爷子回到座位上坐下。

    门光荣屁股刚挨到椅子上,就笑着说道:“哎,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抱着重孙子在院子里溜达了这么一小会儿,我的胳膊竟然有些酸了。”

    桑枝赶紧摇头否认:“爷爷没老,您的胳膊酸应该是年轻时候为国家效力落下的伤,跟您的年纪大小没关系。再说了,我这个年纪抱着门宸安在院子里走大半个小时胳膊还会酸呢,您的胳膊酸很正常呀。”

    门光荣听了这话呵呵的笑了,不过他并没有当真,只是当做安慰自己的话罢了。自己的身子骨自己清楚,他刚才抱着门宸安在院子里走的时候,看似每一步都很轻松,其实他费了很大力气,每走一步身体就跟灌了铅似的,沉重无比,呼吸也十分困难。

    不过有一点桑枝说的很对,那就是年轻时落下的伤,不只是胳膊上,身体上每个地方都有。包括肺部,曾经中过子弹,是擦边过的,医生说只要子弹稍微靠近一毫米,门老爷子就可能当场窒息而死。

    或许自己活不了多少时日了。门光荣心想,眼中泛起淡淡哀伤。

    不过他对死亡并不害怕,也不畏惧。年轻时在战场上每时每刻都有可能面临死亡,那些跟随自己打仗的兄弟姐妹们很多都惨死在战场上,只有自己活下来了,并且活到了这么大的岁数,都看到了重孙子出生了。

    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重孙子能喊一声爷爷了。

    玥玮的肚子已经大了,边儿过不了多久就要订婚。想到这些,门光荣心里又充满了勇气。不管怎样,他一定要撑住。起码等到玥玮的孩子出生,让自己亲眼看到是男孩还是女儿;还有边儿结婚,他想在临走之前看到门边儿穿上婚纱喊自己太爷爷给自己敬茶的可爱样子。

    桑枝抱着门宸安望着远处的空气,眼睛眯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有想。

    “枝枝,少庭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门老爷子突然问道这个问题。

    桑枝才想到自己有个很大的好消息忘记告诉他老人家了。“少庭跟雷明去找狼哥了,就是一个小黑帮组织的头头。上次在超市绑架我的事情跟他有关,只要找到他,就能找到幕后主使人了。”

    桑枝开心地笑着说。

    门光荣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桑枝想象的那么开心。他有预感,这件事情不会像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许事情的真相揭穿,给门少庭带来的不是兴奋,而是难过也不一定。

    “怎么了?坏人马上就要被抓到了,爷爷你一点都不高兴吗?”

    门光荣看了桑枝一眼,不忍心让他担心,佯装微笑着点头道:“高兴,我很高兴。只是太高兴了,都忘记该说什么了。”

    桑枝听见门光荣这么说心里就放心了,蹲下来拉着他的手撒娇道:“爷爷开心就好。爷爷你放心吧,我和少庭一定会尽快查清楚此事的。上次绑架我的那事儿让那个司机大叔给扛起来了,让张毅然那个混蛋逃过一劫,这次他休想再逃走!”

    桑枝说着话的意思很明确了,她认为狼哥也是张毅然在背后指使的。

    门光荣看着她没有说话,因为此时绝非这么简单。

    太阳落到山的那边的时候,桑枝扶着门光荣进屋休息了。外面要变凉了,老人在外面呆着不好。

    扶着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偌大的房间,只有老爷子一个人,略显冷清。桑枝鼻尖一酸,说道:“爷爷一个人住在这里,会不会太寂寞啊?”

    门光荣没想到桑枝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先是一愣,然后眼圈有些微微的湿润。“还好吧。你奶奶去世得早,我一个人住的时间长了,慢慢也就习惯了。”

    桑枝点点头,然后有些不解地问:“爷爷为什么不再找一个人作伴呢?”

    门光荣没有说话,而是从沙发上站起来,腿脚不是很麻利地走向了卧室。桑枝赶紧跟上去缠住了老爷子。这里的地面很滑,她真怕老爷子会突然摔倒。

    “没事儿,我自己来就行。”门光荣推开桑枝的手说道。可是桑枝手上的力气太大了,他竟然一下子没有推开。

    “爷爷我扶着你安全一些。你就不要推我了,你看我另一只手里还抱着宸安呢,推来推去别咱祖孙三个都摔倒了。”桑枝半开玩笑地说道。

    门光荣理解桑枝的心思,看在门宸安的份上也就不再拒绝她的好意。

    走进卧室里,门光荣让桑枝松开自己的手。打开床前的抽屉,门光荣从里面拿出一张黑白的照片。指着上面清秀可人的人儿说道:“这就是你奶奶。”

    桑枝结果照片仔细一看,忍不住哇哦了一声。奶奶年轻时可真漂亮啊!秀色可餐!桑枝突然想到了这个成语,奶奶的容貌简直可以用秀色可餐来形容!怪不得门正和门少庭都长得这么帅呢,原来是基因好。

    “他是得了癌症走的。她走之前我答应过她这辈子不会再娶,雅然也曾劝我再找个相好,被我拒绝了。所以一直孤身到现在。”门光荣讲到这些的时候,满脸都是骄傲。

    桑枝也为自己的爷爷感到自豪。门老爷子真是千年不遇的好男人啊!就连门少庭做不到的事情他都能做到。

    桑枝突然想到了林阳。门少庭当时应该也发过誓自己不会再娶别的女人吧,可他还是娶了自己,并且爱上了自己。

    所以跟门老爷子相比,门少庭不算是重情重义的好男人。

    “爷爷你真棒!我真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桑枝忍不住对门光荣竖起大拇指,眼角里含着感动的泪光。

    门老爷子裂开嘴笑笑,没说什么。因为他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不需要得到别人的赞扬和夸奖。

    “爷爷,那你跟奶奶是怎么认识的呢?”桑枝突然对照片上自己素未谋面的奶奶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看她的穿着,应该也是大家闺秀了吧?气质高贵优雅,长相秀色可餐,换做是现在,绝对是女神级人物,比电视上那些电影明星都还要好看。

    “你奶奶是林家的大家闺秀,她小时候家庭条件非常富裕。后来因为战争的摧残,他们家败落了。再后来她的家人都被敌人杀死了,她自己从残垣废墟里逃了出来,正好遇到了外出巡逻的我。当时有个敌军发现了我们,拿着枪对准我们扫射过来,我一下子扑过去把你奶奶压在了地面上,这样才躲过了子弹。”

    “然后奶奶就爱上了你!”桑枝忍不住插嘴。这个情节好浪漫啊,虽然有点俗,电视剧上都看了千八百遍了,可是在门光荣的嘴巴里说出来还是很浪漫。被一个从来都不认识的大帅哥压在地上,奶奶的心脏早就跳动的找不到频率了吧?

    “不,她给了我一巴掌。”门老爷子摇头道。

    “恩?”桑枝愣了一下,然后想了想也对,被一个不认识的人压在地上占便宜,哪怕他是大帅哥也得给一巴掌。毕竟那个时候的人比较保守嘛!

    “我当时看清楚你奶奶的样子之后一下子惊呆了,还以为是天女下凡呢。长得真是太美了,就连生气的模样看起来都是那么俏皮。”门老爷子一提起自己老伴,精神一下子上来了,说话也跟小孩子似的,脸上竟然还有些潮红。

    桑枝没忍住偷偷笑了出来。“然后你爱上了我奶奶?”

    “恩。”门光荣红着脸说道。

    “那再然后呢?”桑枝忍不住好奇地问。

    “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还把我当成色狼给警察抓了起来。”门老爷子一脸委屈地说道,可怜兮兮地撅着嘴巴,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桑枝‘啊’了一声,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这么帅的小伙奶奶都看不上?眼光到底有多高啊?

    就算给了门老爷子一巴掌算个性,可是毕竟是人家救了她啊,事后还理直气壮地把人家送进警察局,这应该算智商有问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