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恩。”门老爷子委屈地点点头,抹了把眼泪说道,“我还为此写了两份检讨呢。”

    “那再然后呢?”

    “再然后我以为再也见不到这姑娘了,心里还失落了好长时间。没想到后来我竟然在部队看到了她,她参军了。再见我时,她有点羞愤,又有点惊讶。后来她回忆起来说,还以为当初我是为了占她便宜才故意说自己是军人呢,没想到我真的是军人。不过不要以为我没有骗她,占她便宜的事儿就算完了。像我这种流氓她见多了,所以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爱上我的。”

    门老爷子越说越委屈。不过桑枝可以看得出来,其实他心里很甜蜜。

    “哈哈哈,那你那一巴掌岂不是白挨了。还有进局子写检讨的事儿,哈哈……”桑枝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不是幸灾乐祸地笑,她只是觉得好玩罢了。

    “你觉得我是那种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吗?我当然不允许失败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既然喜欢就要勇敢去追。哼!”门老爷子冷哼一声,高傲地说道。

    桑枝越来越觉得自己家爷爷可爱了。人真的很奇怪,他们从小长到大再到老,是一个从幼稚到成熟再到幼稚的过程。人还真是越来越可爱啊!

    “那爷爷你当年是使用了什么绝招,才威逼利诱奶奶嫁给你的呢?”

    桑枝的话说完门老爷子立马不开心了。他啥时候威逼利诱了,明明是她心甘情愿嫁给自己的。

    “我就是发扬死不要脸的精神呗,每天都找机会跟他搭讪,一有好吃的就留给她吃。我知道她要为父母报仇才参军的,所以就帮她杀掉更多敌人。另外我长得确实很帅,身高也可以,一米八多,我这么好的男人哪个女的会不喜欢我?”

    门老爷子一脸骄傲地说道。

    桑枝差点没噗嗤一声笑出来。爷爷虽然长得确实很帅,但是自己说自己帅,是不是有点太自恋了?

    爷孙俩聊着聊着天就黑了。有几个小兵来给门光荣送水果和饭菜。桑枝把水果留下,饭菜让他们拿回去了。部队里的待遇确实很好,饭菜也很有营养,但是一个人吃饭太冷清了。

    “爷爷以后每顿饭都跟我们一起吃吧。我每天都会来接你。要是你觉得住在这里太孤独,就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桑枝拉着门光荣的手,边走边说。

    门光荣想要拒绝,但是想到桑枝是处于一片好心,所以就没有说话。之前林雅然也说过让他搬过去大家一起住,热闹。但是门老爷子想给自己多留一些时间,因为他想多陪陪子怡,也就是他的老伴。

    桑枝带着门光荣来到客厅的时候,门少庭跟雷明已经回来了。雷明的精神看起来还不错,只是门少庭的脸上透着些许疲惫。

    “少庭,出什么事情了吗?”桑枝把门光荣安顿好之后,抱着门宸安来到门少庭面前。

    门少庭看了桑枝一眼,没有说话。眼神里充满了无奈。桑枝还想继续问什么,就看到雷明冲自己摇摇头。

    桑枝会意了雷明的意思,没有问。她把门宸安交给门玥玮,然后拉着雷明出去了。

    “雷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走到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桑枝好奇地问道。

    “真相出来了。”雷明答道。

    “这不是好事儿吗?”桑枝一脸疑惑。

    雷明点点头:“可对少庭来说不是好事儿。”

    “为什么?”桑枝更加疑惑了。

    雷明看了看周围,然后俯下身凑近桑枝的耳朵说道:“因为派人绑架你的凶手是少庭曾经最好的兄弟——宋浩辰。”

    “啊?!”雷明话音刚落,桑枝就啊的一声大叫出来。宋浩辰不是已经……已经死了吗?

    桑枝眼珠子鼓起来好大。看着雷明问道:“我听妈说他不是全家出车祸都死了吗?”

    “没有。当年大家都以为他们死了,甚至报纸上也是这样刊登的,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宋浩辰竟然死里逃生活了下来。”

    “会不会是搞错了?”桑枝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雷明摇摇头:“狼哥就是这么跟我们说的。其实少庭比谁都更希望是自己搞错了。”

    桑枝想了下说道:“会不会是这个狼哥的问题?他竟然敢绑架我,就一定会事先查到我们的资料吧。或许是他为了隐瞒事情的真相故意栽赃呢?把一件事情栽赃在一个死人的身上,真是太卑鄙可耻了!”

    雷明也希望是这样,可是当时门少庭都快把狼哥打得吐苦胆了,枪都架在脖子上了,他哪来的勇气说谎?

    “先进屋吃饭吧,目前我们也只是怀疑而已,不过我们还没有见过他的面,所以根本还不能完全确定。”雷明说完就走进了客厅。

    桑枝也跟着走了进去。

    餐桌上的气氛并没有因为门少庭的心情不好而变得压抑,在林雅然的带动下,氛围还是挺好的。

    “老爷子,来,给您吃过鸡腿。”林雅然用筷子夹了一个炸鸡腿放在门光荣面前的盘子里,却被门光荣摆摆手拒绝了。“我年纪大了,吃这些太油腻的东西不好。你们吃吧,我吃一些清淡的炒菜就好。”

    林雅然听了只好将鸡腿又拿回来,把自己面前的那盘清炒土豆丝端到老爷子面前。“那您吃这个,保准清淡。还有这个黄瓜拌凉皮不错,你尝尝。”

    “好好好,你放下就好,我自己来。你快坐下吃饭吧。”门老爷子笑呵呵地说。

    林雅然笑着放下盘子坐了下来。餐桌上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了。林雅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又摆着一张笑脸对大家说道:“边儿今天给我打来电话了,说雷明爸妈那边已经发话了,下个月初八就订婚。然后等到今年年底的时候结婚。”

    “真的吧?边儿那个死丫头都没给我打电话,太过分了,我吃饱饭就打电话问问她这是怎么回事?”桑枝放下手中的筷子,不开心地说道。

    林雅然轻轻一笑,说:“边儿那丫头还以为你不能用手机呢,她不知道我已经允许你用手机了。”

    桑枝一听也对,可是嘴上不肯认输,硬撑着说道:“那她可以写信给我嘛,或者直接坐车回来跟我说咯。”

    “她现在忙着跟雷刚玩呢,一时间顾不上这么多吧!”林雅然笑着继续给门边儿找理由。

    桑枝无奈地叹了口气,还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

    “雅然,边儿订婚的事情就由你来操办吧,需要多少钱尽管开口,千万别亏待了她。我公司最近这段事情有点忙,抽不开身,所以就不亲自操办了。”这时,一直坐在角落里没有说话的门正开口了。

    他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立马激怒了门少庭。“你最好把你公司的事情处理干净,千万不要因为你一个人的过错牵扯到其他人!”门少庭愤懑地说道,语气冷得像冰。

    门正一惊,看着门少庭问道:“我公司的事情一直都是我自己处理的,什么时候牵扯到其他人了?”

    门少庭看着门正,一字一顿地说道:“都是因为你当年干的好事儿,让枝枝差点被绑架。还差点把我给害死!”

    门正一下子发火了,要不是碍于老爷子的面子,他真想把桌子掀起来。“我什么时候还枝枝被绑架了?张毅然那个老东西一直跟我作对,是他嫉妒我的产业比他做的大,什么叫我当年干的好事儿?”

    门少庭也不服气,红着眼睛说道:“我指的不是张毅然!我说的是谁,我是因为什么原因跟你关系不好的,你应该清楚!”

    门正被门少庭的话气得瑟瑟发抖,拳头紧紧地攥着,指甲都快插进肉里面了。

    林雅然看着场面有些失控,赶紧站起来说道:“少庭,门正,你们两个别吵了。老爷子还在呢,难道你们成心不想让老爷子吃顿安静的饭吗?”

    门老爷子倒是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有因必有果的,其实门老爷子早就猜到了陷害他们门家的凶手是谁了,他只是一直没有说而已。

    “好了好了,你们大家都冷静一下,都不要吵了。雅然,你也坐下吃饭吧,这里的事情不用你管。”门光荣摆摆手让林雅然坐下。然后看看门正,再看看门光荣说道:“你们两人之间还是有误会。你们的脾气我了解,都像我,比较倔强。如果被人误会,宁肯别人恨自己讨厌自己,都不肯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今天我作为一家之主,给你们这个机会,把这么多年积攒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吧。”

    “爷爷,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当初是他不择手段让我最好的朋友家破人亡的,跟这种杀人恶魔没什么好说的!”门少庭把脸扭到一边,看都不看门正一眼。

    门正听到杀人恶魔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微微颤动了一下。原来这么多年,自己在儿子心里面的印象竟然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少庭,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爸爸呢?你这样说他心里有多难过你知道吗?”林雅然开口了,她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儿子说父亲是杀人恶魔。

    “我只是说出了他的本质而已,他有什么好难过的?难道非得要我把他说成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如来转世才行?”门少庭不服气地说道。

    林雅然撇撇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桑枝看情况不太对劲儿,赶紧从桌子下面抓住了门少庭的手。给他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门少庭冷笑一下,没有说话。

    这时,门正突然发疯地冷笑几声。声音颤抖的说道:“我是杀人恶魔?如果当年不是我吞并了宋家的企业,那么被吞并的将会是我!然后我们一家四口说不定会面临宋家那样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