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可你当时明明可以放他们一马,给他们一个重新振兴家族企业的机会的!”门少庭吼道。

    门正冷笑一声,目光凛然。“卧薪尝胆的故事你听说过吧?如果当初我放过了他,万一他企业振兴之后来找我复仇呢?所以我一定要把他们逼到绝路,绝对不给自己留下任何后患。更不能让自己的心慈手软成为别人日后报复我的机会。”

    这话说完,门少庭忍不住笑了,眼睛里有些潮湿。“你已经给自己留下后患了。”

    门少庭说完,不等其他人说话,站起身就离开了。桑枝对大家说了声抱歉,从门玥玮手里接过孩子,小跑着追上门少庭。

    “少庭,你干嘛对爸爸发那么大火啊?”来到卧室之后,桑枝有些责备地说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长辈,当着爷爷的面对爸爸发火似乎不太好。

    “枝枝,我现在好累,想静一静,不要打扰我好吗?”门少庭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桑枝本来还想劝几句,听到门少庭这么说,心里有些难过。但她知道当一个男人说自己想静一静的时候,女人还是不要打扰的好。要不然他们会对你产生抵触情绪的。

    桑枝识趣地离开了房间,顺便带上门。

    抱着门宸安不知道去哪里,桑枝想了下还是决定下楼在客厅坐一会儿。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正好碰见门正和林雅然。桑枝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冲两人点点头,便匆匆忙忙下楼了。

    刚才饭桌上门正和门少庭两人的矛盾和纠纷是桑枝嫁进来之后见过的最激烈的,也是这二十几年来最激烈的。门玥玮都被两人刚才的对话吓了一跳。跟雷明问清楚状况之后,门玥玮的脸色有些凝重。

    门老爷子年纪大了,尽管性格返璞归真变得跟小孩子似的,但是思想还是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成熟。他早就看开了世间的纷纷扰扰,就算自己儿子跟孙子吵得不可开交,也不会太放在心上。毕竟那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跟他毫无关系。

    桑枝抱着门宸安走到门光荣旁边坐下。刚才的气氛太过尴尬,桑枝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开口跟大家说话。所以就抱着孩子假装在哄孩子,一直没说话。

    倒是门光荣先说话了。亲切温柔地看着桑枝:“枝枝,你千万别把他们两人的事情放在眼里。这么多年了,这两人经常吵架。那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与你无关,你就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就行。如果少庭心里有什么气敢撒在你身上,你就来找我。我这个老头子肯定会帮你教训门少庭那个臭小子的。”

    桑枝尴尬地笑了笑,说道:“爷爷,少庭没有欺负我。”

    “没欺负最好。他要是敢欺负,我绝对不能放过他。”门光荣大义凛然地说道。桑枝是别人家的闺女,嫁到他们家帮他们传宗接代,还帮他们料理家务,所以绝对不能让她因为自己家的破事不开心,愁眉不展。

    “玥玮,你怀孕了,需要清静,要不明天让雷明带着你回家休养吧。这边事儿太乱,等这些事情都过去了,你再回来。”过了一会儿,门光荣对门玥玮说道。

    门玥玮没有说话。她知道门光荣是不想让自己搀和在这件事情里,免得让自己徒生烦恼。只是,作为门正的女儿和门少庭的妹妹,让门玥玮冷眼旁观她是绝对做不到的。

    “爷爷,要不先让雷明回家吧,我不想离开。”门玥玮眼神坚定地说道,“我想留下来帮爸爸和哥哥调解矛盾。这么多年,他们之间的矛盾一直存在,爸爸不怎么关心哥哥,所以就把所有的关爱都给了我。我相信爸爸是最疼爱我的,所以我想或许我能好好劝劝爸爸,枝枝嫂子好好劝劝哥哥,然后我们想办法让两人能够坐下来好好谈谈。”

    “是啊,爷爷,你就不要赶我们走了。这浑水是我们自己愿意趟的,就算是把鞋子弄脏了弄湿了也不会怪谁。”门玥玮话刚说完,雷明紧接着在后面补充道。这夫妻俩果然是一唱一和。

    门光荣想了下,或许门玥玮说的有道理。门正跟门少庭就跟两种一遇见就会起化学反应的化学物品,门玥玮和桑枝或许正好可以充当催化剂的作用,抑制或减缓这种化学反应的速率。

    “那好吧,你们就留下来吧。待会儿给边儿打个电话,让她暂时现住在那边,不要回来了。”门光荣吩咐道。

    门玥玮和雷明赶紧点点头。

    “爷爷,你累了吗,我送你回去休息吧。”桑枝看着门光荣脸上的疲惫,心里有些难过。门少庭也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干嘛非得在餐桌上吵架,害的老爷子还得为他俩操心。

    “让雷明来吧。你抱着孩子不方便。玥玮怀着孩子,也别太累了,上去休息吧。这件事情,今天谁也不要再提了。让他们两人都静一静,明天就会好些了。”临出去的时候,门光荣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雷明搀扶着门老爷子走出了客厅,来到院落里。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月光朦胧,凉风阵阵。

    一路上,雷明都在琢磨着门老爷子让自己出来是不是有事情要跟自己说。可是他错了,当他把门老爷子送进自己家卧室,甚至都帮门老爷子打好了洗脚水,门老爷子都没有说一句话。

    “雷明,你先回去休息吧,洗脚水我自己倒就行。”最后,门老爷子说完这句话,雷明就被赶出来了。

    门正坐在卧室的电脑桌前,看着网页上门家楼盘倒塌,网友们对于这件事情的评论,精致的脸上面无表情。

    门正虽然在生意场上虽然老奸巨猾,跟人勾心斗角,也曾吞并过不少小企业,但是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人民群众的事儿。他在每一块楼盘上的投资都是足额的,建筑工地也有无数摄像头监督,绝对不允许偷工减料的事情发生。

    所以这次楼盘倒塌事件一定不是楼盘本身的问题,很有可能是有人搞破坏,趁机造谣生事,以此来动摇他们门家巨大的家业。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们公司房地产产业的营业额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网上很多不知情况的网友都说拒绝买门家的房子,怕半夜睡觉突然被砸死。

    门家的几处房地产目前面临销售停滞的严重问题。即使门正降价销售恐怕也没人敢买。可比这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头。

    “阿正,你刚才为什么要对少庭说那样的话?”林雅然给门正倒了一杯牛奶放在桌上,有些不理解地问道。

    门正啪地一下关了电脑。他本来就因为房子卖不出去的事情着急呢,现在林雅然又因为这些家庭琐事来烦自己,门正的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你懂什么?你就懂用我的钱买漂亮衣服,买各种保养品,你就知道买买买,咱们结婚这么多年你有赚过一分钱吗?你花的每一分钱还不都是我的?如果你觉得我做了丧尽天良的事儿,赚了黑心钱,那你凭什么还拿着我的黑心钱花的那么理直气壮!”

    门正冲着林雅然大声吼道。吓得林雅然心脏猛地一跳,眼泪差点出来。可门正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说完之后就绝情地离开了。

    “门正,你去哪里?”门正走到门口的时候被林雅然叫住了。

    “我去哪里管你什么事儿?你好好在家呆着吧,今天晚上我不回来了!”门正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连背影都是那么冷漠。

    林雅然茫然得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感觉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一样。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儿,不就是跟儿子吵了几句吗,至于这样对自己发火吗?

    门正走了之后,林雅然砰的一声把门关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门正这个人真是太不可理喻了,动不动就发火,怪不得儿子不喜欢他呢!

    好烦,好烦啊!

    林雅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睡不着觉。心里想着今天晚上门正冲自己发火的事情,越想越委屈。

    结婚之前明明说好了的,我负责貌美如花,他负责赚钱养家。现在又怪人家不出去赚钱是几个意思?

    呜呜呜……

    林雅然越想越委屈,越想心里越有气。

    感觉口有点渴了,林雅然便下床把刚才给门正倒的牛奶一口气喝了一半。自己好心好意给他倒了一杯牛奶,他竟然还不领情,不但没喝,反而还对自己发火!爱喝不喝,你不喝我自己喝!哼!

    林雅然越想越生气,干脆把剩下的半杯牛奶给喝了个精光。

    把杯子放在桌上,林雅然走去洗手间冲了把脸,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伸个懒腰,原本打算不去想那些破事儿,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突然林雅然想到了门正关掉的电脑。

    来到电脑桌前,把电脑打开,连上网,找到门正之前浏览过的网页。这一看不要紧,林雅然差点把之前喝到肚子里的牛奶给吐出来。

    “门氏集团董事长思想道德滑坡,利欲熏心,为了赚取更多黑心钱,不惜建造豆腐渣工程……幸运的是此处楼盘刚建不久,暂时无人居住,否则会造成多名市民伤亡乃至惨死……”

    林雅然看到这些内容,再联想起门正刚才吼自己的话,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门正内心的压力太大了,光是生意上的这些破事儿已经够他受得了,偏偏儿子还跟他对着干,自己刚才只是想劝劝他而已,或许被他误会成自己也看他不顺眼了,所以就把自己蜷缩起来,变出浑身的尖刺,碰见谁就刺谁。

    “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林雅然关上电脑,撇着嘴巴说道。

    她现在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反而觉得门正挺可怜。他说的很对,自从自己嫁进来之后就一直吃他的喝他的,从来没有自己出门挣过一分钱。甚至整个门家的开支都是从他那里得来的。

    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大家都吃他的和他的花他钱,最后还指着他的鼻子说他丧尽天良,说他是杀人恶魔,那我们自己又是什么呢?

    林雅然躺在床上,久久没有睡去。或许明天,她要找门少庭好好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