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第二天早晨,门少庭和桑枝早早的起了床。给门宸安换了尿布,桑枝便抱着这个小祖宗跟门少庭一起下楼吃饭了。

    桑枝在客厅里环顾四周好几圈,都没有见到门正的身影,这未免让她心里有些失落。明明昨天晚上跟门少庭商量好的,趁着今天吃早饭的功夫让他跟门正和好。桑枝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劝动了门少庭,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很快就能解决了,谁想到人家门正老爷子根本就没露面。

    桑枝把门宸安交给门少庭,让他先帮自己抱着,然后就去厨房找林雅然了。她正站在一旁给吴妈帮忙呢。

    见桑枝走了进来,林雅然停下手中的活儿问道:“枝枝,你怎么过来了?”

    桑枝快步走到林雅然跟前,凑到她耳边小声问道:“妈,爸怎么不在啊?”

    “他昨天晚上就不在,怎么啦?”

    “昨天晚上就不在?爸丢下你一个人回公司了?”桑枝一脸惊讶地看着林雅然。突然觉得自己话有点多,这才吐吐舌头言归正传。“是这样的,我昨天晚上好说歹说终于劝好了少庭,他答应今天说话不再那么冲了,如果爸肯给个台阶下的话,他俩就和好。可眼下爸不在……”

    “这是好事儿啊!你等下,我这就给你爸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吃饭!”林雅然一激动竟然忘记了脱下身上的围裙,就这样穿着穿过客厅,爬到了二楼自己的卧室里。

    桑枝忍不住笑了出来,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婆婆有时候挺逗比的。

    林雅然从床头拿出手机,思忖了一下,又把手机放下。她记得之前门正送给自己一种香水,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哪个地区产的,名字好像叫什么魔法香水,林雅然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据说只要喷上这种香水,就能激发人们心中最美好的愿望,让他们心存美好,对这个世界充满爱和感激。所以不管内心有多少深仇大恨的人,只要闻到了这种香水,就能洗去内心的仇恨,变成一个美好善良的人。

    只不过这种香水的见效时间比较长,要提前半个小时喷在身上才行。

    林雅然琢磨着,不如待会儿自己把这种香水喷在客厅里,这样所有能闻到香味儿的人都能放下仇恨心怀感激了。到时候想要化解门正和门少庭之间的误会岂不是更简单?

    林雅然开心地想着,随后拨通了门正的号码。

    “喂,什么事?”电话那边传来门正冷冰冰的声音。

    林雅然没忍住翻了翻白眼,对自己老婆说话还这么冰冷真的好么?哼,如果我在三句话之内没能把你心甘情愿得骗回来,我就不姓林!

    “喂,老公啊,你在哪里呢?家里出事儿了!”林雅然慌慌张张地大喊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啊?怎么又出事儿了,怎么了?是不是老爷子出了什么意外啊?”电话那边的门正也立刻变了一副态度,声音里满是焦急。

    “恩恩,对啊对啊,老爷子……老爷子他刚刚还好好的,突然突然就晕倒了!呜呜呜……老公啊,你赶快从公司过来一趟吧,我真的怕你过来晚了老爷子他就……呜呜呜……”林雅然说着竟然夸张地哭了起来。在心里骂了句呸呸呸,老爷子千万不要怪罪我啊,我这也是无奈之举。

    “哦,是吗?那家里这么多人都是干嘛吃的啊,都是饭桶啊?老爷子出事了你们不赶紧打120求救,你给我打电话干嘛啊?林雅然,你这招都用过好多次了好吗?麻烦你就算是骗人也得想个新颖一点的理由吧?就算是做骗子也要做个敬业的骗子好吗?就你这点智商做骗子骗子都会嫌弃你拉低了他们整体的智商水平好吗?要不要我花钱把你送到骗子总部学习几个月,等有经验了再出来行骗啊!”

    电话那边的门正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林雅然听得目瞪口呆。她这个理由用过很多次了吗?好像也没有太多次吧,掰着手指头数数最多也就十次而已。

    “哎呀,老公,人家错了嘛。就是觉得你上班太辛苦了,给你打个骚扰电话让你轻松一下嘛。”林雅然心虚地笑着说道。

    “知道我上班辛苦你还给我打骚扰电话?信不信我现在就给老爷子打电话告诉他你诅咒他晕死的事情啊?”门正理直气壮地怒吼道。

    “啊,那个不用了!我待会儿自己给老爷子负荆请罪去,告诉他我不应该诅咒他……”

    林雅然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电话那边的门正打断了:“不用待会儿,现在立刻马上就去——嘟嘟嘟……”

    林雅然拿着被挂断的电话,想死的心都有了。呜呜呜……这个死门正,怎么会这么狡猾,每次都骗不到他,不好玩!

    灰头土脸地下了楼,正好看到桑枝坐在沙发上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林雅然干咳了两声,然后走过去拉着桑枝的手笑着说道:“枝枝,我刚才给你爸爸打电话了,他公司出了点事情,有点忙,所以一时半会脱不开身。要不等晚上吧,晚上他就算是钻进了石头缝里老娘我也要把他揪出来跟大家一起吃饭,怎么样啊?”

    桑枝看着林雅然,一脸茫然地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机械地点点头。也只能这样咯!

    “嘿嘿,枝枝真乖,妈妈去厨房给你们端菜!”林雅然摸了下桑枝的小圆脸,笑眯眯地走开了。顺便按了下手里香水的喷头,快速在客厅里喷了几下。

    桑枝看着林雅然离去的背影,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不正常!林雅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正常了?

    饭菜都摆上桌之后,林雅然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桑枝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看着门少庭问:“少庭,你闻到屋子里有一股味道了吗?闻起来很奇怪呢。”

    门少庭努努鼻子,然后点点头。“味道的确有点奇怪。”

    林雅然听见之后得意地解释道:“这是你爸不久前给我从国外带来的魔法香水,我一直没用。刚才上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听你爸说这款香水的功能很奇特,可以让人心情愉悦,对这个世界充满爱和感激,所以我打完电话之后就拿下来在客厅里喷了点试试效果。怎么样,这个味道还不错吧?”

    桑枝深吸一口气,仔细品尝了下这个味道,好像也没有很难闻,有股淡淡的玫瑰花的香味。“还好吧,像是玫瑰花的味道,挺好闻的。”桑枝客气地说道。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改天就把那瓶香水送你了!”林雅然笑容满面地说道,随后给大家每人分了一个花卷。

    桑枝接过花卷闻了闻,好像是空气里的香水味道太浓了,花卷上都沾染了玫瑰花的香气。送嘴巴里吃了一口,软软的,香香的,桑枝突然感觉世界很美好,仿佛整个每个角落都充满了粉红的爱心。

    她刚要把自己内心的喜悦传递给门少庭,可是当目光触及到门少庭英俊的脸颊时,桑枝竟然有种扑上去狠狠地亲一口的冲动。桑枝努力控制着自己,才让自己没有那么做。

    她突然感觉身体里发出一阵燥热,有个东西在蠢蠢欲动。

    桑枝眯起眼睛,大口地呼吸着。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门少庭,更不要去想他。

    我到底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突然好想……好想把门少庭按在地上狠狠地亲吻呢?

    桑枝突然感觉周围的世界全部都是粉红的桃心,就连自己的眼睛里也不停往外冒桃心,身体里又燥又热。扔下手里的馒头,桑枝拿着纸杯迫不及待跑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凉开水咕咚咕咚喝下肚。

    一杯水刚喝到一半,后面就有人过来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跑到饮水机前放水喝了。随后一桌子的人,除了老爷子,都跑去饮水机前喝水去了。

    桑枝放下喝完水的纸杯,从人群中找出门少庭,拉着他就往楼上跑。刚开始还是桑枝拉着门少庭,后来就变成门少庭拉着桑枝了。

    两人来到楼上的卧室,门少庭把门宸安放在婴儿床上。顾不得回去锁门,抱起桑枝就把她压在了旁边的大床上。

    桑枝很配合地搂住了门少庭的脖子,两人热情地拥吻在一起。

    吻了足足有十分钟,桑枝这才感觉身体的燥热褪去了一些。想要推开门少庭下床喝杯水,可是还没来得及行动,桑枝的衣服就突然被门少庭扯开了。

    “少庭,你怎么了?”桑枝嘴巴里发出软绵绵的声音,连她自己都没觉得奇怪。要是平时,门少庭大白天的跟自己做这事儿,桑枝肯定会有所顾忌的。今天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害羞,心里还特别期待门少庭对自己干这事儿。

    “枝枝,你长得真漂亮。我想要你。”门少庭眼睛里冒着无数粉红色的桃心,抱起桑枝在她白皙的脖颈间亲吻起来。

    桑枝嘴巴里不停地发出娇嗔的声音,暧昧的气息从鼻孔里和嘴巴里同时飘出来,打在门少庭的侧脸上,痒痒的。

    门少庭双手伸进桑枝的衣服里,在她光滑细腻的柔软处游来游去。桑枝把门少庭抱得紧紧的,双腿环抱在他的腰间。

    “呜哇哇哇……”就在两人意乱情迷,想要进一步探索的时候,房间里传来哇哇的婴儿的哭声。

    两人如梦初醒,神经一下子清醒了好多。门少庭看着身子底下被自己脱光了一半的桑枝,使劲儿晃了晃脑袋。刚才自己到底怎么了,就算平常再怎么饥渴,也不至于在大早晨起来就这样啊!

    “发什么呆啊!赶快起来看看安安到底怎么了?!”就在门少庭疑惑不解的时候,桑枝一下子着急了,推开门少庭快速穿好衣服跑到了门宸安的婴儿床前。

    这小家伙又尿床了。桑枝熟练地给他换了尿布,把屁股擦干净放回床上,小家伙这才停止了哭声。

    安顿好门宸安之后,桑枝走进洗手间冲了把脸,顿时感觉清醒了好多。弄了块湿毛巾,给门少庭擦了擦脸,门少庭也顿时感觉头脑清醒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