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少庭,你说咱俩刚才那个……是不是因为那个香水的问题啊?”桑枝想了好一会儿,她实在是找不出来除了香水之外的其他可疑之处了。

    门少庭点点头,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一定是林雅然把催情剂误认为是那什么神奇的魔法香水了,所以喷在屋子里之后他们才会有了这么强烈的反应。

    还好门宸安的哭声及时地提醒了他们两个,并没有让他们陷入催情剂的意乱情迷之中。

    “糟糕,枝枝,我们去看看爷爷和妈吧!他们两个要是中了催情剂的意乱情迷之毒的话,可没人能解啊!”门少庭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奶奶走得早,爸爸不在家,所以爷爷和妈妈要是中了毒又不知道怎么解的话,就只能等着难受死了。

    “好,你去看爷爷,我去看妈!”桑枝说完就从床上跳下来跑了出去。

    桑枝站在楼上往楼下看了一眼,门光荣正坐在餐桌前悠闲地喝茶。门玥玮和雷明小两口不在,估计此刻正在他们屋里亲热呢。林雅然站在饮水机前咕咚咕咚地喝水,额头上冒出了很多细密的汗珠。

    桑枝跑回房间拿了块湿毛巾出来,放在林雅然的额头上擦掉上面的汗珠。林雅然从桑枝手里接过毛巾,轻轻擦了擦自己的脸颊和脖子,终于感觉身体好些了。

    “枝枝,你和少庭都没事儿啊?”林雅然把毛巾递给桑枝,一脸好奇地问道。

    桑枝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笑着点点头:“我们已经好了。”

    林雅然面色通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说好了就好。然后就上楼回房休息了。今天的事情真是尴尬,她记得明明是这瓶香水啊,怎么会拿错了呢!

    门少庭来到门光荣老爷子的对面坐下,看到老爷子面色镇定,跟平常如出一辙,半点异样都没有,突然有些好奇。凑上前去问道:“爷爷,为什么我们刚才闻了那个香水之后反应都这么大,你却没有一点反应呢?”

    门光荣听了这话坏坏地笑了两下。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爷爷老了,哪还能跟你们年轻人一样精力旺盛啊!很多事情爷爷这个年纪已经不再想了,只要心无杂念,就不会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

    老爷子这话已经说得很含蓄了。可门少庭听了还是会脸红。按照爷爷的意思,就是他们几个都心有杂念了?

    门少庭尴尬地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少庭,你和你爹的事情我本来是不想搀和的,但是有句话我必须告诉你,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所以我们要学会包容理解,学会换位思考。”门老爷子话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门少庭是个聪明的孩子,自己只需点到为止即可。

    “这顿饭吃的差不多了,我回去晒太阳了。”过了一会儿,门老爷子对门少庭说道。

    “爷爷,我送你回去吧。”门少庭从沙发上站起身,走过来想要扶住老爷子,却被老爷子给拒绝了。“我这把老骨头还能走得动,你不用管我,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吧。”

    门光荣说完就挪着步子,一点点地朝外走。

    桑枝有些担心,跑过来扶住了门光荣。“爷爷,我送送你吧。你这样我很不放心。”说到这里,桑枝又回头看着门少庭,“少庭,你快回屋看看宸安去,别让他哭闹啥的。”

    门少庭有些无语啊。为什么他有种自己是女人桑枝才是男人的感觉?看孩子这种事情是女人才需要做的啊!

    桑枝扶着门光荣穿过走廊,来到他自己的小院落里。

    “枝枝,把我送到前面那个凳子上吧,我要坐在外面晒晒太阳。”门光荣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小凳子说道。

    “好啊。您这个年纪就应该多晒晒太阳,对身体好。”桑枝笑着附和道。扶着门光荣走到凳子前,桑枝突然发觉上面好像少了些什么。

    “爷爷,你平时都是直接坐在凳子上的吗?会不会凉啊?”桑枝关心地问道。

    “不凉,我身上衣服穿得多,坐在上面正好。”门老爷子回答。他身上衣服确实穿得挺多的,现在都快五月份了,桑枝都换上丝袜和短裙了,门老爷子身上还穿着棉裤呢。

    桑枝想了想也是,穿这么厚坐在上面应该不会着凉。可是如果能有个软绵绵的垫子放在上面就更好了。

    “爷爷,你今天先将就着坐在上面吧,改天我给您做个软绵绵的垫子拿过来给您垫上,好不好呀?”桑枝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微笑着对门老爷子讲话。

    老爷子一听桑枝这么有心,眼睛立刻笑弯了。“好啊,只要是枝枝亲手做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好。”

    桑枝扶着老爷子坐下来,自己则是进屋搬凳子坐在了老爷子旁边。“爷爷,昨天你给我讲你跟奶奶的故事,我还没有听够呢。要不今天你再给我讲讲?”

    桑枝缠着门老爷子说道。她怕老人家害怕孤独,所以就想留下来陪他聊天。心里想着老爷子生前最想念的人应该就是奶奶了吧,如果自己缠着他将奶奶的故事,他一定很开心的。

    “你又想听我们的故事了?”果然,门老爷子看着桑枝,笑得牙都快掉下来了。

    “当然了,浪漫的故事,我们都想多听一些嘛。”桑枝很努力地点点头。双手托着下巴,眼神明亮地看着老爷子说道,“爷爷,要不这样吧,我问你问题,你回答好吗?”

    “恩,你问。”门老爷子微笑着点头。

    “当年你对奶奶应该是一见钟情吧?”桑枝眼珠子转了转,声音很清甜。

    门老爷子羞涩地点点头:“恩,是的。”转而,脸上的表情又委屈起来,“可是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

    “为什么这么说呢?”桑枝眨巴着大眼睛心疼地问。

    “你觉得如果她能看上我还会打我一巴掌然后把我送到警察局吗?”门老爷子越说越委屈,可怜兮兮地看着地面,就差眼泪掉出来了。

    桑枝想了下,安慰道:“也不一定啦,人们不是都说打是亲骂是爱吗?奶奶抽你一巴掌证明对你亲啊!那个时代的姑娘都很保守,尤其是像奶奶这样的大家闺秀。或许她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太慌张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甩手抽了你一巴掌。”

    桑枝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看到老爷子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委屈,继续安慰道:“爷爷你难道没看过电视剧吗?那些战争片上好多男女主角初次见面的情节都是这么演的,多浪漫啊!如果把你们的故事写成小说,说不定比那些电视剧还要好看呢!”

    “你说的是真的吗?”门老爷子有些不敢相信地眨着眼睛问道。

    桑枝狠狠地点点头:“那当然啦!你们这叫打情骂俏,相爱相杀。奶奶打你有多疼,就证明爱你有多深!经过我的推断,奶奶对你也是一见钟情的,鉴定完毕!”

    看着桑枝无比坚定的目光,门光荣的眼眶有些湿润。虽然这些话听起来有几分虚假的成分,可他竟然还是被感动了!

    “可是我们才刚认识,你奶奶怎么会一下子就爱上我了?”门光荣可怜兮兮地看着桑枝问。

    “额,这个……”桑枝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她刚才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嘛!

    “因为爷爷长得太帅了啊!这么帅,又这么可爱,为什么不喜欢啊?”桑枝无比花痴地看着爷爷,好像她就是当年的林子怡。

    门光荣被桑枝的这些话彻底地感动了。他点点头,对,子怡对我也是一见钟情的!

    这样想着,门光荣脸上的表情忽然得意起来。

    桑枝眨巴着漆黑明亮的眸子,满足地笑了。

    “爷爷,像你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男人一定很浪漫吧?”桑枝想了好长时间最后把对爷爷的定语定位在了男人上。稍微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缓解一下干涩的喉咙,继续说道,“那么,您当然送给奶奶最浪漫的礼物是什么呢?”

    “是一个花环。”提起这茬,门老爷子情绪有些激动。微眯起眼睛,眼波微转,仿佛陷入了往事的回忆。

    “花环?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花环,花环的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桑枝一脸好奇地看着门光荣。

    “那是一个柳枝编的花环,你奶奶带上可漂亮了,就跟天女下凡一样!当年就是因为这个花环,我才把子怡追到手的呢!”门光荣老爷子说到这些,眼睛里满是兴奋和骄傲。

    从门老爷子脸上的情绪可以看得出,他对奶奶的爱到底有多深沉。

    “一个花环就把奶奶给搞定了?”桑枝满脸惊讶,那时候的爱情还真是纯粹啊!

    “当然不是!我还说了好多好听的情话呢!”门光荣说到这里,又害羞起来。

    “哟哟,那你都说什么情话了,说来听听?”桑枝坏坏地笑着,语气略带调侃。

    “你想听?”门光荣扬起眉毛,眼角的余光有些诡异。

    “恩恩。”桑枝狠狠地点点头,满脸期待。

    “不告诉你!”门老爷子闭紧嘴巴把脑袋扭到了一边去。桑枝知道他是害羞了。

    捂着嘴巴笑了好一会儿,桑枝突然觉得有些口渴了,站起身对门光荣说道:“爷爷你渴了没有啊,我去屋里给你倒杯水。”

    “去吧去吧。”门老爷子挥挥手说道,都没敢回头看桑枝一眼。他脸上的温度足以煮熟一个鸡蛋了。当年的那些情话啊,回忆起来还真挺让人害臊的。

    桑枝偷偷地笑着,跟门少庭那个腹黑男比起来,爷爷真是要可爱很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