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赶紧拉着林雅然来到水龙头前,用清水冲洗被烫伤的地方。水龙头里的水哗啦啦流淌出来,流淌在林雅然的胳膊上,这才让她感觉不是那么疼了。

    “妈,你怎么样啊?还疼吗?”桑枝一脸担心地问道。

    林雅然咬着牙,对桑枝摇摇头:“枝枝,不用担心我,不是很疼了。”

    林雅然话刚说完,桑枝就看见她的手上被烫伤的那块皮肤起了很多囊泡,里面包裹着黄色的液体。桑枝吓得差点尖叫出来。

    “妈,你现在这里用凉水冲着,我上楼去把少庭叫下来,让他开车送你去医院。”桑枝说完慌张地跑了出去。

    当桑枝跑到楼梯口的时候,正好碰上从楼上下来的抱着孩子的门少庭。

    “枝枝,妈怎么了?”门少庭看见桑枝就担心地问道。

    “被热水烫伤了,把宸安给我,你开车送妈去医院!”桑枝跑到门少庭跟前,把门宸安从他怀里接过来。

    “你跟妈说让她先用凉水冲着烫伤部位,要冲二十分钟。我去车库取车。”门少庭交代完毕之后,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桑枝抱着孩子来到厨房,林雅然对她露出一个笑容。“不用担心我,枝枝。用凉水冲着胳膊,感觉不到疼痛。”

    桑枝知道林雅然在安慰自己。被烫伤的这么厉害,被凉水冲着的时候是不疼,可是一旦不冲了,还是会很疼。

    “妈,你多冲一会儿,少庭说要冲二十分钟。他已经取车去了,一会儿就送你去医院。”桑枝说话的时候尽量避开去看林雅然烫伤的胳膊,看了就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

    没过一会儿,门玥玮和雷明也过来了。看见林雅然胳膊被烫成那个样子,门玥玮心疼不已。

    “妈,你怎么弄的,怎么会烫伤成这个样子?吴妈呢?她怎么不在?”门玥玮焦急地问道。

    “我让她出去买菜了。看见水开了就过来取水壶,我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忘记垫毛巾了,刚提起水壶,手上一热,就把水壶给扔了。”林雅然解释道。怕门玥玮担心自己,又补充了一句,“不用担心,没大事儿。”

    门玥玮怎么可能会不担心,看着门玥玮的脚问道:“你的脚没事儿吧?脚没有被烫伤吧?胳膊呢,腿呢?”

    “水壶掉在地上我就跳起来了,脚上溅了一些水花,没大碍。胳膊上基本上没事儿。”林雅然安慰道。

    “雷明,你还愣着干嘛啊,快去开车送妈去医院啊!”门玥玮还是很不放心,回头瞪了雷明一眼。

    桑枝一把拦住了雷明,对门玥玮说道:“玥玮,你哥哥已经去取车了,待会儿我们送妈去医院就好。你们不要太担心啊!”

    说话间,门少庭已经跑了进来。

    “枝枝,看时间没有,妈冲了多长时间了?”门少庭气喘吁吁地看着桑枝问道。

    桑枝摇摇头:“我没看,估计差不多了吧。快带妈去医院吧!我也跟着一起去。”

    “枝枝,你抱着孩子不方便,就不用出去了。玥玮怀孕了,也别去了。雷明留下来照顾玥玮吧。少庭一个人带我去就行了。就是烫伤了手而已,没什么大碍。”

    林雅然关上水龙头,吩咐道。

    刚被烫着的时候,火辣辣的疼痛像是肉皮被硬生生地扯下来一样。还好后来用凉水冲着,就不怎么疼了。现在不冲了,林雅然感觉还是有微微得灼痛感,不过跟刚才比起来已经好多了。

    桑枝走上去,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门少庭打断了。“我陪着妈去就好,你们都留在家里吧。枝枝,待会儿别忘了喊爷爷吃饭。”

    门少庭说完就带着林雅然离开了。

    军区大院到帝都最近的一个医院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不过门少庭开车很快,再加上抄小路,所以不到十分钟,两人就来到了医院。

    医生给林雅然清理了伤口,在上面涂上了药膏。还说天气热怕发炎,所以需要留在医院打点滴观察情况。

    门少庭给林雅然开了vip病房,在去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在电梯里听到了几个小护士的谈话。

    “哎,你听说了吗,前天咱们医院收入了一个全身被硫酸烧伤的病人。医生说那个人恐怕活不过今晚了。”

    “我怎么听说是两个被浓硫酸烧伤的病人呢?一个烧伤轻的,一个严重的。轻的那个通过植皮手术,勉强活下来了。只不过那个凄惨的模样……哎呀,我恐怕他以后照镜子都会被自己吓死!”

    两个小护士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似的,很痛苦。

    “你说他们为什么要往自己身上泼硫酸呢?想死还不简单,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种惨不忍睹的方法?”这时,另外一个小护士开口说话了。

    “你以为他们是自己往自己身上泼的?恐怕他俩是互相泼的吧!或许他俩是情敌也不一定呢!现在的人都很变态的,谁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啊!哎,我们到了,赶快下电梯吧!”

    门少庭对三个小护士的谈话产生了兴趣,原本想多听点的,没想到三个小护士下楼梯了。

    门少庭不假思索地跟着下了楼梯,小跑几步,对着前面的三个小护士喊道:“哎,等等,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们!”

    三个小护士同时回头,看到门少庭那张帅气到不可思议的脸,眼睛里顿时冒出无数粉红色的桃心。

    “小帅哥,你有什么问题呀,尽管问!我们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活泼的小护士大胆地对门少庭抛了个媚眼。

    门少庭心里觉得好笑,微笑着对这个小护士说道:“你们刚才说的那两个被硫酸烧伤的病人是怎么回事儿啊,还能再说得详细一点吗?”

    “你说那俩人啊,其实我们也不是很了解,因为我们不是那个科的,我们也是从别的科的同事嘴里听说的。我们只是到那两个人是前天晚上烧伤被送进医院的。哎呀那个惨不忍睹的模样,我保证你看了吃不下饭去!据说那个严重的浑身都被烧成了碳,连模样都辨别不出来了!”

    小护士说着话的时候差点没呕吐出来。

    “那你知道他俩在哪个病房吗?”门少庭想了下问道。

    “在六楼的重度烧伤监护室吧。怎么了,小帅哥?难道那两人是你的朋友?”小护士挑起眉毛,上下打量着门少庭。

    门少庭呵呵一笑,说道:“不,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两个人。只是刚才在电梯里听见你们谈论有些好奇。不瞒你们说,我妈今天被热水烫伤了,突然听你们说有人被浓硫酸烧伤,就感觉很同情他们。”

    “哎哟,原来小帅哥你这么善良啊!不但长得帅,而且心地善良,真不错!可以留个电话号码给我们姐妹吗?”那个活泼的小护士抛着媚眼对门少庭说道。

    话刚说完,就被其他两个小护士调侃起来。

    “哎呀,小美,你真不要脸!才跟人家认识多长时间啊就跟人要电话号码!”

    “就是啊就是啊!平日里在你家小男朋友面前不是表现得挺清纯的嘛,今天你的小骚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

    “哎呀你们!真讨厌,人家就是喜欢帅哥不可以啊!”

    门少庭摇摇头,不打算继续搭理她们,便绕道离开了。

    给林雅然办完住院手续,在卡里充了几百块钱之后,门少庭突然想起刚才那个小护士说的六楼重度烧伤监护室。

    想想那两个人确实挺可怜的,而且跟自己母亲同病相怜,就想着先去六楼看看。

    乘电梯来到六楼的重度烧伤病人监护室,门少庭不想打扰他们,站在门缝前悄悄观察里面的情况。

    这时,门少庭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对话。

    “大伟,我是不是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这个人的声带似乎都被烧坏了,说出来的声音很嘶哑,很难听。

    “小脑袋,你别胡说!董事长说了,不管花多少钱都会把我们救活的!因为我们为公司立了大功!”另一个人穿着粗气说道。这个人的声音倒不是那么难听,但可以听得出来,他每说一个字都非常费力。

    “是啊,我们烧毁了门家的楼盘,为公司立了大功。这几天门家生意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吧。董事长一定很开心……可是,大伟,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里面的对话还没有进行完,监护室的大门就‘咚’地一声被踹开了。门少庭站在门外,冷冷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两人。

    原本他还在为这两个人感到同情,现在,他的心里只有愤怒!

    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做了这样的坏事,活该遭到这样的报应!

    “你……你是谁?”躺在左边床上的那个声音不是很难听的被称为大伟的人问道。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门少庭,眼神里满是恐慌。

    门少庭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关上了监护室的大门。慢慢地靠近两人的病床,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压抑着两人的心脏。

    “你……是门少庭?”终于,大伟还是认出了他。

    他们曾经交过手,而且他俩还跟踪过门少庭。他怎么可能不认识他?

    “哦?你认识我?”门少庭走到两人的病床之间的空地上,唇角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

    “你你你站在门口多久了?”大伟的眼睛鼓起来好大,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撑爆了。

    “很久了。久到我听清楚了你们刚才的对话。”门少庭微微一笑,姿态优雅地看着大伟说道。

    “你……你不会是进来找我们报仇的吧?”大伟浑身颤抖起来,十分恐惧地望着门少庭。

    门少庭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大伟说道:“你都被烧成这个熊样了,就算我不找你报仇你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你觉得我还有必要亲手杀你来玷污我的干净漂亮的手吗?”

    门少庭说话的时候玩弄起自己修长的手指来。他的手确实很漂亮,骨节分明。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听见门少庭不杀自己,大伟顿时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