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趁着你们还没死,跟我去警察局自首,亲口承认是你们两个用硫酸毁掉我们家楼盘的。”门少庭说话的时候,手里突然多了一支手枪,指在了大伟的身上。“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那么,就别怪我的枪不长眼!”

    “别,大侠,大侠饶命啊!”大伟看见手枪一下子就吓哭了。他被硫酸烧伤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活了回来,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生命的可贵之处,所以他还不想就这么死去啊!

    “那你是答应去了?”门少庭的手枪已经抵在了他包着纱布的脑袋上。

    “你们在干嘛!”大伟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后面闯进来的一个小护士抢先了。

    门少庭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起了手枪,摆摆手微笑着跟小护士打了声招呼:“嗨,你好!”

    “你是谁?”小护士原本还很生气,可是当他看到门少庭那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时,心里的怒气一下子全消了,语气都变得温柔了很多。

    “我是董事长派来看护他们俩的。”门少庭微笑着说道,声音清澈好听。小护士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可是,宋董事长明明吩咐过不允许陌生人随便闯入,如果有人来探望他会打电话提前通知啊?

    “为什么我没有接到电话?”小护士收敛起脸上花痴的表情,神情变得认真起来。

    “电话?我来看看我的亲人还需要预约吗?”门少庭一脸狐疑地看着小护士。

    小护士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脸上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原来是家属啊!过来吧,在这边签个字。”

    “为什么要签字?”门少庭不以为然。

    “我们这边的规定,来看望重度烧伤患者的人都要登记的。”小护士回答。

    “规定?为什么以前没听说过?”门少庭虽然很疑惑,可还是跟着小护士走了出去。

    “这只是我们这边的规定而已。”小护士笑着说道。宋浩辰亲自吩咐过不允许陌生人进来的,小护士当然不能对门少庭放松警惕。

    门少庭这么聪明的人,当然不会拒绝登记。他眼珠子转一转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你不是让我签名吗,那我就签啊,反正你也不知道我的真实名字是什么。

    门少庭跟小护士来到护士站,在小护士递过来的小本子上刷刷刷写下三个大字,然后潇洒地离开了。后面传来小护士焦急的声音:“哎,先生,你写的这是什么字啊,我看不清!”

    “你让我签字我已经签了,看不看得清就是你自己的事了!”门少庭微笑着对小护士摆摆手,然后转身潇洒地离开了。

    小护士在后面气得直跺脚。

    看来今天是不能指望那两个人帮自己去警局作证了。小护士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怀疑,短时间内要想再次进入监护室恐怕有点困难了。

    门少庭走到林雅然的病房,护士已经给打上了吊瓶,林雅然有些累了,已经休息了。

    门少庭交代在病房看护的小护士好好照顾自己母亲,然后就一个人来到大街上。随便找了个营业厅买了张电话卡,插在手机上给门光荣发了一条短信。

    “毁掉门家楼盘的凶手已经找到,就在xx医院六楼的重度烧伤患者监护室。”

    发完短信之后,门少庭把电话卡拔下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虽然他表面上经常跟门正作对,其实他心里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门家的事情。门家楼盘倒塌的事情他早就看到了,只是一直憋在心里没说。

    他不想让门正知道其实自己一直在关注他,所以宁愿用一张新的电话卡给他发短信。发完之后就扔掉。

    宋浩辰。

    关于这个人的记忆已经很遥远了。可是想起来就会莫名的疼痛。

    他知道是当年的事情都是自己父亲不对。是门正把他们一家逼上了绝路,害的他家破人亡。

    当他从狼哥的口中得知是宋浩辰派人绑架桑枝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兴奋和恍惚。

    他没想到宋浩辰竟然还活着!

    他还活着!

    已经有十几年了吧,他们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了,而在这十几年了,门少庭一直对他充满了愧疚。甚至都不敢去他们家的墓地里去看看他。

    因为他怕他会恨自己。

    当门少庭得知宋浩辰还活着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好想去看看他,跟他好好聊聊,像是初中时代一样重新成为要好的朋友,哪怕只有一天。

    然后两人再成为仇人。

    不过门少庭是不会恨宋浩辰的,也不会把他当成仇人。

    即使知道是他派人毁掉了自己家的楼盘,门少庭也还是毫不犹豫地冲进去,拿着枪抵在大伟的身上,逼他为宋浩辰背黑锅。

    门少庭之所以这么做,不是因为他欠他的。而是因为,他说过他们是一辈子的朋友。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

    门少庭再次来到医院的时候,警车的鸣笛声已经响起。一辆警车从自己的身旁飞过,驶进了医院里。

    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

    不用想,门少庭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看来门正的速度还挺快的,刚收到短信就联系了警察。

    他不想让门正看到自己也在这里,所以就没有跟进去看情况。而是选择人少的地方乘电梯去了林雅然的房间。

    林雅然被刚才的警笛声吵醒了。看见门少庭进来,忍不住好奇地问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门少庭说自己也不清楚,可能是警察带着犯人来医院做检查吧。

    林雅然点点头,也没多想,就继续睡觉了。

    护士带着门正和几个警察来到六楼的监护室里。在警察的询问下,小护士不得不实话实说。

    从小护士的嘴巴里警察了解到,这两个病人一个叫秦大伟,一个叫路小脑。是前天晚上住院的。

    当然,小护士并没有把他们的监护人是宋浩辰的事情说出来。

    带头的警察点点头,说让小护士出去等着,他有话要跟两个病人谈谈。

    小护士出去之后,躲在厕所里悄悄给宋浩辰打了电话。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带头的警察站在两人的病床中间的过道里,面色严肃地问道。

    “秦大伟。”

    “路小脑。”

    还好,这两人至少在名字上没有跟他们撒谎。

    “我们接到一条举报信息,说是你们两个人用浓硫酸毁掉了门家的楼盘。经过我们的检验,发现门家倒塌的楼盘废墟中确实还有大量被浓硫酸腐蚀的痕迹。再加上门家楼盘出事和你们两人被浓硫酸烧伤的时间基本吻合,我们初步确定这件事确实是你们二人所为。还有什么要为自己辩解的么?”

    “不……”秦大伟刚想为自己辩解,就被路小脑打断了:“是的,警察叔叔,这事儿确实是我们做的。”

    警察叔叔……

    噗——

    带头的警察差点没笑出声来。虽然自己年纪是有点大不错,可是现在是在查案,有你们这么叫的吗?

    一点都不严肃!

    “我叫庄严,庄子的庄,严肃的严。请叫我庄警官,或者警察同志。”庄严干咳两声,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后面跟着的几个年轻的小警察也差点笑出声来。

    “小脑袋,你在胡说什么啊,这件事情不是……”秦大伟刚想为自己辩解,就再次被路小脑打断了。

    “什么不是?大伟,都到现在了你还不知道为自己的罪行忏悔吗?前天晚上不是我们两人带着几千升的浓硫酸去烧门家的楼盘的吗?我们现在都被烧成这样了,你怎么还不知悔改?”

    “可我们是被人……”秦大伟本来想说他是被人指使的,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小脑袋的眼神给瞪回去了。

    他突然想到不久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门少庭。他用枪指着自己,说让他俩去警察局自首。

    秦大伟突然感到一丝奇怪。按说门少庭知道是有人指使他俩去烧他们家楼盘的啊,可是他为什么拿枪威胁自己去自首,而不是威胁自己把指使他们的人说出来呢?

    “路小脑,请你不要打断秦大伟的话,先让他说!”庄严看出来一些端倪,满脸严肃地对路小脑说道。

    路小脑僵硬地点点头,没再说话。

    “秦大伟,你刚才想说什么,请说吧。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打断他!”庄严命令道。

    秦大伟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了:“警察同志,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想说的。确实是我们带着浓硫酸烧了门家的楼盘,造成了门家楼盘坍塌的假象。并且给门家的生意带来了严重损失。现在我们也受到惩罚了,如果你们觉得还不够,就把我们带回去枪毙了吧!”

    听到秦大伟这么说,庄严满脸疑惑。

    “你刚才不是还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吗?为什么突然又改口了?”

    秦大伟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如果一个小偷被人抓住了自己偷东西的把柄,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为自己辩解吧!小脑袋说得对,我们做了坏事要勇于承担。是他点醒了我,所以我不想逃避了,也不想为自己找任何借口,这件事情就是我们两人做的。”

    “那你们为什么要烧掉门家的楼盘呢?”庄严问。

    “因为我们买不起房子,现在房价这么贵,我们都恨死这些房地产开发商了。因为心里极度不平衡,我们两人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烧掉一处楼盘。”小脑袋回答。

    “那为什么你们非要烧掉门家的楼盘,而不是别人家的呢?”庄严继续问。

    “我们也不知道那是谁家的楼盘,就是随便找了一处。我们见那边人少,不会引起太多人注意,所以就……就是这样。”小脑袋回答。

    “那你们为什么选择用浓硫酸呢?还有据我所知,浓硫酸的市场价格很贵吧?你们既然买不起房,又怎么会有钱买浓硫酸?你们为什么没有选择其他的毁掉这座楼盘的方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