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庄严的问题快让两人崩溃了。他们真的好想哭啊!我们都承认是我们毁掉的楼盘了,你直接把我们抓进警察局枪毙得了,干嘛问这么多问题啊!

    “因为……因为……哎呀,警察同志,我们都承认是我们毁掉的楼盘了,你直接把我们抓进去好了,问这么多问题干嘛!”秦大伟有些不耐烦了。

    庄严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看着两人说道:“那这个问题让我来替你们回答吧!因为这件事情背后有人指使,你们两人只是两颗棋子而已,你们不肯出卖你们的老大,所以就把这件事情顶罪了。”

    庄严笑得优雅自信,来的路上门正已经跟他说明了一切。

    “你……你胡说!”路小脑眼珠子瞪得好大,都快鼓出来了。由于脸上缠着好多纱布,所以庄严看不到此刻他脸上的表情。

    “哦?那你倒是回答我刚才问的问题啊!”庄严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又变的严肃起来。

    两人垂下脑袋,不说话了。

    后来不管庄严怎么审问,两人就是咬住了这件事情是自己做的这个事实不肯松口。警察们也很无奈,碍于他俩都严重烧伤,目前不能带回警局,只能先让他们在医院好好休养。

    离开监护室之后,庄严有些抱歉地对门正说道:“门先生,对不起,我没能问出来指使这件事情的幕后真凶是谁。”

    门正摆摆手说道:“没关系,既然他们亲口承认是他们二人所为,这件事情就不用追究下去了。另外,还请庄警官给我向媒体做个证,证明楼盘坍塌不是质量问题,而是人为破坏。只要能澄清这件,让人们对我们门氏企业的看法有所改观,这件事我也就不再追究了。”

    庄严有些疑惑地看着门正,张了张嘴巴,想问什么但是最终没有问出来。

    “恩。”庄严点点头,跟着门正下了楼。

    门正最终还是心软了,那个短信,虽然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是当门正坐着警车从门少庭身边经过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那个短信是他发给自己的吧?看来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讨厌自己,他还在关注着门家的事情,还在帮自己解决问题。

    刚才庄严审问那两个犯人的时候,门正很清楚里面的端倪。一定是门少庭在这之前进去过,并且对他俩做出了一定威胁,让他们为宋浩辰顶罪。

    十几年前,确实是自己害的宋浩辰家家破人亡的。算自己欠他们的,这次就当是还人情了。但是如果还有下一次,门正绝不会心慈手软。

    网页上的新闻很快就更新了,庄严亲自发了一篇帖子,并且附上警察局的审判结果的扫描件,网上一时间又炸开了锅。

    甚至有一些媒体公司抓住了这次事件的商机,纷纷打电话来要求采访门正。

    “爸,这已经是第十一家媒体打来电话要采访您了!”吃过晚饭之后,桑枝挂掉座机电话,开心地对门正喊道。

    门少庭朝着门正的方向看了一眼,门正抬起头正好跟他的目光对视。门少庭觉得有些不自在,赶紧把目光转移了。

    门正脸上露出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恩,好,我知道了。枝枝,待会儿要是再有电话打进来,你就告诉他们明天下午两点在龙门大厦二楼的报告厅召开记者会,让媒体之间互相通知,不用打电话进来了。”

    “恩,好的!”桑枝微笑着回答。

    “叮铃铃……”话音刚落,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了。桑枝赶紧接通了电话,用甜美的声音对对方讲道:“喂,您好,这里是门家,我是桑枝,请问您是?”

    桑枝话音刚落,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枝枝,是我,我是你妈!”

    “啊?妈,你怎么把电话打到座机上来了?”桑枝一脸惊喜地问道。

    “我上次去你家的时候,你婆婆不是不允许你用手机嘛!我很想念你,可是想着你身上没手机,就一直没给你打电话,今天上网看到了关于你们家的新闻,所以就打电话来慰问慰问。”

    电话里传来莫青莲亲切温柔的声音,桑枝听了心里非常温暖。

    “已经没事儿了,事情都解决了,公公的房地产是被人人为破坏的,没有出现质量问题。那两个犯罪分子已经被捉住了,妈,你不用担心。”桑枝口齿伶俐地回答。

    莫青莲在电话那边轻轻笑了几声,然后对桑枝说道:“好好好,没事儿就好。明天又到了周末,你不出门吧?要不我过去看看你,还有我的大胖外孙子。”

    “我没事儿啊,不出门。你啥时候想来就过来呗,要不我开车去接你!”桑枝一听明天妈咪要过来看自己,心情有些激动。

    好久都没有见到妈妈和爸爸了,他们就自己这么一个乖女儿,又嫁了出去,桑枝真的很害怕他们会孤单。

    “不用接了,我自己开车过去就行。”莫青莲笑着说。

    “那爸爸过来吗?”桑枝问道。

    “他公司事情有点忙,就不过去了吧,你要是想他的话,我让他抽空过去看看你!”莫青莲说。

    “不用了!”桑枝摇头,“我有空回家看你们吧!你们年纪都大了,我哪舍得让你们跑路来看我呀!”

    “呵呵,傻孩子。”电话里传来莫青莲爽朗的笑声。随后,电话里传来了桑枝的爸爸桑梓的声音:“再给孩子打电话吗?”

    “对啊,你要不要过来说两句?枝枝说她很想念你呢!”莫青莲大概是把电话递给了桑梓,随后桑枝就听见了桑梓的声音:“喂,枝枝。”

    “哎,爸爸!你在家干嘛呢,想我没有啊!”桑枝笑着说。

    “在家没事儿,我刚下班回来。想你。”桑梓有些机械地回答着桑枝的问题。对他来说,能说出‘想你’这两个字是多么的不容易。

    桑枝差点被桑梓的话感动哭了。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见自己的爸爸说想自己呢。

    “爸爸,我也想你。”桑枝声音里带着哽咽。

    “哎,哎,傻孩子。”简短的几个字,桑枝却能感受到桑梓对自己的宠溺和喜爱。

    “爸爸,我明天想回家看你。”桑枝可怜兮兮地对着电话那边的桑梓说道,听得让人有些心疼。

    “好呀。咱们家你什么时候想来就来,我和你妈妈随时欢迎你!”桑梓宠溺地说道。

    “恩恩。”桑枝狠狠地点点头。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时,突然另一个电话拨了进来,桑枝被迫跟桑梓说了再见,然后接通了这个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门家,我是桑枝,请问你是?”桑枝有些不太高兴地对着电话那边说道。

    “您好,我们是xx媒体的记者,请问我可以预约一个时间跟门正董事长聊几句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好听的男生的声音。

    桑枝的心情立马好了不少,语气也变得温和了很多:“好的。明天下午两点呢,在龙门大厦二楼的报告厅有一个记者会,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准时参加。另外,麻烦你们媒体之间互相转告一下记者会的事情,就不要再打电话进来了。谢谢。”

    桑枝说完就挂了电话。

    门少庭坐在沙发的一旁看着桑枝,眼珠子都看直了。以前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桑枝竟然这么有做电话编辑的天赋。

    “你看着我干什么啊?不认识了啊?”桑枝发现了门少庭一直在看自己,得意地扬着嘴角问道。

    “你有没有考虑过要做电话编辑啊?”门少庭看着桑枝,眼神很明亮。

    “电话编辑?你是指专门在电台接听电话的那种吗?”桑枝随手从茶几上拿了一个红苹果,咔嚓的咬下去一口。

    “对啊,我发现你很有这方面的天赋。”门少庭看着桑枝,很认真地说道。

    桑枝想了想,如果自己能进电台做电话编辑的话其实也挺好的。说不定每天都能遇到很多奇葩呢,倒是有不少乐趣。

    “那你能帮忙把我弄到电台工作吗?”桑枝眯起眼睛笑着,小鼻子皱起来,看着很可爱。

    门少庭忍不住摸了摸桑枝的鼻子,笑道:“你还是在家里带孩子吧!以后就在家做个安安静静的美少妇,不用出去工作了!赚钱养家的事情由我来就好了!”

    门少庭话音刚落,门正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还赚钱养家呢,你也不想想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就那么几千块钱,你要是没有你老子我,在外面买房子都买不起,更别说娶媳妇了!

    桑枝也意识到了门少庭的话有点不对,尴尬地笑着说道:“少庭,我这人闲不住,整天在家待着也挺无聊的。等宸安自己会玩了,我就出去上班。”

    门少庭本来想说咱们家又不缺钱,你出去上班干嘛啊!可是后来一想他们家是不缺钱,可是他们家的钱都是门正做生意赚的,又不是他自己赚的,还是不要说出来丢人现眼了。

    “那好吧!暂时委屈你了,等我退役了,就负责赚钱养家,到时候你就专心在家里做安安静静的美少妇吧!”

    门少庭宠溺地抱住了桑枝,真想就这样一直抱着她啊。

    “哎,喂,你放开我啦,好好抱着安安。”桑枝趁机从他怀里把门宸安接过来,宠溺地在他软绵绵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门宸安眨巴着漆黑明亮的眸子看着桑枝,脸上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门正坐在一旁,看着两人幸福甜蜜的样子,脸上不自觉露出一个笑容。

    原本打算睡觉之前把门少庭叫出去说几句话的。可是后来一想,有些事情大家心里都明白,明说不明说其实并不重要。

    不忍心在客厅当电灯泡,门正默默地离开了客厅,上楼休息去了。

    林雅然因为手受伤了,所以一直躺在卧室的房间里修养。大家都不允许她下床做事情,甚至吃饭也是吴妈把饭菜端上来。还好烫伤的是左手,不碍事。要不然就连吃饭也得让人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