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女服务员笑笑:“这款去角质的我用过,并且现在一直用。每周用一次就好,不要经常用。这款可以去掉脸部的死皮,促进细胞新陈代谢,并且促进皮肤对化妆品的吸收。效果真的很不错。”

    见桑枝还是有些无动于衷,女服务员继续说道:“要不这样吧,最近我们店铺搞活动,满三百赠送一个试用装,您刚才买的两件物品,一个爽肤水,一个保湿凝露,加起来二百八,要不您再拿上这款的洗面奶吧,加起来一共三百八,我送您一个去死皮的试用装,您用了效果好的话再来买。”

    桑枝想了想,反正自己的洗面奶也用完了,不如就买了吧。另外桑枝又买了几个几贴面膜,总共花了四百多块钱。

    出了专卖店之后,桑枝开心地都要飞起来了。这家店铺的护肤品价格还挺便宜,效果也不错。以后自己买化妆品就都来这家店铺了。

    走在大街上,阳光很强烈,照得桑枝睁不开眼。拉着莫青莲的手跑到路旁的林荫道上,桑枝这才敢睁开眼睛。

    “妈,你饿了没有啊,要不我们去吃东西吧!”桑枝突然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呢。

    “好,你想吃什么?咱们找个饭馆去吃。”莫青莲也感觉有些饿了。

    “我们走走看吧,前面有条小吃街,那里有很多好吃的!”桑枝开心地拉着莫青莲往前走。

    大街上人潮涌动,桑枝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很有兴致地观察着他们身上的穿着打扮,还时不时地凑到莫青莲面前评论一下谁的鞋子好看,谁的衣服好看,谁谁谁的打扮太另类……

    莫青莲只是不住地点头,眼光并没有顺着桑枝指的方向看去,她对那些年轻人的穿着打扮不感兴趣,她只对跟她这个年龄段相近的妇女的穿着打扮感兴趣。

    就在两人讨论地很high的时候,突然前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吼叫声。

    “江北城,你个混蛋!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不是说过一辈子只爱我一个么?不是说牵过我的手就不会放开么?现在你竟然为了一个贱女人抛弃我!你混蛋!你不要脸!你无耻!”

    桑枝和莫青莲一下子愣住了。这个声音……是肖菲的!

    她怎么了?跟江北城闹别扭了吗?

    怪不得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肖菲的消息呢,就连门宸安的满月酒她都没有过来。

    “妈,我们过去看看是不是肖菲?”桑枝拉着莫青莲的手,两人快跑几步,拦住了前面那个人影。

    “我呸!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混蛋!我为了付出了那么多,为了生了孩子,你竟然可以这么绝情,你怎么不去死!”肖菲愤恨地大骂着,声音都嘶哑了。

    因为太过伤心痛苦,她走路都没有抬头,根本不知道前面有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砰!’

    肖菲突然感觉自己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上。刚想大骂一句不长眼啊,目光却触及到了面前的人影儿。

    “枝枝!”肖菲惊讶地忘记了自己还在打电话,放下举着手机的手轻声喊道。

    “肖菲!真的是你!”桑枝激动地扑过去抱住了肖菲。好久没见了,她真的好想念她啊!

    “枝枝!”肖菲见到桑枝,眼泪一下子没忍住掉了下来。她现在心里有太多太多的委屈要跟桑枝诉说,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只能抱着她大哭。

    桑枝心疼地摸着肖菲的脑袋,安慰着说道:“肖菲,别哭了。我们找家饭馆坐下来好好聊聊。”

    “恩。呜呜……”肖菲哭着点头。

    看着她哭红了的眼睛,桑枝心疼地从兜里掏出湿巾:“快擦擦脸。你跟我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买个墨镜戴上,别再哭了啊,眼睛又红又肿,都不好看了。”

    宠溺地拍了拍肖菲的脸蛋,桑枝微微一笑,跑开了。

    肖菲感觉心里好温暖好温暖,还是亲爱的桑枝对自己最好了,早知道自己当初干嘛非得找一个男人结婚,跟枝枝结婚多好,呜呜呜……

    “菲菲,别难过了啊。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莫青莲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肖菲,看着她哭得这么伤心,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桑枝上大学那会儿,经常带着肖菲去家里玩呢!那个时候的肖菲看起来很年轻很快乐,她们两个女孩在卧室里一躲就是一天,也不知道在讨论什么,发起疯来,从客厅里都能听见她们的笑声。

    现在的肖菲看起来很憔悴。憔悴得让人心疼。

    女人都是需要爱情来滋养的。没有了爱情,就像是失去了根的玫瑰花,会慢慢的枯萎掉。

    没过多久,桑枝就拿着刚买来的墨镜跑过来了。小心翼翼地帮肖菲戴上墨镜,然后把黏在她脸上的被风吹乱的头发拢到了耳朵后面。

    歪着脑袋仔细看了看肖菲,很满意地说道:“恩,这样好看多了!”

    说完,桑枝不知道又从哪里变出来两个墨镜,把其中一个递给莫青莲。说道:“妈,这个是给你买的!快戴上看看效果!”

    桑枝说话间已经迫不及待把自己的那个戴上了,从兜里掏出手机照了照,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美美地笑了一下。然后看着肖菲和莫青莲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吗?”

    “枝枝,你就不要臭美了!我们快找个饭馆吃饭吧!”莫青莲不耐烦地走开了。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心说,我生的女儿当然好看了!

    三个人来到一家环境还算不错的小饭馆,包了个单间,点了几个小菜。

    桑枝和莫青莲的胃口很好,虽然是很清淡的小炒,但吃得还是很香。肖菲就不一样了,她刚失恋,心情不好,什么东西都吃不下。

    “菲菲,你也吃点啊,都是很清淡的东西,吃到肚子里不会难受。”莫青莲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脸关心的看着肖菲。

    “阿姨,我吃不下。”肖菲看着桌上的盘子,真的一点胃口都没有。

    “那你喝点茶水吧。菊花茶,喝了清热解毒,对身体好。”莫青莲倒了一杯茶水,推到肖菲面前。

    肖菲不好意思拒绝,说了声谢谢,端起茶杯稍微抿了一下。她知道大家都在关心自己,也不敢太过任性。

    “菲菲,江北城那个王八蛋到底怎么欺负你了,快跟我们说说。”桑枝扒拉完碗里的最后几粒米饭,含糊不清地说道,“你不要太难过了,今晚跟我回家,明天一早我就让少庭去找江北城那个混蛋,狠狠地揍他一顿!”

    桑枝的话莫名戳中了笑点,肖菲和莫青莲都没忍住笑了出来。

    “枝枝,有你真好!”肖菲摘下墨镜,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哽咽道。

    “哎,别哭了别哭了!”桑枝赶紧拿着纸巾帮肖菲擦眼泪。边擦边亲切温柔地说,“我们是大学四年的同学,又是好闺蜜,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

    “那个江北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追你的时候不是对你挺好的吗?我记得上次我去看你,你们俩还挺甜蜜啊,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桑枝把擦过眼泪的纸巾扔在垃圾桶里,喝了口茶水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们之前确实好好的。可是我公司派我去外面出差回来之后,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开始每天都回家很晚,我问他怎么回事儿,他就说在公司加班。我也没多想,还挺心疼他的,每天都加班那么晚。”

    “后来,他周末的时候也不回家。问他他就说在公司加班。我怕他太辛苦,就做了合口的便当给他送到公司。然后我就发现他跟他公司的一个女的正在亲热。”

    肖菲说到这里,眼泪忍不住再次流了出来。那种心痛的感觉,只有真正爱过的人才会明白。

    “你当时怎么做的?有没有冲上去甩他一巴掌?”桑枝气愤地攥紧了拳头。要是江北城就在她面前,她真的会上去冲着他的鼻子狠狠地揍一拳。

    “我没有。”肖菲回答,“我从兜里掏出手机给他拨了一个电话。他没有接,直接挂断了。他不知道,我就是看着他挂断的。”

    “然后呢?挂了电话之后继续跟那女的亲热?”桑枝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颠覆了。怎么会有这么狼心狗肺的男人!跟小三偷情竟然都达到了挂原配电话的境界!

    “没有。他不知道跟那个女的说了什么,然后就从里面走出来了。”肖菲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个嘲弄的笑容,“他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我。呵呵。”

    “然后呢?他跟你道歉,跟你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误会?”桑枝忍不住插嘴道。

    “没有,我压根就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我走过去,把手里的便当狠狠地拍在了他的脸上!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至今都还记得,跟他偷情的那个贱女人脸上惊恐的表情。”肖菲说到这里,忍不住往垃圾桶里吐了口唾沫。

    回头拉着桑枝的手继续说道:“你知道有多搞笑吗,枝枝?那个贱女人竟然趴在江北城的怀里问他我是谁!那个娇滴滴的声音哦,听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我恨不得掉转头走回去在她脸上甩一巴掌,告诉她我是她姑奶奶!”

    “但是我没有,我怕脏了我的手!”过了一会儿,肖菲补充道。

    桑枝听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怎么会有这么贱的狗男女啊!真是太过分了!

    “这件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桑枝抓着肖菲的手,一脸同情地看着她。

    “两三个月前的事情了。”肖菲回答。

    桑枝眼珠子鼓起来很大:“那你这两三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

    肖菲讥讽地笑了笑,眼泪又快掉出来了:“枝枝,你说我是不是犯贱啊!我明明知道他出轨了,明明知道他才是犯错的那方,可是后来我竟然主动跟他道歉,跟他说那天是我太冲动了,没问清楚情况就拿着便当砸他的脸,我还祈求他不要离开我,我怎么会这么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