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菲菲,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犯贱的人是他们,不是你!你之所以放下自尊放下原则去低声下气地求他,是因为你爱他。爱是多么高贵的东西,爱一个人怎么会是犯贱呢。”

    桑枝抱着肖菲,安慰道。

    “爱不是犯贱。可是一厢情愿就是犯贱了。”肖菲把下巴搁在桑枝的肩膀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几滴眼泪无声地划过脸颊,打湿了桑枝的运动衫。

    门正拿着手里的演讲稿看了一遍又一遍,确定自己都熟记于心了,这才把它丢在垃圾桶里。

    刚才助理已经来过了,告诉他记者们都在二楼的报告厅等着急了,就差他出场了。

    门正倒是不着急,不慌不忙地处理完手上的事情,这才慢悠悠地走出去。

    他可是门氏集团董事长,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哪是那些媒体记者随便就能见到的。如果自己去的太早,反而会让他们不重视自己。

    门正几乎是踩着两点的钟声到达二楼报告厅的。

    门正的现身让在场所有的记者都激动无比,现场一片哗然。

    门正走到最前面的台子上,站在麦克风前,对着在场的人摆摆手说道:“请大家安静一下!我是门氏集团董事长门正,大家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问我。”

    话音刚落,现场立刻安静下来。一时间,大家竟然忘记了提问问题。

    “我有问题想问。”几秒钟之后,突然有一个记者踊跃地从人群中挤到了最前面。

    “问。”门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请问门先生,新闻上说门家楼盘倒塌是两个买不起房子的屌丝青年因为记恨房地产开发商造成的,这件事是真的吗?”

    挤在最前面的那个洋葱头的记者拿着麦克风对门正提问道。

    “是的。因为这两名青年在破坏我们家楼盘的同时自身也受到了伤害,目前正躺在某家医院。昨天我跟警察局的人联系好了,专门去医院做的笔录。”门正回答。

    “可为什么那两名青年要选择用浓硫酸这种带有强烈腐蚀性的化学物质呢?毁掉一座楼盘很简单,扔一个炸弹就好,而且价格便宜。可他们为什么选择的是浓硫酸这种既危险价格有昂贵的物品呢?想要毁掉那么大面积的墙体,买浓硫酸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吧?既然是两个屌丝青年,那么他们的这笔开支是从哪里来的呢?”

    洋葱头记者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门正早就想到会有记者问这个问题,他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回答。

    “扔炸弹会引起很大的动静。而且炸弹也不是随便两个普通的年轻人就能买得到的。关于这个问题,他们两人并没有给出正面回答。我猜想,他们可能是为了尽量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吧。”

    洋葱头对门正的回答显然不是很满意,拿着话筒继续反驳道:“据我所知,浓硫酸具有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儿。那么大量的浓硫酸喷洒出来,释放出来的气味儿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周围的人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儿的吗?”

    “我们家的那块楼盘所处的位置比较偏僻,周围没有多少居民居住。而且他们选择的时间是深夜,所以没有引起大家注意实属正常。”

    门正微笑着回答。

    尽管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镇定,可洋葱头记者总感觉门正的眼神好像在对外界隐瞒着什么。

    “我刚才的问题您只回答了一半,还有另一半呢。他们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钱买这么多浓硫酸的?而且我咨询过一些制造浓硫酸的厂商,他们是往外界销售浓硫酸都是有一定限度的,超过一定量是不会对外销售的。而且一般人是很难买到这种有强烈腐蚀性的东西的,只有学校或者化工厂等正规单位才能买到。”

    洋葱头继续提出自己的质疑。

    门正眸光凛然,看着洋葱头说道:“这个问题我就不清楚了。如果你们想知道,可以做一期对那两个青年罪犯的专访。你们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门先生,我想问一下,在这次楼房坍塌事件真相没有曝光之前,网上很多网友对你们家的地产产业进行了强烈的攻击,甚至你们家其他产业也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损失惨重。您当时面对这样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心理呢?有没有觉得压力太大,想要放弃,或者怎么样?”

    洋葱头原本还想问些什么,却被后面的一个美女记者打断了。

    门正看着美女记者,微微一笑:“如果我想过放弃,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了。说实话,当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对我的打击确实很大。但是我反复思考过,我在那块楼盘投资的资金绝对足够,在开工的时候也是全程监督的,绝对不允许包工头私吞公款,偷工减料。”

    “楼盘竣工后,我们还专门进行了防震测试,那块楼盘足以抵抗8级以上大地震。所以根本就不可能轻易坍塌。我当时就在想是不是有人故意搞破坏。派人出去调查这件事,在倒塌的楼盘废墟中发现了大量浓硫酸的痕迹。然后各种机缘巧合,我们终于将凶手捉拿归案。”

    门正义正言辞地说道。

    讲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滋润一下干涩的喉咙,继续说道:“我们门氏集团上市经营这么多年来,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但我们最终都挺过来了。我作为门氏集团的董事长,绝对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打败的。以后,我们门家将会为人们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争取把每个产业都经营得更好。绝对不会让信任和支持我们的人失望!”

    门正这话说的慷慨激昂,铿锵有力。让在场的人无不热血沸腾。

    现场响起一阵激烈的掌声。

    门正对大家点点头,表示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他刚才的话不只是对眼前这些记者说的,更是说给那些想要陷害自己搞垮自己的人。

    你不是想搞垮我们门家的生意么?你不是想要为当年的事情报仇么?

    那我明确地告诉你,不可能!

    “风雨过后总会见到彩虹。如今门家房地产出现豆腐渣工程的风雨已经过去了,网友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也大有改观。人们把之前对门家的误会转化为了同情,很大程度上刺激了对门氏集团的消费水平。并且现在的门氏集团知名度比之前增长了好几倍。门先生对于这件事有没有偷偷窃喜呢?”

    漂亮女记者继续问道。

    门正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窃喜到不至于,不过看到大家都不在针对我们家谩骂我们家了,心里确实松了一口气。”

    ……

    之后记者们纷纷向门正提问了一些问题,门正都一一作出了回答。就在记者会访问结束,记者们纷纷离去的时候,突然有人提问关于两个月前新闻宣称门少庭去世,之后又复活的问题,把大家的目光又吸引过来。

    “门先生,针对门少庭死亡又复活的事件,网上有很多网友说是炒作,是门家为了提高企业的知名度。请问这一说法真实么?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一个长得很瘦小戴眼镜的男记者看着门正,满脸疑惑地质问道。

    现场很安静,记者们纷纷把目光投在了门正的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门正被问及这件事情很是无奈。明明知道凶手是谁,可就是不能对外公开。

    “这件事情,可能是当时的记者搞错了,误以为那两个人就是少庭和雷刚。法医也没有检验出来哪里不对劲,尸体送回来的时候,我们都太伤心了,并没有去想其他的可能性。说我们门家是利用这件事情提高企业的知名度简直是无稽之谈!没有谁愿意拿自己儿子的性命来开玩笑!而且,我们门家根本就不需要提高知名度。因为,我们已经很出名了!”

    门正此话一出,把下面的记者都逗乐了。这门董事长看起来挺严肃的,没想到说话还有点小幽默。并且,他从骨子里由内而外透露出来的骄傲和自信,不得不让人折服。

    “门先生,就冲你说话这么牛逼,我决定支持你!我相信这件事情绝对不是炒作!”下面已经有人开始发声支持门正了。

    紧跟着,又有几个人跟风,主动站出来支持门家人。

    门正看到大家的反应,心里有些小感动。他低下头想了一下,眼神灼灼地看着大家说道:“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宁愿当初那条新闻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因为那样,我们全家人都不会心痛,不会悲伤,更不会绝望!”

    门正说到这里,忍不住揉了揉鼻子,继续说道:“我依然很清楚得记得,那条新闻出现后我们全家人是怎样的悲痛欲绝!在那段灰暗的时光里,我们全家人几乎每天都是彻夜未眠。就算不小心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有多么残忍你们知道吗?”

    “你们应该也和身边最亲近的人经历过生离死别吧?那种痛苦的感觉不用我说你们大家应该都很了解吧?饭吃不下,觉睡不着,偶尔打个瞌睡都会被噩梦惊醒……我真没想到我们都这么可怜了竟然还会有人认为我在利用我儿子的死亡炒作自己!你们到底把我想得有多么丧心病狂?还是你们自己太丧心病狂了!”

    门正铿锵有力地吼道,眼眶有些湿润。

    现场陷入一阵诡异的寂静中。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

    所有人都低着头,默不作声。仿佛一瞬间大家都被带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无法自拔。

    门正稍微停顿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抽着被自己揉红了鼻子继续说道:“过去的事情我们不想再追究下去。只要他们还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话音刚落,就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很显然,他已经不想再谈下去了。

    很久之后,记者们才缓过神来,纷纷追上来想要继续询问其他的问题,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门正的身影已经走远。